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原创长篇小说《牛永贵复仇记》第四回

2019-08-20 11:43 作者:常青松  | 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第四回 众打手荒野追踪 牛永贵立誓复仇

话说牛永贵钻进了一人多高的蒿草丛里,“活阎王”领着打手们也钻进了那片一人多高的蒿草丛里去找牛永贵。可是找了好一阵之后,也没见着牛永贵的影子。

此时,因为“活阎王”心里惦记着被牛永贵在酒馆里打了脑袋的“二阎王”,现在不知是死是活,想早点回家看看去。

于是就急忙分派出来十个打手,吩咐他们要继续寻找牛永贵,不找到牛永贵,决不罢休!而且还告诉他们,找到牛永贵不要打死,一定要抓活的。抓住后,把他整回来,先游街示众,然后再当着观众的面打死他。好让当地的人们看看,这就是敢打他手下的人的下场,免得以后还有人敢打他手下的人。

他吩咐完后,就领着剩下其余的打手,急急忙忙地回家看他的亲弟弟“二阎王”去了。

“活阎王”走后,被分派出来的那十个打手们,就急忙进入刚才牛永贵钻进去的那片一人多高的蒿草丛里去找牛永贵。(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再说牛永贵,他钻进一人多高的青纱帐里后,不敢照直往前钻,怕被追上,急忙拐了个弯,往右前方钻去。他钻了很长时间,站住脚听了听,听见后面没有了动静,他这才觉得松了一口气。

此时,他已经是累得汗如下,浑身出的汗,已经把衣服都湿透了。他站在那里,心里想道:“反正打手们没追上来,我还不如趁此机会坐下来休息一会呢。”

他想到这里,于是就在原地坐了下来。坐下后,擦了一把脸上的汗,已经是累得“呼呼”地喘着粗气,耳朵都能听见自己的心脏在“扑通扑通”地剧烈地跳动。

他刚坐了一会儿后,脸上的汗水还没等干呢,就听见在他来的方向的草丛里,发出“哗啦哗啦”的声音,他知道这是有人在草丛里走动时,身体刮动着草叶子的动静。

于是,他急忙“呼”的一下站了起来,再仔细一听,而且还能听到有人说话声。就听得有人说道:“你看看,你看看,这儿的草被踩倒了,说明牛永贵准是往这里跑来了,一定就在前面。”

牛永贵一听,哎呀!这不正是找他的那帮“活阎王”的打手吗,他们找到这儿来了,已经离这不远了。

于是,他在草丛里撒腿就又往前跑。他这一跑可坏了,因为他这一跑发出“哗啦哗啦”的身体刮草叶子的声音,被不远处正在找他的打手们听见了。于是其中有个小头目大声喊道:“伙计们,牛永贵就在前面跑了,快追呀------”

这个小头目喊完,然后就领着打手们“呼呼啦啦”地就往这边追了过来。

此时的牛永贵,为了甩掉身后的打手们,不敢一直往前跑,怕被他们追上。只有在前面向左跑一会儿,然后再向右跑一会儿,好让打手们摸不准他跑的方向。

他跑了一会儿后,因为是在一人多高的蒿草丛里面跑,由于蒿草绊腿,累的他大口喘气。于是他又站住脚,向后听了听,就听见打手们在他的左后方挺远的地方,在吵吵嚷嚷地找他呢。于是他想道:“你们这帮龟孙先在那里找吧,我先在这里歇一会儿。”

他想到这里,然后就在原地坐了下来。此时,他已经累得俩腿发木,实在是跑不动了,很想躺下来多休息一会儿,可是哪敢阿。因为“活阎王”的打手们就离他的后面不太很远,他们顺着被踩倒的蒿草,随时都能找到这儿来。

他刚坐下来休息了一会儿后,他就想道:“还是趁打手们没找到这儿来就早点走吧,走得远远的,让他们发现不了我,我就能把他们甩掉了。”

他想到这里,于是就起身,往右前方高草的地方走。又走了好一阵之后,站住脚听了听后面。听了一会儿,也没听见后面有什么动静。于是他想道:“这回可把打手们甩掉了,他们找不着我了,这回我该躺下来好好地休息休息了。”

他想道这里,就头枕着包有换洗的衣服和银子的那个蓝布小包,仰面躺了下来。他一躺下来,放松了紧张的心情,就觉得浑身哪里都疼,可把他累坏了。身上的衣服都已经被汗水湿透了,紧紧地粘在了身上,俩条腿就觉得木木的,也不好使了。

他躺着休息了一会儿,就又想着今天这件事,心里是越想越生气。心里说道:“我好好的买卖,让“活阎王”给抢去了,还整得我妻离子散,有家难归。这个集镇里的买卖已经让‘活阎王’抢去好几家了,以后说不准他还得抢谁家的买卖呢。”

想到这里,他又恨又气,气得他把呀咬得“嘎嘎”直响。于是,他“呼”的一下坐了起来,一伸手,就在身边的草地上扯下一把草,夹在俩掌之间,合实双掌,默默地向天发誓道:“我既然跑出来了,我活着就一定要报仇。一定要找个学武的地方,学会一身武功再回来,夺回我的酒馆,打死‘活阎王’,为乡亲们除害。不除此害,我誓不为人!”

他发完誓,用俩只手把掌中的草“咔咔”几下撕得粉碎。然后,把撕碎的草使劲往地上一摔。

就在这时,只听得就在他跑过来的那边草丛里,离此不远处,打手们喊道:“这呢这呢,你们看,这有牛永贵踩倒的草,牛永贵奔这来了!”

此时的牛永贵一听,哎呀!打手们顺着我踩倒的草,又追到这来了。于是他又急忙站起身来,背上包有换洗衣服和银子的那个蓝布小包,撒腿就又往左前方跑去。

当他刚跑不远,这下坏了,前面的蒿草突然矮了下来,只有刚没过膝盖,把他一下子就暴露在打手们的视线里了。他一看没办法,也只能继续往前跑了。因为,打手们在后边追得紧。

打手们这回高兴了,不用找牛永贵踩倒的草了,可以直接看着牛永贵的背影追了。而且一边追,还一边咋咋呼呼地喊道:“牛永贵,这回你可跑不了啦,赶紧跟我们回去吧!”

因为现在打手们和牛永贵只有不太远的距离了,打手们边追边喊的话,牛永贵听得真真切切。于是,牛永贵也一边跑,一边回骂道:“去你娘的龟孙吧,你们妄想!”

牛永贵一边回骂着一边往前跑,后面的打手们好不容易地看见了牛永贵身影,哪里肯放松,紧追不舍。因为他们知道,见到了牛永贵,没抓住,把牛永贵追丢了的话,如果以后被“活阎王”知道了,也不能轻饶了他们。所以,他们只有步步紧追,马上就想抓住牛永贵。如果真的抓住了牛永贵,把牛永贵整回去,还能向“活阎王”请功领赏呢。

这时的牛永贵,拼命地往前跑。跑着跑着,前面出现了一条横向很宽的大沟,能有半人来深。里面没有水,却长着一人来高的蒲草。他一看四处的草都矮,唯独这里的蒲草高得可以藏身。于是,他一下就跳进了沟里,钻进了蒲草丛里。

当打手们追到了大沟这面的岸边,一看牛永贵没了,就站在那里,向四处观看。一看四处光秃秃的,也没看见牛永贵的身影。这时就听打手中的那个小头目说道:“别处都光秃秃的,没看着有牛永贵。牛永贵可能就藏在这个大沟的高草里了?伙计们,给我搜!”

牛永贵在大沟的草颗里趴着一听,心里想道:“哎呀坏了!我在这里也藏不住了,一会儿他们就能搜到我呀。”

他不敢再在大沟里藏下去了,于是“呼”的一下爬起来,在大沟的那面跑了出去。

这时,打手们看到牛永贵从大沟的那面跑了出去,于是就吵吵嚷嚷地大声喊道:“牛永贵在大沟的那面跑了,快追呀-------”

牛永贵在前面跑,打手们就在后面追,一追追出有二里多地远,前面有一片树林。牛永贵一看乐了,心里想道:“哈哈!树林子里可能好藏人呀。”

于是,他就拼命地往树林子里跑去。等他跑进了树林子里一看,令他非常失望,在这个树林子里,也没有什么可藏人的地方。没办法,他就急忙站着靠在一棵直径有六寸多粗的树干后面躲了起来。

可是他刚躲在树后,打手们就也追进了树林子里。这时,就见有一个打手用手一指牛永贵藏身的那棵树喊道:“啊,牛永贵!牛永贵就在那棵树后面藏着呢。”

众打手们顺着那个打手的手指的方向一看,可不是咋的,由于那棵树的树干直径细,不能完全遮挡住牛永贵的身体,牛永贵的衣服还在树干外面露着呢。

牛永贵一听被打手们看见了,急忙撒腿又跑,跑出了这片树林,向前跑去。向前又跑了一会儿后,前面又出现了一大片有一人多高的蒿草,他就钻了进去。当他刚钻进去不远,就看见有一小片的蒿草由于长得太高了,被风一刮,都歪歪斜斜地几乎就趴倒在了地上面了。牛永贵一看,这可是个藏人的好地方,于是就一头钻进了倒伏的草的下面去了。

当牛永贵刚钻进倒伏的草下面,打手们就在他的身边向前追了过去。因为这片蒿草有的倒伏了,快要挨地了。所以,看不清是不是有人踩倒的了。有个打手紧挨着牛永贵的身边跑了过去,好悬没踩在牛永贵的身上。

过了一会儿,牛永贵听了听身边没动静了,这才松了一口气,在倒伏的蒿草底下钻了出来。他钻出来后,知道此处不可久留,以防打手们往前追不着他,再反回来找他。于是急忙往右一拐,离开这条路线,向右边岔了出去。

他岔了出去后,又跑了很长时间,然后站住脚,听了听,四周没动静,便知道打手们没有追过来。于是,他便坐了下来,坐下来好好地歇了歇腿。

他坐着歇了一会儿后,听听四周还是没什么动静,于是他想道:“还是得赶紧走,去到东庄老婆的姑姑家,等见到老婆的面后,好让老婆看着孩子,自己就去找能学武的地方,早日学成武功,好早日回来找‘活阎王’报仇!”

他想到这里,然后站起身来,急忙在草丛里又往前钻,又钻了好一阵的功夫,来到了一棵大树下,听了听,没听见有什么动静,于是他就停下来没走。

此时,时间已经是到了中午时分,他觉得浑身很累。也觉得打手们是被他甩掉了,此时已经安全了。于是,他就在树荫下,头枕着自己随身背着的那个包有换洗衣服和银子的蓝布小包,躺下来想休息一会儿。可是,由于太累了,刚躺下来不大一会儿,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他也不知睡了多久,就听得身边好像有人在说话。有个男人说道:“不是他,不是他也把他抓回去交差领赏得了,免得咱俩还得各处去找挺辛苦的。”

然后,就听得又有另一个男人说道:“对,这是个好主意!”

就听那个男人说完,就用脚使劲踢了牛永贵一下。牛永贵睁眼一看,啊!就见有俩个像官差捕快【注:官差捕快,就是官方专门抓犯罪的人的人】模样的人,身穿官服,腰跨腰刀。一个有点瘦,另一个有点胖,正在他身边站着低头看着他呢。

其中有点瘦的那个官差捕快恶狠狠地对牛永贵说道:“你快起来,跟我们走一趟!”

牛永贵看了看那俩个官差捕快模样人,因为太累了,躺着没动地方。然后气哼哼地说道:“我跟你们去一趟干啥?”

那个有点胖的官差捕快模样的人一听。也没有好气的说道:“你要是问干啥?哼!你去了就知道了,是好事!”

牛永贵还是躺着没动地方,心里却想道:“哼,看他们这俩个人的样子,跟他们去了还能有什么好事,不能跟他们去。”

他想到这里,把俩道浓眉向上一挑,然后说道:“我犯病的没吃,犯法的没做,我跟你们去干啥?我不去!”

那俩个官差捕快一听牛永贵说不去,气得那俩个官差捕快模样的人,就用脚使劲地踢牛永贵。一边踢,还一边骂道:“你他娘的给我起来,痛快地给我起来!”

牛永贵一看这也躺不消停了,气得他刚往起一站,就被那俩个官差捕快模样的人“哗啦”的一下,就用铁链子给捆上了。

若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novel/vvvdpkqf.html

原创长篇小说《牛永贵复仇记》第四回的评论 (共 5 条)

  • 雪儿
  • 心静如水
  • 漫舞洛城
  • 浪子狐
  • 听雨轩儿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