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木公河》0152A

2019-05-10 13:33 作者:北方  | 9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王武选了三条路线做生意。每逢一、四、七挑着粮食、杂豆等抄小道去东县,换回些瓦罐、粗瓷器、木制品;二、五、八走官道去城里,挑去粮、豆、瓦罐、瓷器,换回牙粉、洋(煤)油、洋火(火柴)、针线、胭脂;三、六、九去木公河镇上及附近几个村屯用存货换粮食。他这人胆大心细,加之长了一副凶相,没人敢偷他抢他,到至封河时,不仅还清了欠章家的十斗米,还剩了五斗小米做本钱,偶尔也能拿回家几两肥猪膘让老婆孩子见见油腥。人一有钱,说话的语气缓和了,脸上的笑容增加了,在屯邻中的威信也提高了,每天走在路上,不断有人和他打招呼,连章家、金家的人也经常与其套套近乎。

木公屯通往城里有两条官道,西边的一条必经几个山坡,还要从西北向东南转两次湾,总路程有九十多里,东边这条须过河,路程仅七十里,而且湾小坡缓,但苦于木公河上无桥,天车只能走西路,到冬天河水封冻后,车辆就可以和行人一道走东路了。章耶的三儿子农哲英俊魁武,念了几年私塾后,因不愿随二哥进城读书便留在家里经管车马。章家当时的四挂胶轮马车以及拉车的十六匹高头大马,在木公屯,在木公河镇,在通往城里这一路上,都是最威风的。农哲不似大哥农时那样老实,也不似二哥农国那样圆滑,他看上谁,可以为你两胁插刀,他若看不上你时,连句话都懒得跟你说,平时很少有人敢接近他。王武刚回屯那阵子,他根本就不屑一顾。这些天他见王武起午更爬半地做生意,又很快还了本钱,便开始认为王武是条汉子,自然愿意同他打交道了。过了冬月二十,农哲的大车不是去城里卖黄豆,就是去东县卖高粱,早起晚归,跟王武一样忙碌,在路上见面时,他就让王武把货担子放在车上,两人一路说笑,没几天就成了好朋友。王武现在腰包鼓了点,可还是不敢花钱,入冬以后,除了头上戴顶狗皮帽子,上身披了件狗皮挂子外,满身还都是当劳工带回来的日本货。有一天在车上,农哲瞅着王武这身行头问他:“王武哥,你这些东西是不是从日本败兵身上抢来的?”王武说:“三先生啊,我那时能逃命就不错了,哪敢抢东西?这是毛子兵送的。”

“什么,你交上了毛子兵?我可是听说好多年前城里来过毛子兵,他们见东西就抢,见女人就奸,公开在大街上拉屡撒尿,一提起他们,城里的老年人现在还恨呢。”农哲这一提,使王武想起了好多事,从河边到城里,马车得跑半天时间,这车上有的是空闲,又无外人,王武便从当劳工的苦处说起,把他那段时间经过的好多事细细说了一遍。

原来,五月节那天晚上,王武和邻村的劳工们被警察押到木公河城火车站,再由日本兵把他们押上闷罐车,没人给水,没人给饭,车门反锁着,几乎没有一点光亮,大小便也出不去,不知过了几天,劳工们个个昏过去了。后来,车停了,门开了,一群日本兵拿着水管子往车里冲一阵水,劳工们就都醒过来了。日本兵把他们拉下车,脱光衣服排成队,再往身上冲一遍水,就押着走进山里修地堡去了。他们撬石挖土,劳累不堪,却只能吃橡子面,睡草窝堡。劳工们饿急了,就抓蛇吃,可日本人不允许,有两名劳工因为抓蛇被日本兵五花大绑丢在蛇洞旁,活活给蛇咬死。由于整天光身子,他们的皮肤伤痕累累。忽然有一天,几个小兵把他们集中起来,山坡上两挺机枪上着子弹对准他们,一个会说中国话的日本人告诉他们说:“圣战失败了,苏俄军队已经向这里开进,大太君命令把你们先看起来,一个都不许离队,必要时为帝国献身,我们要老老实实地呆在这里,等待大太君的命令。”话音刚落,山谷里传来马达声,一架直升机绕着山峰飞来,在一处稍平缓的地方降落,一个日本兵从机舱内探出头来喊话,山坡上的日本兵立即放下武器跑到飞机下站成一排,飞机上的日本兵带着一队毛子兵从机上下来,收起了地上的武器,两个毛子兵跟一个日本兵开飞机押着武器走了,有个毛子军官用笨拙的中国话说:“日本失败了,所有的日本军队都必须放下武器听从我们指挥,中国劳工要在这一带帮助我们工作几天,然后就可以自由地回家了。”就这样,劳工们在小河沟里洗洗身子,又赤裸着跟毛子兵走出山谷,到一个似兵营又似村落的地方。这儿的民房里不见一个居民,毛子兵领着劳工们逐户寻找衣服,日本的,高丽的,中国的,五颜六色,劳工们穿起来,就跟秧歌队一般。毛子军官还把粮草集中起来,让劳工升火做饭。那些日本降兵则被排成长长的队伍带到不知什么地方去了。以后的十多天里,劳工们上午帮着拆仓库整理被服,下午清理淹埋失败前自杀的日本女人的尸体。临走,人家送给他们每人一大堆日本仓库里的衣服,王武身上穿的这些日本服装就是那时得来的。毛子官还告诉他们大体往西南方向才能走出深山,正是按着这个方法,王武走了一个来月,才回到了木公河边。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novel/vvqhpkqf.html

《木公河》0152A的评论 (共 9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