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油菜花开(小说)

2019-03-25 22:53 作者:东家人  | 1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赵华甫

九层坡古来就有栽油菜的习惯。每年秋后,收完稻谷的农田,经过秋耕,家家户户种上油菜。次年天,九层坡自下而上的层层梯田,油菜花开,片片花黄,错落有致,美不胜收。

这几年时兴办节庆搞旅游,九层坡利用本地资源举办菜花节,还举行文艺演出、山歌比赛、斗比赛、斗鸡比赛、摄影比赛等活动项目,吸引游客。山里山外,十里八乡的人们都抽空来看看,非常热闹。今年已是第五届。头几届,因为各种原因,郭志宇没有下定决心来看。

今年九层坡菜花节正逢周末,郭志宇从县城驱车来到鹤山乡,再从鹤山乡沿着弯弯的山路,要走十多公里才到九层坡。

当年郭志宇中师毕业,就沿着这条弯弯的山路从鹤山乡走进九层坡的。郭志宇有二十多年没走这条路了。当年的这条泥土路现在拓宽了,铺上了水泥,比过去好多了。山路两边,全是油菜花开,这条路成了一条花径,一直向九层坡村里延伸。(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郭志宇来到九层坡村前,当年路过栽油菜的那块田,现在油菜花盛开,大田中间已经搭上舞台,舞台的背景图是郭志宇熟悉的大幅九层坡山水写真图片,图上印上一排弧形醒目红字“鹤山乡九层坡村第三届油菜花文化旅游节”。大型音响早已打开,村委会邀请来助兴的歌星在花海中登台放声歌唱,前来观光看热闹的人们在油菜花海中游览、听歌、拍照,路上人来人往,热闹非凡。那条花径的两边,小商小贩摆上各式各样的摊子,有卖玩具的、卖小吃、卖水果的、卖烧烤的,还有丟圈的、打气球的、玩旋转木马的、跳蹦蹦床的,小摊小贩们变着花样吆喝着,吸引过往的游客。

郭志宇眼看沿着水泥路是不能把车开进村子了,就在会场前新开辟的停车场把车停好了,准备下车去交20元的停车费。停车场是当地村民临时开辟的,将路边的一块土稍微平整一下,在路边撑一把伞,前面支起一块木板,写上“停车收费20元”,方便前来观光的游客停车,也给当地村民带来一些收入。会期结束后又恢复种地,第二年如果看会又重新开辟做停车场。

郭志宇去交费的时候,老板一眼就认出郭志宇来了:“是郭老师啊!我是长贵啊,不收了,不收了!”长贵把钱推回到郭志宇的胸前去。

郭志宇说:“不收怎么行呢?不收你不亏了!”

“不亏,不亏,自己家的地,又不要本钱,亏什么?”

正说着,又有一辆车开进了停车场。车刚停好,只见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抱着一个两岁样子的小男孩从车上下来,妇女指着长贵催促小男孩说:“快喊舅公,快喊舅公!”小男孩有点认生,不敢喊。长贵走上去说:“三姐,你们来看会了。”

女人说:“来了,引孙崽坐寨子里的车来看会。大姐二姐他们来了吗?”

长贵说:“大姐二姐还没到,估计也快到了,你先坐坐,等他们都来了,你们再去屋里。”

郭志宇看出来,女人就是长贵的三姐来弟。郭志宇有点不好意思,他想趁他们姐弟俩说话的空档悄悄离去。但这时长贵转过身来,指着郭志宇说:“这是郭老师,可巧了,他前脚刚停好车,你们后脚就到了。”

女人说:“远远看,有点像,长胖了,不敢喊。”

郭志宇的脸红了,说:“老了,胖了,丑了!”

女人说:“二十多年了,怎么不老啊?妖精都会老,要不怎么会叫‘老妖精’呢!”

说着,大家都笑了!这时女人的孙子要下来,要找水喝,要买玩具。而长贵忙着指挥进来的车辆停车、收费。留下郭志宇一人孤单单的站着,看着女人在带着孙子去买水买玩具的背影,二十多年前的往事,一幕幕浮现在郭志宇的眼前……

二十多年前郭志宇中师毕业,就是沿着这弯弯的山路从鹤山乡第一次走进九层坡。

那年秋耕,来弟在鹤山乡通往九层坡路边的那块田里栽油菜。太阳还没落坡,只见一个男青年挑着被子脸盆塑料桶沿着鹤山乡通往九层坡的山路上来,经过来弟家的田坎,往九层坡小学方向走去。男青年高大帅气,一看就是在师范学校读过书,打球的那类学生。来弟害羞,不敢多看,只瞄了一眼,就把眼光收回来了,放到自己要栽的油菜上。来弟想,今天是学校开学,是不是学校新分配来的老师?前几年来弟还在小学读书的时候,就听说上级要分配新老师来的,可是年年盼新老师来,年年都没有新老师来,学校还是老校长和五六个民办代课老师。今年老校长老了,快退休了,上级是不是安排一个公办教师来接班?

郭志宇个子长得高大帅气,平时爱好打篮球,分配到九层坡小学后,每天课余时间,他都在学校简易的篮球场里打球。他打篮球的身影不仅吸引了学校的师生,也吸引学校附近一个叫来弟的漂亮姑娘。来弟家屋头和学校之间有一口水井,郭志宇打完篮球之后到井边喝水、洗脸,恰巧也遇到来弟在井边洗菜、洗衣服。

一次郭志宇打完篮球到井边洗脸,来弟也在井边洗菜,她那个五岁的弟弟长贵在井边戏水,一不小心掉到井里去了。那井虽然不深,但足以淹死五岁的小孩。郭志宇手疾眼快,伸手一把将长贵捞出来,赶紧抱着长贵回家换衣服。那时已是深秋,要是不快点救出来,孩子不淹死也会冻伤。

长贵的妈妈一边给惊魂未定的长贵换衣服,一边感激郭志宇,又不停责骂来弟。她骂来弟不好好照顾弟弟,要不是郭老师在身边出手快,弟弟淹死了,要来弟陪葬。

来弟家生了三个女儿——顺弟、转弟、来弟。那时计划生育政策紧,她的父母四处奔波、东躲西藏,最后才生下弟弟长贵。大姐二姐都出嫁了,来弟已长到十六七岁,出落得如出水芙蓉,长得比她几个姐姐都漂亮,成了九层坡上一枝花。因为家里姐妹多,小学毕业后家里没让她出去读书,现在在家照看弟弟。

从这件事以后,郭志宇和来弟相识了。那时候郭志宇从九层坡沿着弯弯的山路到鹤山乡街上买菜十分不便,学校有几分地,给外地来的老师种菜,但郭志宇平时只爱打球,自己没空种菜,也种不好菜。每次打完球,郭志宇到井边洗脸,碰到来弟洗菜,来弟悄悄给他一把菜。有时候来弟到井边洗衣服,郭志宇也换一身臭衣服鞋子来洗,来弟过去帮他洗,寨子里的人看在眼里,都在背地里说,来弟和郭老师要成一对。

当年和郭志宇一起分配到鹤山乡来的还有两名中专生,一男一女,男的叫陈家伟,女的叫黄成依,他们是直接分在乡政府。陈家伟在党政办,黄成依在计生办,陈家伟潇洒,黄成依漂亮,乡里的干部都说他们是天生的一对。

那时候县里举行篮球比赛,乡里人员不够,到九层坡学校来叫郭志宇去打球。乡党政办安排陈家伟来通知郭志宇去打球的。乡里面的文件下来,九层坡小学的校长立马同意放人,郭志宇就沿着那条弯弯的山路和陈家伟下山去。

陈家伟也打球,他打得不好,但是乡里人员少,乡长说了,打得再不好也要上场。

到县里打球,乡里安排黄成依去帮他们抱衣服、当拉拉队鼓劲加油、搞后勤。

郭志宇在球场上是主力,鹤山乡主要进球就靠他。每次进球,黄成依都带头鼓劲加油。这样一来二去,郭志宇和陈家伟、黄成依三个人成了好朋友

从县里打球回来后,郭志宇回九层坡小学教书。每当他来乡里面办事,或带学生来乡中心学校比赛、考试什么的,他都要到乡政府和陈家伟、黄成依见见面。陈家伟、黄成依下乡到九层坡,也经常到郭志宇的宿舍坐坐。大家都是年轻人,他们一起谈篮球、谈理想,憧憬未来……

学校里有客人来,学生都喜欢围着看。这一年来弟的弟弟长贵六岁了,也来到学校读学前班,下午放学回家,长贵给来弟讲,姐姐,今天我们学校郭老师家里来了客人,一个男的,一个女的,那姐姐好漂亮哦!来弟默默的把弟弟的话记在心里,也想找个机会来看看。

有一次,陈家伟、黄成依下乡来到九层坡,他们来到郭志宇的宿舍坐坐。当他们正在津津有味地谈论美国篮球明星迈克尔•乔丹的时候,突然房门打开了,是来弟推门进来,她带来了一把白菜和帮郭志宇洗干净的球衣。来弟说,我送弟弟来上学,顺便带点菜来给你。哟,今天你这里哪来的贵客?郭志宇赶紧站起来,指着陈家伟和黄成依介绍说,这时乡里的干部小陈和小黄。说着把衣服接过去放到床上,脸却微微泛红了起来。来弟反而显得很大方,把菜放到简易的灶台上,转过身来,看看眼前一男一女两个乡干部,潇洒漂亮,不禁脱口而出:两位真像天仙,今天怎么会下凡来到我们九层坡!你们聊吧,我走了。黄成依定睛一看,眼前的这人也是一漂亮的女子,也脱口说,哪里,你才是美人!这时陈家伟也站起来,说我们也要走了,说着大家相跟着走出了郭志宇的宿舍。

那时候,乡里的干部和学校里的公办教师吃粮都是国家配送,九层坡的老百姓都说他们是吃国家粮的。当时鹤山乡没有粮站,乡里的干部和教师每月吃粮,都要拿购粮本到区里的粮站去买,一去一回,要一天的时间。

九层坡小学为了给学校的公办教师买粮,每个月都要放教师一天的假去粮站购粮。

每次去购粮,郭志宇都要到乡里约上陈家伟和黄成依,大家结伴而行,一路有说有笑。

那时候大家出行最好的交通工具是自行车。郭志宇工作了一年,才攒够钱买一辆自行车。去购粮的时候,他骑自行车从九层坡的弯弯山路上一路骑行下来,约上陈家伟和黄成依。逢赶乡场的日子,郭志宇也带来弟下来,她在乡场等他。那时陈家伟也买了自行车,他带上黄成依,大家就往区粮站赶去。

买粮回来,陈家伟带黄成依,郭志宇带上他们三个人的粮食,高高兴兴回来。回到乡场上,来弟已早早在乡场的路口等郭志宇了。陈家伟和黄成依叫郭志宇和来弟到乡里休息一下,歇息再走。郭志宇说不休息了,趁天色还早,我们赶回去,明天还要上课。

说着,把陈家伟和黄成依的粮食卸下,交给他们,带着来弟,在夕阳下,消失在前往九层坡的弯弯山路中。

有一次,郭志宇和陈家伟、黄成依买粮回来,那时是初,半路突遇大,幸好来时来弟为郭志宇备了一张塑料薄膜,郭志宇把薄膜包好自行车后架上三个人一个月的粮食,人是淋透了,粮食可没淋雨。大雨冲坏了路面,郭志宇带粮食过去了,陈家伟带黄成依在后面,在一个拐弯处,摔了一跤。黄成依手心搓到地上,破了皮。陈家伟膝盖上的裤子破了一个洞,膝盖也流了血。从那次起,陈家伟暗暗下决心,无论如何也要调出着大山深处的鹤山乡去,不在受这般苦了。

花开花落,油菜花开了一拨又一拨。那时候他们三人分配到鹤山乡工作已三年多了。陈家伟已升到乡党政办公室副主任兼乡团委书记,黄成依已任乡计生办副主任。郭志宇业务能力强,在九层坡小学受到老校长的重视,已当上教导主任,只等老校长年底退休就接班当校长了。

那时大家都比过去忙了,但是每月的吃粮是必须要去买的。每次买粮,郭志宇仍然来约陈家伟和黄成依结伴而行。有时候陈家伟忙了,郭志宇带着黄成依,顺便带陈家伟的购粮本去,也把陈家伟的那份粮食也一起拉来。郭志宇一个人拉着三个人的口粮,九十斤,再带上黄成依,总共也有两百斤,一个人拉走在山路上,翻山越岭,即便郭志宇力气大,但路面不好,骑车过来的确有些困难。陈家伟知道一路艰辛,不忍心郭志宇再带自己的粮食,带好黄成依就行了。

去多了,粮站里管仓库的周老头都认识了他们三个人。这次只见两个人来,周老头有点惊奇,怎么这次只你们两个来?他们说,另一个忙,今天来不了,改天他再来。说着,周老头熟练地给两个年轻人开票,称粮。望着两个年轻人骑车走出粮站的背影,周老头微微一笑。

过几天陈家伟抽出时间去粮站一趟,买自己的口粮。到粮站称好粮,陈家伟休息一会,和周老头拉起家常来。陈家伟无意间说出,他想调出鹤山乡的意思。但是乡里缺人,乡党委书记、乡长不放人啊!说着,陈家伟递给周老头一支香烟。周老头平时爱抽烟,他烟瘾大,那时工资低,买不起纸烟,只抽家里老婆种的旱烟。陈家伟递给他一支烟,他很高兴,这是乡长招待上级领导抽的烟。陈家伟平时不抽烟,但是乡里经常有上级领导来检查工作,乡长叫他平时准备一包烟在身上,领导来检查时,他这个党政办副主任好招待领导。他不抽烟,乡长放心。

周老头接过烟后,点燃,吸了一口烟说,这算什么事?乡党委书记、乡长不放人,你找大领导,直接找区委书记、区长,找县委书记、县长,你看他敢不放?陈家伟说,我认识人家,人家不认识我啊!

周老头又深吸一口烟,从鼻子里喷出两根青烟后说,原来我们区委康书记,现在的县委副书记。康书记,你认不认识?陈家伟仍然摇头。周老头提高声音说,你不认识我认识,在我们区里时,他还不是每个月到我这里来买粮,再说我们还是老乡呢,一个寨子一起长大的,谁不认识。

的确,在那个计划经济时代,一个粮站管粮的老头是有些特权的,哪怕你是县委书记、县长,也要吃饭、买粮啊,所以你可以不认识乡长,但不得不认识粮站里的老头。

陈家伟又从口袋里抽出一支烟来,递给周老头,口气似哀求地说,那就麻烦您跟我想想办法了。说着,索性将口袋里的整包香烟全部递给了老头。

老头接过烟,微微一笑,说,这个小伙还算懂事,好,我跟你想办法!但你必须依我的条件。陈家伟说,行,只要能调出来,我依你一百个条件都行!

花开花谢,转眼分配到鹤山乡工作的陈家伟和黄成依,以及九层坡小学的郭志宇几个年轻人都已经二十三、四岁了,正是谈婚论嫁的年龄。他们家里人着急,一再催婚。但是陈家伟不急,他下定决心要调出鹤山乡再结婚。而在九层坡小学工作的郭志宇原先是想和来弟结婚的,但他的父母却对来弟不太满意。他们家世代是农民,好不容易培养出一个吃国家粮的人,怎么也要找一个吃国家粮的。但是郭志宇分配到九层坡小学,那里山路弯弯,去哪里找朋友啊。一起毕业的女同学,结婚的结婚,生孩子的生孩子,谁愿意来九层坡和他过日子。这婚就这样拖着。

当陈家伟再次来到粮站时,周老头笑眯眯的迎了上来。陈家伟从上衣口袋里摸出一支香烟来,递给周老头,问:“周叔,看你笑眯眯的,莫不是我的调动有了眉目?”

周老头点上香烟,深吸了一口说:“嗨,我正在盼你来,有好消息告诉你呢!好小子,你有好运了。”

陈家伟说:“什么好消息,快告诉我。”

周老头说:“你调动的事,我和康书记说了,他答应了。但你得依我一个条件,调动没问题。”

“什么条件,难道叫我去杀人,我也答应?”陈家伟说。

“你这小子,怎么说话的,难道叫你去杀人放火,还叫好运?我告诉你,康书记的女儿康绍娇看上你了,只要你答应跟她交往,今后你们结婚,你的调动还是问题?看你年纪轻轻的,今后前途无量呢!”

“这,这……我怕不会哦?”陈家伟楞了好一会才说出话来。

“怎么不可能?康书记家娇娇可认识你的哦,她年轻漂亮,有能力,好多人打着灯笼都追不着,可人家偏偏看上你,这不是你小子交上了好运吗?”

的确,陈家伟和康绍娇是认识的。他们都是一年分配的中专生,康绍娇是林业学校毕业的,当时康书记在区委当书记,康绍娇就分到区林业站,几年过去,由于工作能力强,现在已经是区林业站副站长了。陈家伟他们到县里打球时,康绍娇也来看球赛,由于是同一届分配的,陈家伟也知道她是区委书记的女儿,大家碰面时,彼此打个招呼。陈家伟是从农村考上来的,从来没想过要高攀区委书记的女儿。再说,他身边还有黄成依呢!比赛结束后,大家各自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各忙各的,也没什么联系。康绍娇呢,人长得漂亮,工作能力强,又是区委书记的女儿,追求她的人,她看不上,她看上的人,不敢追求她,她又放不下架子去追求男人,这样一拖就二十四岁了,婚事还没有着落。康书记就只有这个独生女儿,视为掌上明珠,女儿不结婚,当父母的着急。康书记从县委常委、区委书记的位置上升任县委副书记,离开区委的时候,他抽空来到粮站,找到周老头,递上一支烟,两人依旧像小时候在山寨里一样,无话不说。最后他对周老头说,我要离开区委到县委上班去了,今后的工作更忙,现在我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娇娇的婚事。你老周门路多,你就帮我物色一个吧,我女儿也像你女儿,只要人可靠,你看得过去,我也放心了。康书记从农村出来,也想找一个从农村出来的女婿,这样踏实点。

周老头把康书记的话记在心上。每当有年轻干部来购粮的时候,他都仔细观察,看有合适的,向康书记的女儿介绍。经过他观察,鹤山乡的干部陈家伟和九层坡小学教师郭志宇都不错。郭志宇和黄成依之前一起来购粮,周老头以为他们是一对恋人。刚好后来陈家伟一个人来购粮,在摆谈中他又流露出要调动的意思,周老头就认为这个小伙子再合适不过了。

那天接过陈家伟的香烟后,周老头在周末就来到县城康书记家。周老头一进门就对康书记说,老康,你吩咐我办的事,已经有了眉目。鹤山乡党政办公室副主任陈家伟,我看跟我们娇娇挺般配。刚巧康绍娇也在家,她看了周老头一眼,说,周伯伯,您跟我爸瞎操心什么?说着,脸上泛起红晕,转身走进房间里去了。周老头继续对康书记说,老康,那小伙子你见过吧?康书记说,见过,有印象。

康书记在区委当书记的时候,去过鹤山乡视察工作。乡党委书记、乡长陪同,陈家伟忙前忙后。小伙子机灵,会做事。按照乡党委书记的安排,县委副书记视察,一路走村进寨,访贫问苦,小伙子都把事情办得妥妥当当,的确给留康书记留下了好印象。康书记还当着乡党委书记、乡长的夸陈家伟,像这样的小伙子不多啊,以后应该好好培养!之后不久,乡团代会召开,换届选举,陈家伟作为组织推荐的团委书记人选,正式当选为乡团委书记。随后,乡党委将选举结果向区委汇报,康书记是知道这个情况的。后来康书记离开区委,下去鹤山乡的机会少了,慢慢也就淡忘了。今天周老头提到这个小伙子,他又记起来了。

康书记把这些事讲给周老头听后,问周老头,小伙子有什么要求?周老头说,他想调出来,但乡党委书记、乡长不放人啊!康书记说,基层缺人,培养一个人不容易,我理解。周老头说,这样吧,你跟乡党委书记、乡长打个招呼,先把他借调到区里跟班学习,让他和娇娇交往,如果他们有缘分,再正式调出来。

陈家伟很快从乡里借调到共青团区委跟班学习,挂任团区委副书记。陈家伟心知肚明,自己能调到区里,感谢有康书记在背后的运作,同时也感谢周老头的牵线搭桥。他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星期六休息,他准备了点好烟好酒,并通过周老头在区里称上几斤肉,请周老头带他去感谢康书记。周老头很乐意带陈家伟去康书记家。他们从区里搭车来到县上,在康书记家住了一晚,陈家伟和康绍娇在一起说了很多话。第二天回去的时候,陈家伟带上康绍娇一起回区里。临走时,康书记一再叮嘱,年轻人要互相学习,互相照顾,共同进步。

回到区里,陈家伟经常有事无事都要去看望康绍娇,他们经常出双入对到县城开会,加上周老头经常在来买粮的干部中谈论,陈家伟就是他给康书记介绍的女婿,大家都知道了陈家伟和康绍娇的恋爱关系。

郭志宇和黄成依从乡里来购粮,周老头有意把陈家伟和康绍娇的关系告诉他们。郭志宇听到这个消息后很惊讶,陈家伟不是和黄成依很好吗?怎么刚刚调进区里,环境变了,人心也变了。他很想去区里找陈家伟问问,替黄成依出口气。黄成依反而很平静,她知道她和陈家伟只是同事之间的关系,两个年轻人同时分配到乡里,难免让人产生想象,其实她和陈家伟根本不是一对。再说环境变了,人会都变的。陈家伟想离开鹤山乡,她也是知道的。要说一点没有留念,那也不是没有,她也憧憬过和陈家伟在一起,共同在鹤山乡一起工作一起生活。但是人各有志,不能勉强。他想调出去,自己虽然谈不上支持,但也不能阻拦他。这样想着,黄成依心里反而很平静。她劝郭志宇不必为她担心了,还是回乡里去吧。周老头在一旁也劝说,你们也是很般配的一对啊,赶快回鹤山乡去吧,趁天色还早哩。

回来的路上,郭志宇载着黄成依,一路很少说话。黄成依悄悄靠在郭志宇的后面,眼泪流了出来,下车时眼睛红红的。

两年后,上级来了文件,要撤区并乡。区这一级行政机构不在了,但鹤山乡还在保留,还合并了周边的两个小乡,并成一个大乡。区不在了,市场已经放开了,九层坡的群众可以抬粮到乡场上卖了,大家都不用到粮站买粮了,周老头也提前退休了。

撤区并乡后陈家伟到团县委任副书记,康绍娇到县林业局工作,他们进县城后,二人很快结婚了。

黄成依还在鹤山乡,正式任乡计生办主任。郭志宇还在九层坡小学,老校长退休后他接班当校长。大家都忙于各自的工作,只有每个寒暑假,他们到县城读函授班才有机会相聚。那时候大家都时兴搞学历提升,郭志宇邀黄成依一起报考成人大专函授学习。每当寒暑假到来,他们一起去县城参加集中学习。陈家伟和康绍娇也来参加学习,偶尔相遇,陈佳伟和康绍娇离他们远远的,有点怕见到他们。黄成依远远的看见陈佳伟和康绍娇的瞬间,突然觉得自己很孤单很无助,她很想靠近郭志宇,倚靠在他身旁。只有和他在一起才开心,她才暂时忘记了工作的繁忙和生活的烦恼。整整三年,他们相依相伴,共同完成大专函授学习。他们在一起无话不谈,这时郭志宇觉得,眼前的这个人,才是要找的人。而九层坡的姑娘来弟,和他并没什么,只是在特定的环境遇到特定的人而已,于是他渐渐疏远了九层坡的姑娘来弟。

又过几年年,随着计划生育政策的深入实施,一些村寨校点的生源不断减少。为整合教育资源,上级教育部门下文件来,要调整校点布局。九层坡小学因为生源少,师资弱,被列为调整之列。

那年秋天正值种油菜的时节,郭志宇待了整整七年的九层坡小学撤并到了鹤山乡中心学校。郭志宇和九层坡的学生,经过种油菜的田坎,沿着弯弯的山路一起来到乡中心学校寄宿。郭志宇任乡中心小学副校长。

郭志宇和黄成依都在乡里工作,二人都还没结婚。乡里热心的干部和老师很关心他们,大家就撮合他们结婚。他们之前彼此又有好感,加上黄成依是干部,吃国家粮的,正好符合郭志宇父母的心意。于是在热心的乡干部和老师们的撮合下,郭志宇和黄成依二人正式结婚了。

消息传到九层坡,来弟哭了一场。她想,自己和郭志宇本来不是一路人,人家是吃国家粮的,我只是一个农民,我高攀不起,难道我就不嫁了。一气之下,她就急急忙忙的嫁到半山寨子去了。

大家知道这件事后,都骂郭志宇没良心。后来计划生育工作紧,黄成依作为计生办主任,又带领乡里的干部上九层坡去牵牛拉羊,更让九层坡的乡亲怨恨。他们把这些怨恨都归集到郭志宇身上,郭志宇从此不敢再进九层坡去。

再后来,陈家伟在团县委由副书记升任书记。几年后,当年想方设法离开鹤山乡的陈家伟,根据组织安排,由团县委书记转任鹤山乡党委副书记、副乡长,建议为乡长候选人,不久,乡人代会召开,正式选举为乡长,几年后转任鹤山乡党委书记。命运捉弄人,他又与留在鹤山乡的黄成依再次一起共事。

陈家伟任乡党委书记后,黄成依因为工作成绩突出,被组织推荐为副乡长候选人,之后被正式当选副乡长。郭志宇到乡中心学校当了两年副校长,之后任正校长,当选乡人大代表。郭志宇和黄成依生了一个女儿,一家人在乡里其乐融融。

陈家伟在鹤山乡主政多年,架桥修路,注重农业生产发展,调整产业结构,规划旅游发展,政绩突出,之后由乡党委书记升任副县长。陈家伟任副县长后,黄成依调任县政府接待办主任。黄成依把家搬到县城。那时女儿刚好上初中,正好把女儿转到县城最好的中学重点班上学。

郭志宇仍然在鹤山乡中心学校当校长,周末才回县城一家团聚。这时乡里的风言风语四起,有人暗地里说,黄成依当上县政府接待办主任,是傍上了陈家伟。陈家伟和黄成依年轻时本来是恋人,现在旧情复发。有的还说,还看见他们从宾馆出来。说得有模有样的。开头郭志宇是不相信的,但是有个周末,郭志宇看见黄成依醉酒被别人送回来,他很生气。之前黄成依是不喝酒的,再看她现在,穿着时髦了,打扮得比在乡里更洋气了,化了浓妆,描了眉,涂了口红,郭志宇感觉有点不认识她了。更有时候,黄成依整晚不回家,打电话不接。郭志宇感觉她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问她,她说是工作需要,没办法。从此郭志宇和黄成依有了隔阂。好在他们的女儿成绩好,在县里成绩拔尖,初中毕业后考进了市里的一中卓越班。郭志宇曾想和黄成依离婚,但想到女儿,怕女儿受到伤害,也就忍了。

陈家伟任满一届副县长后,调到市里一个部门任职,离开了县城。陈家伟调走后,黄成依也从接待办调出来,到县文广局任副科级干部。随着中央“八项规定”出台,黄成依回家了,现在她不敢醉酒,也不不归宿了。女儿很争气,考上了北京一所双一流大学。郭志宇有气,但想到女儿,气也就消了。日子就这样过着。

“怎么就你一个人来,她没来?”

女人的问话,打断了郭志宇的思绪,他从遥远的回忆中回过神来。

“没来。”他答。

之前女人带着孙子去买水喝,买玩具,现在回来了。因为会场上人多,怕孩子走失,已把孩子背到背上。

“前年菜花节时,我看见她来的。陈家伟也来讲话了。他们是领导,我怕不认得我了,我不敢打招呼。”女人继续说。

“嗯。”郭志宇显得有点尴尬。这时,他看看女人背在背上的孩子,转移话题问:“这小孩是你孙子吧?”

“嗯,我孙崽。他父母都打工去了,不到一岁就交给我。”

“老杨没来?”他问。

“他打工去了,我小儿子去年才考上省里的医科大学,读五年,要的是钱呢,不打工怎得行?”她答。这时女人又问:“你女儿也上大学了吧,在哪里读?”

“上了。在北京读。”他答。

“你行啊,老郭。”

“行什么,你儿子也同样上大学啊!”

这时,大姐、二姐他们也到了。大家一看,不由而同地说:“这不是郭老师吗?一起去屋里坐坐!”

他说,不去了,你们去吧。

说着,看着他们沿着熙熙攘攘的花径向村子里走去。

2019年3月24日初稿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novel/vuxopkqf.html

油菜花开(小说)的评论 (共 16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