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浪子江湖笑狂沙】第三部:杭州擂第七十七章节:一夜宴饮无眠夜,飞骑纵横进浙江。

2018-08-09 08:33 作者:耿彪  | 8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浪子江湖笑狂沙】

第三部:杭州擂

第七十七章节:一宴饮无眠夜,飞骑纵横进浙江。

话复前言,书归正传。话说懒龙榻上坐着的小老头,接过来信件和玉佩之后并没有着急打开信封,而是先看了一下牛皮纸信封和五龙玉佩。

此时,小胖子陈琳将军正垂首站在“荷月亭”边上,远远望去好像是一尊威严的石雕,木无表情、也无声息,也许这就是虎狼之威吧。

小老头一皱眉、满脸褶子、紧凑拧结、心中一惊,急忙冲着远处的小胖子陈琳将军大声说道:“快、快、快让福王府欧阳山,萨英之子萨忠臣、 萧云天将军、前来见我。”。(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小胖子陈琳将军急忙转身走出了荷月亭,一直走到荷月亭外边远处草地上。

此时,白无常欧阳山,小老道萨忠臣、 骷髅道、“紫阳宫”宫主萧云天四个人正垂首站立恭候传唤,左等小胖子陈琳将军也没来,右等小胖子陈琳将军还是没有回来。他们四个人站在那正着急地戳着双手,着急地远远地观望着荷月亭里边几个人交谈,但是太远了,听不见几个人在说些什么。

这时,小胖子陈琳将军走了过去,“紫阳宫”宫主萧云天往前迎了两步,冲着对面走过来的小胖子陈琳将军忙问道:“陈将军,怎么样?老王爷,见不见我们?”。小胖子陈琳将军笑着点了点头忙说道:“萧老将军,老王爷请,我现在带领你们谨见。我说几位,在老王爷面前说话,可要小心,看脸色行亊?不好就别言语,尽可能王爷问什么?你们说什么?这里,可不比你们家里,想说什么都行,老王爷府,萧将军,你明白,不小心是要杀头、打板子的。”。白无常欧阳山忙点头答应:“是、是、是、我们知道。”。

骷髅道西门豹转身冲着旁边的小老道萨忠臣小声说道:“侄儿啊,记住,老王爷是个带兵打仗的,他问你什么,你说什么?懂吗?不问的别乱说,懂吗?”。骷髅道西门豹说完话之后,它也不等小老道萨忠臣问答,便一转身走上前两步,冲着小胖子陈琳将军抱拳问道:“哎,陈将军,我们,现在能见老王爷吗?”。小胖子陈琳将军看了一下骷髅道西门豹,忙说道:“几位,走吧,跟我进凉亭,见老王爷去!”。小胖子陈琳将军说完话之后,便转身往“荷月亭”方向走去。

白无常欧阳山,小老道萨忠臣、 骷髅道、“紫阳宫”宫主萧云天四人互相看了一下,“紫阳宫”宫主萧云天忙说了一句:“走,跟着。”。他说完话后便跟了上去,白无常欧阳山,小老道萨忠臣、 骷髅道西门豹一看,“行啦!走!”,三个人便大踏步地追了上去。

就这样,四个人跟在小胖子陈琳将军身体后边,一直走进了宽敞的八角“荷月亭”。

当几个人走进了凉亭之后,小胖子陈琳将军先快走两步来到懒龙卧椅旁边,在离着懒龙卧椅不到一米的距离上,先是抱拳行礼、并轻声问道:“禀报王爷,小将已经将赣州福王府的参将欧阳山,萨忠臣、 以及西门豹、“紫阳宫萧云天将军带到,请王爷指示。”。

这时,懒龙卧椅坐躺着的人,慢慢地从卧椅上坐了起来。“呵!活骷髅” 萨忠臣心里一惊。原来,懒龙卧椅上坐起来一具活着的“骷髅”,这是怎么一回事情呢?在懒龙卧椅左边不到一丈之地的四个人,互相看了一下,便垂头站立着不敢言语。懒龙卧椅上坐躺着的人,往欧阳山,萨忠臣、 西门豹、萧云天这边看了看。

这时,懒龙卧椅旁边的侍女端过来一杯扣碗茶,轻移莲步走到懒龙卧椅旁边递给了坐着的人。益端王朱祐摈接了过来扣碗茶喝了一口,而后冲着对面垂首站立的五个人开口问道:“你们,谁是萨英之子,萨忠臣呢?”。此时,欧阳山,萨忠臣、 西门豹、萧云天四人,远离一丈开外列队垂首站立着,谁也没敢抬头举目观看对过懒龙卧椅上坐着问话的老王爷,只是在进入凉亭之时萨忠臣偷偷瞧了一眼,吓得他立刻垂头低目了,心里在想这个老王爷好像一具活着的“骷髅”,怎么这么难看那?太吓人了?难道有病?还是吃得不好?不可能啊?这是大明朝一字并肩的王爷府,什么吃不着哇?想吃什么?有什么?就是吃人肉,也是十分轻松的事吗?

萨忠臣垂首站立于西门豹、萧云天二人中间位置,正在胡思乱想之中,身体右边的萧云天偷偷地用手拧了一下萨忠臣的胳膊,小声地嘀咕道:“大侄子,老王爷问你呢?敢紧走过去,行礼回老王爷问话?快点?”。萨忠臣胳膊一疼,急忙抬头看了一下身边的萧云天。

此时,萧云天正冲着萨忠臣使眼色,萨忠臣顿时明白了。他急忙轻抬脚、快迈步,几步便来到了懒龙卧椅旁边不到半米的地方,双腿一跪、立行三拜之礼,双手扶地、磕头便拜。

益端王朱祐摈坐在懒龙卧椅上,看着面前这位即年轻、又仙风道骨似打扮的小道童一样的萨忠臣,他冲着跪拜在地的萨忠臣忙问道:“下边跪者,可是小福王之弟否?可是萨英之遗孤?”。

萨忠臣伏跪拜于地上听益端王朱祐摈问自己,它急忙回答道:“回禀王爷,小道正是安南国威远将军萨英之小子,云南沐王府沐昌祚是我的亲姑父,萨玉是我的姑姑,江西赣州奇王府小福王朱常洵是结义金兰,家中上千口人在五年以前,被大奸臣魏忠贤所杀害,今小子奉师命下山,广招天下英雄,共议为民除害、为国除奸,为死去的忠臣良将除祸害。”。

益端王朱祐摈听着跪伏于地上的小老道这么说,它冲着萨忠臣忙说道:“你,平身吧,起来说话?你父亲萨英、云南沐王府的沐昌祚王爷,我们曾经同殿称过臣,可惜啊!先皇,我的侄儿,先皇玉儿殿下,早毙。现今,天启帝是鄙人的后三代人了,与我也无往来,安南国威远将军萨英与东林人之事,我刚才已经在我侄子的信件里简单地看过了,还有侄子的五龙玉佩,我相信你是威远将军萨英之子,可是,我已经年迈老朽了,早已经不问世事了,更是三、四十年不过问朝廷之事了。”。

萨忠臣垂首站立并慢声细语地详细地述说了父亲萨英以及东林党人被杀害的全过程,详细述说了几大家族、上万人被老贼大内总监魏忠贤所杀戮、以及百人墓葬、千人墓葬、人皮墓葬的惨不忍睹的情况。

益端王朱祐摈坐在懒龙卧椅上听着小老道萨忠臣的讲述,时而皱眉、时而愤怒、时而长叹、时而摇头、时而老泪纵横,时而站起徘徊,时而大声怒不可遏,时而仰天长叹。

此时,小胖子陈琳将军、西门豹、萧云天、欧阳山,几人站立于小老道萨忠臣的身体后面,静悄悄地垂首听着讲述。当小老道萨忠臣讲述完一切事情之后,益端王朱祐摈坐在懒龙卧椅上虎目而视,左手猛地一拍“啪”的一声巨响,只见懒龙卧椅上的一个角,被一股怒火所打掉,他那枯骨般的手掌将红木卧椅上的一角打掉在地,好似鸡爪子似的一个劲地直哆嗦。

再看,益端王朱祐摈从懒龙卧椅上猛地站了起,站立着好一会,这才慢慢又坐下了。益端王朱祐摈坐在懒龙卧椅上沉思着、左手伸出来捋着那颚下小小山羊胡须沉思着。

一切空气、好像凝固了一样。又好像所有人,都成了石铸铁浇之人了,好久、好久、好久,益端王朱祐摈坐在那一声不吭。过了好一会,他这才抬起头来冲远处招呼道:“胡管家、胡管家。”。

这时,从凉亭北边的外面有人答应道:“哎,哎,王爷、我来了。”。顺着话音从北边花园里小跑过来一个人,只见此人身高不足五尺、横下却有五尺高,小短腿,南瓜脸、浓眉、大眼、蛤蟆嘴、一缕小山羊胡须,梳理的溜光正亮,这也说明人家吃得好。他小跑而来,从凉亭北面的台阶而进。

益端王朱祐摈冲着走进凉亭的小胖子忙说道:“郭管家,去,准备酒宴,本王与诸位共饮。”。只见小胖子忙说回答道:“是,王爷!按什么规格?”。益端王朱祐摈二话没有说只是一摆手。这时,小胖子管家一看老王爷,他就全明白了。

王府郭管家一转身便走出了凉亭,益端王朱祐摈忙冲着旁边垂首站立的小胖子陈琳将军说道:“陈琳那,你去上我书房,将那把万历先皇御赐的龙泉宝剑取来。”。

就这样,益端王朱祐摈邀请欧阳山,萨忠臣、 西门豹、萧云天等众人到“颐善阁”用膳,在吃饭、喝酒之时,益端王朱祐摈将一道“虎符”调兵印、以及狼牙令箭,调兵火飚旗交付与萨忠臣,让他北进燕京都城,到沧州彪骑营调京戎卫京火枪营,进京师皇城擒王,拱卫京师以保当今天启皇帝。

一夜饮宴,共谋除奸大计,一信子来报,说大内总管魏忠贤携一帮干儿子鹰犬,已经出京师,南下要到浙江杭州府开设“杭州擂”,广纳江湖、武林大会。

笠日,一大早,欧阳山,萨忠臣、 西门豹、萧云天率众人二十几人,纵马飞奔从抚州东城而出,直奔浙江杭州府而去……

要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novel/vuozskqf.html

【浪子江湖笑狂沙】第三部:杭州擂第七十七章节:一夜宴饮无眠夜,飞骑纵横进浙江。的评论 (共 8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