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浪子江湖笑狂沙】第四部:南京血泪第一百零三章节:武当混元掌惊现,大战刚柔

2019-02-03 21:43 作者:飞翔的鹰耿彪  | 10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浪子江湖笑狂沙】

第四部:南京血泪

第一百零三章节: 武当混元掌惊现,大战刚柔流战刀。

话复前言,书归正传。话说冥王之王巴布巴亚尔大声叫嚷着解散了擂台,接着便从后台两侧涌出来三、四十名衣着飞鱼服、手持短朴刀、腰挎虎头腰刀的大内锦衣卫。此时此刻武当睡不醒、华山醉不倒、还有假猩猩李幕容三人,一看从后台涌上来一大帮大内锦衣卫,急忙一个个纵身跳下了擂台,与紫阳宫宫主萧云天以及赛武大郎李中州、上官云、欧阳山等众人汇合。这工夫紫阳宫副宫主南宫鹤和绝命法王扎杰槡布一打呼哨大声嚷嚷道:“合字、并肩字、走、快走~快走~”。了尘法师与无心方丈,以及南宫云老人正搀扶着霹雳神魔赵楠巽,而鬼不灵、萨忠臣,鬼无影、鬼剃头、圣空、圣明、圣德、圣心、圣一、圣静、灵隐六护法以及罗汉堂堂主释德罗汉也在后边与众人七手八脚搀扶着燕山燕子侠、辣手判官陈道长、四师姐丑大妞与五师姐胖大嫂、以及受重伤的震八方伍聿伍铂掣、黑金刚罗贤罗子涧等人,一转身分开人群便往远处小山峰下边跑了过去。二十多人时而狂奔快跑、时而慢走绕行、穿竹林荫蔽、越古树苍天、绕道翠木古柏森森。半个时辰左右,穿树林、越岗子、过下坡地、七、八里地的土路,众人终于来到了绿树成荫、竹林深处的慧日褝寺前边。此刻,慧日褝寺前边空地上,两个小和尚正在山门口台阶下边东张西望着,一看远处竹林子里边一群人搀着、扶着、抬着朝这个方向奔跑而来。两个小和尚互相看了一眼,而后小跑了过去去迎接众人。当大家陆陆续续来到古刹庙宇前,萨忠臣再次抬头仔细观察了一下,原来,五级台阶上边便是一对双开朱漆大门,大门上边便是飞檐斗拱的门楼,上边横匾额上金漆金字写着“慧日褝寺”四个大字。

这时,了尘法师冲着两个小和尚嚷嚷道:“静明、静真,快过来,帮忙搀扶”。 两个小和尚急忙答应了一声,便从无心方丈,南宫云老人手中接过来霹雳神魔赵楠巽的胳膊,二人架着痛苦万分、哧牙咧嘴的霹雳神魔赵楠巽一步步走上了台阶,而后先行搀扶着进了寺院的山门。这时,了尘法师回头冲着身体后边的鬼不灵、萨忠臣,鬼无影、鬼剃头、紫阳宫宫主萧云天与赛武大郎李中州、上官云、欧阳山和站殿将军林勇等人说道:“走、大家进院子”。此刻,无心方丈也冲着身体后边的圣空、圣明、圣德、圣心、圣一、圣静、灵隐六护法以及罗汉堂堂主释德罗汉说道:“阿弥陀佛,随我进寺院,你们先去药房熬药,一会便给受伤的用上,再弄些泉水来,备用!”。就这样,众人一一走进了大院落,只见寺院的山门里边是一个院落,东西达二百多丈、南北达三、四十丈之多,最北边一座十分雄伟的大雄宝殿、东西两侧是配殿,东侧配殿旁边空地上有几颗桑槐树,每一颗都有三、四个人合围也抱不过来,十分粗壮,高达七、八丈,在大槐树后边有一条碎石头仔铺设的小路,小甬道一直通向大雄宝殿以及配殿的后边。

这时,了尘法师带领两个小和尚搀扶着霹雳神魔赵楠巽,已经先行走到了那几颗桑槐树下边,并且顺着碎石小路往后面走了去,此时此刻众人也只好一一跟随在后边。当众人一一穿过那几颗桑槐树,一直往里边走着。一直来到最后边之时,这才看见是一排青砖、红瓦的大瓦房屋,只见黄色的墙壁上写着几个白色大字“僧宿房”。原来,这里是和尚、居士、往来的行脚僧人的暂时居住场所。就这样,了尘法师带领着众人一一走进了这排大瓦房里边。此时,萨忠臣跟随在人群之中也走进了房间,四处观察一看,原来这里是一处大通房间。只见长长的大房间里边只有地铺,其他的什么也没有,南、北两侧全部是用干草、干蒿草、以及草甸子铺设而成,再用纯羊毛毯、毡子铺设垫底、上边再铺成床单,别看是地铺、足足能睡下五十来人,南、北两大趟子地铺。再看了尘法师带领着两个小和尚搀扶着霹雳神魔赵楠巽,直接来到南边靠窗户处将霹雳神魔赵楠巽平躺放下,而后一转身冲着身体后边的两个小和尚嚷嚷道:“静明、静真,快、快去厨房,准备大活络汤和接骨膏药拿过来,再拿一些活血、止血散来,其他人还得用~”。这工夫两个小和尚一听师傅发话了,急忙转身便走,咱们先不说两个小和尚出去准备东西去了。回头再说南宫云老人一不慌、二不忙,先走到霹雳神魔赵楠巽身边蹲下来,而后仔细观察了一下霹雳神魔赵楠巽,只见他脸色煞白、额头汗珠直冒、牙关紧咬,浑身上、下直打哆嗦。南宫云老人二话不说,急忙从怀里取出来一个小小布包,而后往地铺上一摊,并轻轻打开布包。原来,这是一个针灸专用的小包,上边插满了长、短不一的金针、银针,他随手捏起来三根金针,而后轻轻扎进了三道穴位之上,再接着他站了起来环顾四周看了看。而后南宫云老人随手拿起来针灸包,一转身便走到了北墙下边看了看无心方丈正坐在那为燕山燕子侠、辣手判官陈道长二人接骨、除毒、整治伤口呢。南宫云老人看了一会,便一转身又走到西边去看了一下四师姐丑大妞与五师姐胖大嫂。此刻,紫阳宫副宫主南宫鹤与武当睡不醒二人正为她们包扎伤口。南宫云老人哈腰、低头看了一下二人的伤口,而后又一转身往东边地铺走了过去。这工夫,东边地铺之上受重伤的震八方伍聿伍铂掣、黑金刚罗贤罗子涧二人躺在那,哼哼唧唧、哎哟、哎哟、~直轻声叫唤。南宫云老人一直走到二人身边,此刻赛武大郎李中州、上官云、欧阳山、鬼不灵、鬼无影、鬼剃头六个人正在二人身边帮助包扎伤口,以及给伤口敷药、正骨、由于没有木头夹板,众人一直扶着骨头断裂的地方。这时,南宫云老人走了过来,低头哈腰看了一下二人的伤口,老人一咧嘴,一皱眉,心里想这二位伤得太严重了,尤其可能必须得截肢才能活过来,而且二人一直在高烧不退。就这样,众人里外忙碌着,一会上药、一会正骨、一会敷药———(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这正是:杭州擂上命换命,互相伤亡侠义惊。

岂知阴谋诡计生,众侠命悬一线中。

清晨,启明星还高高悬挂在东方的天空之中,天色灰蒙蒙的还未全亮,正是丑时三刻左右。了尘法师先醒了过来,清理了一下卫生洗了洗脸,而后整理了一下床上物品又整理了一下衣服,直接奔着后院走了过去。平常时会有静明、静真两个小和尚伺候着他,昨天静明、静真两个小和尚忙碌着病人,所以一直与众侠客一起轮流值班看护病人,当便睡在了僧房之中。当了尘法师走到大雄宝殿旁边时,一个黑影出现在了面前,这工夫了尘法师先是一惊,而后马上又恢复了平静。了尘法师,可不是一般普通人,原名叫“邵辰光”字朋宇,是甘肃兰州府,府台的小儿子,后来拜终南山今古上人为师,潜心学习武艺、经文,法规,十年苦学,下山成侠闯荡江湖。不久家父传书,让他速回兰州府邸继承家族遗产,因为他们家族是伊斯兰东正教传人,也是唯一伊斯兰堡的继承人,而他的当时夫人罗子焉,是西王母派掌门人,而罗子焉她的父亲,又是天山派天山山庄的老庄主罗云鹏,罗云鹏还是叶尔羌汗国的大汗的女婿和准格尔汗国阿不都克里木的同父异母的哥哥,后来拉失德的五儿子穆罕默德称汗。罗云鹏的家族便衰败了。穆罕默德之后,罗云鹏的干儿子艾合买提有过短时间执政。拉失德的九子阿不杜热依木进军叶尔羌企图称汗,但在阿克苏遭到打击,天可汗初年,阿不杜热依木在吐鲁番建立政权统辖东起哈密西至赛拉米(今拜城)之间的塔里木盆地的北缘地区。并一度越过天山,使准噶尔盆地以东的七个小汗国臣服于他。叶尔羌汗国开始分裂。之后,叶尔羌汗国的统治权又回到拉失德汗诸子手中。新可汗是阿不都里提夫。叶尔羌汗国的衰败自此开始。他死后,其婿穆罕默德继位。“罗云鹏”家族再次复出江湖,横跨天山南北、大漠东西。当时是新疆广袤地域伊斯兰教四大教主之一,仅次于穆罕默德的天山天主教派。可是好景不长,吐鲁番统治者阿不杜热依木之子阿不杜拉继位。乘其兄弟争夺吐鲁番统治权之机,阿不杜拉带领叶尔羌汗国军队出兵吐鲁番,再次统一了叶尔羌汗国,并使哈密地区臣服。他任命胞弟苏里唐为吐鲁番阿奇木,直接行政管辖吐鲁番地区。接着,他出兵伊犁河谷,在巩乃斯草原击败了准噶尔汗国军队,重新控制伊犁河谷和巴尔喀什湖一带。经过一系列战争,叶尔羌汗国再次统一塔什干和费尔干。叶尔羌汗国大体恢复到赛依德时期的疆域。在一场“家族”与“宗教”的互相血腥杀戮之下,邵辰光死里逃生去了西藏在大昭寺又拜了黄教开山鼻祖宗喀巴的徒弟为师,学习黄教密宗大喇嘛活佛扎西藏措,八年之后随黄教密宗大喇嘛活佛扎西藏措重回中华古国,最后落户到杭州灵隐古寺,不久才任命为慧日褝寺的主持方丈。

咱们再说那个黑衣人手持忍者战刀刚要上前去,这工夫一个老道的身影飞身到了面前,“呼”的一声便是双掌直击黑衣人后腰,黑衣人大叫一声“哎呀!混元掌~”。再看那个老道身形一转叫嚷道:“刚柔流的山田丸~你拿命来~”。

要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novel/vuolpkqf.html

【浪子江湖笑狂沙】第四部:南京血泪第一百零三章节:武当混元掌惊现,大战刚柔的评论 (共 10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