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木公河》0152E

2019-05-15 16:22 作者:北方  | 9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章农哲这几天帮外屯一个亲戚拉木材,连续三天没回家,第四天回来时看见白芷从他屋里出来,刚要说话,白芷就打起哇哇来了。他爹在一旁介绍说:“这孩子是南县你刘伯家的,从小不会说话,论起来还比你大一岁呢。”农哲看一眼白芷道 :“那我就叫你哥哥了,以后要多和我一起玩。”白芷哇哇比划两下,又深深地点点头。农哲这才知道:爹原来也是会说谎的。为了不让唯一的熟人——叶美姑娘——泄密,农哲特意来到叶美的房间,附在她耳根子上问:“认识家里新来那个人吗?”叶美说:“记不清了。”农哲想:记不清就好,你可千万别想起来了。他抓一把叶美的屁股道:“他是‘哑吧’,‘哑吧’人会抓女人羞处,你可一定离他远一点啊。”嫂子看见他俩单独在屋,忍不住舔湿一小点窗纸往里看,瞧见两人挨在一块了,以为是在说风流俏话呢,此后就把叶美视为家人了。

农哲白天出车,晚上回来总要抽空和白芷玩一会。白芷给他讲了许多道理,最后告诉他说:“木公河流域一场战斗即将展开,一方是共产党,一方就是农国所在的国民党,要利用家庭关系接近农国,让他留条后路,别真心实意给国民党卖命。还有,我们的势力发展很快,需要在咱这一带发展一批党员,不知你章农哲可否为我们工作?”农哲一听就乐了。“白芷,你的党员有啥条件?”白芷说:“条件并不多,但很难做到。一要听党的话,绝不存私心;二要为百姓办实事;三要嘴严,绝对保守秘密;四要不怕死,随时准备为党牺牲。这是最简单的说法,具体的事以后细说。”农哲又问:“你看我和王武行吗?”白芷答:“行,但你们要自己提个申请,就是写上是自己愿意入党,能做到上述四条,还要签名画押。”农哲说;“那咱就一言为定。”白芷答应道:“一言为定。”农哲抽空会了王武,把实情说了。王武也愿意在共产党。农哲就找来笔墨纸张,写了两份申请,一份自己签名画押,一份写上王武名并让他画了押,请王武保存起来。第二天,农哲和爹说:“‘哑吧’哥哥在这呆了十来天了,该回家了,就让王武顺路把他带回城里,从那里他就可以自己走回南县了。”章耶一听是把包袱甩给王武了,心里说不出的高兴,忙叫农哲帮助做一下准备,转天早晨,白芷按章耶的意见揣了几个冻豆包便和王武上路了。

王武原是和农哲计议好的,在章家人面前一言不发,过了木公河跟白芷两人便谈起来了,直到白芷上了往东县去的土道时,王武才拿出两份申请书郑重交给白芷,然后表态道:“谢谢你的信任,你把我和农哲引上革命的路子,我们不会给你丢脸的。”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novel/vtwhpkqf.html

《木公河》0152E的评论 (共 9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