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短篇小说《鬼屋》

2018-10-09 14:49 作者:常青松  | 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原创短篇小说《鬼屋》

在一个偏僻乡镇的镇子边上,有一座二层小楼。这二层小楼在周边的平房衬托下,显得格外高大气派!搂内的装修也很豪华。但是,院子里却长满了一人多高的蒿草,显得格外荒凉。因为传说这屋里闹鬼,所以,长期无人居住。

这一天,镇里来了一对做鸡排生意的外地人,老大和老二俩个亲兄弟,听说这二层小楼出售,而且价格非常便宜,就买了下来。

这真是应了那句话————当地的人怕鬼,外来的人怕水。因为当地的人哪条河有多深水都知道。所以,哪条河都敢下去洗澡,因此,不害怕水。而当地的哪屋闹鬼也知道,所以,那个屋就不敢住,怕那个屋的鬼。而外来的人不知哪条河水有多深,所以他不敢下河水里去,因此怕水。而哪屋闹鬼他却不知道,所以敢住,不知道怕鬼。

(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花了不多的钱,买了一幢漂亮的小洋楼,这哥俩就别提多高兴了。可 就在当天里,睡到半夜时分,就听到一楼有一种“咕噜咕噜”的怪声。哥俩小声说道:“不好,一楼有动静,可能是来小偷了。”于是,他俩蹑手蹑脚的下了床,摸黑下到一楼去抓小偷。可是到了一楼打亮了电灯,却没看见小偷的影子。一楼的门窗依然关得好好的,而且,什么东西也没有丢。哥俩想可能是听差了,就转身上楼去睡觉了。可是刚躺下睡着,屋里又响起了微弱的“咕噜咕噜“声。哥俩又蹑手蹑脚的下到了一楼,打开灯,又是什么也没有发现。

第二天夜里,又是半夜时分,一楼又发出了微弱的“咕噜咕噜”响声。 哥俩觉得奇怪,说道:“妈的,可能这屋闹鬼?”说着又蹑手蹑脚的 下到一楼去 看,下到一楼还没来得急打开电灯,老二借着屋内微弱的月光,就看见屋内紧贴着东墙站着 一个黑呼呼的人 影 ,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老二吓得俩只眼睛发花,俩腿发颤。急忙揉揉眼睛再仔细一看,就见那个黑影披头散发,俩只眼睛冒着绿光,舌头申出嘴的外面,没有血色的脸白森森的可怕。

老二吓得“啊!”的一声坐在了地上。“你怎么了?”老大问。老二用手一指东墙那个黑影 说到:“鬼呀!”老大往那里一看,也吓得妈呀一声,顿时尿了一裤子。拽起老二勉强顺着楼梯哆哆嗦嗦地爬上了 二楼。

第二天中午,哥俩才心惊胆颤的下到一楼,往昨天夜里发现鬼的地方看了看。一看,那里哪有什么鬼,原来是那里的墙上挂着一件衣服。虽然那不是鬼,是昨天夜里由于精神紧张,产生了幻觉,但可也吓得不轻。从此, 每天夜里都楼上楼下打着电灯,不敢睡觉了。这楼卖又卖不出去,没人敢买,只有勉强的住着。每当夜里又发出“咕噜咕噜”声音时,哥俩就吓得头皮发麻,浑身直冒冷汗。

哥俩合计了一下,这样长期下去也不行啊,得找个高人把这屋闹鬼的事破一破。于是,他们就听说在这镇子的东南方向,离这八十公里以 外 有个村子,村里有位高人会看风水,会看阴阳宅,能降 妖拿怪。于是,他俩便准备了一些见面礼,去请那位高人。

那位能降 妖拿怪的高人来到后,先从屋内的楼上楼下,院里院外,楼前楼后仔仔细细地观察了一遍。最后做出了一个结论,跟哥俩说道:

“此地不易建阳宅,阴气太重。而且他还看出来多少年以前,在这一楼的屋地下面,有一阴宅,也就是说有一个座坟被埋在了这屋地下面。坟里埋的是个女人,现在已变成了女鬼。这个女鬼很生气,因为被这个楼压在下面,不见天日。所以,她每天都在闹腾。“

“先生,那得怎么办呢?”老大问。

“这事不难,能破。今晚你们哥俩别在这屋里住了,你们今晚给我抄四个好菜,一瓶好酒,我今晚半夜自己在这屋里做法事,把那女鬼叫出来,和她谈谈,让她离开这里。如果她要是敢不听,我就把她治服,让她乖乖地滚出这里去。‘’

“她要是不听你话,你怎么治服她?。”

“我有办法,你给我准备一盆黑狗血,她要是不听我的话,敢和我作对,我就用黑狗血泼她,鬼最怕黑狗血呀。”

“行呀,我一定照办。”

“可是还有一样,你可不能让我白给你破呀。”

“行,我明白,只要你能把这女鬼安排好,她不再闹了,能离开这里。先生你就说吧,你需要多少钱我都给。”老大拍拍上衣口袋说。

这位高人伸出俩个手指说:“最少也得这些个数哇!

老大有点迟疑地问:“二百?”

“不是二百,是俩千。因为这可不是容易的事呀,不管怎么说,我还是得耗费很大的功力的。”

老大心里想,这家伙可够黑的,要这么些钱。不过还是得答应给他吧,如果不答应,他不给破了,这楼就不能住了,把这楼白扔了损失更大。老大想到这里说:“行!俩千就俩千。”

老大按着这位高人的吩咐,在镇里花了很高的价钱,买了一只黑狗回来。用绳子绑了狗的四只爪子,按在桌子上,用杀猪刀把狗的脖子割个大口子,用盆子接了一大盆黑狗血,放在了二楼的一楼屋内,准备给这位高人晚上用。

到了夜里半夜时分,那位高人自己在一楼的屋地正中央摆好了酒菜。先喝了几口酒,吃了几口菜,拿起毛笔,又在自己的上衣口袋里拿出几张黄钱纸来,嘴里也不知道叨咕一些什么。然后,憋了一口气,对准毛笔头噗——噗——噗一连吹了三口气。然后,毛笔蘸着濹水,开始写符。写好符后,拿起四张符,在屋的四个墙角每个墙角各贴一张符。又拿出一枝二尺多长用桃木做的桃木剑来,把桃木剑也插上一张符,双手拿着剑柄,把剑高高地举过头顶。嘴里阵阵有词地叨咕道:“天灵灵,地灵灵,妖魔鬼怪现原形!天灵灵,地灵灵,妖魔鬼怪现原形!天灵灵,地灵灵,妖魔鬼怪现原形!”

正在这时,电灯突然灭了。这位高人一愣神,心里说道:“这是怎么回事?怪呀,电灯怎么还灭了呢?“

就在这时,就听见摆酒菜的桌子旁边有动静,他急忙拿起身边的手电筒一晃,就见摆酒菜的桌子边,有俩只贼溜溜的大眼睛放着绿光。这位高人从来就没见过真鬼呀,这回可真的见到了真鬼了。吓得他“妈呀”一声。同时,他本能地用右手拿着的木剑对准那双放光的眼睛的地方,狠狠地拍了一剑,就觉得“棒郎”一下拍到了什么东西的身上了。同时就听得那东西发出“哇!”的一声惨叫。这个高人哪里还敢细看看被打的东西是啥呀,撒腿就跑,腿吓得也有点不好使唤了,刚跑俩步,就被一楼的门坎子绊得“扑通”一声,摔了个大前趴子,闹了一个嘴啃泥。半天才爬起来,一气跑到哥俩的临时住所,一头栽倒在哥俩的床上。

哥俩不知何故,忙问:“先生你怎么的啦?”

“我把鬼打————打死了。”这位高人的神情不稳定,声音颤颤巍巍地回答。

等到了天亮,这位高人和哥俩一同三人,壮着胆子,要回二楼那去看看。等进到一楼屋里一看,在摆酒菜的桌子旁边躺着一只死猫。啊!昨晚被这位高人打死的哪里是什么鬼呀,原来是一只被这桌酒菜的鱼肉香味引来的一只饿急了的流浪猫。

这位高人觉得挺没面子,也不提要钱的事了,灰溜溜的走了。

哥俩一看这位高人走了,又合计了一下,看来这闹鬼的事只有自己想办法了,一定要弄清楚,看看这“咕噜咕噜”的声音究竟是怎么回事?于是,他俩当天晚上也不上二楼去睡觉了,就硬着头皮,手拿着木棒,打亮电灯,在一楼的屋里坐着,观察着。

当半夜时分,屋里又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时,他俩就在屋里四处找,贴着墙壁听,趴着地上听。这一听还真听出了结果,这“咕噜咕噜”的声音好象是在一楼厕所的坐便器里发出来的。

他哥俩下定决心,一定要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于是,他俩吓得哆哆嗦嗦地搬掉了坐便器,听见坐便器的下水道里还有“咕噜咕噜”的声音。就顺着下水道用铁锹挖了下去。一挖挖到二楼的后面,这个下水道的终端没有马葫芦,是直接通到一条小溪里面去了,楼的后面十米就是小溪,粪便直接就被溪水冲走了。

就在这时,他哥俩又听到了在下水道的出口处,还有“咕噜咕噜”的声音。他俩急忙用手电筒照着仔细一看,发现下水道出口的小溪水在冒泡。啊!原来,是这里有一个小小的泉眼,是个间歇泉,有时就往上冒水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这声音就顺着下水管道传进了屋里。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novel/vtppskqf.html

短篇小说《鬼屋》的评论 (共 6 条)

  • 紫色的云
  • 听雨轩儿
  • 心静如水
  • 雪儿
  • 淡了红颜
  • 潋滟相思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