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猫狗轶事

2019-08-27 14:21 作者:林老家户  | 7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蔬菜连支部书记丛林按农场要求进行“四百”活动,撰写《民情日记》。走到老马家,老马正喝着小酒,这正是丛林的所,老马爱人麻利摆了一双筷子,敲碎两枚咸鸭蛋:“陪老马喝一杯”。相识二十多年了,和老马喝酒的次数记不清了,原来他们是二连职工,三年前来蔬菜连种大棚西红柿。

临走时女主人送几枚咸鸭蛋,顺带塞给一只小狗,戏谑到:“花豆豆又下了一窝,我把这个大的好看的送给你,看看还是母的”。

现在的宠物狗都上山下乡了,原来城市人的宠物狗,现在团场遍地都是,团场又进行“连队整合”住上“小高层”,公路上都有许多流浪狗。蔬菜连属于设施农业,不在“连队整合”范围,居住130多户90年代末期从内地省份来这里承包种植大棚,多数人都居住在大棚改建的工作间,住房不大,养大狗怕伤人,养宠物狗看门,说是听个叫声。

计生员和政工员扳指头数了数,蔬菜连有120多只小狗,丛林对计生员说:“说你管女人避孕,顺带也管管女狗避孕,否则早晚狗满为患”。

计生员看着50岁还不正经的书记笑道:“我管女人,你管女狗吧”。

其实,老马爱人送狗的暗语,不想养送人,到没人处就丢弃掉,不过想“借刀杀狗”罢了。丛林等公车的时候,见美女开一辆Q5走走停停,原来在避让一只流浪狗,小狗在路上根本没有把车放在眼里,管你Q5还是,人家不会幻想香车美女的《丰乳肥臀》。(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到了团部住宅楼,丛林看这只花斑狗,是四只狗娃最大的一只,肉乎乎的还没有断奶。丛林想着岳父去世两年多了,岳母一人在空荡的房子会寂寞的,五个子女都忙于生计,陪说话的人都没有,就先到岳母家,送只小狗逗逗老太太。

老太太看了一眼小狗:“不养,脏”。可能受凉了,一会会在地板上尿了两次,喂袋牛奶还不会吃,确实不好养。

丛林把狗带回家,自从儿子上大学,家里就没有一天三顿饭的概念,狗怎么能养活,当年饲养过一只白猫,给独生子女儿子当宠物,一次全家三人都去八连“农家乐”吃饭,这只猫人不知为何跳楼了,接到邻居电话,孩子打车回来,猫从四楼跳下来竟然没有摔死,只是鼻子有点出血。后来送给住平房的老马饲养,过不久,老马电话说小白又下了四只小猫,原来小白跳楼是为了寻找爱情

当丛林一次酒后又把其中一只猫,揣在怀里带回家,丛林爱人下班时发现老猫在楼下叫唤,就把老猫抱上来,老猫在门口不进来,一直叫个不停,看样子想把小猫带出门:“快走吧,这家人很穷的?”,丛林只好老小一起送了回去。

丛林把小狗用太阳能热水清洗两遍,吓的小狗浑身发抖,小眼珠恐惧不安,听说吃乳猪的,没有听说吃乳狗的,这狗是不知道的。

“这狗要吃奶”丛林对老婆说,“算了吧,你也没奶”丛林自语道,有奶还是二十多年的事,如同昙花一现。无奈中,只好将香肠塞到狗嘴里面。丛林小时候在安徽老家养过鸭子,每家让养三只鸭子下蛋,只让养三只,多了就是资本主义鸭子了,那时抓住大一点的青蛙鸭子吃不进去,就是用手很“残忍”给塞进鸭脖里。两小时后,小狗能将手心的碎香肠吃尽,大自然的杰作,物择天生适者生存而已。

办公室库房有老鼠,天寒冷,老鼠也要住热房子,有好心者送只猫来,办公室养了几天,有上顿没下顿的,猫的叫声使人发怵,又没处丢只好带回家,虱子多不怕痒。第一天,猫狗是冤家,其实是猫自以为是,人家狗就没有多看猫几眼,吃食就是吃食,哪像猫,抢到一口还呜呜的叫,跑到沙发底下独吞。又过几日,吃饱后,猫狗和睦相处,偶尔,猫直起身子,两只小手(爪子内收)给狗头拍几下,时常是狗在地下走,猫在沙发上跳。拖地时,猫狗都和拖把过不去,地干净了,猫狗又脏了,不久家中有异味,“赶快送人”那是丛林最后见到猫狗一眼。

丛林醒了看表块八点了,十分纳闷外面的天还没有黑,客厅小床是为了看电视方便。今天上午去“九龙生态园”给一去世的老人念了一段悼词,回来喝酒时又喝多了?年龄大了,一喝酒就“断片”。

起床发现卧室她也在睡觉。“已经天亮了?”她问。奶奶的脚,已经睡了一了。那就洗漱上班吧,好在头不疼。狗呢?猫呢?“王伟送你回来,我叫他把猫狗都拿走了”。这花盆里的花快给猫扒拉死了,狗的“杰作”也无处不在,唉。

到办公室,见政工员又在喂狗,“昨天下班时,不知谁把四只小狗丢在外面,我和站长就把它们拾回来了”。四只小狗,两公两母,计生员说,办公室四个人刚好一人一只,并指着黑头狗说:“看人家站长,一个站一个箱角,不像你,三个蜷在一起”。

“那你过来让我抱抱?”政工员在一旁偷笑。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novel/vtompkqf.html

猫狗轶事的评论 (共 7 条)

  • 雪
  • 林从年
  • 榆木疙瘩
  • 漫舞洛城
  • 雪儿
  • 心静如水
  • 浪子狐
    浪子狐 推荐阅读并说 欣赏。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