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长篇小说《牛永贵复仇记》第六回

2019-08-21 12:10 作者:常青松  | 8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第六回 王牢头重义托人说情 县太爷发飙吓坏役头

话说牛永贵一听同窗好友王亮说坚决要给他上下打点疏通关系,他很不忍心让王亮为他破费钱财。可是,又怎么也拦不住,最后没办法,也只有说声“谢谢”了。于是心里想道:“以后一旦真的能在大牢里被放出去了,有朝一日我访到高人,学会武功,打死了‘活阎王’为乡亲们除了害后,我一定要好好地报答报答王亮不可呀。”

这时,一个家人开门进了屋,来到王亮面前。说道:“老爷,酒席好了。”

王亮说道:“好了就开席!”

王亮和那人说完,就又和牛永贵说道:“仁兄,我今天备了点薄酒素菜,为你接风。”

牛永贵听了后,又急忙道谢。酒菜丰盛,兄弟俩尽情把盏,一直喝到了俩人都有了醉意了为止。(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牛永贵暂时还得回到牢中,听王亮是否能够打点成功,能否被释放的消息。

牛永贵又回到死囚牢里后,王亮就开始在自家的屋子里,倒背着俩手,踱着步,走来走去,思索着怎样才能撬开县太爷的这张嘴,让他不再追究牛永贵骂过他的事,同意放走牛永贵,这一关很难过呀。

因为,这事又不像是走后门、办其他别的违法的事,因为县太爷有权,你给他送上大礼,财宝动人心呀,他动了心了,收了你的礼了,什么法不法的,他的嘴就是法,只要他说一个“行”字就好使了,就是不合法的事,也合法了。可是,这件事不行呀,你给他送钱不好使呀。因为牛永贵是把他骂了,他有牛永贵的气呀,不是送钱就能了事的。所以,这事太不好办了。因此,他良久地思索着,思索着……

过了好一会儿,他突然用手一拍脑门,俩眼一亮,说道:“哎呀有了!”

因为他把这事想明白了。要想让县太爷放了牛永贵,只有每天都在县太爷身边转悠的人,才能说进话去。因为,他们毕竟经常给县太爷送礼、溜须拍马什么的。所以,他说句话,县太爷能不给他们点面子吗?

于是,他想道:“要是想让县太爷身边的人劝县太爷放了牛永贵,唯独只有俩个人选。第一个人选,就是师爷。第二个人选,就是役头。【注:役头,就是县衙里衙役的最高领导。】因为,他们俩个人每天都围着县太爷的屁股转,而且还是县太爷的左膀右臂,县太爷每天都得倚靠他俩处理事务,如果他俩在县太爷面前说句话,县太爷一定能给面子。”

这时,王亮又想道:“在这俩个人当中,托谁办这事最好呢?师爷说话县太爷应该最能给面子,可是师爷那老犊子太坏,我从来都不搭理他,不能求他。看来,也就只有求那个役头帮忙了。役头我们俩的关系还不错,他一定能帮忙,而且县太爷一定也能给他面子。好!那么我就求他吧。”

王亮想道这里,次日一早,就买了很多的礼物,又带了些银子,高高兴兴地来到了役头的家,说明了来意。

役头一看这些银子,乐了,用手一拍胸脯,乐呵呵地说道:“行行行,这太行了!就凭咱俩老铁的关系,这忙我一定帮,也一定能帮成。哈哈哈!要说我是干啥的?哼!这你知道,我每天都围在县太爷的身边转。在衙门院里头,县太爷是天,除了师爷就属我官大了。我要是说句话,那县太爷还能不给我点面子吗?”

王亮急忙一举大母手指头,奉承地说道:“那是一定的!一定能给你面子,要不是我看你有面子的话,我怎么能来求你呢?是吧!哈哈哈……”

此时的那个役头,听到了王亮的奉承,也得意忘形地“哈哈哈”大笑起来。

笑完后,王亮说道:“好!那事就这么定了,我知道这事你一定能办妥,我就放心了,过几天后,我来听信。”

那个役头说道:“好,这事你就放心吧,包在我身上,三天后你就来听好消息吧!”

王亮说道:“那可是太好了,事情办成后,我可得好好地谢谢你呀!”

王亮见这个役头满口答应给帮忙,又是那么自信,他认为看来这事能妥,就告别了役头,高高兴兴地回了家。

转眼到了第二天的上午,正是县衙里的人们上班的时间,役头在县衙里见此时也没啥事可做,挺清闲。眼前又没有别人,只有县太爷和他在县衙大堂的后屋里坐着闲聊呢。于是,他心里想道:“哎呀,我给牢头王亮都打了保票了,此时跟前又没有别人,正是我跟县太爷为牛永贵讲情的好机会,我就赶紧把王亮托我的事给办办吧。”

他想到这里,于是他急忙站起身,给县太爷施了一礼,别看他跟王亮说话时又拍胸脯又吹牛的。可是这回真在县太爷面前为牛永贵说情,他的心里可就是胆胆突突的了。然后,他面对着县太爷,弓着腰,陪着笑脸说道:“太爷啊,我看------这个,要不------咱们,那个牛永贵------”

这时的县太爷,一听今天役头说话怎么吞吞吐吐的呢,也不知道他想说个啥?最后只说了个“那个牛永贵”。

于是,县太爷就歪着脖子斜着脸,“嗯-----?”了一声,然后抬起头来,斜着眼睛看了看弓着腰站在面前的役头。然后轻声试探地问道:“你说那个牛永贵咋的?”

役头急忙看了看县太爷的脸,一看县太爷的脸挺平静,然后小声地说道:“我的意思是说,牛永贵他也不是杀西庄张三的真凶手,要不把他放了吧?”

县太爷又斜着脸看了看役头,然后不解地问道:“把牛永贵放了?”

此时,那个役头一看,啊-----,县太爷没发脾气,也没动怒,声音和脸色还都挺平和的。于是,他心里就有了底。他想道:“看来没事,县太爷炸不了,还是我役头有面子。哼!别看他是县太爷,他县太爷怎么的?他县太爷看样子也不能不给我面子!”

这回役头的心里有了底,胆也就大了,说话也就不吞吞吐吐的了。这时,就把弓着的腰也直起来了,脸也不陪笑了。大声说道:“是呀,把他放了吧,西庄的张三又不是他杀的,老在牢里圈着他干啥?”

这时,就见县太爷突然把脸往下一沉,把俩个眼珠子使劲一瞪,右手使劲“啪”的一拍桌子,“呼”的一下,冷丁往起一站。冲着役头,嘴里大声吼道:“大胆!放恣!你是个混蛋!你算个老几呀?好不容易抓住的杀人犯,你就红口白牙的说让我把他放了?你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哇,你自己是吃几碗干饭的都不知道?还敢跟我说这话!”

县太爷说完,气得他回手照准役头的左脸,使劲“啪”的就是一下,抽了他一巴掌。

因为,此时的役头没有防备县太爷会来这一手,这一巴掌把个役头打得一愣神,

然后役头再一看县太爷,只见把县太爷气得浑身直哆嗦,就连乌纱帽的俩个翅膀也跟着乱颤。铁青着脸,鼻子都气歪了。

役头这一看可不要紧,吓得他自己的脸也不是好颜色了,嘴里说了声“哎呀妈呀”,然后转过身去刚要跑。这时,就听县太爷的嘴里骂道:“去你娘的吧!”

县太爷骂完,抬起右脚,照准役头的屁股使劲踹去,这一脚踹的还真挺准,正好踹在了役头的屁股上。这时,只见役头弓着腰,向前“噔噔噔”跑了好几步,然后“扑通”一声,摔了个大前趴子,闹了个嘴啃泥。这摔了个大前趴子不要紧,摔掉了俩棵门牙。疼得他“妈呀”一声,急忙爬了起来,俩手捂着嘴,撒腿就跑了出去。

当役头一气跑到家后,一头扎在了床上。连吓带累,他的心都快要在嗓子眼里蹦出来了。嘴里还一个劲地“哎呀呀呀呀,哎呀呀呀。”地叫唤。

过了三天后,到了第四天的晚上,王亮如约的去了役头的家,打探放牛永贵的消息。可是当王亮听到役头说话时,就感觉他怎么和三天前说话不一样了呢,嘴有点露风。当他仔细一看役头的嘴时,这才发现,缺了俩棵门牙。王亮就有点纳闷,于是问道:“哎,我说,咱俩就这三天没见,你怎么就成了大豁牙子了呢?”

那个役头一听,红着脸急忙连连摆手说道:“哎呀我的妈呀,你可别提了,我不瞒你说呀,也不怕你笑话,你交给我的事,我不但没给你办成,还被县太爷把我好顿连踢带打,可把我给打苦了。你说县太爷发起脾气来,他咋那么恶呢?先是给我个大嘴巴,这一嘴巴把我的脑袋打得‘嗡嗡’的真响。然后,紧接着又使劲踹我一脚。哎!你说,县太爷他咋那么准呢?这一脚正踹在我的屁股上,一下把我给踹趴下了。这不是吗,还摔掉了我俩棵门牙。”

此时,王亮一听,想笑还不好意思笑,急忙道歉,说了一些你为我办事你受苦了等等的话,然后又安慰了一番。最后,才道别了役头,回了家。

到家后,王亮又犯了思量,为了难。心里想道:“这事可怎么办呢?这个役头没把事办成,就只剩下师爷那个老犊子了。而那个老犊子还太坏,我平日里从来就不尿他,真不想求他。可是,如果要是不求他的话,可就再也没有能和县太爷那老东西说上话的人了?”

此时的王亮,思来想去,很是为难,可是牛永贵他又不能不救。最后他又想道:“现在,只剩下师爷那老犊子了,再也想不出别人了,为了救牛永贵,师爷那老犊子再坏,也得求他了。可是,就是求他给说情,自己和师爷那老犊子又没有什么交情,自己和他也说不上话呀,这可怎么办呢?”

王亮急得在自家屋里,又是倒背着双手,低着头,皱着双眉,走来走去,绞尽脑汁,在想着一切办法。

这时,他走着走着,突然一下站住了脚,嘴里“哈哈”一笑。然后说道:“哼!有招了,这是个好办法,就这么办!哈哈哈……”

若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novel/vsxdpkqf.html

长篇小说《牛永贵复仇记》第六回的评论 (共 8 条)

  • 淡了红颜
  • 浪子狐
  • 漫舞洛城
  • 冰雅
  • 听雨轩儿
  • 雀雀雀雀跃
  • 心静如水
  • 李三白
    李三白 审核通过并说 期待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