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八七战歌(4)

2018-08-10 13:21 作者:杨深国  | 7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第四章:青的血与火之歌

(我希望这本书可以给你们一点热血和奋斗的动力)

“孔杰真可以,商量得好好的,现在却当逃兵。”李山在路上愤愤的道。“这种人有什么事就不用指望,他有了事咱兄弟们也不要去管。”段石头也很生气。

“不要吵这个了,先解决了眼前的事吧!”王子开口,孔杰与他有一定的血缘关系,虽然心里也很不满,但也不愿意别人一直骂他。

“前面那个小黑店里有卖棍棒,我们还是准备上俩,也好不吃亏。”孟天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座房子。

他们有些犹豫了,到底要不要准备这些?(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最后,他们还是进去了。

小黑店挺明目张胆的,各种棍棒刀具就挂在墙上。

“买些长点的,打起来有优势。”杨琛把玩着一根甩棍。“准备上几把西瓜刀,这刀是用来切西瓜的,只要不捅,不用担心了砍死人。”李志去下一把长约五十厘米的刀。

最后,他们一共十二个人,四把刀,六根棍,两条鞭。

“打起来的话,我们肯定吃亏,所以手里的家伙用劲地挥,见了血也不用怕,没有什么大不了,毕竟别人都欺负到头上了。”赵吕挥动着一根甩棍,找手感。

体育中心跑道周围的一片树林后面,有一片荒地,这里曾是一座化工厂,但由于污染,废弃了,留下的只是一些断壁残垣。

在这里干坏事,没人看得见。

“挑我郑章的场子,活够了是不是?”一个高瘦男子狠抽一口烟,靠在墙上,手里把玩着一根木质棒球棒。

他周围人头攒动,有三十多人。

“杜子飞,你被打过,这跟棒球棒你拿着,对着那几个打你的人狠劲打,报了仇。”郑章把棒子掷给杜子飞。

“郑哥,就拿着一根棒子,不太合适吧?多准备点,也不吃亏呀。”杜子飞小声嘀咕着。

“一群初一新生,能有几个胆,别说家伙,就是这些人就吓死他们了。”郑章掐灭手中的烟,指了指背后的一群人。

杜子飞嘴唇动了动,想继续说,但终于没说。他怕郑章不高兴。

“他们来了!”郑章身边的一个人突然道。

“走!让我瞧瞧是什么人瞎了眼,动我的人。”

八七兄弟们把武器别在腰间,用衣服盖上,这样子别人看不到,而且可以随时抽出。

他们穿过树林,还没走到废工厂门口,一大群人便从废工厂里涌了出来。他们大部分人都还叼着烟,看笑话一般的看着杨琛他们。

“就你们捅了王羔?”郑章从人群中走出,他身后的人纷纷扔掉了手里的烟,一步步逼来。

杜子飞就在郑章身边,他手里拿着一根棒球棒,咬牙切齿地看向八七兄弟们,似乎恨不得把他们碎尸万段。

八七兄弟们没有一个人回答郑章的话,都是默默地把手放在腰间。

“聋了!”郑章突然咆哮一声,然后想着离他最近的赵吕一脚踢出。

赵吕早就有了准备,所以郑章还没有踢到他,他便抽出甩棍,一棍子打在了郑章的脖子上。

“啊!”郑章脖子剧痛,感觉到呼吸都很困难。

有了开炮的,顿时呼喝声此起彼伏,一切都乱了。

八七的兄弟们都抽出了自己的武器,想着迎来的一群人一阵乱打。刀乱砍,棍乱舞。

青春的热血,被双臂带着怒火打出,惊天动地。

杜子飞很惨,他是郑章一群人中唯一一个拿家伙的人。战斗才刚刚开始,杜子飞便被当做了首要攻击对象,瞬间被一顿胖揍。

虽然八七兄弟手中都有家伙,但毕竟双拳难敌四手,在八百换一千的拼斗中,他们终是被逼的后退,站在了树林边缘。

“兄弟们,跟他们拼了!”杨琛高声呐喊,声音都变得嘶哑。

现在是“背林一战”,若被逼入树林,武器挥舞不开,他们唯一的优势也将不见。

郑章他们明显缺少背水一战的勇气,杜子飞被砍倒后,那根棒球棒就再也没有人捡起,因为谁也不想做众矢之的。

郑章周围有一人突然冲出,硬抗下八七兄弟几棍,然后抓住了马飞。

他抓到马飞,立马夺他的武器。八七兄弟想要帮忙,可是郑章等人在阻拦,冲不过去

“当老子好欺负是不是!”马飞认为他们是觉得他比较瘦小,所以先对他出手,于是怒火立马腾起。

马飞也确实比较弱,根本敌不过夺他棍子的人。

“给你老子滚!”马飞见自己夺不过他,竟直接一口咬在了那个人的手上,如同饿狼一样撕扯。

“不怕了!”孟天莫名的喊了一声,旋即拿起手中的刀就向着郑章的手臂刺下。刀,刺穿了郑章的胳膊。

郑章惨叫一声,然后就被人拉向人群后面,干嘛用衣服裹住了伤口。

受到了孟天的刺激,八七兄弟们再也按捺不住心里的怒火,直接开始肆意挥动手里的家伙,没有一点顾忌。

终于,郑章他们怂了,竟然被八七兄弟们逼的后退。

他们后面是废工厂,所以后退的最终结果,就是被逼在一个角落。

八七兄弟正在盛气之下,岂肯罢手,就算全身都是被踢的脚印,就算双手已经被震到麻木颤抖,就算手臂已经挥舞的酸痛,他们依旧没有停止。

他们也流下了不少血,但他们只说:“青春的血带着青春的火,在谱写一曲青春的血与火之歌!”

豪放不羁,真男儿!

……

“道儿上的潜规则,双方拼斗负伤,一般不会有赔偿找上门,毕竟谁也不敢诉讼。”段石头捂着已经肿起来的脸,说话含糊不清。

“现在想一想还挺刺激的,那个时候我是不是疯了?”杨琛打了一个激灵。“没错,是疯了疯了地干货!”李山在杨琛肩膀上狠狠一拍。

“现在应该有高亢的音乐,激情的节奏!”赵吕一瘸一拐的走上讲台,打开教室的电脑。“别忘了舞王迷人的步伐!”霍腾两脚一高一低的走着。“身负重伤丝毫不影响我迷人的姿态。”

这一次,王子没有再跳他的肚皮舞。他只想瘫在椅子上,什么事也不做。

“话说,那一天风气云涌,一群魑魅魍魉突袭津留二中,霸气神武的八七兄弟们挺身而出,迎战妖邪。只见风狂骤,拳脚动,刀剑挥,天地色变!”杨琛又开始了他的幻想之旅。

“快坐下,小美来了!”

不知道谁喊了一声,顿时,教室里各种足以突破吉尼斯世界纪录的画面出现。

赵吕虽然有伤在身,但依旧身手敏捷,他右手抓住电脑盖,左手伸到极致距离,打开电闸盒,然后一个妩媚的动作,电闸盒关掉,电脑盖盖上。

说时迟那时快,这些动作只是几个眨眼就完成了。

 仅仅两三秒过去,整个教室就只剩下了“嗖嗖”的翻书声。

张小美走了进来,一步迈上台阶,一个霸气的转身,把右手上的皮包丢在电脑上,左手狠力拍在了桌子上。

一个发着冷光的物体躺在桌面上,是一把刀。只不过,这一次不是糖果刀,也不是水果刀,更不是菜刀,而是一把让人望而生畏的折叠式瑞士军刀。

“啪”刀拍在桌子上,顿时发出叮当的脆响。

张小美怒目圆瞪,犀利的扫过教室的嘛每一个人。“是要我问呢?还是自己老实交代!”

李山他们都把头垂的很低,怕张小美看到他脸上的伤。

张小美看向段石头,虽然他把头垂的都快和桌面亲吻的程度,但他的整个脸都肿成猪头了,太显眼了。

“来石头,咱俩唠会儿,我这人话多,话白,别嫌我烦。”张小美脸上瞬间堆上笑,但双眸里却是森冷与凌厉。

“说不说呢?”张晓梅轻轻拿起桌子上的军刀,中指用力一弹,瑞士军刀折叠起来的刀刃立马伸出。

段石头缓缓站起,不过也就是站了起来,依旧低垂着脑袋,一声不吭。

“快说!我倒要知道是哪一群恶棍胆敢欺负我张小美的学生,找死不成?”张小美高声叫喊,竟一脚踏在了桌子上,然后把军刀一掷,刀竟然刺入课桌,半截刀刃都没入其中。

所有人都打了个机灵。

然后,张小美没有再说话,八七兄弟们也还是低着头,默不作声。这一节课就在沉默中度过,虽然未发一言,但这节课的教育意义胜过了千句万句的说教。

每个人的心头都有暖流淌过,留下馨香与温暖。

沉默延续到了下课。

“以后谁要再欺负你们, 你们跟我说!”张小美很灵活的拔出了插在桌子里的军刀,一手将刀刃重新收回,放在了她的包里,然后她挂上包,走了。

虽然张小美走了,但教室里依旧鸦雀无声,落针可闻。

现在,每个人都在思考着同一个问题:青春的世界是什么?不谓对错的护犊?不谓胜败的战斗?

在很多人看来,打架斗殴是不正确的,是错误的。但我们要看清本质,需究其因果。

为何甘愿为他们一次次的被批评?为何甘愿为他们流血?为何做了的、说了的,从来不会后悔

因为兄弟之间的轻易,所谓“不干净”的深情。无论周围的人怎么议论,他们还在坚持。不是厚脸皮,不是知错不改,仅仅因为这些在他们心里是对的,所以他们不害怕,他们有自己的心。

那是青春的心,这颗心说:“青春就是一曲血与火之歌,是最错误中的最正确,是最邪恶中的最正义!”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novel/vstzskqf.html

八七战歌(4)的评论 (共 7 条)

  • 今生依梦
  • 听雨轩儿
  • 草木白雪
  • 王东强
  • 红尘使者
  • 襄阳游子
  • 淡了红颜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