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三个人的旅行(肖治)

2019-12-16 18:53 作者:心程之旅  | 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一、

在一年一度的“大”之后,空气中弥漫着彻骨的寒气。

连续几周的加班加点,大胡子益帆失去了写作的灵感和以往工作火一般的热情。面对妻子珍珍的期盼,这位35年工龄的壮年男人,决定带着珍珍和她的闺蜜来一次愉快地周末旅行。

下午17:30分,益帆在单位打卡后,漫不经心地来到街上,脑海思量着这个周末,妻子珍珍在微信里对他发出的邀请:一、送珍珍的闺蜜梅出城,二、顺道看望他姨妹刚刚满月的孙孙。对于这种应酬性的活动,益帆一向看得很淡,有人说益帆不通人情,也有人说他不明事理。正是因为他的“刻板”所以在乡镇一干就是35年,看样子,他还要继续好好地朝着退休的方向干下去。

脑中的思绪还没有理顺,一辆长途客车一路欢歌徐徐驶来。益帆想起妻子的吩咐,挥手上车,并对司机说了声:“师傅,到了林政小区请停一下,有两位女士在那里上车。”驾驶着空空荡荡晚班车的中年司机,满脸堆笑、点头应承。

益帆掏出手机,很快拨通了妻子的电话,他用不太客气的声音对着听筒喊道:“珍珍快走,我已经上车,请出发。”(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啊!怎么这么快啊?我在吹头发呢。”在家里刚刚洗完头发,用电吹风亲吻长发的珍珍,通过手机慌不择句地应答。

“哎,你这个人啊!早就说要走,怎么会是这样的呢?”

益帆对妻子珍珍做事拖沓,表现出明显地不快。

中年司机手握方向盘,满脸微笑地说:“就等等吧,没有关系。”话音刚落,便“扑哧”一声,将长途客车稳稳地停在了林政小区的公路边上。

透过车窗,路边珍珍经营的摄影门市玻璃门紧锁;玻璃门外面的卷帘门还三分之二的开着,这让益帆更是焦急。住在隔壁的房东、电器销售门市一胖小伙,朝车上的益帆友好地笑笑,说他有钥匙,于是,很灵便地将开着的卷帘门帮忙锁上了。

不到一只烟的工夫,珍珍手提大包小袋从林政大楼走了出来。

这是一个看不出真实年龄的女子,她中等偏小的身材,纤细的腰肢加上矫健的步伐、丰满的体态,让人怀疑这是一个有着55岁年纪的退休女士。

珍珍是那种做事缓慢,生性好强的女人。珍珍这人一般不出门,出了门,也是不容易归家的女人。一句话,珍珍这人,就是一个标准地疲性子。

看到停在路边的客车,珍珍知道益帆就在车上。她用眼瞟了一下路边的小店,急急忙忙地向门市跑去,她说:“我的电脑、我的打印机电源都没有关好,我得开门打理好了,再重新关上。”

看着珍珍独自一人忙活,益帆心想:她的那个闺蜜冬梅呢。

不是说我们夫妻二人,双双对对地送冬梅回家吗?

二、

益帆见妻子一人上车,忍不住问了一声:“你的那位同学闺蜜呢?

情急之中,珍珍这才想起冬梅。她说:“下楼的时候,冬梅一直在我的后面跟着的啊!”

她边说边向车外张望。益帆也放眼窗外四处扫描,过了好一阵,才见一位同样袖珍、酷似青少女的女人一摇一晃着绯红的脸颊,向客车走来。

车上,她们眨眼、伸出舌头相视一笑,只见冬梅用音乐般地声音解释说:手提袋里的东西装得太多,滚了出来;她在楼道里重新收拾了一下,才给时间耽误了。

哎,要不是益帆多一句嘴,珍珍这个闺蜜,还真的是要掉在这山区小镇了。

司机发动车辆,加足马力,向色苍茫的县城方向前行。

三、

一路上,益帆坐在客车前排副驾驶位置,不时插话;并扭头向这对情同手足的袖珍美女看去。

其实,说她们袖珍,主要是针对形体和个头而言。就其二人的质量内涵和外延,无论从哪一方面都不袖珍。这是益帆对她们的结论。

40年前,珍珍和冬梅高中毕业后,曾在县城一栋合租房内生活,在当时的一些工厂打拚。这在封闭的小城,无疑是一个伟大的创举。益帆就是那个时候,在她们合租的小屋里与珍珍一道学习、研究读书演讲,并与之朦胧恋上的。那是他们人生相恋的一个序曲。

在益帆25岁那年,各自打拚、曾一度中断了音讯的珍珍,鸿雁传书,续写了当年和益帆没有完成的婚恋。

在珍珍跟益帆成婚有了女儿之后,冬梅嫁给了一个看上去各方面都很优秀的“白马王子”,这让冬梅很是高兴了一阵。

大凡好看的男人,世上所有的女人都很欣赏和喜欢。在冬梅生下一儿一女之后,不知是因为性情不合,还是别的什么原因,总之,她与她的白马王子各奔前程,分道扬镳了。

以后的日子,冬梅与她的兄弟姐妹一起出道武汉、郑州、转战江苏、南京、留守上海等地。她做过房地产销售、当过城市清洁工人,在鞋厂做过皮鞋,也开过酒店。现在的冬梅,是一男一女两个孩子母亲,现在,她的儿子在一家化妆品公司上班,女儿在省城开有一家豪华的美容院。珍珍告诉益帆:前不久,冬梅辞去了在上海的工作,回家安居,为80高龄的父母,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汽车载着益帆的思绪,起伏翻飞;不知不觉驶向了灯火通明的县城。

四、

冬梅的父母兄弟都居住县城,为尽主人之宜,她电话唤来了她的哥哥、兄弟和未来的女婿;冬梅的二弟,用豪车将益帆他们带到了县城一家新开张的酒楼,意思是,为冬梅和益帆他们接风洗尘。

19:30分,宴席开始,他们享用的是当地有名的“铁板烧”。“铁板烧”就是将鸡、鸭、鱼、肉,洗净切好、用各种佐料伴和后,倒入一口长方形的铁锅里,每一道菜,均由一位胖胖的男性厨师亲自热炒,而后由顾客食用的特色菜品。

益帆对这种别具一格的餐饮不太欣赏,他认为:一个男性厨师,一会一个菜地折腾,来来去去地奔忙,影响和破坏了朋友间的食欲和交流。好在,席间的男女老少不是好熟,益帆和妻子,在冬梅友好地陪伴,热情的劝茶和拣菜中,结束了这次丰盛的晚宴。

宴毕,益帆带着珍珍告别冬梅,走进一家富丽堂皇的罗马宫殿的国王大厅,享受当年因经济窘迫,无法逍遥的人生仙境。明天,益帆将怀惴生活的惬意,去姨妹家里,探望那个刚刚满月的未来之星。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novel/vsngbkqf.html

三个人的旅行(肖治)的评论 (共 5 条)

  • 今生依梦
  • 残影
  • 浪子狐
  • 淡了红颜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一门心思选好文,百花丛中觅新人!让文学来温暖整个世界,你的关爱和支持就是散文网不断发展和壮大的坚硬基石和有力保障,在鲜花铺就红毯的圆梦路上,有你有我的不离不弃和温馨相伴,人生注定更精彩,再次谢谢你我最亲爱的朋友!顺祝工作心情都愉快!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