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念你如初

2019-04-08 21:38 作者:冰糖钻石  | 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四十不惑,容颜已逝,脾性已变,记性已退,但这一切不代表我忘了你,忘了过去那段至深、跌宕的情。

都说人越老,对近期发生的事情时常会记忆混淆,反之对很久远的过往会念念不忘,哪怕是某些细微末枝之处都会烂熟于心。

1996年11月2号是我和你认识的日子,你说当时站在眼前的是一个清纯、傲娇、楚楚动人的女孩,你从我身上看到了区别于一些长期混迹于社会上的女孩所没有的气质和教养。

我们在同一家快餐店打工时认识的,其实有些事一直没告诉你,出来工作挣钱对我而言纯粹是玩票性质,父母当年每月的收入抵得上一个普通工人半年的薪水,除了自己所得微薄工资之外,他们和爷爷还会按时贴补一笔不小的零花钱。之所以高二肄业就到社会上来其一自己实在不是块读书的料,一心只想脱离学校群体,渴望展翅去外面的世界闯荡;其二我不想做寄生虫,一辈子靠父母供养,哪怕花的比挣得还多,好歹每月这些微不足道的小钱也能证明自己的价值。

认识没几天你就提出送我回家,那是晚班后的深,一路上彼此的话语不多,你推着自行车和我并肩慢慢走着,昏暗的路灯投射出两个人狭长的身影。说实话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虽然长得不错,但身上有一股痞气,一股类似于小混混般的玩世不恭,我能想象出你哄骗女孩子巧如簧舌的样子,也不屑于你对我的百般讨好和殷勤,但是也没有拒绝你每晚送我回家的举动。直到有一天你终于熬不住小心翼翼地问道“愿不愿意做我的女朋友,我是真的喜欢你。”你的表白没有让我有多惊讶,以前在学校的时候就有男孩追求过我,写情书,约会看电影或者逛公园等等,你和他们完全不同,你老练、成熟善于揣摩女孩心理,当时的我没有做好接受你的准备只能平静回复“我考虑一下”

渐渐地我发现了你的好,为了送我你特地央求部门领班把班制和我的调成同一时间段,餐厅里各别图谋不轨的男同事对我动手动脚,你立刻指着对方叫嚣“不许碰她”再渐渐地我沉溺于你的甜言蜜语中,动了真情。一个月后我们在幽暗的巷子口拥吻,你的吻是那么的炙热、娴熟,你过去一定交往过不少女朋友,当然我在意的是此时此刻的你。(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快餐店年轻人集中,一旦谁和谁谈恋爱了消息很快传遍每个部门,和我同部门的一个女孩似乎非常不满意你,常常劝慰道“李然这个人一看就是个花心大萝卜,你那么单纯和他在一起会吃亏的。再说你那么漂亮,店里暗恋你的男孩不占少数何必选择他呢。”你们俩人甚至为了我在大庭广众之下互相争论,你当时怒目圆睁,自尊心受挫。外人或许觉得你配不上我,其实爱情里没有谁配不上谁,只有谁更爱谁。

和你在一起我也随之有了些变化,确切的说是你的不羁和洒脱感化、带动了我。自小家教很严,父母在物质上是宽松的,在精神上却是苛刻的,很多时候他们全然不去理会我的真实想法用他们认为对的方式和做法强加于我,久而久之我像一个蚕蛹缩在自己的空间里,不让任何人靠近,在父母长辈面前做一个温顺的乖乖女,但内心深处却住着另外一个自己。是你把那个叛逆、放纵的我挖掘出来,深夜我们在黑咕隆咚的巷子里热吻,在这种成长了十九年的地方遇到熟人的可能性极大,有你在我不怕;你约我看午夜场电影,我对父母撒谎去女同事家过夜,即便事后还是被他们劈头盖脸地骂了整整几天,但依然我行我素;为了和你多一些时间相处撒谎成了必需品,不管父母是否相信那一套套拙劣的谎言,也不管每晚回家后将会面临怎样的盘问,不管了,全不管了,你已经把那个桀骜不驯的我释放出来就再也收不回去了。

热恋中我们吵的时候水火不容,好的时候如漆似胶。记得有一次我买了件新衣服,穿着来上班想在你面前展露一番却撞见你和一个女同事谈笑风生,看到她对你笑得花枝乱颤的样子,我气得扭头就离开,你见状急匆匆跑到女更衣室门口以为我在里面换衣服,轻声唤道“小悦我错了对不起,宝贝”见没有反应,你刚想继续求饶,殊不知一个女同事从里面走出来没好气地说道“白小悦不在里面,你道错歉了”这个乌龙后来成了我所在部门的笑谈。当然每次吵架最后的结局总是在你的糖衣炮弹下融化。我是一个被动的人,不会撒娇,也不会像一些女孩生气起来只会大哭大闹,胡搅蛮缠,你总说我性格中有点冷,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但是我的内心并不和外表一样淡漠,我享受并且记住了你所做的点点滴滴:在一家店里吃宵夜我忽然听到一首好听的歌曲回味无穷,快要放完结束的时候你会厚着脸皮央求服务生再播放一遍;在同事家玩到半夜,我肚子饿了你会去公用厨房偷邻居家灶台上的菜饭;最好笑的是我重感冒你嘴对嘴亲了一次又一次,拍着胸脯说“我体质好,把感冒传给我你就会好了”所有一切我都一一收藏在心底永久地保留起来。

你说过很多情话,但令我永生难忘的却不是你面对我说的,而是对别人间接表达的一句话。写到这里我想起了小吴——我和你共同的朋友,想起了那间简陋的出租房,想起了那个暧昧、柔情的早晨。

1997年过年前一个月,小吴邀请我们去他家做客,他的住所在郊区,来回车子很不方便,那也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夜不归宿。我们三个人围坐在一起喝着酒,聊着天唏嘘人生十九年来从未如此的轻松和自由过。晚上你和小吴睡沙发,把床留给了我,你喝了不少有些微醺,我也不胜酒力躺在床上迷迷糊糊,你悄悄走过来亲了亲我的脸颊问道“睡了,宝贝”

我微微点头侧过身,过了一会儿耳畔传来你和小吴轻微的谈话声,其中一句瞬间浇灭我浓浓的倦意,你说“我真的很爱很爱她,她是第一个让我想好好走下去的女孩”

你也许至今都不知道,这句话我铭记了整整二十年,把它奉为此生听过最动容的一句情话。当时我心底在呐喊:我也一样爱你。

第二天一大早小吴去上班了,把房间留给了我们,也就是这样一个清冷的早晨,我成了你的女人

肉体和爱情是并存的,光有爱情没有性是不完整的,光有性没有爱情那是交配。自小吴家回来以后,我对你的爱升华了,虽然当时的自己无法预知后面的变故,但因为和你有了最亲密的接触我觉得彼此的关系仿佛镀上了一层薄薄的金色褶褶生辉。

1998年三月寒料峭,我最亲的爷爷去世了,那晚和你在一起连他最后一面都未曾见到。悲痛万分的时候我躲在你怀里瑟瑟发抖,你只说了句“别难过,有我呢。”简单的几个字足以抚慰、缓解我内心的哀伤。爷爷葬礼过后没多久,妈妈旁敲侧击地问我是不是谈恋爱了,我当然矢口否认,心里却警钟鸣笛,有一种不详的预感。很早之前父母明确说过:“让你去外面打工只是暂时性的,知道你一心想去社会上闯闯,见见世面也好。但最终还是想让你继续去读夜校拿个文凭,然后托关系找一份稳定的工作。以你的相貌和家境完全可以挑一个不错的男朋友,所以我们绝不允许你在快餐店这种鱼龙混杂的地方找一个一无是处的男孩,你要是一意孤行今后也不要把这种男孩带回来,我们是万万不会同意的。”

现实是残酷的,纵使我有多爱你,可依然对你隐瞒了很多事,例如我的家庭,我的父母,一年多来自己根本不敢去设想彼此的未来会怎样,一个父母离异,有个酒鬼老,住在棚户区的你是不可能被父母接受的。当妈妈咄咄逼问的时候,我怯懦了,毕竟我们都还年轻能瞒一天是一天。

好在妈妈没有继续深究下去,我还在暗暗庆幸逃过一劫时,你却始料未及的提出分手,就在分手前不久我们还牵手约会,还在巷子口耳鬓厮磨,还在小吴腾出的房间里水火交融。

你没有像往日来接我下班,你变得来去无踪,你对我没有以前那般热情体贴,所有的反常态到分手只有短短一周时间,我都来不及感应到你的变化就已经被打击得支离破碎。

“为什么,理由呢”我只问了这一句,而你却沉默了。到最后我们彻底分道扬镳的时候你还是不曾对我解释过分手的缘由。

我没有求你,也没有在你面前流一滴眼泪,哪怕被伤的体无完肤也不要让你看到滴着血的内心。

小吴面对我时明显有些难以启齿,他和你的交情不会不清楚其中的原委,但我猜想他会替你守口如瓶。同事说男人提出分手无非是不爱你了另结新欢了,那我更加想不通你这别恋速度也太快了点,前后不过一周时间。我躲在被窝里哭了整整一夜,一直哭到眼睛肿的像核桃,第二天请了假一个人坐在公园的长椅上想起了一年多度过的时光;想起了所有的片段,也想起了你昨日的冷漠和无情。

原本还在纠结上班后怎么面对你,是强颜欢笑,还是视而不见可惜你连仅此看一眼的机会都不给我,一封辞职信将你从我的视线中消失。

我对自己说:“白小悦这个人从此把他彻底抹杀掉,是他负了你,是他对不起你。”当你说分手的时候,伤心大过于愤怒,当你辞职的时候恨意取代了所有。我依然笑如灿烂,依然左右逢源,依然逼着自己不去想你。

失恋的伤害必然至深,可我只会选择隐忍,不会纠缠着你不放,也不会处处和别人哭诉寻求安慰。原本自己的性格有点硬也有点极端,遇到低谷期往往会自我封闭或者选择一条铺满荆棘的路走下去。如果能让我重新选择,我宁可把你骂得狗血喷头;宁可寻找其它任何一种方式也不会自暴自弃,犯下一个不可饶恕的错误。

没有如果,事实就是你离开我不到半个月,我认识了他并顺理成章地接受了他的追求,所有人知道我不爱他,可能连喜欢都未必称得上,但这又怎样呢,那时的自己心已经枯萎了,麻木了不知道爱为何物,只要他喜欢我,只要他愿意取悦于我,只要他可以任我呼之则来挥之则去就可以了。他与你不同的是,他对待感情更加执着,才上班没几日为了能每天准时接送,索性辞职成了我的专职男友,这样几乎天天都要见面,天冷了送外套过来,下了送伞过来,我胃病犯了,他中午趁着午休时间送粥过来,我和同事宵夜他全程跟着,刚开始还挺享受这种无微不至,甚至觉得他比你更爱我,可渐渐地我开始有些腻烦了,恋爱期我也需要属于自己的个人空间,重要的是随着频繁接触之后我似乎能确定自己对他根本爱不起来。这个时候小吴主动找到我语重心长地说“小悦,你这是在玩火自焚。谁都知道你是忘不了李然,随便找了个替代品”瞧,外人一眼就能揪出症结所在,而自己却在云里雾里飘荡着。我即厌烦了他无时无刻地跟绕着,又担心没有他的陪伴我会控制不住地想你。

看我不语,小吴继续劝解“李然知道了一点你和他事情,他很担心让我来劝劝你不要这么继续沉沦下去”

他的话像是一把利剑挑断了我的敏感神经线“他有什么资格来劝我,你先问问他是谁把我往火坑里推的”小吴知道这种劝解是无谓的,默默避开我犀利的目光。

我和他依然心照不宣地在一起,可不知道为什么自那次小吴谈话后,我突然变得莫名的烦躁和困顿,对他的态度也越来越恶劣,他在极力地迎合和容忍,而我却始终无法投入其中。

两个月过去了,从最初的新鲜感逐步开始觉得疲惫、倦怠。恰好这个时候妈妈提议春季文秘班即将报名,瞻前思后决定抽离这段扭曲的感情,重新开始。然而是我把问题想得太简单,他听到要分手反应很激烈,死活不同意,即使我好坏话说尽也无济于事,为什么你当初一句“分手吧”我们就能立刻断的一干二净,而我说个分手,对方堂堂一个大男孩比女人还情绪化。最可怕的还在后面,道理我也说了,听不听是他的事,无奈之下我采取冷处理态度,他每天来的时候,我一言不发,面无表情地往前走;无论怎么讨好,怎么逢迎我都冷淡至极,目的无不是希望他能打退堂鼓。

几天后的一个深夜,我正准备上床睡觉就听到电话铃声作响,紧接着妈妈喊道“小悦电话”

我不耐烦地拿起分机电话“喂”了一声,一切即将发生,一个女孩的声音,粗暴刺耳“白小悦,胡斌为了你喝得烂醉,我们现在就在你家附近的公用电话亭,赶紧下来看看他。”

我倒吸一口冷气,斩钉截铁地拒绝道“你们让他回去,该说的我都说了”

“不下来是吧,那我们上来了,让你爸妈看看胡斌的样子,看看他们的女儿是什么货色”还没有被人这么威胁过,恐惧席卷而来。我穿好衣服走出房门,爸妈的眼神像刀子一般落在我身上,他们已经感觉到了什么,而自己就是案板上的肉任人宰割。

“你去哪儿大半夜的,刚刚那女孩气势汹汹的找你干嘛”妈妈一连串的追问,我只能闪烁其词“一个同事有点急事找我,下去说几句就回来。你们……先睡吧”

不容爸妈回应我就诚惶诚恐的跑下楼,他满身酒气被人搀扶着,电话里那个女孩满脸凶相,旁边还有一个男孩。我很怕,真的很怕,没想到谈个恋爱会闹到这般地步

“别仗着几分姿色就能开染坊,你想玩弄我兄弟,没门”

“这是我和他的事情,你们是谁凭什么来干涉”我嘴巴不依不饶,心里已经快揪成一团了。

“呵,还挺横的。”那女孩伸手一掌掴在我脸上,自小到大父母都未曾打过我。

“你干嘛别打她”胡斌抓住那女孩的手,他看着被打懵的我,想安抚一下被我甩开“你就是用这种方式来爱一个人的吗”

“小悦,我求求你了别分手”说完他“扑通”一声在众人面前跪下,两手紧紧抓住我的小腿。

“你干嘛起来”我试图拉起他,那女孩一把推开,用手指着我的胸口“我警告你,你要是对不起他我玩死你”

“你起来我答应你不分手”

他总算破涕为笑,站起身抱紧我,那一刻我想到了你,你在我还会挨打吗,你会出面保护我吗……

回到家再一次面临父母的拷问,我精疲力竭地敷衍着,搪塞着身体像被抽空了一般。

人都会犯错,有些错可圈可点,有些错却会影响一生。和他谈恋爱就是连我都无法原谅自己的错误,我没有能力和勇气再去和他说分手,第二天在餐厅碰到了小吴,把事情一五一十告诉他,对此作为外人除了同情也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

“或者让李然想想办法”他提议

“不要,你千万别告诉他。祸是我闯的,后果我自己来背”小吴是善意的,可我不想让你看轻我,都分手了你也没这个义务来替前女友收烂摊子。

穷途末路的我除了和他继续耗下去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他还是每天出现,我还是强颜欢笑。过了几天临下班前,突然接到你的电话,你说自己都知道了,让我当晚带着他来见你,前提是别告诉他见谁,去干嘛就说让他陪我去和同事吃宵夜。

你的这个电话如同黑暗中的一盏明灯,瞬间把我照的通亮透彻,我知道是小吴告诉你的,知道你不是那种隔岸观火的人,知道你一边在心底暗骂我的愚蠢一边还是忍不住替我收拾残局。

那个晚上我终生难忘,他坐在你对面,我紧挨着你,还有一个你叫来的兄弟,四个人围坐在一张小圆桌。他意识到自己的处境,目光变得阴冷,我低着头像个犯了错误的孩子,幽暗的桌子底下有一双手用力握住了我,你熟悉的体温通过皮肤传递给我,多久没有被你这样握着,多久没有和你如此近距离地坐着。

你的兄弟先开口对他说“小子会谈恋爱吗,人家一个女孩子不想和你继续好下去了,不想谈了。你何必叫人对付她呢,你看看人家长得眉清目秀,被人扇一巴掌你于心何忍呀。”

他始终不发话,空气中有些僵持,那人似乎有些不耐烦拍了一下桌子恶声恶气地问道“给个痛快话,以后还找不找她麻烦了”

“白小悦十年后我还是会想尽一切办法来找你的”他的话让在场的人包括你都有些愕然。

“等等”你叫住预备离开的他,站起身一只手搭在我的肩膀上“只要她一天没结婚,她就始终是我的女人,谁也不许碰她。”

他走了,你的那个兄弟也悄然消失,逼仄黑暗的弄堂里只剩下我们两个人。你紧紧抱住我在耳边呢喃道“为什么要这样作践自己,我说过我们一定会见面的”

我哭了,闻着你身上特有的味道,回应着你送上的吻。这算什么旧情复燃吗,你牵着我去了你家,眼前的情景让我吃惊不小,破落、寒酸区区一间小屋里居然连一件像样的家具都没有,为了不让你难堪还是硬着头皮走进去,一股子霉味散发在四周。很难想象你是在这种环境下出生、成长,我甚至还联想到了假如有一天自己真的可以为了你、为了这份爱情抛弃一切,不惜和父母断绝来往,能不能委曲求全和你蜗居在这样的地方生活下去。

久别重逢后没有了之前的融洽,彼此间无形中架起了一道横梁,你还是按奈不住吻着我,似乎不愿轻易放手又似乎不得不放开。我感觉到了你的无奈和犹豫,可我依然什么都没有问、什么都没有说,我就是这样被动,总是等着你来开口,等着你来主动。胡斌的事情如果没有你,情况会怎样发展下去不得而知。可是你的现身又让我们的关系变得很微妙,那晚我在你家坐了会儿,说了会儿话就走了。自此之后我们还是偶尔会见面,你对我的态度不冷也不热,除了亲吻你也不会提出过分要求,你在刻意的躲避现实,而我很不喜欢这种模棱两可的关系。

就这样过了几个月,我们始终在渐行渐远地维持着,你依然没有一个明确的态度,而我却永远等你下一句开场白。

爸妈最终先于你一步出手了,他们对我们的事情略知一二,为了尽快斩草除根,我被威逼利诱下去相亲,对方是一个各方面条件都不错比我大八岁的男人。起先我是反抗的,我也清楚爸妈的用意,但是最终还是被世俗的东西所俘虏,那就是金钱。他不算很有钱,但他很舍得为我花钱,交往中只要我看中的他都买,我每个月工资不够用他就一千、二千的给,再加上妈妈时常耳提命面 “趁着你现在最好的年华,还有资本去挑挑拣拣,女孩过了25岁就慢慢地走下坡路”

1998年十月是我此生和你见得最后一面,也是最不愉快的一次。我告诉你他的存在,也告诉你他是家人极力撮合的,对我虽好但自己并不爱他。这是最后一次试探你,心里还是希望能得到你的挽留,这几个月来自己一直在都等,等你一个说法,一个明朗的态度。如果你说“白小悦,我离不开你,我们和好吧”我会立刻投入你的怀抱,立刻和父母表明立场,立刻和那男人一刀两断。

你听完我的话,看到了他送我的生日礼物,非但没有任何争取,还像一头失去理智的猛兽把我扔到床上,那一刻我彻底绝望到谷底头也不回地走了。

分分合合两年多,兴许就是我们太年轻的缘故,年轻到不知什么才叫责任

1998年历史上很平常的一年,对于我来说意义非凡:先是最爱我的爷爷去世了,紧接着面临和你分手,再后来因为胡斌的事情让我们藕断丝连,最终我选择了一个不爱的男人和你曲终人散。也就是这一年的年底爸妈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对我说“我们买了新房,下个月就搬家”

我的青春,我的过去,我的爱情都留在那里了,带走的是忘掉过去的决心和对未来的憧憬。但是我又一次错了,青春可以留下,过去可以留下,爱情也可以留下,唯独记忆无法留下。对你我有太多的失望,以至于搬家后销毁了所有能联系你的方式,我是想重新开始人生,却在很多年后得知你曾去老房子找过我而追悔莫及。当年搬了家之后爸妈注销原固定电话改换了一个新号码,只要我把这个号码告诉你我们就不会从此天涯各一方。那个没有手机的年代真是个悲哀、无助的年代,硬生生地把我们拆散二十几年至今都无法得知你的下落。我无数次问过自己:这到底是我的错还是你的错,为什么自己当年走得如此决裂,为什么最后一刻你都不留住我,把我拉回到身边,甚至怀疑你有没有真心爱过我。

二十二年后,人到中年,念你如初,悔及当年,若时光能够倒流我要道一句“再见”,若来日能重逢我同样要说一句“想你”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novel/vslepkqf.html

念你如初的评论 (共 6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