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梅梅的眼泪第一章夜来风雨声

2019-06-17 11:10 作者:小芒果  | 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第一章 来风

老陈自从染上癌症后,整日把自己嵌在门槛上,不停地吞吐着卷烟。刚开始,唇齿里逃出来的烟圈又浓又厚,有几十个来回,就逐渐稀薄了。

这天夜里,老陈起身开窗。正巧,有两个干夜活的老乡从远处路过,其中一人说道:“梅梅根本不是那老陈的种,听说是一个包工头的。”另一人回到:“这个老匹夫,上次还在老板面前说我长短呢!活该他一辈子为别人养女儿。”

窗外飘进一束寒风,钻进老陈的眼里,硬生生从中抠出一滴泪来。十三年了,老陈一直把梅梅视若掌中明珠,舍不得多骂一句,舍不得多打一回。在他心里,梅梅从小缺少母,自己哪怕再委屈、再劳苦,也要照顾好她。这么多年一晃也就过去了,而今在弥留之际,才知道自己千般疼爱的女儿竟不是自己亲生的。老陈的心,一阵阵地痛楚。

窗外的两句话,把这个平日里当当妈的硬汉,压成一团,蜷缩在窗底,紧抱双膝,把头和眼泪深深地埋进腰间。窗外依然有风进来。(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三个月后。

老陈拉着梅梅的手,喘着:“梅梅,对不起你,爸不能再陪你了。”

梅梅一个劲儿地哭。

“这世上有很多坏人,一定要多加小心呐。你唐洪表哥在深圳开了一家公司,你去找他吧,我都给他说好了,让他好好照顾你。”老陈闭嘴后,泪水不断的往下滑。

梅梅第一次坐上火车,第一次远走他乡。这既是一个场子的结束,也是另一个场子的开始。一路上,梅梅都盯着窗外,看见一座座山、一道道坎渐渐向后倒去;一栋栋楼,一盏盏灯又在前面升起。

经过两天的摇摆,火车终于驶进站台。唐洪挤进人群里,走到一位扎着小辫子,身着彩衣,略显女人曲线的小姑娘身前,喊道:“梅梅。”

梅梅嘀咕着大眼睛,望着身前这位穿着整洁的大哥哥,问道:“你是唐洪表哥?”

“是呀!你的事我都知道了,跟我走吧。”唐洪摸过梅梅手中的包,推着她往外走。

二人上了车,唐洪提醒梅梅系好安全带。梅梅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坐小车,而且是有安全带的那种。梅梅不知道如何操作,但还是很镇定地抓着旁边的带子,不知所措地往身前拉扯。

唐洪见状,说了声“我来帮你”。于是,伸出双手,从梅梅手中拿过安全带,插进孔里。唐洪又沿着梅梅的肩上,胸前,腿边捋了捋带子。接着说道:“梅梅,现在姨父姨母都离开你了,你一个人无依无靠的,就先跟着我吧,我会照顾你的。”说着,唐洪又伸手摸了摸梅梅的头发。

“谢谢表哥。”

唐洪领着梅梅进了一家酒店,订了雅间,又让梅梅点了她喜欢吃的菜,自己也要了瓶红酒。唐洪给自己满上,也给梅梅满上,说道:“漂亮的梅梅,来,咱两干一个。”

“我不会喝酒。”梅梅赶忙推着杯子,头摇得跟波浪一样。

“在大城市里都要喝酒的。我刚开始也不会喝,后来被别人灌得多了,就自然会了。你少喝点表示表示就行,如果你一口都不喝,那我一个人喝着多无趣呀。”唐洪展开梅梅的手,再次把酒杯递给她。

梅梅不得不顺应局势,便举起酒杯,慌慌张张地与唐洪碰了杯,自言自语道:“谢谢表哥。”

唐洪忽然问道:“梅梅长这么漂亮,在学校有没有男生追你呀?有没有偷偷地谈恋爱呢!”

梅梅听到这儿,不由得脸蛋变得更红了,就像刚摘藤的葡萄——亮汪汪、红透透的,然后低着头回道:“没有。”

唐洪脸上翻起了层层笑容,又催着梅梅喝了不少酒。回去的途上,两边高矮路灯交错辉映,依稀传来歌舞碰撞之声。梅梅坐在副驾上,隐隐觉得灯光刺眼,头也犯晕,四肢也有些乏力。

唐洪一路披荆斩棘,不多久就到了家门口。停好车,把梅梅带进了客厅。安排她坐下后,给梅梅倒了杯热水,说道:“你先坐这儿休息几分钟,我去给你调好洗澡水。”说完,唐洪转身进了浴室。

梅梅看着客厅里明晃晃的灯光,扑在色彩斑斓的壁砖上,是多么的美丽。各种稀奇的家具、电器,让她迷了双眼。茶几底层有一本薄薄的书,鲜亮的书壳一不小心倒影进了梅梅的眼里。因为自己好长一段时间不曾翻过书本了,梅梅是既喜爱又好奇,便随手翻开,却看到里面尽是些“乳房……屁股……轻点儿……舒服……”之类带有刺激性气味的文字。梅梅的脸刷一下又红了,赶紧缩回手,把眼光转到别的地方去。可是不一会儿,眼睛又转了回来,数次落在那本书上。

唐洪走过来,招呼梅梅洗澡。梅梅听着唐洪的指引,进了浴室。不一会儿,唐洪就听见梅梅身上散落的水珠声,清脆悦耳,还夹杂着肌肤的幽香。

唐洪的耳朵悄悄跟了过去,以便听得更为真切。听着听着,唐洪不自觉地将手伸进了裤裆,静静地咽着口水。

梅梅脑海里又闪过书中那串儿带有刺激性气味儿的文字,羞答答地摁着自己的身体,一股子师出无名的舒服从手中缓缓溢出。但转瞬间,梅梅又缩回双手,心里开始责怪自己,怨自己好坏。于是,梅梅赶紧关了热水,收拾着出来。

唐洪听见里面水声突然停了,赶紧坐回沙发去,然后朝着里面问道:“这么快洗好了。”

梅梅也应声回了。然后被唐洪领进了一间卧室。里面黑魆魆的,唐洪赶紧伸手拉着梅梅的肩,说道:“慢点儿。”唐洪开了灯,简单地给梅梅梳理了一下这房间的环境,便出来了。

梅梅歪在床里,软绵绵地直往下沉,真有种不着天地的感觉。梅梅努力使自己适应了这床,然后拿出自己的小镜子,整理松散的头发。自从父亲走后,梅梅还是第一次这么认真,舒心的看自己。一对水汪汪的眼睛,清澈无底;两片微薄透红的唇,镶嵌在白皙明润的脸上,,犹如百花丛中蝴蝶摇曳的双翅,能摇动整个天。看着镜中的漂亮,梅梅脸上不自招地绽出了笑容。

唐洪把梅梅卧室的房门掩上后,便直奔进了浴室,然后从吊顶里面取出手机,迫不及待地打开了刚刚录摄的视频。画面里,又流出了水珠溅落时的声音,梅梅舞动的曲线。跟着画面的节奏,唐洪的手又伸了进去,喉咙里不断有哽噎的泡沫。

此时,唐洪脑海里朦胧着与梅梅爱恨交缠的画面,心里念叨着:梅梅现在一个人无依无靠的,在这儿也没个熟人,况且她还那么小,就算发生点什么……

火辣辣的血液,不断掀起热浪,而且一浪高过一浪,推着唐洪一身肥肉往前走。梅梅卧室门前,唐洪止住了脚步,把耳朵往门缝里塞,总想听出点儿什么理由来,能安自己的心。

唐洪刚抬起手来准备敲门,心里又问自己:虽然是我表妹,但毕竟不是亲的,倒也没什么。要是她大声呼喊——不会的,楼层这么高,不会有人听见。可要是她报警,我该怎么办呢?怎么办嘛……想到这儿,唐洪犹豫了。

可低头又看见裤裆里的那团火,实在烧得难受。此刻又想起了与梅梅“爱恨交缠”的场面,最终还是敲了门,喊道:“梅梅,把门开一下。”

“我已经睡下了,有什么事么?”梅梅应道。

“先把门打开吧,我有事和你商量。”唐洪说道。

梅梅虽然心里犯愁,但人在屋檐下,还是赶紧裹好衣服,去开了门。唐洪进来后,顺手反锁了门,然后坐在梅梅的床边,拉着她的手,小声地说:“梅梅,我一个人睡,好冷,我挤着你睡吧。”

梅梅迅速缩回了手,回道:“你睡这儿吧,我去外面沙发上睡,被子都给你。”正说着,梅梅起身就要下床。

唐洪见状,赶紧挡着梅梅,极力解释说:“梅梅,你放心,我绝不会伤害你的。你睡一边,我睡一边,如果我碰你一截手指,我就天打雷劈,好吗梅梅?求求你啦,你就可怜可怜我吧。”说完,唐洪真的双膝下地,跪在梅梅身前。

梅梅害怕起来,脑瓜里顿时嗡嗡作响,不顾一切地要往外走。唐洪的心正跳得紧,见梅梅硬要走,便仓皇地关掉卧室的灯,挥舞双臂将她一把掩入被窝里。

“唐洪——”梅梅急了,大声喝道。然后费劲地想从唐洪的双手枷中挣脱。盯着空荡荡、黑漆漆的屋,梅梅充满了令人生痛的恐惧,眼眶一酸,漏出泪水来。

唐洪紧紧地抱着梅梅,长舒一口气,说道:“梅梅,你放心吧,千万相信我,不会伤害你的,否则天打雷劈。明天,我带你去买新衣服,去吃美食……”

渐渐的,梅梅不再挣扎,问道:“你说话算数,不然我会报警的。”梅梅松开手,扯着被子抹了抹眼窝的泪珠儿。

窗外黄灿灿的一片,不停的飘进来歌舞声、车流声、风声。

唐洪的手稍微松弛了些,轻快地“嗯”了一声。接着说道:“梅梅真漂亮。”

唐洪的手情不自禁地挪到了梅梅的腰上,然后一点点、一寸寸地揉捏着,仿佛人世间的所有欢乐都能从中揪出来,人世间的所有烦恼都能从这指掌间消失。

梅梅也试图阻止唐洪的爪在自己腰上剐蹭,但三番五次地把它提开后,它又会从黑暗处悄无声息地上来,可谓孜孜不倦。渐渐的,梅梅也就提心吊胆地放任它在自己腰上作怪,

毕竟不疼。就在此时,唐洪的手已经扩散到梅梅胸前了。

“不要这样,你刚刚不是说过了吗,把你的手拿开。”梅梅抓住唐洪的手,把它从自己胸前推开。可是,和刚刚情形一样,有得几个来回,梅梅也就无奈了,适应了。泪水又掉了出来。

“我知道,你就放心吧!”唐洪说话这会儿,那手更加放肆了,不停地在梅梅身上求索,根本顾不上梅梅的反对。抬着自己的那货,不停地往梅梅腿上,屁股上戳。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novel/vskrpkqf.html

梅梅的眼泪第一章夜来风雨声的评论 (共 5 条)

  • 心静如水
  • 听雨轩儿
  • 淡了红颜
  • 雪儿
  • 浪子狐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