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县太爷断案

2018-09-27 21:20 作者:殷宏章  | 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清朝末期,汉南有一个县太爷。依仗朝廷有后台,用真金白银买个了七品芝麻官。

这位县太爷是斗大字不识一个,别说学问渊博了。虽然是没学问,但是喝酒打牌和逛窑子却成了高手。因为是不识字,所以没有学问。审理案情就比较困难,凭依感觉来断案。不仅是冤案和错案常在,还经常搞出笑话。

有一次,汉南小混子程二(化名)光天化日之下,在大街上调戏娘家妇女。被巡街的县衙捕快抓住,送到县衙大堂来公审。无知的县太爷就办了一件冤假错案,黑白不分,颠倒是非,让人们是哭笑不得。

大街上是人来人往、川流不息,人气旺盛,生意兴隆。程二和几个朋友上街,大家一路走着有说有笑,还有时不时地哏着小曲和吹着口哨。

忽然,程二听见有小孩子哭的声音,回头就扫了一眼,看见一个妇女在路边茶馆凳子上坐着喂奶,小孩子一边吃奶一边手舞足蹈。看着高兴的样子,让人感觉是十分可

高个子朋友说:“程二,你在看什么?”哦,我在看一个小孩子吃奶,那高兴的样子真好玩!几位朋友一听,那有什么好看的,你哪是看小孩子吃奶,是不是看上小孩她娘了?程二说:“你还别说,那小娘子虽然是有孩子了,但依然是风貌有佳。”怎么,你有什么想法啊?高个子朋友说:“程二,你就是有想法,那也是白想了。”你没看见她老公(蔡五)在身旁,你想要是挑事,小心蔡五(化名)打断你的腿。(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程二说:“大家不要这样小看人,你们还不知道我是汉南有名的歪才吗?”我要是有这个想法,那小娘子就是我的人了。不但我不会被她老公揍,而且我还要让她老公挨打。胡扯,是不是你睡床上想摸天,天荒谈,都说是吹大牛不犯罪,我们看你也只不过是浪得虚名。矮个子朋友说:“程二,我们是听说你是汉南的歪才,却没见过你有歪才的本事。”都异口同声的说耳听为虚和眼见为实,是真是假,你就让咱朋友们都瞧一瞧吧!

看着大家都保持怀疑的眼神,冷嘲热讽的样子。心里一想,我不拿出本事来让你们瞧一瞧,你们真不知道“马王爷张几只眼”了!程二说:“我说的话兑现了,你们给我什么奖励?”我冒着这么大的风险,你们总的给点回报了。

高个子朋友说:“程二,你说的话若兑现,今天上街想吃什么和玩什么,一切所用的花费,这些银子都有我来出。”对,这是给你兑现的回报。不行,我不干。冒这么大风险,给这么点回报是不是少点了。

矮个子朋友说:“程二,你说的话若是真能兑现,那小娘子是你的人。”你是既不挨揍,又是让她老公挨打。我们就认输了,都服你了。每个人甘愿给你二十两银子,你看怎么样?如果你未能兑现的话输了,那你又该如何?程二说话若没兑现,那就是我输了。大家都是朋友一场,我承担今天朋友吃玩的费用。

不一会儿,程二来到小娘子身边了。用手在小娘子肩膀上轻轻的一拍,娘子,走啊!到哪儿,走什么走?程二说:“什么到哪儿,当然是回家了!”小娘子看着眼前的男子,不熟悉。知道是来挑事的,没有理会。站在身旁的老公不乐意了,看见程二和自己娘子是拉拉扯扯,有些纠缠不清的样子。蔡五(化名)说:“你是谁?还有没有枉法了。光天化日之下,你怎么调戏娘家妇女?这是我的娘子,再胡闹我报官府抓你了。”程二说:“你问我是谁?我是她老公。你去报官府抓我儿,去儿!”什么,岂有此理。蔡五说:“你是谁?我是她老公。”程二说:“你是谁?我是她老公。”两个人是你一言我一语,双方都互不相让。虽然没有肢体冲突,但是也吵的不可开交了。喧闹的人群,围观的人都是说真假难辨。

突然,头戴冠帽、腰挎大刀,身穿县衙官服的捕快来了。哪个在大街上吵闹了,光天化日之下,是谁调戏谁呀?哦,官爷。蔡五说:“是程二调戏我家娘子,你得给草民做主啊!”程二说:“官爷,她是我家娘子。”我是她老公,怎么说得上调戏了!不对,她是我家娘子,我是她家老公。捕快一听,心里在想。他说她是他娘子,程二又说她是他娘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一时弄糊涂了。大喊一声,大家都给我散了。什么乱七八糟的,全部都给我带走了。

蔡五夫妇和程二都带到县衙大堂,县太爷坐在县衙大堂上。放眼望去大堂之上,高高挂起“正大光明”的四个大字。左右两边分别站着衙役,表情都是十分严肃。一般人来县衙过堂公审,不用说都会胆战心惊了。

县太爷一边摸着自己的胡须,一边说话了。下面所跪都是些何人?一一道来。蔡五说:“县大老爷,草民叫蔡五,这是我家的娘子。”今天我和娘子带着孩子来到汉南城,因为我们夫妇二人口渴,所以就找了一家茶馆来解渴。小孩饿了哭着要吃奶,我家娘子就坐在凳子上喂奶了。先是看了一眼我家娘子喂小孩奶,然后不知道和那几个人说了些什么。随后,来到我家娘子跟前用手轻轻拍了一下肩膀,说娘子回家了。我家娘子抬头一见,并不认识。看着程二调戏我家娘子,我就来跟他理论。没想到你一言我一语,两个人是越吵声音越大。县太爷可要为草民做主,这是我家娘子啊!

程二说:“县太爷,他说的没错。我和几个朋友来到街上,正好看见我家娘子和一个男人在一起。”我说这些天娘子神色不对,他们是离家出走想要私奔哟!为了家丑不外扬,我就上去拍一下她的肩膀,想让她回家这事就算了。没想到蔡五不依不饶,我们是越吵越凶。县太爷,你是断案高明。这是我家的娘子,为了过好日子两个人私奔了。这个伤风败俗的事,你可要为草民做主。

县太爷一听,真假难辨,这两个人说的都有道理。堂下那个女氏你听着问话,本官问你哪个是你老公?你从时招来,如实回答。你若撒谎说假,我们将给你大刑伺候。那个小娘子流着眼泪搂住小孩,吓得身体有些颤抖。说:“县太爷,蔡五是我家老公。”你说的是假话,我才是你老公。程二说:“咱家生活困难,你是怕过苦日子。想和他过富裕生活,你才说的假话。”县太爷说:“程二,本官没问你话,大堂上再乱插话,我割掉你的舌头。”

惊堂木一声响,肃静、肃静!县太爷又想了一想,这个民事案子有些棘手。堂下蔡五听着问话,本官问你要从时招来,如实回答。为什么说这个女氏是你娘子,你有什么证据或者说什么记号吗?蔡五说:“县太爷,不用什么证据或者什么记号,反正她是我家娘子。”

县太爷扫了程二一眼,堂下程二听着问话,本官问你要从时招来,如实回答。蔡五说她是他的娘子,你说她是你的娘子。蔡五说她的娘子没有什么证据或者说什么记号了,你说你的娘子有什么证据或者说是什么记号吗?程二说:“县太爷,她是我的娘子,我有证据或者说有记号来证明。”

哦,县太爷终于露出来笑脸了。心里一想,这个民事案子终于浮出水面了。从时招来,如实回答。程二说:“县太爷,我家的娘子右边乳房上有一颗痣,痣上有一根毛,毛足足有半寸长。”若你们不相信,可以试衣验证一下。嗯,蛮有道理的。县太爷说:“来人啊!吩咐衙役前去试衣验证。”果不其然,程二所说属实。

县太爷拿起惊堂木一声落下,说:“蔡五刁民,色胆包天。光天化日之下调戏娘家妇女,该当何罪!”还强词夺理,屡次三番五次的狡辩。判程二无罪释放,领着自己的娘子回家好好过日子去。来人啊!判蔡五罚银四十两,杖责四十大板给我轰出县衙堂外,退堂!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novel/vshsskqf.html

县太爷断案的评论 (共 6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