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血迹未干的七步剑

2018-05-31 15:56 作者:芙蓉莘莘学子  | 10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九州北部边塞,天门关外。

两军列阵。

风沙遮天,军士身披铠甲,刀剑出鞘,严正以待。

另一边与之对峙的,是一群匈奴人。个个骑着漠北出产的猎马,虽无人披甲,但人人都手持斩马刀,锋利无比,杀气腾腾。

匈奴人无论是实战经验还是人数,都远远比唐守疆边士强。这是一场看得出结局的战争,仿佛已胜负落定。

匈奴一位身骑高头大马,手拿一把大刀的壮汉叫嚣道:“李氏小儿,今日之战胜负已分,还不快快献城投降。”一番话引得他身后随从哈哈大笑。(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唐一位身披虎贲甲、手持利剑的青年男子,听到这番话神态依旧,威风不减半分。只见他随手向上一挥。一名黑袍男子,忽从军中冲出。

此人并未骑马,却依旧神速无比。一袭长发收拢腰后,低头猛冲在几头战马上,借力腾跃。不一会,就到了匈奴阵前。

匈奴人反应过来,急忙抽刀搭箭,但为时已晚,只见黑袍男子奋力一跳,长剑直指方才叫嚣之人,大名鼎鼎的匈奴单于——阿古拉。宝剑在空中画出一条优美的弧线。

两军阵前,能取上将首级。

顿时匈奴军大乱,惊呼者无数。李将军一声令下,“匈奴扰我河山,犯我边疆,无恶不作。今匈奴单于已死,众将士,随我杀啊!”

“杀啊!”怒喝声从将士们口中喊出。喊声震天,兵士英勇善战,带着对匈奴人的仇恨,冲向敌阵。而那名黑袍男子,也逐渐被匈奴人淹没……

十六年前。

易水镇。

易水镇如其名一般,紧挨和它一样不起眼的易水河。零零散散几个村庄,着落在易水镇附近,常有人到此赶集,热闹非凡。

镇北有一座草篷,一个老乞丐和一个十来岁的男孩住于此。镇上民居已不记得他们是何年来到这里,但老乞丐有一次喝醉酒说:“他以前在一座山脚下捡到了这个男孩,当时男孩还在襁褓之中,看他可怜,便收养了他,还给他起了个名——纪川。”老乞丐出去乞讨,他便帮人放放牛,打打零工。

刚开始,镇上小孩欺负他是乞丐的儿子,不时在远处用石子扔他,走近就踹他一脚就跑。狗急也会跳墙,以往他们欺负他,他总是一忍再忍,可当有个小孩将他留给老乞丐的窝窝头扔进臭水沟后,他再也忍不住了。回头就给他一脚,脚力惊人——隔着四五米竟将那孩子也踹进了臭水沟。

那孩子叫李何舟,是镇上富贵人家李秦的二儿子。这一脚踹的他灵魂出窍,倒不是有多疼,而是他死也不会想到纪川居然会还手。要知道,平时就算是把他扔进臭水沟,他也不会还手。

此时他心里五味杂陈,回去这副样子,父亲肯定会追问。难道说他抢纪川的窝窝头,被他踹进臭水沟才湿成这样的?

李秦是正派人士,早年在军中立过功,才得以衣锦还乡,但从不忘本。李何舟想,要是让父亲知道了他天天欺负纪川,怕是会掉层皮。

要不我跟他和解吧?

李何舟是练武之人,一个鲤鱼打挺,从水沟里翻将起来,径直走向纪川,说道:“之前对不起啊,不应该乱丢你的东西,我们和解吧!”

“哦。那好吧!”

李何舟心里又澎湃万千起来,这家伙也太冷淡了吧!

不过好在他也算答应了,这小子身手不错啊,以前怎么就没发现啊!

要不拉他入伙!

“喂,想不想跟我混?”

纪川也不是傻子,老乞丐养他也不容易,跟着李何舟混,至少也能混个饱饭吃,也就答应了。

在征得了老乞丐和李秦同意后,纪川以李何舟的跟班身份入了李府。

李何舟上学,他就跟着去听课;李何舟习武,他就跟着在旁边比划;甚至李何舟吃饭,他也能分到一份。谁也不会注意到他,他日跟着李何舟,但从不多说一句话,李何舟邀他和他一起进屋睡觉,他执意不肯,后来就习惯了。天气好,他睡屋顶,下他就躺在屋檐下。

李何舟曾问他:“为什么不进屋去睡?”

“因为睡不惯抬头看不见星星,低头看不见黄土的屋子。” 他永远是这个答复。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光阴似箭,转眼纪川和李何舟都十六岁了。这一年发生了很多,对纪川和李何舟来说。

匈奴大入边,李秦作为老将重回沙场,不料带领部队夜袭匈奴大本营时,身中数箭,大呼杀敌数声暴毙。老乞丐在茶馆门口乞讨时,猛咳数声,忽一口污血喷出,倒地而亡。

纪川和李何舟披麻戴,不过来给李秦祭奠的有朝廷命官,名士王绅,而送别老乞丐,只有纪川一人。

纪川和李何舟最后一面,是在易水镇北的那个老草篷,李秦早已下葬,李何舟红着眼去找纪川,发现他正在老乞丐坟前磕头。

坟前,摆着的只有几个窝窝头。

李何舟问纪川“你打算去哪?”

“周游四海。你呢?”

“投军,为我报仇。但不管我们到哪,我们永远都是兄弟,对吗?”

“嗯,永远都是。”

再见,已是十年之后。

纪川凭着他独创的七步剑诀威震江湖,打遍天下无敌手。李何舟从军十年大败匈奴百余次,官拜虎贲将军,朝野震惊。

或许是凭着彼此心灵上的感应,他们再一次在易水镇相遇。

“嗯,酒不错。你过得怎么样?”

“还行,觉得天下没有对手的感觉有点落寞……你现在是大英雄了啊,我还只是个江湖剑客。”

“倘若当年你跟我一起从军,现在绝对比我混的好。”

“当兵拘束太多,我还是喜欢现在这幅自由自在的样子……”

“你现在在哪驻守?”

“天门关,一个不拉屎的地方。有兴趣去玩玩吗?”

“行,反正现在也没事。”

“报……将军,天门关急报。匈奴单于忽集结数十万大军,已至关外一百里处,边关告急!”

“什么!”

匈奴人忽集结二十万大军,乘李何舟回易水镇之际,一举攻打天门关,欲南下劫掠中原。此番兴兵,边关没做任何准备。皇上急从朝廷调兵十万,但路途遥远,最迟也要十天半月,等人赶到,天门关早破了。匈奴铁骑一马平川,在中原地区可以发挥出最大优势,到时任你是天兵下凡,也难以回天。

于是朝廷下了死命令,一定要坚持援兵到来,死守天门关。但天门关将士大部分因调回朝廷,剩下的与匈奴人人数之比差不多是一比十,且武器装备也相对滞后,怎么打?

朝廷急,李何舟更急。等了十年了,当年朝父亲李秦放箭的匈奴王子阿古拉,如今已成了大名鼎鼎的匈奴单于,仇人就在眼前,自己却没有杀他之能,集火攻心,就想去行刺阿古拉。作为一军之将,不能抛下将士们不管。

就在这时,纪川叫住了他,说:“我去。”

纪川在两军对峙中,成功杀了阿古拉。不仅帮李何舟报了杀父之仇,还帮他挽回了大局。匈奴单于一死,匈奴人没了主心骨,自然就退兵了。

但纪川却身中数箭,在匈奴人的合围中不见了踪影,留下的,只有和他一起成名从不离身的,上面还血迹未干的七步剑。

李何舟将此剑悬挂于营,人人致哀。

几天后,一个晚上,李何舟抚摸着七步剑,叹息,喃喃纪川名字时,屋顶一个黑色的身影闪过。

“你什么时候把剑还我?”

此时,李何舟再也按捺不住自己内心的冲动,跳上房顶一把拥住那个身影……

作者: 杨铺庭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novel/vsacrkqf.html

血迹未干的七步剑的评论 (共 10 条)

  • 郭伟
  • 听雨轩儿
  • 襄阳游子
  • 淡了红颜
  • 浪子狐
  • 赵文杰
  • 木叶
  • 雪儿
  • 心静如水
  • 醉雨轩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