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小米辣和大嗓门(小小说)

2020-09-16 11:46 作者:辽宁—林雨荷  | 3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这一年的,比往年都大。远处连绵起伏的雪山,近处白雪覆盖的雪房,车辙足印的雪路,让村庄成了名副其实的雪乡。

小米辣和大嗓门是土生土长的雪乡人。有点儿乡土气息的绰号都是乡亲们给起的。一开始俩人都不高兴,叫的时间长了也就无所谓了。

要说乡亲们起的绰号不无道理,小米辣,虽说长的眉清目秀,那双聪慧的大眼睛盯上你火辣辣的。当然得遇上自己喜欢的人。

大嗓门是因为说话声音忒大和村里大喇叭差不多。不过小伙要遇见心的姑娘,声音变得又小又细。

米辣和嗓门究竟什么时候好上的,是天还天,是秋天还是天,俩人自然心如明镜。

那一年的春天,村小学的办公室里新来一位音乐教师。她穿着打扮既朴素又大方。红格外衣,米色裤子,两条小辫子,眼睛放着光,一双黄胶鞋。还别说,有点儿乡村女教师的味道。(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不用猜,就知道是小米辣。

坐在领导安排的座位上,等待大嗓门。嗓门比她早半年进校当老师(六年级班主任)。

俩人初中毕业前都在同一所村中学。嗓门也算是米辣的师哥。就像搭错车一样,他毕业,她上学。没什么交集。直到米辣毕业,村里成立毛泽东思想文艺宣传队,俩人才有过浅意识的交往。

噪门的主打节目是相声,人称“相声王"。米辣主打节表演是唱歌,人称“百灵"。在宣传队里俩人都是台柱子,但从未合作过。那时米辣就觉得嗓门对她好,好的滋味有些说不清。宣传队是大队的门面,去各村各户演出是常有的事儿。

东山沟虽说山多人少,但对宣传队来说,既便一个人看,也要认真演出。

米辣记得有一次从东沟演出回来已是晚上七八点钟。面对青山幽幽,山路弯曲的景致,心里便湧起对家乡的爱戴。在这星月的晚,偶而还能听到树叶对话的声音和远处的鸟鸣,还真的很有雅致。

嗓门追上在前面走的米辣。凑上去摆出想说又不想说的无奈样儿。

“嗓门哥,你有事儿吗?“嗓门支支吾吾“没啥事儿!”摸摸头!“那没啥事儿,请离我远点儿!”米辣是故意的,怕大家笑话。

嗓门想,你小米辣不是眼里冒火吗,这回我要试试你耳朵里是不是放光?

这回嗓门不大声了,又凑到米辣身边“辣妹,你听山那边有啥声音?"

“没听见啊!"“是鬼叫的声音!"“啊!"米辣的恐惧声把大家着实振了一下。都上来声讨大嗓门。

“你这个大嗓门就会搞恶剧,看把米辣吓得?!”大家不依不挠,就像斗地主似的,一边喊一边轻揍。米辣过来劝阻“算了!算了!都是闹着玩!“

……

下课铃声响了,大嗓门兴高彩烈地走进办公室,一看小米辣坐在他的对面,心里就像喝了蜜一样,美得连说话声降了好几调。

他又习惯地摸摸头“真是想啥来啥!"“你说啥呢?"我是说“比翼齐飞!"办公室备课的其它老师都转过头微笑着看着他俩。

米辣心想,你可别在学校搞什么恶作剧。怕什么来什么。

米辣教全校音乐课。每到去嗓门班上课,嗓门都在教室外守着,怕淘气学生欺负,风无阻。让米辣感动得泪水涟漪。

每天晚上下班后,米辣都在琴房练琴。村庄静悄悄,村小琴悠悠。一天晚上,米辣正专心地练琴,突然听到窗外“啪"的一声鞭响。这时从窗户里跳进来一个人。不用猜就是大嗓门。

米辣瞪着火辣辣的眼睛说:“大嗓门,你疯了吗?这一鞭子甩得我心脏突突跳。"米辣上前要踢他。举起脚又落下。“我不是来保护你吗?"“有你这么保护的吗?"嗓门也觉得自己这戏演过了头,上前主动赔不是保证下不为例。

俩人在一起共事快一年了,形影不离,疼爱有加。全校老师都为他俩的情感保驾护航,还有对他俩特好的师哥师姐干脆捅破这层窗户纸。什么青梅竹马,天生一对,地造一双等好词接连二三冒出。

米辣和嗓门听在耳里,美在心里。

冬天来了,雪下的特别大。米辣喜欢有的雪日子,这美丽的雪乡,却让有情人享受冷雪的无情。

快过年了,对米辣家来说是喜事儿,对米辣来说是伤心事儿。因为年未米辣家就要搬进城里了!

小米辣没有把这个消息告诉大嗓门,怕他难过。其实,大嗓门也早有耳闻,只是没有亲口问米辣。

在米辣要搬家头天晚上,嗓门约米辣去看露天电影。这也是俩人第一次约会也是最后一次。哪有心思看电影啊!

雪山雪路雪树,仿佛一下子都亮了起来,为这对雪乡相爱的年轻人祝福也是送行。

沿着雪路深脚浅一脚地走着,嘎吱嘎吱的踩雪声,终于打开大嗓门的话唠“你到了城里,能忘了我不?“不能!"就这句话,嗓门说了足有十几遍。

他的手始终攥着她的手。手心里的潮湿变成了眼里的泪。俩人在雪路上来来回回不知走了多少回,偶而遇上大卡车过来,那比雪还亮的车灯,吓得米辣赶紧把手抽回来,等卡车开远,嗓门又把米辣的手拽回来。

雪乡人,雪乡情。雪路快踏平了,俩人还没有回家的意思。最后还是嗓门说“回吧!太晚了!"随既从兜里掏出一封情书。“回家看吧!记得到城里不要忘了我!“声音还是那么大,回荡在雪山。

回到家,米辣哪有心情睡觉了,眼睛红红的,放着光。打开情书映入眼帘第一句话:亲爱的小米辣,我爱你!

这一年的雪,比往年都大。远处连绵起伏的雪山,近处白雪覆盖的雪房,车辙足印的雪路,让村庄成了名副其实的雪乡。

小米辣和大嗓门是土生土长的雪乡人。有点儿乡土气息的绰号都是乡亲们给起的。一开始俩人都不高兴,叫的时间长了也就无所谓了。

要说乡亲们起的绰号不无道理,小米辣,虽说长的眉清目秀,那双聪慧的大眼睛盯上你火辣辣的。当然得遇上自己喜欢的人。

大嗓门是因为说话声音忒大和村里大喇叭差不多。不过小伙要遇见心爱的姑娘,声音变得又小又细。

米辣和嗓门究竟什么时候好上的,是春天还夏天,是秋天还是冬天,俩人自然心如明镜。

那一年的春天,村小学的办公室里新来一位音乐教师。她穿着打扮既朴素又大方。红格外衣,米色裤子,两条小辫子,眼睛放着光,一双黄胶鞋。还别说,有点儿乡村女教师的味道。

不用猜,就知道是小米辣。

坐在领导安排的座位上,等待大嗓门。嗓门比她早半年进校当老师(六年级班主任)。

俩人初中毕业前都在同一所村中学。嗓门也算是米辣的师哥。就像搭错车一样,他毕业,她上学。没什么交集。直到米辣毕业,村里成立毛泽东思想文艺宣传队,俩人才有过浅意识的交往。

噪门的主打节目是相声,人称“相声王"。米辣主打节目表演是唱歌,人称“百灵鸟"。在宣传队里俩人都是台柱子,但从未合作过。那时米辣就觉得嗓门对她好,好的滋味有些说不清。宣传队是大队的门面,去各村各户演出是常有的事儿。

东山沟虽说山多人少,但对宣传队来说,既便一个人看,也要认真演出。

米辣记得有一次从东沟演出回来已是晚上七八点钟。面对青山幽幽,山路弯曲的景致,心里便湧起对家乡的爱戴。在这星月的夜晚,偶而还能听到树叶对话的声音和远处的鸟鸣,还真的很有雅致。

大嗓门追上在前面走的米辣。凑上去摆出想说又不想说的无奈样儿。

“嗓门哥,你有事儿吗?“嗓门支支吾吾“没啥事儿!”摸摸头!“那没啥事儿,请离我远点儿!”米辣是故意的,怕大家笑话。

嗓门想,你小米辣不是眼里冒火吗,这回我要试试你耳朵里是不是放光?

这回嗓门不大声了,又凑到米辣身边“辣妹,你听山那边有啥声音?"

“没听见啊!"“是鬼叫的声音!"“啊!"米辣的恐惧声把大家着实震了一下。都上来声讨大嗓门。

“你这个大嗓门就会搞恶作剧,看把米辣吓得?!”大家不依不挠,就像斗地主似的,一边喊一边轻揍。米辣过来劝阻“算了!算了!都是闹着玩!“

……

下课铃声响了,大嗓门兴高彩烈地走进办公室,一看小米辣坐在他的对面,心里就像喝了蜜一样,美得连说话声降了好几调。

他又习惯地摸摸头“真是想啥来啥!"“你说啥呢?"我是说“比翼齐飞!"办公室备课的其它老师都转过头微笑着看着他俩。

米辣心想,你可别在学校搞什么恶作剧。怕什么来什么。

米辣教全校音乐课。每到去嗓门班上课,嗓门都在教室外守着,怕淘气学生欺负,风雨无阻。让米辣感动得泪水涟漪。

每天晚上下班后,米辣都在琴房练琴。村庄静悄悄,村小琴悠悠。一天晚上,米辣正专心地练琴,突然听到窗外“啪"的一声鞭响。这时从窗户里跳进来一个人。不用猜就是大嗓门。

米辣瞪着火辣辣的眼睛说:“大嗓门,你疯了吗?这一鞭子甩得我心脏突突跳。"米辣上前要踢他,抬起脚又落下。“我不是来保护你吗?"“有你这么保护的吗?"嗓门也觉得自己这戏演过了头,上前主动赔不是保证下不为例。

俩人在一起共事快一年了,形影不离,疼爱有加。全校老师都为他俩的情感保驾护航,还有对他俩特好的师哥师姐干脆捅破这层窗户纸。什么青梅竹马,天生一对,地造一双等好词接连二三冒出。

米辣和嗓门听在耳里,美在心里。

冬天来了,雪下的特别大。米辣喜欢有雪的日子,这美丽的雪乡,却让有情人享受冷雪的无情。

快过年了,对米辣家来说是喜事儿,对米辣来说是伤心事儿。因为年未米辣家就要搬进城里了!

小米辣没有把这个消息告诉大嗓门,怕他难过。其实,大嗓门也早有耳闻,只是没有亲口问米辣。

在米辣要搬家头天晚上,嗓门约米辣去看露天电影,这也是俩人第一次约会也是最后一次。哪有心思看电影啊!

雪山雪路雪树,仿佛一下子都亮了起来,为这对雪乡相爱的年轻人祝福也是送行。

沿着雪路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嘎吱嘎吱的踩雪声,终于打开大嗓门的话匣子“你到了城里,能忘了我不?“不能!"就这句话,嗓门说了足有十几遍,米辣也回答十几遍。

他的手始终攥着她的手。手心里的潮湿变成了眼里的泪。俩人在雪路上来来回回不知走了多少回,偶而遇上大卡车过来,那比雪还亮的车灯,吓得米辣赶紧把手抽回去,等卡车开远,嗓门又把米辣的手拽回来。

雪乡人,雪乡情。雪路快踏平了,俩人还没有回家的意思。最后还是嗓门说“回吧!太晚了!"随既从兜里掏出一封情书。“回家看吧!记得到城里不要忘了我!“声音还是那么大,回荡在雪山的雪乡。

回到家,米辣哪有心情睡觉了,眼睛红红的,放着光。打开情书映入眼帘第一句话:亲爱的小米辣,我爱你!

2020、9、16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novel/vrudbkqf.html

小米辣和大嗓门(小小说)的评论 (共 3 条)

  • 浪子狐
  • 水墨残荷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一门心思选好文,百花丛中觅新人!让文学来温暖整个世界,你的关爱和支持就是我们中国散文网发展壮大和愈加旺盛的坚硬基石和有力支撑!!!在鲜花铺就红毯的圆梦路上,有你有我的不离不弃和温馨相伴,人生注定更精彩,再次谢谢你我最亲爱的朋友!!!顺祝工作心情都愉快!!!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