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花劫

2020-11-21 22:02 作者:瑶家园艺  | 1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沈秀香觉得今天很累,但也很高兴。累是因为她与自己的贫困户一起围一个大鸡房,政府出一批钱买鸡给贫困户养殖,她的扶贫对象很高兴,把房子里能用的东西全拆来用,在几个亲戚朋友的帮忙下一天完成鸡舍建设任务;高兴是因为她看到自己的贫困户楼顶上盛开几朵鲜红的玫瑰花,远远走过去,就看到那怒放的生命,精神特别振奋。她的贫困户是因病致贫的,两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两个小孩,其中一个小孩长期生病,致家庭贫困,但夫妻两人不屈不挠,对生活充满热,这是她最欣慰的,也是她最愿意真心实意地帮助他们的。

她回到家时天已黑,母亲温柔地对她说:“我们都吃饭了,菜在那里,你热了才吃。”

“诶,冲完凉才吃。姐又加班了吗?”

“她说加班。你们两个整天这样忙来忙去,不知道什么时候才顾得上自己的事情。”母亲虽然淡淡地说,但掩藏不住她忧虑的心情

“不要着急,妈。”她安慰母亲。

“哎!”母亲叹息。(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沈秀香知道母亲很着急,在母亲眼里,她二十五,姐姐二十七,不说结婚,连男朋友都没有,其她像她们这个年纪的都有两三个孩子了。

冲完凉出来,母亲和父亲在那里看电视。

“妈,今天我看到我的贫困户很爱花草呢,一个月没去,他在楼上种几株玫瑰花,开得特别好看,跟我们的有一比呢。”沈秀香兴奋地说。

沈秀香爱花,母亲更爱花,沈秀香爱花是受母亲影响的。她们楼顶满是各种各样的花,一年四季花开不断,彩蝶翻飞,小歌唱,香气满楼。父亲是否像她们母女这样爱花她不知道,但出力种花最多的肯定是父亲,挑土上楼,松土,浇水,施肥,这些工基本上是父亲做,她和母亲主要是欣赏,喷一喷水,剪一剪枝,有时候她们母女可以在上面看花一整天。姐姐偶尔也上来看一下,但她兴趣并不大。

“现在生活条件好了,爱花的人也多。”母亲好像对一些很遥远的人说。

母亲和父亲以前是园艺场工人,种了很多年的花草,单位改制后,母亲和父亲都失业了。她们还没有新房住的时候,瓦房四周被母亲和父亲用各种各样的花盆围满,后来有新房,父亲就把这些花都挑到楼上,并整理得干干净净,摆放得错落有序,形成了她们的空中花园。但她很少看到父亲像她们一样整天待在那里看花,除非他正在护理。

沈秀香不知道别人是不是和她一样忙,她总是感觉时间不够用,单位里的事情做不完,扶贫工作几乎天天做,不是开会就是做材料,忙得晕头转向。

这天沈秀香和平时一样,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家,没人在,她先上楼顶去看花,想放松一下心情,可她一看,马上觉得好像少了几盆,再仔细观察,知道少两盆海棠,一盆月季,一盆虎刺梅。她立即掏出手机,拨打母亲的电话,问母亲花哪去了,母亲说一个姐妹来玩,太喜欢,就送她了。沈秀香不相信,母亲爱花如命,她不可能送花给姐妹,人家碰一下花叶,就像碰到她的心肝一般疼痛,怎会舍得送人,而且是四盆!但沈秀香不再追问,她想,母亲说送人必有她的道理。

沈秀香同样视花如命,送给人,她也很舍不得啊。

无奈,只能心疼着。

下楼,冲洗完,开始煮饭,电话铃声响,沈秀香瞄了一眼,是景洪,她接过,景洪问今晚有空出去没有,沈秀香说到时候给你回话,挂了。

景洪是沈秀香的男朋友,相处一年多,但她们没公开,周围都没人知道,双方父母也不知道,她们相约时机成熟了才告诉老人。

沈秀香和姐姐都得到母亲遗传,个高,漂亮,但年纪不小了都还没结婚,周围的人就说她们高傲、多心,随别人怎么说,她不在乎。姐姐谈过一次恋爱,分手一年了,没听她跟自己说有新的男朋友。

饭煮熟了,母亲回来。

母亲平时去市政局苗圃打零工,天回来快些,天她们要等到太阳西斜以后才做工,所以常常天黑了才收工。

父亲和姐姐也回来了,一家人吃饭。

父亲是个非常老实的人,平时话不多,做什么事都慢悠悠的。沈秀香见过很多家庭,如果是这种情况,女人肯定很凶,男人肯定低三下四,但她们家没有,她从来没见母亲责备过父亲,母亲讲话都是很温柔,甚至都有些嗲气。

吃完饭,沈秀香进房间,给景洪打电话,告诉他在某处等,她很快就到。

出来,母亲说:“我洗碗了,你们想忙什么就忙什么。”

其实母亲这也是一种催促,不让她们总呆在家里,希望她们尽早找到男朋友。

今年是扶贫摘帽年,她们的任务特别重,沈秀香都有一个星期没好好在家吃饭、看花了,心中一直惦念着,这次略有小憩,却发现父母更加忧郁,花至少又少了十盆,追问几次,母亲才淡淡地说她们花圃旁边有个私人花场,老板特别爱花,知道她们家有好多花,死皮赖脸地纠缠,就忍痛割爱卖了一些给他,但沈秀香却觉得母亲在骗她,因为看起来母亲很伤心

“不能有什么事瞒着我。”沈秀香对母亲说。

“我们就你们两个女儿,怎会有事瞒你们。”

沈秀香郁郁的上班,她总觉得父母有什么事瞒着她,

七月的一个晚,月亮很圆,星星却很少,沈秀香很晚了才回来,只要她们还没回来,父母永远都留灯。沈秀香怕吵醒父母,蹑手蹑脚地上楼,楼上似乎有人说话,声音很细很小,就像天上的神仙在窃窃私语,她慢慢上去,细心地听,原来父母在楼上乘凉聊天。

“的磨,我觉得这样做太对不起你了。”这是父亲的声音,听起来很颤抖,很内疚。沈秀香心中一惊,脚差点搁绊在台阶上。

“的磨”是母亲的小名。“的X”是她们传统上对未婚女子的称呼,结婚生子后都不这样叫的。她记得无意中曾听到父亲这样叫过母亲几次,但她没在意,这次又无意听到,并且语句很沉重,她的心收紧起来。

“也没办法,只能这样了,我们就告诉阿香,说我们想养鸡、养鸭在楼顶,把花卖了。”

“我一辈子做不成一件事,因为你爱花,我一心一意为你建造属于我们的小花园,就这件事我觉得满意。”

“一辈子我也对你没别的要求,从年轻到老,你都为我养花,让我看到我喜欢的东西,我知足了。”

听到这里,沈秀香泪水夺眶而出,没想到父母的爱情几十年如一日在平平淡淡中如火焰般炽热地存在,父亲一铲一土,一花一叶,精心栽种,精心护理,全是为了母亲;母亲柔声细语,温婉一生,全是因为父亲的爱。

“诶,几十年一晃就过去,我喜欢你叫我小名,你也一直这样叫,我们都是外公、外婆级别的人了,在别人看来,这样叫法是老不死变成妖了。”

“都叫几十年了,就叫到我们老死吧。”

“孩子不在,我们随便叫的,她们回来我们就不得叫了。”

沈秀香明白了为什么偶尔才无意听到父亲那样叫母亲,他们以为孩子不在或者听不到才偷偷摸摸地叫,他们的爱情就这样被孩子们掩埋起来,沈秀香觉得自己真的太残忍,如果早一点知道,自己就应该早一点告诉他们,爱就大声地说出来,自己不但不反对,还支持,还高兴。

沈秀香哽咽着坐到楼梯上,默默地流泪,自己太不了解父母,太不关心父母了,使他们相爱却要偷偷摸摸,好像在做见不得人的事,其实她们的爱情是光明正大的、是理直气壮的,值得褒扬的。

“那我们只能这样,把花都卖了,为了孩子,值得的。”母亲说。

沈秀香的心又提到胸口上,卖花是为了我们,这又从何说起啊?

“我真的对不起你,的磨。”父亲好像哽咽着。

“周围的那些妇女,谁不说因为我们种花满楼顶,花妖杀了我们女孩,孩子们才嫁不出去。虽然不相信,但似乎也有道理,我们就照她们说的把花卖了,希望孩子们都能找到她们的归宿,这才是我们最大的爱。”

听到这里,沈秀香腾地站起来,这是什么道理,这是哪些人在胡说八道?她想冲上楼,告诉父母不要轻信谣言,不要把花卖掉,但很快她冷静下来,她要理智地处理父母爱情、自己的爱情,让两辈人的爱情都得以保全完美。

沈秀香悄悄地进房间,关上门,给母亲发信息:“妈妈,从明天起,你不要再卖花,有人想要,必须得到我的同意才行。”

之后,沈秀香又发信息给景洪,告诉他明天抽个空,自己有重要事情和他商量。

这一夜沈秀香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那个花场就在母亲经常去打工的苗圃旁边,沈秀香和景洪进去时老板正在除草。

“老板,看看花。”沈秀香说。

“好啊,随便看。”老板答道。

沈秀香她们转到棚子旁边,看到自己家的花全摆在一起,她激动地蹲下来,用鼻子闻闻,用手摸摸,她真想把花儿全都揽进怀里,这些花都是她的最爱,也是父母的最爱,更是父母的爱情见证者,现在却被无情地搬移到这里,她好伤心。

“老板,这些花怎么卖?”沈秀香忍住悲痛问。

“这些花暂时不卖,是一个朋友寄放在这里,十五天后她不来要我才卖。”

“为什么呢?”

“告诉你也无妨,这些花是隔壁那边一个妇女拿来,她跟我聊了很多次,她特别爱花,因此她老伴无论走到哪里都要为她栽花种草,现在她们的房顶上全是花,我去看过一次,比我这里好得多了。她说不得不卖,因为她有两个女孩,年纪都大了,一直嫁不出去,周围的人都瞧不起她,奚落她,说她种花在楼顶,花妖压住两个女孩,女孩嫁不出去。我说哪里有这个道理,养花在楼顶的人那么多,难道人家的女孩都嫁不出去吗?她说她也不相信这个,但人言可畏,只能卖了。我把她的花集中放一个地方,不忍心那么快卖出去,希望她的女儿能够读懂父母的爱情,尽快把这些花拿回去。当然,这只是我的一厢情愿,不知道她的女儿是否知道。你们如果想买就买别的,或者十五天后才来看,在的话就买。我真不希望这些象征俩老爱情的花就这样凋落在这里,随着风飘散到大地上,无声无息,或者被别人买去,离开它的主人,这样太悲凉、太残忍。”

沈秀香眼泪忍不住哗啦啦地往下流,双膝下跪,双手捧着花儿,哭泣着说:“爸,妈妈,女儿对不起你们。”

景洪蹲下身子,抱住沈秀香的肩膀,为她试擦眼泪,沈秀香竟然呜呜大哭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景洪扶沈秀香起来,沈秀香抱歉地对老板说:“对不起老板,有点失控了。”

“没关系,主人来了,我非常高兴,假如这些花十五天后被卖出去,那也是我一生的伤痛。好了,看到你这样懂事,我很放心,我原价退回给你们,就当你父母的爱情到这里来溜达一下。”

沈秀香让景洪到路上拦一辆三轮车,她们把所有的花搬上,拉回家,一盆不少地还原父母的爱情花园。然后两人上街买菜,一起把饭菜煮好,打电话给父亲母亲,说家里来客人了,回来吃饭吧。

母亲回来时满身尘土,一脸疲惫,景洪过去跟老人打声招呼:“妈妈,回来了?”

沈秀香的母亲愣了一会,才慌慌张张地应答,显然是没有思想准备,沈秀香鼻子一酸,又要掉眼泪,只是强忍着。

沈秀香默默地说:母亲,真的太对不起你,女儿不

母亲洗一番出来,父亲也回来了,沈秀香向他们介绍:“爸,妈,这是景洪,我的男朋友,今天我们把你们卖出去的花全部买回来了,都在楼上,一盆不少,吃完饭你们可以上去继续聊天,我们就不打扰你们,我们也出去玩。”

父亲和母亲都呆呆地望着她们,然后身子好像卸下了千斤重担,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甜蜜的微笑。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novel/vroxbkqf.html

花劫的评论 (共 1 条)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一门心思选好文,百花丛中觅新人!让文学来温暖整个世界,你的关爱和支持就是我们中国散文网发展壮大和愈加旺盛的坚硬基石和有力支撑!!!在鲜花铺就红毯的圆梦路上,有你有我的不离不弃和温馨相伴,人生注定更精彩,再次谢谢你我最亲爱的朋友!!!顺祝工作心情都愉快!!!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