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轮休(小说)

2019-09-22 09:29 作者:倚石老人  | 4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轮休不是什么新鲜名词,就是轮流休息,可有不少人纳闷。

我们这个工厂,自开厂到现在已经二十年了,从两个小厂挤在一起,已经扩展为两个大厂,老板自豪,我们也骄傲。我们是计时的,加班多工资就高。新厂选在坦洲,今年刚五年。工厂几乎成了惯性,每年五月开始进入淡季,八月开始忙碌,赶货约半年时间,这段时间不准请假,必须严格执行工厂制度。每天晚上加四个小时的班,就别说星期天了。工人个个累得起不来床,都叫累,却从来没有一个人缺席,谁愿意放过抓钱的机会呢?大家不远千里而来,不就是为了多找几个钱?

大老板早就身价几个亿了。在中国赚足了钞票,移民加拿大,去国外消费。早两年靠“遥控”指挥我们厂陈老板(管理坦洲这个厂的小老板),年效益基本保持两百万。斗门厂每年超过五百万,魏老板(斗门厂老板)自以为了不起,经常向大老板投诉,大老板信以为真,从加拿大“飞”回来,说:“儿子要六年后才读小学,儿子读小学我就回加拿大。这六年时间亲手管理坦洲厂。首先整顿厂容,再逐一纠正工人的坏毛病,一定要把工厂办得像外国一样正规。”

大老板是出了名的“母老虎”,年近五十,身高一米六,齐肩披发。身体超胖臃肿,据说重达两百斤,大肚子前凸,无法看到自己的脚尖。倒脸、大嘴、厚唇,典型的肉团,样子难看,说话声音像打雷。她一开口,厂房有可能塌下来!车间里转一圈,不骂几个工人心里不舒服。“某某,快一点,像要死的样子。”

大家心里清楚,根本没有多少事做,做快了,一天不能做到八小时。谭老板说:“没有事做就洗地板,扫蜘蛛网。开机器的师傅就擦机器,把机器擦得干净发亮。”

做纸箱很辛苦,年轻人做师傅倒是有几个。做普工工资低,全靠加班,傻子才愿意来呢,平均年龄超过五十多岁了。(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休息时,大老板和工人“亲切”地交谈,向工人问计,讨论如何才能把工厂搞好。工人都说:“最切实可行的办法,就是老板多拿订单,我们做不出来,老板再说我们无能吧!”

大老板刚回国时还像个女人样,不骂人,不大声说话,介绍外国人如何如何好,提倡大家都要向外国人学习。

七月,已经没有订单了,车间空空如也。几个家庭负担重的工友,晚上到别厂加班,还有几个跑摩托车载客找外水。老姚去领工资,发现自己请两天假,结果,两个周六(双倍)没有了,凝惑不解地问大老板说道:“我请两天假,是周一、周二,怎么就没有两个周六呢?”

大老板没有好气地回答:“都是这样扣的。现在没有事做了,明天开始轮休,你们兄弟两明天休息,休息一周再来上班。”

别看老板挥金如土,豪车三辆,工人这点小钱,她也挖空心思地扣除。老姚两兄弟年纪最大,已经六十了,个子约一米六,稍胖型,来工厂已经两年。虽然做事大家都满意,但现在没有多的事做,老板眼里减少几个人最好。所以,就拿他们先开刀,最希望他们辞工!老姚心里不舒服,做事显得没有力气。我们两个偷空去外面抽烟,他给我讲述了具体情况。我比他小几岁,也是老板的眼中钉。不过,我有点技术,前后被老板奴驭了十多年,老板还没有想赶我走,出去了也容易找到工作。我听老姚说完,心里也不舒服,现在已经没有多的事做了,就没有卡住老板脖子的条件,只能劝老姚想开点,说:“你假如很需要这份工作,就忍气吞声吧!这个厂比别厂轻松自由多了!我们年纪大,谁都嫌弃!”

没有想到,母老虎厉害,也只能骂人,千方百计地克扣工人的血汗钱,跑订单还是没有本事。法律到底能不能维护弱势群体的利益?《劳动法》能否大于资本家的权利。轮休,在工人眼里似乎是正确,只有人埋怨,没有人公然反对。大家害怕轮休,不小心一句话得罪老板,被炒鱿鱼更不合算。

老姚两兄弟周六休息了一天,星期天全厂放假。周一来工厂上班,才做两小时,办公室要他们回去休息。大老姚当时就发怒了,说道:“我怎么就不能上班了?工厂没有多事做,轮休我不反对,总不能一直休我们两兄弟吧?老板嫌我们年纪大就明说,给点打发钱我们走就是。不要含糊其词,我们也要吃饭,长时间休息,谁给我们饭吃?”

我把老姚叫到外面,一起抽烟,对他说:“老板这样做确实不对!分明就是欺负人。你能忍受就忍一下,不能忍就理直气壮地对老板说,结账!休息一周绝不答应!”

老姚兄弟俩一起到办公室,大老板对他们说:“现在已经没有多的事做了,这么多工人在车间转悠,每个月只完成七十万产值,房租、水电、工资需要二十万。没有事做我就没有“钱图”,老板也亏不起啊,轮休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大老姚口气比较坚定说道:“老板有难处,我们理解,轮休没有意见。老板也要同情我们的难处,我们一天不开工,就要吃老本。三天不开工,我们就没有办法生存。我们可以再休息一天,如果还是要我们俩休息,请给我们结账。东方不亮西方亮,不要耽误我们!”

老板无所不能,早晚一定关门。拉订单没有本事,就会算计工人本来不多的工资,这些心计如果用在找订单上,何愁工人没有事做!每年都有一段时间淡季,却能维持白天工作,偏偏今年淡得出奇。短时间没有办法改变现状,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她担心到十月份赶货时,急于招工又没有人愿意进这个厂,将会影响赚钱的大好时机。考虑再三,不敢轻易裁员,只好答应他们,再休息一天来上班。

车间主管对老板说:“这样做有悖《劳动法》呢。”

大老板没有好气地回应:“《劳动法》专门对付外资企业的,一些外资企业负担不起,全都搬走了,我看中国这些农民工去哪里打工?”

大姨妹是广西人,有四个小孩。身高一米七,五十四岁,微胖型。说话做事一样温柔,老板早就看不惯。去年嫁大女儿,现在亲家从江西来中山,要求去广西看看,准备请几天假,想到轮休也该她了,乘机对老板说:“让我轮休,我多少有点不高兴,反正现在不忙,我干脆多请几天假,厂里忙起来了,你就叫我回来上班。”

老板对自己的业务不能确定,心里巴不得这段时间工人都请假一段时间,还假惺惺地问道:“明天星期六,双倍工资你也休息吗?”

大姨妹心里窝火,敢怒不敢言,话到嘴巴不说觉得太憋屈了。还假装带着微笑地说:“反正只要请假了,你都是拿星期六补扣,我哪天请假不一样吗?”

八月八日,老客户突然给我们厂下一批单,可以维持正常生产。老板心里激动,赶紧做好样板送到客户确认。单大印刷就快,开槽也快。做后续的工友虽然只有六个,粘箱也快得惊人,不到三个小时,两米长、三十公分宽的箱快做完了。厂长突然在车间大喊:“停下停下停下快停下,两款尺寸搞错了。”

这下工人都笑起来,带着一种幸灾乐祸语气说:“这下老板赚大了!做完这四千个纸箱不要三个钟,改好这四千个箱,三天时间还不一定能完成,有班加啰!”

事情是这样的:客户接到样板,还没有来得及确认、回复,我们就放开手脚干起来了。结果,客户发送的尺寸大了,现在要改小,长度、高度都要改。客户没有好气地说:“我没有确认,也没有给你们排期,你们全做成成品了。工作积极,精神可嘉!慢慢改吧!”

老板心里比谁都清楚,这样的单原本就没有什么利润,再改一次,肯定得倒贴。赚钱心切,事与愿违。马上发出紧急通知:“立即取消轮休,工人立即到岗。”

每个工人脸上露出了阳光,个个祈求轮休到此结束。我们到这里来是为了打工,打工的目的就是找钱。有事做就有工资拿,有钱才能安心上班。大姨妹回家二十多天,恰逢其时地归队。

几个年纪大的普工,大老板每天看到心里不舒服,很想找个理由干掉。“看到你们这些老弱病残的,我就没有信心。”

嘱咐办公室招工一定要严格。“女人不要,年纪大的不要!”

老姚轮休几天来上班,叫他每天撕边料,一直没有安排我开机,每天粘胶,打包做普工活儿。老姚在离我们工位不远的角落撕刀卡边料,见刀卡长三十公分,宽五公分,摆在卡板上怎么也摆不稳,就用草绳一捆捆地绑起来。主管见了非常生气,大声地对老姚说:“这刀卡马上就要插,你却绑了。干事总是不想一下,这样不是摸佯攻吗?人人都像你这样,老板还能赚钱吗?''

老姚耳朵不好使,也许听差了,自己没有把事做好,只能任年轻人“骂”,始终没有回应。到中午吃饭时,主管反复将此事大声说了很多遍,老姚怒火满腔,回敬道:“我绑了,那又怎么样?”

谁知这主管缺乏教养(一贯这样),更怒,大声说道:“你妈的,有你这样做事的吗?明知这刀卡要插,你还绑起来,干事摸佯攻,你不想做,不好好地做就滚!等下我向老板反应,你不听安排就去办公室说。”

全厂工人都集中在食堂吃饭,私下议论主管不是人。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谁愿意为一个异地他乡的糟老头出头呢?

下午两点刚开工不久,主管将二老板领来到我们工位边,对老姚依然大声说一遍,二老板为了照顾主管的脸面,大声说:“谁不听主管安排的,马上滚蛋!谁不想做了,也可以马上走!”

我同情老姚,轻声对二老板说:“老姚不知道这刀卡不要绑,就算已经绑了,只是耽误了一点时间而已,也没有犯大错。话已经说到了,就算了吧!他平时做事还可以的,再给他一次机会!”

二老板毕竟是老板,天威不容触犯,见我出面求情,主管走了,二老板脸胀得通红,吼声整过车间都能听清。当然,杀鸡儆猴,敲山震虎是老板的作风。吼我也是给有心者听:“一阵风,你要强出头吗?不听安排的统统马上走人!你求情没有用!”

工厂有两位师傅嫌工资太低,已经申请辞退。上半年没有找到多少钱,下半年开始忙碌起来了,我们都能增加收入,我也不想这时候去找工作,就不敢同老板硬碰硬,带着三分服软的口气说:“老姚年纪大了一点,耳朵背,但做事大家都认为可以。你要干掉他,我没有意见,留下他对我也没有什么好处。现在正是用人之际,我的话就算是给你提的建议,生杀大权在你手中,最终抉择还是你!”

二老板没有出声,这事总算平息了。到十分钟休息时,老姚问我:“刚才二老板为什么吼你?”

我心里倒没有什么气,回老姚说:“主管把你绑刀卡的事向老板汇报了,二老板要你走人。我向二老板求情,二老板就吼我。”

老姚心里不好受,对我说:“二老板要我走我走就是了!我现在就去办公室找他结账。”

我耐心地对老姚说:“算了吧,我们打工就是受气的主儿,到哪里都看不起老人。我们的现在就是他们的将来,何况二老板再没有说什么了,就算给他一个下台阶吧!”

转眼就开始忙起来了,加班由八点改为九点、十点,星期天照常上班。每年这时候纸板开始涨价。凡是拿到订单,包括年底的订单,原材料都采购到位,千多平方的厂房堆满原材料、半成品。做后续只有七个人,尽管十分努力,总不见车间留出空隙。招工广告张贴了一个多月,还是不见一个人前来应聘。

大老板开会说:“你们都给我快点做,把任务提前赶出来!你们谁工作有爆发力,我给谁涨工资!几个年纪大的同志,尽量快做一点吧!”

2019年9月13日于珠海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novel/vricpkqf.html

轮休(小说)的评论 (共 4 条)

  • 淡了红颜
  • 雪儿
    雪儿 推荐阅读并说 推荐
  • 浪子狐
    浪子狐 推荐阅读并说 欣赏。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老姚心里不好受,对我说:“二老板要我走我走就是了!我现在就去办公室找他结账。” 我耐心地对老姚说:“算了吧,我们打工就是受气的主儿,到哪里都看不起老人。我们的现在就是他们的将来,何况二老板再没有说什么了,就算给他一个下台阶吧!”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