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2019-08-03 13:02 作者:寻梦今生  | 8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自从母亲生病以来,李彦生把全部的心思放在了尽二字上,老人吃喝拉撒的重担从此落在了他和妻子的身上。

他主动找到单位领导要求把部门负责人的岗位腾了出来。

由于母亲的病需要专人侍候,李彦生与妻子商量后,双双离开了自己喜欢的岗位,待遇也比原来少了2-3千元。夫妻俩毫无怨言,依然工作生活两不误,每天两点一线,服侍老人兼顾上班,一样都没有落下。

李彦生夫妇自然而然也成为了单位同行、邻居眼里的好男人、好媳妇。

母亲病了6年,还有一个不到两岁的幼女,李彦生肩上的担子相当沉重,如何在母亲、妻子、女儿之间找到平衡点,促进家庭和睦,李彦生自然是深谋远虑,这也是他要在这个家扮演分量超重角色的原因所在。

“老李,你也挺不容易的?”邻居王正棋看着他抱着孩子下楼,停下来说,算是打招呼。(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不容易也要顶住啊。”李彦生朝着王正棋微笑着点点头,“怎么,买菜回来了。”

看着两只手提着菜蔬的王正棋,李彦生接着问,“你这是准备招呼贵客?”

“是的。”王正棋停了下来,“弟弟一家人今天过来过周末,我得做一桌菜,这样吧,中午你也来我家,我们哥俩喝上两杯。”

“谢谢了,可真不能来了,今天的计划排得满满的,带女儿,做家务,重点是一家人的吃饭问题轮到我来解决了。”李彦生有些无奈地说,“我要给老母亲做午饭和晚饭,还要为她倒洗脸、洗脚、漱口水,服侍她上床睡觉。”

王正棋叹口气道,“我是真心佩服你,老阿姨遇到你这个孝心满满的儿子,也是她的福分。”

王正棋说的是真心话,这些年李彦生的付出,其中的苦辣酸甜,可能除了李彦生的妻子,再也没有几个人能够真正理解。

“看着你这样的情况居然还能笑对,你有足够的勇气和毅力。”王正棋笑着道,“我本以为你吃不了这样的苦,应该成天愁眉苦脸,而你总是一天到晚快乐地生活着。”

陈杰回来了,看到李彦生和王正棋,乐呵呵的打了声招呼,“两位,你们是话逢知己呀?楼梯上也能滔滔不绝,老李,你这是带着孩子干啥去?”

“去买菜,好做午饭。”李彦生伸出手与陈杰握了握,“今天这架势,应该是晨练回来吧,看你满头的大汗,时间长了,可能会感冒哦。”

陈杰问,“你母亲最近身体可好,有一段时间没有看到你背她老人家下楼活动了?”

李彦生道,“我妈前段时间有些感冒,身体一直欠佳,今天有些好转,天气也好,老婆正在为她洗澡,顺便理发、洗衣服,把床上的被单、垫单一并清洗了,这不,我带婳儿出来去菜市,顺便带她去坐摇摇。”

陈杰竖起拇指,“感动,你们两口子,一个是好儿子,一个是好媳妇。”

李彦生道,“我们这样做只是应尽的义务,只要老母亲能够安享晚年,我们苦点累点无妨。”

陈杰接着说,“明天把老阿姨接到我家来,我们几家聚聚,一起过周末,热闹热闹。”

王正棋附和,“我看行。”

李彦生连忙摆摆手,“我可不是客气的人,只是我母亲身体真不好,走两步路都喘气,本来想带着她到处玩玩,结果现在哪里都去不成,只能在家里呆着。”

“邻里邻居的,那就不假客气了。”王正棋表示理解,待陈杰回家去了,接着问,“你是不是不好意思?”

李彦生叹口气道,“我家的情况你是最清楚不过的了,这些年,我基本上已经成宅男了,除了工作单位,哪儿也去不了,啥事也做不成。”

“有什么困难吱一声?咱们是邻居,这都处了多少年了,还有什么不能说的。”王正棋耿直的说,“有事尽管开口,能帮忙的我一定尽力帮。”

李彦生看了看王正棋,然后笑着道,“我们认识也这么多年了,在你眼里我是一个生来不知愁来到的人,其实不怕你笑话,因为工作,我一直根植在山区铁路,而且要照顾耄耋母亲,实在分不开身,我和妻子每天处于轮岗家务的状态,按照现在流行词来说,简直是‘牛人’,里里外外一把手,总是恨不得把时间多挤出点来。”

“为难你了。”王正棋了解两个人的情况,李彦生从基层调回来以后,通过游桃花的关系,认识了现在的妻子,但是对他们来说,这辈子注定了要患难与共,才结婚几年,母亲生病生活不能自理。为此,李彦生放弃了待遇优越的原岗位,妻子也在就近的后勤部门上班,从原来的15档工资,一下子降成了12档工资。

“这也没什么,母亲生我养我,总得报答养育之恩。”李彦生顿了顿道,“要是没有母亲,就没有我,更没有我的今天。”

“你做的已经挺好了,你用你的行动给予了‘百善孝为先’完整的诠释。”王正棋说的诚心实意。其实要不是家里这档子事,李彦生肯定不是今天这个样子,现在说不定待遇好、有所作为了。

总之,这小子这辈子应该比他混的好。

这是事实。

“我就想,我这样做,只要一家人能幸福,不管做什么,只要对得起良心就行。”

“你做到了,这个我们也看到了,有责任感的男人都是以家庭为重的。”王正棋由衷地说。

“谢谢你的褒奖。”

两人又闲聊了几句,李彦生开始下楼。

王正棋喊住他,拿出一根烟点燃送到李彦生手中,他没有推辞。

李彦生走后,王正棋看看时间,赶快上楼了,要不然晚了客人来了冷锅冷灶的面子难看。

李彦生来到菜市上货比三家,婳儿就像个小尾巴一样跟在后面。

“婳儿乖,爸买嘎嘎回家包饺子,好不好?”李彦生逗着婳儿。

“好。”李柯嘟着小嘴,并没有因为中午要吃饺子而高兴。

“怎么不高兴呀?”李彦生蹲下来问婳儿。

婳儿昂着小脑袋,一本正经的嚷着“爸爸抱,坐摇摇、回家家。”

李彦生一手提着装着菜蔬的塑料袋,一手抱着婳儿,径直朝回家的路上走去。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novel/vrdbpkqf.html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的评论 (共 8 条)

  • 听雨轩儿
  • 心静如水
  • 浪子狐
  • 诗心云卿
  • 早岁那知世事艰
  • 王东强
  • 雪儿
  • 飞翔的鹰耿彪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