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浪子江湖笑狂沙】第三部:杭州擂第八十七章节:余杭惊雷烽布摧,小侠战塞北

2018-10-28 17:29 作者:飞翔的鹰耿彪  | 11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浪子江湖笑狂沙】

第三部:杭州擂

第八十七章节:余杭惊雷烽布摧,小侠战塞北五煞。

话复前言,书归正传,话说“紫阳宫”宫主萧云天冲着萨忠臣说道:“侄儿啦,去招呼你几住叔叔,咱们喝酒。”。

萨忠臣从床上下来直接奔着房门走了去,当他走出房间在门口便看见对过房门开着,于是走进房间冲着床上的“赛武大郎”李中州、武当睡不醒、华山醉不倒、以及坐在八仙桌边上聊天的假猩猩李幕容、青城派九死成仙贾苟辟二人行礼说道:“诸位叔叔,饭菜已经备好,请到我们房间吃饭!”。“赛武大郎”李中州正卧躺在床上休息,抬头一看小老道萨忠臣走了进来,于是坐了起来冲着小老道萨忠臣笑着说:“我说、忠臣那、我们这就过去。”。假猩猩李幕容站起来伸展了一下懒腰,而后冲着小老道萨忠臣说道:“贤侄儿、去隔壁房间,招呼欧阳山、赛时迁贾云天吃饭,我们这就过去。”。小老道萨忠臣忙一转身便走出了房间,几步便直接走到了隔壁房间,再看隔壁房间房门开着,房间里欧阳山正在用一个木盆洗脚呢,赛时迁贾云天盘腿打坐闭目养神,欧阳山抬头一看兄弟萨忠臣走了进来,急忙打招呼道:“忠臣贤弟,我都听见了,吃饭啦?”。欧阳山转脸冲着对面的赛时迁贾云天说道:“贾老侠、吃饭啦?”。欧阳山一边说话,一边赶紧用干布擦脚,而后穿上软底千层软靴子。欧阳山站起来冲着萨忠臣说道:“忠臣贤弟,走!咱们先过去,帮着倒倒酒、摆摆碗、筷。”。就这样,二人转身一前一后走出了房间,赛时迁贾云天这工夫也下地穿鞋往“紫阳宫”宫主萧云天这屋走了去。

再说大家先后走进了“紫阳宫”宫主萧云天这屋,其实就在小老道萨忠臣出门招呼的工夫,两位老侠客“紫阳宫”宫主萧云天与西门豹二人已经将碗、筷、酒杯、摆放好了,并且亲手打开了一坛女儿红老酒,将每一个酒杯斟满,等待着大家过来吃饭。(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其实,这二位年过七旬的老人,并有什么架子、本身就是普普通通的老百姓出身,不像“赛武大郎”李中州、武当睡不醒、华山醉不倒、假猩猩李幕容、青城派九死成仙贾苟辟几位,不是富甲一方、就是派别掌门、身居百人、千人之上,一呼百拥、一人之下,千人、万人之上,再不就是商贾巨富,富可敌国,锦衣玉石,貍皮貂绒、华丽尊贵。

“赛武大郎”李中州走进了房间一看,“呵!”了一声便走到八仙桌旁,低头看了看两米多的八仙桌上堆得满满的一桌子菜,而后抬头看了一下对过拎着酒坛子的西门豹说道:“我说、秃爪猫啦,这也太丰盛啦?”。武当睡不醒一甩拂尘也走了过来哈哈一乐朗声道:“无量天尊,看来今天萧老宫主请客啦?”。华山醉不倒坐在一边接茬儿说道:“萧老庄主,是劫夺了皇纲啦吧?”。假猩猩李幕容凑热闹地接着说道:“我想萧老庄主,一定是劫夺了皇帝老儿的金库啦?”。老侠客“紫阳宫”宫主萧云天与西门豹二人互相笑了笑,西门豹说道:“”。行啦!行啦!我说诸位,上座,喝酒。来、来、来、坐下说话。”。

就这样,大家说说笑笑间便一一坐到了八仙桌旁,“紫阳宫”宫主萧云天左手捏杯、右手一捧冲着大家说道:“诸位,下一步该进杭州了,你们怎么看?我想闽西老鬼们,应该有一些发现的,不过这杭州擂,背后会不会有阴谋?”。这工夫西门豹也端起来酒杯,而后冲着众人说道:“我说诸位,来、来、先干一杯,再聊?”。武当睡不醒嘿嘿一乐忙不喋地说道:“来、祝大家早日除奸成功。”。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语,东一句、西一言,互相敬酒,探讨着如何在杭州擂上暗杀大奸臣魏忠贤,如果大太监魏忠贤不在杭州擂上,进北平府、进皇城等等。

一日晓,清风早、辰光起、众人牵马,赴烟波、目雾泽。不到半日,大家骑马便来到了南苕溪畔旁,远眺西边天目山脉的青凤岭,最前边的萨忠臣与老侠“紫阳宫”宫主萧云天、西门豹,三人三骑并行。突然,远处竹林子里传来了“烽布摧老贼,拿命来!”,这工夫一个人手持月牙方便大铲冲出了竹林子。

“吁、吁、吁…”萨忠臣与老侠“紫阳宫”宫主萧云天、西门豹三人急忙勒紧战马,举目观望。只见此人越来越近了,“哎呀” 西门豹叫嚷了一声,看远处一个浑身是血迹斑斑的来人正是南侠烽布摧。老侠“紫阳宫”宫主萧云天、西门豹、以及后边赶上来的人,全部惊愕了。

西门豹急忙从战马上一纵,便飞身形来到浑身血迹的南侠烽布摧面前。

此时,浑身血迹斑斑的来人急忙停住了脚步,左手托着的月牙方便大铲一横,正准备与对过来人拼命。

这时,西门豹一抱拳大声说道:“风大侠,我是骷髅道?西门豹!”。浑身血迹之人急忙又往前走了两步,仔细端详了对过的西门豹这才开口说:“原来是骷髅道老兄,快过来帮我除掉日本黑魔教,塞北五煞勾结日本浪人残害我们武林中人。。”。浑身血迹之人话音还没落后边便冲上来一帮人,只见为首的五个人各持一把九耳八环钢刀,他们跑到浑身血迹之人、萨忠臣、与老侠“紫阳宫”宫主萧云天西门豹几人面前呈一字排开阵势。最前边的是一个矮胖子,身高五尺多、胖嘟嘟、矮鼓轮墩的,左手握着一把九耳八环钢刀,大声叫嚷:“烽布摧老贼,拿命来。”。只见这个矮胖子举刀便砍来了一招“横扫千军”,长达一米多的大刀带着“呼…呼…”的风声,便如闪电一般直接劈头盖脸冲着南侠烽布摧砍了去。

此时,小老道萨忠臣左手将拂尘往后腰水火丝带上一插,右手急忙从腰间拽出来两把飞镖冲着矮胖子打了出去。只听见“嘡喨亮”两声响声,那个矮胖子便来了一招“老龙卸甲”,接着又来了一招就地十八滚扔下了九耳八环钢刀,“哎呀”了一声惨叫便滚回了那帮人群里去了。

再看这两把钢制飞镖一把被九耳八环钢刀砍掉在地上,另外一把却深深扎在了那个矮胖子的肩膀上了,冲锋过来的这一帮人也急忙后退了几十米远,围着那个矮胖子查看镖伤去了。

这时,老侠“紫阳宫”宫主萧云天站在浑身血迹的南侠烽布摧身后边气得胡须直抖,心里想这帮人是什么人那也太猖狂了吧,“噢!”拿我们这一帮成了名的侠客、义士没当一回事,我们就站在他们面前一声不问,一声不言语,举刀便砍,这这也太目中无人啦。老侠“紫阳宫”宫主萧云天站在那脸色铁青,毕竟自己也是大明王朝江湖武林中属一、属二的人物啦,凡是江湖中人,武林中人见了面没有不给面子的,谁敢在他面前动刀、动枪的,凡是江湖中人,武林中人见了他都是毕恭毕敬地战战兢兢有如惊一般。今天可好,这帮人比土匪还土匪,比凶残的锦衣卫还凶残。

再说西门豹一看南侠烽布摧已经是身受重伤,倒托着成名的月牙方便大铲。右胳膊上滴滴哒哒直往下淌鲜血,急忙走过去搀扶着南侠烽布摧往马匹那边走了去。

这功夫,对面冲出来一个瘦高个子,右手也握着一把一米多长的九耳八环钢刀。他摇晃着走到了小老道萨忠臣面前大声吆喝道:“小杂毛,哪里来的?敢拦大爷的道?你找死啦?”。小老道萨忠臣一不慌二不忙伸手往后背上鹿皮套里边一拽,顿时一把短剑带着剑鞘被拽了出来,只见此剑全长也就是二尺半左右、四手指宽、配置着纯银剑鞘没有七彩剑穗。

小老道萨忠臣冷若冰霜的脸上无形中露出来了一丝冷笑,只见他右手握住纯银剑鞘,左手一按绷簧只听见“镗亮亮……”一声清脆的响动,顿时在空气之中划过了一道寒光、一闪划过。

此时,对面的瘦高个子握着九耳八环钢刀,看着对过小老道拿出来一把银色短剑,一道寒光闪过之后他先是一愣,顿时感觉到这把短剑闪着寒光绝非善类。

瘦高个子握着九耳八环钢刀冲着萨忠臣问道:“小牛鼻子,你叫什么名字?我们塞北五煞手下,可是不死无名之辈?”。小老道萨忠臣无极式站住,左手持银色剑鞘、右手紧握短钢剑神泰自若,冲着对面瘦高个子叫喊道:“贫道玉清子,自幼出家虎狼山天龙观,师承乾坤老人玄真子是也。”。

瘦高个子听着对面小老道说出了师傅名字,他大吃一惊“哎呀呀…”大声叫唤起来身体往后边退了两步,一转脸冲着身体后边不远处那帮人大声叫嚷:“兄弟们,你们听着,这个小老道就是全真教松阳派,老杂毛玄真子的徒弟,二十年前的大仇该报了?大家一块上剁了这个小牛鼻子,再上虎狼山天龙观杀那老杂毛玄真子。”。

瘦高个子话音刚落呼呼啦啦又跑过来三个人,各持一把九耳八环钢刀将小老道萨忠臣围了个水泄不通……

要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novel/vqsdskqf.html

【浪子江湖笑狂沙】第三部:杭州擂第八十七章节:余杭惊雷烽布摧,小侠战塞北的评论 (共 11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