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长篇小说《牛永贵复仇记》第七回

2019-08-21 15:29 作者:常青松  | 8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第七回 牢头为救人疏通环节 师爷为顶包又抓路人

话说王亮在自己家的屋里,又是倒背着双手,低着头,皱着双眉,走来走去,在想办法,怎么才能求动师爷那个老犊子,在县太爷那老东西面前,给牛永贵说情呢?

他走着走着,突然站住了脚步,用右手一拍脑袋,嘴里“哎呀”了一声,想出办法来了。然后他嘴里“哈哈”一笑,说道:“有招了,这是个好招,就这么办!”

这一天王亮在大街上找到了县太爷的师爷的儿子,由于县太爷的师爷的儿子二十八、九岁,经常买人家的东西不给钱,是个当地的无赖。因为,人们看他是本地县太爷的师爷,没人敢惹他,他经常在大街上闲逛游。所以,王亮在大街上一找就能找到他。

王亮以前在大街上见到这个无赖时,也是从来都不尿他的。在王亮的眼里,他就是一堆臭狗屎。可是今天却一反常态,王亮一找到这个无赖,却急忙热情地上前打招呼。说道:“哎呀呀,老弟!你看,以前我都是忙,见到你时也没时间请你下馆子【注:下馆子,就是下饭店。】,来!今天我有时间了,走!我请你下馆子去,咱们俩好好喝俩杯。”

这个无赖一听说牢头要请他下馆子,可把他乐得够呛。急忙高兴地说道:“哈哈哈!那太好了,我说我昨天里做有人请我下馆子吗,原来是你老兄请我。好好好,走吧!”(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此时,王亮却在心里骂道:“你这个狗日的龟孙,今天我花钱领你下馆子,就算喂狗了。”

王亮虽然在心里骂他,但表面上还得乐哈哈的把这个无赖领到了本地的一家出名的大酒馆里,点了好酒好菜,陪着他大吃大喝起来。一气喝得这个无赖烂醉如泥,像个死狗似的,然后再把他送回他家去,王亮要的就是这个程序,就是为了长去他家,再把他的家人混熟。

因为王亮是个县里的牢头,也是个有头有脸的人,师爷家的人也不敢小瞧他。所以,有时王亮还早早地去他家请他来酒馆里喝酒。就这样,一来二去的也把这个无赖的家人也都混熟了。

这一天,王亮又把这个无赖请到了这个全城最大的酒馆的包间里,又点了很多好酒好菜。酒过三巡,菜过五味,王亮就开始说道:“嗨,老弟,不瞒你说呀,我今天有点事想求老弟你帮个大忙,不知老弟你是否愿意帮?”

这时,这个无赖正吃喝得来劲呢,一听,急忙手拍胸脯说道:“行!只要老爷我说句话,谁敢不听?老爷我在这个城的东头一跺脚,这个城的西头都乱颤!他娘的,老兄你就说吧,不管是什么事,都包在我身上,我保证都能给你办妥了。”

王亮心里骂道:“你个狗日的!你也就是仗着你爹那老犊子是师爷,给你撑腰。你自己觉得还不错呢。如果要是没有你爹那老犊子给你撑腰的话,你是啥呀?你也就是一堆臭狗屎!”

不过,王亮一听这个无赖满口答应肯帮忙,嘴上急忙还得说好听的。于是说道:“好,只要你老弟肯帮这个忙,我就多谢了。”

然后,王亮就把想让他跟他爹说说情,把牛永贵放了的事,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然后王亮说道:“只要你能把此事说妥,我还会有重礼感谢你的。”

这个无赖一听乐了,于是他用手一拍胸脯。嘴里连喷着吐沫星子带淌着含拉子说道:“哎呀,原来就是这么点小事呀,那个县衙虽然不是我们家开的,但是我爹可是说了算,说让你有事就有事,说让你没事就没事。好了,这事你就放心吧,包在我身上了,我一定能给你说妥,保证让他没事。你就听我的信吧,几天就能把他放出来。”

王亮说道:“那要是师爷老先生不听你的呢?”

这个无赖把俩眼一瞪,又“哽”的一声,打了一个饱嗝。然后一伸脖说道:“什么?我爹那老犊子他敢不……”

这个无赖刚说到这里,他就觉得说走了嘴,然后急忙一摆手说到:“啊,不是不是,我是说我爹他一定能听我的,我每回说要星星,他都不给我月亮。这事你放心,我保证能给你说妥。”

王亮然后对着这个无赖俩手一抱拳,说道:“你可得跟师爷千万好好地说,商量着说。”

又过了几天后,因为王亮这些日子经常来师爷的家里请师爷的儿子这个无赖喝酒。所以,王亮在师爷的家里来来往往,出出进进,已经是轻车熟路了。和师爷他们家的人,也已经都混成熟人了。

王亮一看时机成熟了,这一天王亮就给师爷的老婆买了一些绫罗绸缎,又拿了二佰俩银子,送进了师爷的家。并且和师爷的老婆说明了来意,求她想让师爷在县太爷面前多多地求求情,让县太爷放了牛永贵。如果事情办妥,还会有谢礼。

那师爷的老婆子一看这些五彩缤纷的绫罗绸缎,又看了看这些花一样的白银,眼睛都看直了。乐得她把嘴丫子都咧到耳朵根子了,要不是有耳朵连着,下巴子就掉到地上了。

然后一听说如果事情办妥后,还会有谢礼。于是,师爷的老婆子急忙说道:“嘿嘿!这事儿好说好说,我们一定能给你尽力而为,你就听好信吧。”

王亮出了师爷的家门,心里轻松了不少,事情总算是有了盼头了。

就这样过了几天后,这一天师爷在县衙里跟县太爷在背后私下里说道:“我看,还是把那个叫牛永贵的放了吧。居我所知,西庄的张三不是他杀的,是那俩个官差捕快怕辛苦,不愿意可哪里去找真的杀人凶手,便把人家过路的牛永贵给抓来顶包了。”

县太爷一听,气得他一晃脑袋,一瞪眼,刚要发脾气。可是,他马上就想到可不敢像骂役头似的那么骂师爷了。只是用手“啪”的使劲一拍桌子。然后说道:“怎么的,把他放了?不行!不管人是不是他杀的,反正我一定要把他定成是杀人犯,非得判他死刑不可,把此案作实,秋后问斩。到秋后我非得把他的脑袋“咔嚓”一下,给砍下来不可。谁让他上次在大堂上骂我是混蛋狗官了的?”

师爷说道:“他骂你那是他气得激眼了,本来不是他杀的人,你硬说是他杀的人,他能不激眼吗?他一激眼能不骂人吗?骂就骂了吧,他骂了你,你也把他打了三十大板,反正你也出了气了。”

此时,县太爷越听越来气。心里想道:“呸!真是怪了,你个师爷替那个草民说什么情呢?他就不是杀西庄张三的凶手,也于你没什么关系呀,你替他说情干啥呢?他又不是你爹。你不是个混球妈?不是个混球也是个混蛋!不是个混蛋也是个二百五!”

县太爷越想心里越来气,于是他“啪”的又使劲一拍桌子。气哼哼地说道:“不能放!我说不能放就是不能放,谁说也不行!”

此时的师爷就觉得碰了一鼻子灰,心里很不痛快,于是把脸转向了一边,就用后脑勺子对着县太爷了。

这时,县太爷一看,哎呀,师爷这是不高兴了,心里可就犯了嘀咕。因为他以前就是个土财主,有俩个臭钱,可是一点文化也没有,斗大的字不识一麻袋。他当的这个七品县官,也是用钱买来的。他主政断案什么都不懂,一窍不通,全靠师爷给他出谋划策了。所以,他一看师爷有他的气了,他可是真的害怕了。

于是,他急忙用手挠了挠脑袋。心里想道:“哎呀不好!师爷这是有我的气了。这可不行,我干县太爷这个买卖全仗着师爷给我出谋划策呢。没有了他,我还能干啥呀?我这、我……”

他一想不行,这个师爷可是得罪不得呀,要是我把他给得罪了,他一来气,不用心给我出谋划策了,我这个县太爷可就干不下去了。

于是,他急忙跑到师爷的面前,对着师爷一弓腰,陪着笑脸看着师爷说道:“哎,师爷,你说的这个事,好商量。嘿嘿嘿,好商量。”

师爷一听说好商量,于是就也用笑脸对着县太爷问道:“有的商量?”

县太爷又赔着笑脸,急忙说道:“对对对,有的商量,有的商量。哈哈哈……”

师爷说道:“有的商量那就好!你说吧,那个姓牛的到底放还是不放?”

县太爷一听这话,师爷敲钟问响了,不说痛快话也不行了。于是,他刚要张嘴说“放”的时候,突然又想起了一件事来,吓了他一跳。然后心里想道:“看来这牛永贵不放还真不行了,可是放了还不行。哎呀!这可怎么办呢?”

于是,县太爷急得用手直挠脑袋,顺脸直往下淌汗。嘴里语无伦次地说道:“那个牛------放了他倒也行,不过、可就是------”

这时的师爷一看,县太爷有心放牛永贵了,可是好像还有些为难的地方。于是问道:“你就说吧,还有什么为难的地方?”

县太爷又用手挠了挠脑袋,察了一把脸上的汗。很为难地说道:“这个------放了牛永贵倒是可以,可就是-------可就是已经张榜公布了,说是已经抓住了杀西庄张三的凶手了。要是再把牛永贵放了,那杀人犯没了,我可怎么向西庄张三的家人交代呀?”

师爷一听,微微一笑,急忙说道:“哈哈!就差这个事呀?那没事,我有办法,我来安排。”

县太爷一听说师爷有办法,心里当时就轻松了,如释重负地长出了一口气,乐得他眉开眼笑地急忙说道:“呵呵,你能安排那就好哇,那就好。”

于是,师爷急忙叫来了抓过牛永贵的那俩个官差捕快,低声耳语了一会儿,那俩个官差捕快点了点头,就走了出去。

等到了当天晚上半夜时分,那俩个官差捕快就又抓回来一个路人,用这个路人顶替了牛永贵,在大堂上屈打成招,承认了自己就是杀西庄张三的凶手,定在秋后问斩。

再说牛永贵在同窗好友王亮家回到大牢后的一天上午,王亮高兴地来到了牛永贵的牢门前,打开牢房的门,乐呵呵地接牛永贵出狱。

牛永贵也乐呵呵地跟着王亮又来到了王亮的家,王亮就把上下已经打点好了的事告诉了牛贵。牛永贵感谢王亮的搭救之恩不必细说,王亮又好酒好菜地款待牛永贵一番。

王亮要求牛永贵,在他这里再多住些日子。可是,牛永贵哪里有那安稳的心在这里多住?一是心里惦记着他在家跑出来后,老婆和孩子不知怎么样了?准备早点去东庄老婆的姑姑家,看看老婆和孩子到了东庄没有,她们还好吗?二是酒馆和家已经被“活阎王”给霸占去了,就想要马上学武报仇,打死“活阎王”,夺回自己的酒馆,为乡亲们除害呢!所以,哪里肯答应,勉强只住了三日。

王亮一看实在是留不住牛永贵了,就告诉牛永贵说:“我有一个好朋友姓赵,名叫赵文龙。此人五十七、八岁的年纪,和他是个忘年之交,会一身拳脚刀枪棍棒的功夫。就在这本县正北二百五十里远有个赵家庄住,我给他写一封介绍信,你给他带去,让他好好地教教你。早日学成武功,你好早日回家报仇。”

于是,王亮拿出纸和笔,刷刷点点写完后,叠好交给牛永贵。牛永贵这下可乐坏了,急忙接过来那封信,装进衣服的兜里,感恩不尽。

然后王亮又给牛永贵一个小包,这包虽然不大,但却是很重。王亮说道:“这是我给你的五十俩银子,我想你的家已经被‘活阎王’给抄了,你跑出来时所带的银子又被官差捕快搜刮去了,你已经是身无分文了。等你去到东庄见到你家我嫂子后,去赵家庄学武时,这一路上好吃喝住之用。等你到了赵家庄后,你就把吃喝住剩下的银子,送给赵文龙,就算是你给他的见面礼吧。因为我知道,赵家庄庄主有点小气,不给他点好处,他就不理你。”

牛永贵见王亮为他准备得如此周到,非常高兴,谢过王亮之后,便急急忙忙地上了路。

他先是来到东庄,准备到他老婆的姑姑家,看看他老婆和孩子怎么样了,来到东庄了没有?

可是,当他到了东庄老婆的姑姑家才知道,由于他被抓进大牢里耽误了这些日子,他老婆来到她姑姑家没见到他。于是,又等了几天,也还是没见到牛永贵来到,她就觉得事情不妙了。因为从她家到她的姑姑家,也就是俩天的路程。这些天了牛永贵还没来到,可能是在路上出现了什么意外了。

因为她心里惦记着牛永贵,心如刀搅一样,再也等不下去了,便急忙把孩子留在了她的姑姑家。为了防身,她自己在卖兵器的铺子上,买了一把宝剑,就急匆匆外出去寻找牛永贵去了。她想一定要找到牛永贵,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一开始她先在她的家通往她姑姑家的这段路的附近找,由于没找到牛永贵。然后就又开始一点一点地往远处找。

这时,再说牛永贵。他在东庄他老婆的姑姑家也等了几日,也不见他老婆回来。于是他也怕他老婆在外面出现了什么意外,也是再也等不下去了。于是他便急忙又背上王亮给他的银子,准备在找他老婆的一路上吃、喝、住时用。连准备找到赵家庄时,把吃喝住所剩的银子给赵家庄庄主,做见面礼。他在他老婆的姑姑家出来,一路走一路打听,开始了寻找他老婆和打听赵家庄在什么地方?

这一天早晨,牛永贵在一家客栈里,为了早日找到他老婆,天刚蒙蒙亮,他就着急得没吃早饭就上了路。

当牛永贵走过一处拐弯的路不远,道路的俩边长满了高大的树木,还有一人多高的蒿草的地方时,就看见从不远处的树林子里,突然“闹闹哄哄”走出来一帮人,大约能有十来个。当牛永贵再仔细一看,哎呀坏了!那正是“活阎王”分派出来找他的那十个打手!

这可把牛永贵吓了一跳。他心里骂道:“哎呀!真是阴魂不散啊,我都在大牢里这些天了,怎么刚出来俩天,就又碰上他们了。真是巧哇!怕啥来啥。看来,苍天还真想要我的命?”

于是,牛永贵急忙撒腿顺着这条道往前就跑。

再说“活阎王”前些日子分派出来的那十个打手,正在可哪里找牛永贵呢,正好今天找到这里。现在牛永贵虽然离打手们还挺远呢,但还是被打手们认出来了。

那帮打手们看见有个人在往前跑,打手们里的那个小头目仔细一看,这回看明白了,看那人的身型,看那跑的姿态,往前跑的那个人不正是牛永贵吗?于是,这个小头目“哈哈”一声大笑。对其余的打手们说道:“伙计们!你们都看见了吧?前边跑的那人就是牛永贵,快追!抓住他整回去,‘活阎王’会重重赏咱们的!快追呀-----”

若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novel/vqqmpkqf.html

长篇小说《牛永贵复仇记》第七回的评论 (共 8 条)

  • 淡了红颜
  • 漫舞洛城
  • 冰雅
  • 听雨轩儿
  • 雀雀雀雀跃
  • 心静如水
  • 浪子狐
    浪子狐 推荐阅读并说 跟读中......
  • 常青松

    常青松李老师您好!谢谢您的邀请,不好意思,从今往后我再也不写了。我已经是六十五周岁的老年人,再也不想惹这个气了,现在就已经气出病来了。希望您能理解和原谅。谢谢!祝你们的文学网越办越好!

    赞(0)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