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大侠独行.原创长篇连载:上海屋檐下·第2部·第33章

2020-08-20 10:26 作者:奇书  | 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第33章 大侠独行

话说,由于小玫瑰的机智和敏锐,明星探接到了第一笔业务。

这是白驹第一次独立工作

也是他第一次充当侦探,这让他有些彷徨,有些兴奋也感到刺激。私家侦探,在国外比比皆是,在国内,虽然也存在了多年,却一直是在地下运行,风险和不可知系数,不可预测。

为了生存,三个外行股东。

只能边摸索,边开始了所谓0号行动。(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此时,面对茫茫人海,车载斗量,白驹手里的全部资料,除了小玫瑰和模特儿少妇所有聊天的录音,就是一张事主的彩照。

当然,大挎包随身背着。

里面还有功能先进的各式仪器,仅此而己。

通过反复倾听和揣摸那录音,白驹觉得委托方提供的事主相片,似乎有些诡异。从相片上看,这位杨副市长肤色白皙,国字脸廓,浓眉大眼,鼻翼高挺,一头浓密乌黑的头发,青阳刚,俊逸儒雅,不像个日理万机,忙于具体事务的副市长,倒是位风度翩翩,风流倜傥的明星。

就相片上来看。

这个杨副市长时年不过四十不惑,哪像知天命之男?

当然,也可能的确如此,或稍有出处。

知天命中年男事业顺利,婚姻幸福,或叫艳遇不断,美女投怀送抱,那份得意和惬意,会随着心田流进血管,默化潜移地阻滞和改变着,身体机能的微妙变化,也极有可能。

或者就是,杨副市长整过容。

许部和李灵,均同意白驹的分析,不提。

按照计划,白驹先在网上搜寻,利用强大的人肉搜寻,很快就搜寻到杨副市长的家底。杨××,时年56,住江苏西京市××路××××号,毕业于江苏西京大学研究生院,企管专业,20××年考入政府公务员,从市政府秘书一步步做起,现为××市常务副市长。

老婆是市政府秘书处副处。

二人育有一儿一女,现均在国外云云。

第二天下午,白驹到了西京,下火车后顺手就买了张西京地图。其实,白驹对查用地图并不擅长。可即然干到这行,查用地图就是其基础技术之一。

经过这几天的恶补。

那些纵横交错的红蓝绿黄,也逐步在他眼前,变得有血有肉。

生活在21世纪,高科技时代是件好事儿。在手机里植入个软件,那大到全球某时区某国度,小到国内某市某区某路某号的交通地图,随点随看,方便到了极致。

“学生哥,坐车呀?”

一个略有些沙哑嗓门儿,突然耳畔响起。

正拿着地图翻看的白驹,扭扭头,一个瘦削男笑呵呵的看着他:“很便宜的,一会儿就到。”白驹摇摇头,笑话,一会儿就到?你知道我要到哪儿?

不过,那人的招呼,却让白驹很有点受用。

学生哥?嗯,看来我此行必有收获。

出发前,白驹就脱掉了显得成熟老练的西装长裤和皮鞋。按照时下大学生的潮流,套上一件中档的白色T恤,带拉丝可脱离野外速干的登山短裤,白色登山鞋,头上再压一顶白长舌防晒帽,背一个浅蓝色登山包。

整个儿看上去。

就是一个酷旅游登山的大三男生。

看来这身装束起了作用,要不,怎么会被人称做“学生哥”?“学生哥,你是来旅游的呀?”瘦削男依然笑嘻嘻的:“阿拉西京,“江南佳丽地,金陵帝王州”,拥有着7000多年文明史,”

“谢谢”白驹打断他,指指前面。

“我就在南大读书,不麻烦你啦。”

“哦,就在南大读书的呀?”没想到,瘦削男不但不退,反而腻了上来:“南大好呀,南大是教育部与江苏省共建的全国重点大学,国家首批“211工程”、“985工程”高校,首批“珠峰计划”,”

白驹扭头就走。

身后传来瘦削男的嚷嚷声。

“干么事啊(干什么),甩啊(嚣张),兴滴一头一脸核子(得意忘形)。”出得火车站,白驹就边走边打开手机,点开了交通地图,再到街边招招手,一辆的士应声而停下。

四十分钟后。

白驹就到了西京××路××号××号。

这是一片有点像集资建房的住宅区,楼房都在17层左右,装饰也不算豪华,中规中矩,唯有那总令人想起某种图腾的小区大门,大门内外的保安和亭子,还在站在街这面,就能透过大门看到的,门内蓊蓊郁郁的树木,让人感到这小区有点不寻常。

果然,白驹稍一打听就明白了。

这就是市府市委的公务员住宅区。

看看手机,下午4点21分,就是说,离公务员5点下班,只剩下半小时了。市政府离此步行大约20分钟,在时下反腐关口,杨副市长大约上下班都是步行吧?

白驹四下瞧瞧。

一眼看中了大门左则的彩票站和书摊。

相比之下,彩票店离大门更近,而且,从市政府方向来的公务员们,必须经过这家彩票,才能走进大门。和上海街头的彩票站一样,这店里也满是买彩者。

白驹跨进去。

寻得一个面朝门外的绝佳位置。

拿起单子,慢慢腾腾的填起来。白驹对买彩毫无兴趣,反倒是妙香时不时的,还要网上买彩。可好像运气不佳,从没听她说中过什么奖。

白驹这才感到,这监视人真还是个苦差事儿。

你不能直直的盯着外面,也不能光顾填单不注意外面。

更不能就抓着单子填呀填的不买,他早注意到,双机摆在大门一侧的店主,一个二只眼睛骨碌碌直转的中年女,貌似集中精力顾着售彩,实际里不断抬头扫视着全场。

10分钟过去,中年女的眼光扫过来。

在白驹身上停停,扫了过去。

15分钟过去了,白驹感到那中年女的眼光,这次直直的停在自己身上,不得不匆匆填上几个数,慢吞吞的过去,递给了她。

中年女接过看看,抬头瞧瞧白驹。

脸上露出一丝古怪的神情,稍纵即逝。

复微笑着,拈起铅笔在单上点点,随即塞进了机子。“24块”中年女把打出的彩票递给他,说到:“你填的是双色球复式,一共24块。”

毫无任何概念的白驹,就如数给了她。

接钱时,中年女也不看白驹。

仿佛自言自语,说了句:“还有门”在别的彩客听来,女店主是在习惯性的鼓劲。白驹当然也感到莫明其妙,离开机台退到填写处,又抓起一张单子,装模做样的填写时,猛然醒悟过来,不禁惊出一身冷汗。

这中年女店主,分明是在给提醒我嘛!

可是她怎么知道,我是假装填彩买彩,目的是监视那些进门的公务员?

20分钟过去了,白驹也感到自己的T恤背心,有点濡湿了。不过,白驹突然又想到,是不是自己对号入座?或许这女店主是在替我鼓劲呢?

再说了,即或是还有门。

现在也来不及了,只好先守在这儿看看再说。

白驹有点后悔,早些在的士上,就该向司机多问几句。小伙子司机,热情饶舌,的士一开动,小伙子的话就没停过,有问必答;要不,就是抓起通话器,与那帮的哥的姐相互吼叫,谁谁号的士在谁谁处,载了一肥票,男老板女盼西,一看就是那一对儿到上海来回,包车不打表,纯赚了多少多少;谁谁号的士在谁谁处,违规停车被谁谁逮到,今天的板板钱都还没凑足,高兴的呀……

想着,再偷偷瞟瞟女店主。

哪有的事儿?人家忙都忙不过来呢。

正眼儿也不朝这边撩撩,那么最开始也根本就没扫视我,是我自己心虚嘛。但是,为了保险,再说,老呆在这空气不流通的彩票站里,感到胸口堵塞得慌,有点喘不过气了呢。

于是,白驹出了彩票站。

向前走几步,再朝右拐拐,慢腾腾踱向书摊。

书摊的唯一不足,是回家的公务员们,走到这儿容易分流,因为顺着书摊向前行,是一条大马路,对了,极可能通向小区的另一道门。

住宅区这么大燕且集中。

不可能只有一道大门,这是基本常识。

可这么一寻思,白驹又感到了恐怖,那不证明了彩票站的女店主,正是对自己在提示吗?她并不认识我,更不知道我是做什么的,却准确无误的来上这么一句?

天啊,这太恐怖啦!

思潮起伏之间,公下班的公务员,陆陆续续的走过来。

白驹站下,靠着身后的电杆,掏出手机佯装入神的玩游戏,安装了新软件的手机背对着大街,街上的一切都清晰如故,通过后置镜头出现在屏幕上,可以在自己指头操纵下,连续或断续的自动拍摄,并且不会闪动,也不会发出任何声音。

白驹选择的这个角度极好。

不但行人的脸孔看得纤毫毕露,而且撅起么指头弹开录音键,各种声音都听得清清楚楚……

大半个钟头过去了,白驹很失望,盼望中的那张脸,没出现。因为是副市长,或许正在开会?或许临时有公务处理?或许?白驹毅然收起了手机,他觉得自己这种守株待兔有点愚蠢。或许换个方式试试?

可想想,那侦探小报上所说。

“就侦查的最终日的,守株待兔是目前最保险,最安全和最有效的手段。”,又似乎有一定道理。

白驹有些举棋不定了。事实上,白驹临行前和许部李灵,都认直讨论和考虑过,这第一步如何进行最好?可惜的是,同样没经验,只靠着上网搜寻和读报的二股东,同样想不出更好的方法。最后,只得让白驹根据当时情况,具休决定云云。

可是,总不能就这么站着不动吧?

白驹向前蹲在了书摊前。

一面看书,一面瞟着过去的行人,而且还要做到尽量不漏掉目标,是一种颇具含金量的技术活儿。读大学时的白驹,业余爱好之一,就是上街淘书。

好多年啦。

这种快乐的感觉,终于又回来啦。

瞅着这书摊上琳琅满目的书藉,并瞟着过往行人,白驹有点眼花缭乱感觉。而那守摊的摊主,一个貌似文化人的大叔,也频频地看着这个奇怪的学生哥……

这样,白驹直到幕降临,华灯初上。

书是翻腾了不少,目标却从没出现,第一次感到了眼睛发涩和疲惫不堪,无奈站了起来。很简单,肚子饿坏了,睡意也袭来了,眼下,还是找家小旅馆住下,先把肚子填饱吧。

“学生哥,不看了呀?”

大叔和气的招呼他,笑容满面。

“蹲在我这儿二个多钟头,坐不坐一下呀?”站起,把自己的矮椅子递过来:“我看,你不是咱西京的哦?”“不是,我是重庆的,”白驹也的确累了,可他不能坐,那多不礼貌:“在南大读书”

他站起伸伸懒腰。

看着花花绿绿的夜市。

“平时少于逛荡,今天刚好有空哦。”“哦,南大的呀?难怪不得。”大叔羡慕的扬扬眉梢:“三大校区呀!学生哥,你在哪校区呢?”“研究生院”

白驹按照自己在地图上的查阅。

熟练的回答:“本部”

“本部?当然好!本部在西京市最市中心最繁华的地段,交通相当便捷,不但有许多公交车路过,学校旁边就有地铁站.挺方便的呀。”

白驹轻轻皱皱眉。

这西京人怎么都喜欢饶舌?

蹲在这儿整天与人打交道,还嫌说话不够?“对不起,谢谢,看了又不买,耽搁你了。”白驹礼貌的对他点点头,就转身离开。

不料,那摊主在背后来了一句。

“崽儿,慢点走啥,再吹吹牛嘛。”

地道且标准的重庆话,让白驹霍然转身:“大叔,原来你也是重庆人啊?”大叔爽朗大笑:“老乡见老乡,二眼泪汪汪,回来坐坐,再吹吹嘛。”

说罢,变戏法一般。

从书摊下取出个矮木凳,递过来。

白驹一屁股坐下,大叔又递过二个馒头,一瓶矿泉水。又渴又饿的白驹,毫不客气的笑纳了。这样,事隔多年后,白驹又重回学生时代,坐在街头,背着大挎包,啃着馒头,喝着矿泉水,欣赏着满眼迷漓风景,还津津有味的吹牛聊天。

一时时空倒错,还真的差点儿忘记了,自己此行的真正目的……

“这卖书呢,真正的餐风宿露啥,”

大叔摇摇头:“混得二半料子,务的乃,怕媳妇担心,还得假嘛日鬼(装模作样)打电话,还行!比在重庆强,别担心。”“唉,现在做哪样好哇?”

馒头和矿泉水下肚。

白驹感到肚子充实了许多。

也没有刚才那样心慌慌的感觉了,便拍拍自己双手,附合到:“我们忧着毕业即失业,明天的早餐在哪儿?你们忧着找钱不易渡日难,妻儿老小一家大小,睁开眼睛就需要钱。这真是个忧郁年代啊!”

大叔眯缝起眼睛。

认真的看着他。

“嗯,忧郁年代?好言子儿!好言子儿啊!可是崽儿,我看你呀”放低了嗓音:“不像是学生哥”白驹怔怔,惊讶的反问:“怎么不像?大三呢,还有一年就毕业了哇。”

大叔莞尔一笑。

“你是在找人吧?哪有你这样的学生哥?蹲下看书,眼睛就睃着过往行人,一二个小时不移位的?”

白驹眨巴着眼睛,一时无语。是呀!的确是这样的。自己原以为这样很正常,谁知?“并且,你先钻到人家彩票店站了个把小时,然后,靠在电线杆上玩游戏,最后蹲在我摊前看书。”

大叔笑眯眯的,双手不断搓着,擦着。

仿佛手上很脏似的,非得把污物搓得干干净净不可。

“四五个钟头不曾离去,不是找人是什么?”白驹听得魂飞魄散,这么说,我一下的士就被他看在了眼里?这大叔,到底是什么人啊?不由得呼下站起来。大叔却将他往下一拉:“再坐坐,听我聊聊,多大事啊!(小意思)阿是啊!(是不是)”

“算啦,大叔,我,”

“不解释啦,多大事啊!(小意思)阿是啊!(是不是)”

大叔依然笑眯眯的,拉着白驹的右手,却没松开:“老乡呀,你太年轻了呀!第一次出门吧?我告诉你呀,这儿是市府市委的公务员住宅区,说直白点,是大小官儿们住的地方。即是官儿们住的地方,那些平时在办公室不便说,或者不便办的事儿,不全集中在了这儿?”

右手使劲儿捏捏。

白驹感到了被铁钳子夹着的疼痛

“还没开窍哇”松开:“行了,走吧,找个旅店住下吧。”又补充到:“如果有兴趣,再来吹吹啥。我请你吃如意回卤干加什锦豆腐涝哈!”

白驹几乎是慌不择路的,逃离了书摊。

半小时后,白驹在一家小旅馆的单间里,放下了挎包。

先好好的洗漱一顿,然后穿着裤衩,打着赤膊出来,不由分说就抓起了手机。许部和李灵听了,半天做声不得。在白驹的连声催促下,许部才字斟句酌的说到。

“这说明,我们的设计有毛病。那摊主分析得对,哪有你这样的学生哥?得改变改变,直接以走错路找错人为借口,闯到事主家里如何?”

白驹断然否定。

“大哥,官儿们的住宅区呀,明里暗里的守卫就不说了,光是那时间和托词,就不好掌握和编造。闯进门事主不在怎么办?如果事主在,拉住我问几句犹能编造,要刨根问底怎么办?话多必失呀!还有,一个副市长家里有没有扮做保姆的保安?”

许部沉默了。

李灵接着说。

“或者,直接以办事名义,闯到事主办公,”没了声音,大约,精于人力资源管理的人力部长,自己也觉得是个锼主意,吞回了那个“室”字儿。

是的,没有闯荡几年和成熟阅历。

没有对市政府办事流程,了如指掌和信手拈来的功夫,贸然闯去,不是等于送死?

“要不,就蹲在书摊上,守株待兔?”李灵提高了嗓门儿:“摊主说得对,即然那么多办事的,送礼的和心怀不良的,都守在门外转悠,你也不过是其中一个罢了。即或引起怀疑,就怀疑吧,充其量不过,”

“我不同意,不行!”

许部打断了她。

“我们不清楚事主出差与否?生病与否和别的什么意外,这样傻守着,先不说费用,就是白驹本人的情况,允许吗?”“费用嘛,倒不是第一,”

白驹看着窗外的灯光,迟疑不决。

“就是,这家里,”

“不外乎,就是老婆孩子嘛?”李灵语出惊人:“为了事业,嗨,我们三人不必羞羞答答了,为了找钱,老婆孩子是放弃的因素吗?许总你可真是糊涂,找钱的目的,不正是为了老婆孩子?”

这下,把正副总经理都呛住了。

一时,三个外行,有点一筹莫展。

看看时间,白驹到:“先各自想想,半小时后再聊如何?我得冲冲电啦。”二人同意,关了手机。白驹站在窗外,交叉抱着自己胳膊肘儿,定定的望着窗外。

这家旅馆虽然规模不大,地势却很妙,

它处于一幢大楼的第28层。

凭窗望去,星星点点,繁华如。根据旅馆手册提示,窗口的左面,是闻名遐迩的秦淮河景区,景区里,朱雀桥,乌衣巷,李香君故居,江南贡院……哦,魏晋风骨,六朝金粉,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

右面呢,一黛长江滚滚东去,一桥飞架南北,大天堑变通途!

此时桥上灯火辉煌,人潮车涌,犹如黑夜中一条璀璨的项链……

对这座六朝古都,白驹不熟悉也不陌生。读书时和同学们联袂来过,此后,就任它浮沉在自己的想像里了。没想到,命运又把它与自己联在了一起。

很显然,事先做的各种设想和推演,都是纸上谈兵。

实际中运用起来,矛盾百出,漏洞卓现。

当然罗,这些都是因为大家第一次涉猎,缺乏经验所致。看来呀,这私人侦探,可不是想像中的那般潇洒自如哦!可是,别慌,再想想,总会有办法的。这应该说不是好大个难事儿,关键是没找到个有实效的好方法……

叮!白驹回头。

呈半圆型明亮的床头灯光里,那电话机上的小指示灯,在不断闪烁。

白驹冷笑笑,走过去拎起来,先发制人:“老板,我不需要特殊服务。”“来斯(厉害,有本事),我们店里的可都是盼西(美女)的呀。”

一个甜滋滋的嗓门儿。

白驹就听出来了,正是那个老板兼收银兼接待小姐的声音。

“可白小伙,你错了,我打电话不是为了这事儿,”这让白驹皱皱眉,注意了,是个老油条:“哦,我还以为,”“单身男人,又是年轻小伙的呀,再说,如今公安查得严,甩啊(嚣张),作死了(找死),谁敢呀?”

“老板,长话短说,”

白驹想想半小时后,三股东还要商量。

欲放下话筒,理理自己思绪:“有事说事”“是有事儿,有事儿,我看,原来你叫白驹的呀?” “拜托,你不拿着我身份证登了记?”“当然,这是公安的要求,我这个小旅馆,可是正能量的,”

白驹哭笑不得。

“唉老板,说事儿,你说事儿嘛。”

“下来陪我说说话”白驹以为自己听错了:“你说什么”“ 木里实骨(做事不地道)!我不是说了,下来陪我说说话?”

白驹差点儿摔了话筒:“为什么”

“因为我也姓白,按字辈和年龄,你该叫我大姐!”

10分钟后,穿着整齐的白驹,来到了电梯口。刚才放下话筒后,白驹突然意识到,机会来了。当地人,当地旅馆的老板,又姓白,啊哈,不正好趁机了解了解相关情况?

于是乎,白驹给李灵许部发了商量推后的短信。

就阴阳怪气的笑着,打着鬼主意下来了。

这家名为江南小栈的小旅馆,的确小,小到可归类于名副其实的微型企业。就一条走廊二侧30间房,除掉总台,库房和清洁室,真正用于营业的,就只有27间房。

麻雀虽小,肝胆俱全。

每间房也分普标和中标。

设备设施齐全,看上去也干净卫生。白驹沿着长长的走廊,来到了紧靠着,唯一上下楼观光电梯侧面的总台。这可真是个绝妙的好地方,开着门窗,双目炯炯,奉劝着那些企图捣蛋或不辞而别的客人,多大事,想都别想。

不过30多平方的房里,和正规的旅店酒店前台一样。

布置得小巧灵珑,面面俱到。

正面一排标着不同国际区域时间的电子钟下,一个窃窕淑女正端庄的坐着,侧面的长藤沙发上,一男一女二个小学生,正就着长茶几在做作业,时不时相互推推掇掇,咕嘟咕噜的……看到白驹进来,淑女站起来微笑。

“白小伙,进来坐,单身贵族,反正也睡不着的呀。”

白驹靠在前台沿:“老板娘,你也姓白?我不信。”

淑女就一掏,身份证递在了他眼前:“看好了,这可是正宗第二代18位数字,不像有些人花100块钱在地摊上办的。”果然,淑女真姓白,一个单字“天”,合起来就是,白天!

白驹忍不住笑了。

“白天?那谁是黑夜呀?瞧你这名儿取的?让我们姓白的,情所何堪啊?”

淑女一把抓过身份证,自己也笑了:“白天不懂夜的黑!多大事啊!(小意思)阿是啊!(是不是)妈取的,叫了40年,将就点呀。”

然后,递一瓶矿泉水给白驹。

眼波和着矿泉水一起激荡着。

“喝,请你的,白小伙,你是白驹过隙!我是白天不懂夜的黑!都是有故事的人呀。所以,我让你一来陪我聊聊。”

白驹接过矿泉水,淑女又取出一封圆圆的饼干。

一把撒开,自己取二块扔进嘴里,然后举到白驹面前。

“没事儿,就聊聊。白小伙,出差哇?”白驹几乎马上就喜欢上了这个白天,不假思索的伸手也取了二块,慢腾腾的啃一口,喂一口矿泉水,和她聊起来。

白天虽说己是不惑之年。

可看起来高挑苗条,大大咧咧,女子汉范儿十足。

比实际年龄小多了,这让白驹想起了小玫瑰。对于白天的询问,白驹轻易就拦了回去。因为,她的提问本来档次就不高,就似没见过多大世面的山村野女。

“这么说,你还想要个二宝?拎勿清!不搭界!作死了!(找死)”

白驹不服气:“这话怎么讲的?”

扭头瞅瞅二个一直在做作业的男女小学生:“这是”“我儿子女儿,龙凤胎的呀。”白天愉快地瞧瞧自己的一对儿女,又瞧着白驹:“老天照应,本只想一个就行。这不比得你,有了大宝,还想二宝,白小伙,你说你才在学着做生意?”

白驹点点头。

思忖着如何把她的话茬儿,往自己需要的正题上引。

“做什么生意我不管,这是我们开旅店的行规呀。”白天津津有味的啃着饼干,好像是什么了不起的美味儿:“大上海,上海滩,要个二宝得多少钱?多少事儿?你想过呀?二五郎当二五郎当!(马马马虎)”

这时,那对龙凤胎合上了课本。

男孩儿举起右手,犹如在课堂上发言。

妈妈,我作业做完了。”白天立即笑嘻嘻的:“好!表扬!休息了呀。”女儿却不举右手:“我的也做完了,妈,把手机给我。”

白天瞪起眼睛。

“要手机做什么?你看看哥哥,从不玩手机,就知道看课本的呀。”

女儿撅撅嘴巴,不屑的瞅瞅小哥哥:“同学们都喊他假丫头,当然不玩手机的呀。”小哥哥被激怒了,当场揭发到:“妈,妹妹又抄我作业。我不让抄,她就威胁我,说是明天上学,让她的姐妹们一起骂我的呀。”

小妹妹则一下蹦了起来。

抡起小拳头就往小哥哥身上砸。

气得白天一拍柜台,咣:“干么事啊!(干什么)甩啊(嚣张)……”乐得白驹左手一甩,扑!一大半块饼干塞进了自己嘴巴,鼓着眼睛,打着哽儿(矿泉水己喝完)退到柜角津津有味的欣赏着。

瞧这龙凤胎,完全搞反了呀!

妹妹像老妈,那么哥哥,一定就像老了哦?

裤兜里,突然蠕动起来。白驹背朝白天掏出,是二则短信,“夜店艳遇,精彩刺激,乐不思蜀了吧?说好的商量呢?拜托,差9分23点啦,亲爱的!”一看就知道是李灵。

“一直候着,澡不敢洗,屎不敢拉,屁不敢放,爱不敢做,还活着吧?是不是在想什么绝招的呀?”这是许部。

白驹略一想想。

手指动动,“稍安勿燥,活动中!必回话!为了人民币,亲,就让凌晨睡觉来得猛烈些吧!”啵,发了出去。

这边儿,白天把一对龙凤胎拉开。

扔下一句:“看到会儿,电话的呀!”

一手拉一个,咚咚咚!一直响到走廊尽头。偏偏电话这时响起,白驹就慢腾腾拎起:“喂,你好!”“江南小栈呀?阿拉找老板。”标准的上海腔:“老板唔在的呀”

“说吧,我就是。”

白驹小心的卷着舌头,怕回答不好,搅黄了白天的生意。

“你就是呀?可老板不是女人的呀?”话筒里,旁边还有人在轻声提示:“是不是打错了的呀,是江南小栈哟。”听嗓音,是个年轻女孩儿。

白驹无语,干脆提高了嗓门儿。

“我是她老公。多大事啊!(小意思)阿是啊!(是不是)不就是订房的呀?”

他为自己的现炒现卖,而沾沾自喜。果然,对方软了下来:“来斯!(厉害,有本事)请问,还有没有房呀?”白驹平静的答到:“稍等,我查查的呀。”

白天正好跨了进来,马上接过话筒。

“还有房,般标还是中标?”

订好后,压下话筒,看看白驹:“还行,白小伙,我看你干脆来帮我算了的呀,给你一半股份。”白驹笑,故意刺激到:“拉倒吧,就这几间房?”瘪着嘴巴,摇着头。

白天被激怒了,叽叽喳喳的说了起来。

白驹听着听着,一下打断了她。

“吹远了点吧,哪个姓杨的大官儿,敢带了情人到你这儿偷情?”白天唾沫直溅:“就是那个杨副市长的呀?化了装,带着个模特儿姑娘,莫以为我就认不出来的呀?”

白驹眯缝了眼睛,乐得怦然心动。

“杨副市长?模特儿姑娘?哎,那不是他老婆的呀?”

白天警惕的瞪起了眼睛:“你们认识?你到底是干什么的呀?”白驹捂着自己嘴巴,玩笑到:“特工!国安局!你的,明白的有?”

白天倒一下笑了。

“癔里八怪!(肉麻、恶心)小鬼子哇?说真的,你们认识?”

白驹想想,干脆就掏出模特儿少妇给那张相片:“杨副市长嘛,做工程时我们在一起洽谈过,和我们老板是多年的好朋友的呀。”递给她:“看看,上面还有他的亲笔签字的呀。”

亲笔签字,自然是没有的。

白驹的目的,是借机验证相片的真假。

果然,白天接过瞟瞟,手指头一弹,摔了过来:“癔里八怪!(肉麻、恶心)这是杨副市长?杨副市长有这么年轻帅气?白小伙,你是在寻我开心的呀?”

说着,顺手掏出手机。

手指头一动,迅速翻腾着。

然后:“看,这才是他,”将手机递了过来。白驹定睛看去,一面把右手伸进了腰包,打开了手机拍摄键。眼前,是一个40开外,花白头发,背微骆,穿着时髦,颈脖子上拴着条手指头粗的金链子,戴着架超大变色镜,几乎遮住了整张脸孔的中年男。

粗粗看上去。

也就是在上海街头,随处可见的貌似小暴发户的中年男。

白驹一怔,正打算说什么,白天的手指头轻轻一拨,一个50左右,花白头发,腰杆笔直,面容严肃,穿着朴实,眉宇间敛着自负矜持的中年男,轰然出现:“白小伙,看到了吧?现在的易装术有多厉害!”

白天愉快的解释到。

“这,才是真正的杨副市长!这呢,”

手指头又一拨:“就是常陪他来的模特儿姑娘,挺挺漂亮的,地下情人的呀。”白驹眼前出现的,正是那个委托追查自己老公的模特儿少妇。

白驹的右手指头,在腰包里愉快的轻点着。

他知道,经过自己特设的软件控制,自己腰包里的手机,己把这三张宝贵的相片,都拍摄了下来……

然后,白驹佯装害怕和迷惑不解:“天呀!我吓你说我是特工,国安局的,结果刚刚相反,原来,你才是真正的特工,国安局的呀?”

白天也不避嫌。

收了手机,大咧咧的拍拍对方肩头。

一面走进前台坐下,一面漫不经心的说:“特种行业的呀,天天和公安特勤打交道,不懂也学会了。说穿了,也简单,不过就是加了某种软件的呀。所以,没有谁能瞒得了我白天!”

白驹有些心惊,幸亏自己不是坏人。

要不,吓吓,这太可怕了。

“大姐,那,”白驹眼珠子骨碌碌一转,放软了嗓音:“这软件,能不能?”白天却鄙夷的看他一眼:“莫说我们才认识,就是以后你成了我的小情人,我也不敢给你的呀。”

白驹借机装作醋酸大发。

一转身,出了总台。

回到房间,特意认真锁了好了房门,然后关闭了所有的光源,借着窗外光亮,白驹在衣柜内外,墙角,浴室,天花板和灯架电话机底座等,所有隐蔽的地方,认真检查了一遍。

确认没有偷摄(偷录)镜头或仪器,才重新旋开了床头灯。

往床上舒舒适服的一靠,掏出了手机,打开了视频……

那边儿,李灵和许部听了,禁不住都发出了欢快的笑声。明星探在纯粹是一穷二白的情况下,靠着白驹的勤苦不舍,当然,更多的是偶然和巧合,终于迈出了关键性的第一步。

也就是说,根据和委托方签定的合同相关细则。

现在的明星探,就是立即停止0号行动。

对方不但得照付全款,而且还得支付合同总款三倍的违约金。因为,人证物证俱在,委托方说了假话,提供了假证。

第一个问题好理解。

模特儿少妇说自己是杨副市长正室,不过是一厢情愿的小三心理。

小三的可怜和卑微,注定没有明天的畸情,令人扼腕长叹,也正在这儿,不提。第二个问题就麻烦了,明明一个装腔作势,里外不一,渐现颓败的偷情男,委托方为什么把他拍摄加工成那副模样?

这问题又得分三个层面。

1,就像男人们基本上都有“处女”情结,模特儿少妇也有着浓厚的“美男”情结,并且是在按照自己心里的美男模样,为情人描绘和化装。

2,居然还把这张假相片,当作唯一的物证提供给明星探。促使她这么做的,是什么心态?3,或许,这就是杨副市长在上海招摇过市的平常模样?还是真假兼之?三股东就此,争论得不亦乐乎!时针,指向了凌晨三点。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novel/vqnbbkqf.html

大侠独行.原创长篇连载:上海屋檐下·第2部·第33章的评论 (共 5 条)

  • 老夫子(熊自洲)
  • 水墨残荷
  • 淡了红颜
  • 浪子狐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一门心思选好文,百花丛中觅新人!让文学来温暖整个世界,你的关爱和支持就是我们中国散文网发展壮大和愈加旺盛的坚硬基石和有力支撑!!!在鲜花铺就红毯的圆梦路上,有你有我的不离不弃和温馨相伴,人生注定更精彩,再次谢谢你我最亲爱的朋友!!!顺祝工作心情都愉快!!!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