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没有签字的离婚判决

2018-05-03 12:52 作者:赵自鹏  | 10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时间的触角悄悄摸进4月门楣的时候,残喘于早里的最后一丝冷,只在清明节里象征性地挣扎一番儿,便被春天强健有力的双脚死死踩住,动弹不得。

此时杏花桃花虽已早早落败,槐花火石榴花开尚早,但这在这片被高墙电网封闭着的区域里,几棵海棠花樱花却开得正旺,那一团团灿然的场面同这里严肃压抑的气氛形成鲜明的对比,因为这里是监狱。

这是一个休息日的早晨,当所有服刑人员完成一个小时的文化学习之后,便返回各自的监舍,或懒散地匍匐在床上,或两三个人凑在一起拉着闲话,或到洗刷间里洗洗换下的衣服,唯独陈家宝一个人静静地立在封着不锈钢护栏的窗子前,望着窗外灿然开放着的樱花,心底却是一片冰凉。

翻阅陈家宝案宗可以知道:被告人陈家宝,男,1990年2月22日出生,海东省滨海市人,身份证号码:XX05814,汉族,高中文化,无业,住海东省滨海市黄海镇陈坝村。2013年11月25日因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罪被滨海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12月25日经滨海市检察院批准逮捕。经审理查明,被告人陈家宝因……被判有期徒刑13年,附带民事赔偿10万元,已服刑期4年零4个月,期间因认罪伏法态度积极,减刑9个月,2017年被推荐为亲情帮教积极分子。

陈家宝两眼望向窗外,显然,他的心思不在这些花花草草上面。

自从上次参加监狱的亲情帮教活动之后,陈家宝已经大半年没有见过妻子了。他曾多次写信给她终如石沉大海,多次拨打她的手机号码却提示此号码是空号,他弄不清楚,外边究竟发生了什么,她到底怎么了。(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于是,陈家宝就给乡下的父亲打电话,询问她的消息。父亲接通电话后犹豫了好大一会儿,还是把妻子黄圆圆要和他离婚的事情告诉了他。至于详情等见了面再说。父亲告诉陈家宝,家里已经请好了代理律师,这个婚是一定得离得,时间就定在这个休息日。

,你告诉我,这究竟为什么,是不是家里发生了什么事情?”陈家宝听到这个消息真是如同晴天里一个霹雳,他整个人都懵圈了。他弄不明白,半年前那场帮教活动中,她曾千叮咛万嘱咐自己要好好改造的,她发誓等自己出狱一起过好日子的,为什么这么短的时间,她的态度就发生截然相反的变化了呢,她究竟怎么了?

“没有为什么,还有一周的时间我们就去监狱开庭,你到时候签字就行,你一定记住,只管签字,别的事都不要问!”父亲一再叮咛着陈家宝。

连续几天,陈家宝饭吃不下,晚上也是两眼死死盯着监舍天花板睡不着觉。包组民警知道陈家宝状况后,几次三番地开导他,才使他的心绪才稍微平静一些,包组民警见他也没有过激冲动的行为和想法,只是暗地里注意观察罢了。

但心里搁着事情,陈家宝还是睡不好,他不禁觉想起他和黄圆圆初相识时情景来。

记得那也是一个春上门楣的日子, 陈家宝高中毕业已经快一年了。父亲说:“家宝你这整天在家游手好闲的也不是个法子,既然书是没得读了,你又不愿困在村子里,不如到外边找个活干,一是学个手艺,这样家里生活总也宽松些;二是到外边闯荡闯荡,开开眼界不说,你的心情也好些是不是。”

家宝感觉父亲说得很对。于是他就到县城里一家建筑队寻了个小工的活儿。刚开始时,建筑队早起晚睡的超负荷劳动,陈家宝小身体哪里吃得消,甚至在他就要放弃的时候,她遇见了同在工地上搬卸水泥的黄圆圆。他很好奇:这建筑工地上都是男人干的活儿计,怎么一个正值青春靓丽年龄的女孩家肯干这些粗活,即便年龄看上去比自己还小。不管怎样,人家小姑娘都能坚持着干的,他陈家宝照样能干得了。好奇心的驱使,他寻找各种理由接近黄圆圆,也或是同病相怜,黄圆圆对陈家宝的接近没有任何反感,日久生情,两个年轻人就这样慢慢走在了一起。他感觉她就是自己的另一半儿,她也相信他就是自己今生今世的唯一。

有一天正好赶上下大,工地所有施工都暂停。闲来无事的陈家宝就到黄圆圆宿舍玩。黄圆圆告诉家宝自己就是临县人,距这也就七八十公里。初中刚毕业就被家里许配给附近一个有钱的人家,父亲只是贪图男家彩礼,全然不顾自己的感觉。她听说过男家的一些事儿,他们也的确是附近七里八村有钱的主,就是那男人是个整天沾花惹草不务正业的公子哥,名声很差,她不愿意,就趁着家人不注意偷偷跑了出来。举目无亲的她只能暂时到工地寻些活路,但工地上都是男人的活,这搬卸水泥的活不需要技术,自小干农活练就了一个好身板,这活儿自己还能适应。

“你赶情这是逃婚啊,幸亏是遇到了我,算我大人大量不计较这些。”家宝开玩笑地说。

“哼,你可别认为本姑娘嫁不出去啊,我只是觉得现在还早,暂时还没遇到合适的。”圆圆假装生气地斜了一眼陈家宝。

“那我还不合适吗?”陈家宝着急了。

“那要看你的表现了”圆圆轻声地说。

“好,我现在就好好表现!”陈家宝说着就将圆圆拉进怀里,滚烫的双唇又一次粘合在一起……

过年的时候,陈家宝把黄圆圆领回家中。对于天上掉下来的媳妇,陈家却不领情,他们明显是嫌弃自家和黄家不是一路人,并且还担着许多未知的风险。

陈家宝不管这些,和父亲大吵了一番儿,说他这辈子非黄圆圆不娶。黄圆圆又一次被陈家宝感动了。她偷偷回了趟家,趁着父母不在家将户口本偷出来,竟和陈家宝到黄海镇民政所领了结婚证。虽然他们的情尚且瞒着自家父母,又不被陈家父母的理解,甚至是极力地反对,但他们还是勇敢地走在了一起。没有隆重的结婚仪式,没有双方父母的祝福,但他们坚信爱情就是他们送给彼此最好的祝福和礼物。

领证没几天,他们照样来到工地,黄圆圆主动掏出自己仅有的6000元私房钱,在附近租了一个两室一厅的小房子,算是在城里有了一个稳定的家,空闲时在家里圆圆也会炒上两个可口小菜,两人开开心心地倒也幸福

可啥事都没有不透风的墙。黄圆圆父亲自打发现自家户口本不见之后,就揣摩着黄圆圆回过家,或许背着自己在外干了见不得人的事。况且他曾收下过聘礼的男方三番五次地找到他逼着结婚。无奈,黄圆圆父亲开始四处打听她的下落。当得知女儿在海东打工的确切地址后,就风风火火地领着未来的女婿找到了黄圆圆,非得领着她回家成亲。

那一天正好赶上陈家宝不在工地,他一接到工友的电话就急急火火地往回赶。他一边急着赶路,一边大脑飞转地想着应对之策。他曾听黄圆圆说过,她老家的那位男主是个很不讲理的无赖户,纵使自己说尽好话也不一定管事,即便动起手来自己也占不了便宜,那可怎么办呢?他忽然看见眼前一个五金店,瞬间萌生了买一把刀的想法。陈家宝走进店里挑选了一把王麻子牌菜刀,让店主用报纸包了包别在腰间,自己心里才不那么慌张了。

其实,陈家宝知道在道理上是亏了些,但他还是希望自己能说服对方,相互能各退一步,哪怕赔上些钱财他都能接受,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动刀动枪的。但前提是谁都不能懂自己心爱的女人,哪怕一根汗毛都不行。

等陈家宝赶回工地,黄圆圆父亲正和那位男主儿拉扯着她往外走。

此时的工地上就像个热闹的大舞台,工人们嘻嘻哈哈地讲说着,真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只是看到陈家宝突然出现时,现场才稍稍安静下来。

黄圆圆看到陈家宝终于出现了,便使出浑身力气挣脱开父亲的牵扯,飞跑到家宝面前,家宝则把她紧紧护在自己的身后。

陈家宝冷静地端详了那家伙一番,180公分的个头,身体健康结实,红色脸堂略有络腮胡,说话瓮声瓮气。陈家宝在他面前显然小了一圈儿。

黄家父亲见到陈家宝更是气急败坏,他知道就是眼前的毛头崽子坏了他家的好事,争吵着就要撕扯陈家宝。陈家宝不断往后退着,一边哀求着黄家父亲听他说。黄家父亲多次抓扯陈家宝,最终是抵不过年轻人有力气,几个回合便败下阵来,在一旁呼哧呼哧喘着粗气。

陈家宝不和黄家父亲计较,他知道自己理亏。于是他转向那位男主儿,明确告诉他自己已经和黄圆圆结了婚,他们已经是合法夫妻。至于男主儿曾经给黄家下得聘礼,他们可以加倍赔偿给他,希望他能理解,希望对方能尊重他们,不要再打扰他们的生活。

对方男主儿根本不把陈家宝放在眼里,说他陈家宝是个什么东西,他看上谁家的女人,谁家的女人就是他的,看我今天怎样修理你这瘪三,完全一个泼皮无赖破八户。对方边说边轮起硕大的拳头向陈家宝的眼睛袭来,势大力沉,封在眼上肯定是个乌眼青。好在陈家宝身体轻巧敏捷,他赶紧向拳头打来的相反方向一个跳步,算是躲过一劫。

周围不知内情的看客们又瞎起着哄,更助长了男主儿的嚣张气焰。对方哪容得他啰里啰嗦,紧接着又抬起右脚向陈家宝的小肚子踢来,他迅速向后倒退两步,不巧的是正好踩在一块半截砖头上,重重地滑倒在地,那半截砖头正好硌在肋骨上,痛得他眼泪快要流出来了。陈家宝强忍着疼痛站起身来,顺手从腰间抽出菜刀比划着,希望能震慑一下对方的嚣张气焰。对方毫不理会,竟然伸手和他夺起菜刀来。就这样你来我往地争夺着,菜刀锋利的刀刃不经意间竟扫到那家伙的手腕儿,鲜血一下子流将出来,吓得陈家宝扔下菜刀拉着黄圆圆就往工地外跑。事后那家伙被路人送往医院,但最终还是因失血过多抢救无效死亡。

陈家宝惊恐地奔回家中,把刚刚发生的事情向父亲说了一遍。父亲听后很是气愤,狠狠地地甩了他一巴掌,埋怨他说这么大的人了,耳根子软光听女人摆布。还说这女人就是个惹祸精,才进门几天,就害他家几代的本份都给葬送掉,强拉着儿子去自首。陈家宝本来是个又主见的,只是刚才因为恐惧慌了神,倒是父亲的一巴掌将他打清醒了。他明白,自己犯下的命案,跑到哪里,躲到猴年马月也不会躲掉的。她不想自己的亲人为她担惊受怕,那就好汉做事好汉当,天大的事情自己都能担,何况又是为了自己心爱的女人呢。

宣判的那一天,法官认定他犯罪意图存在主观上的故意,且伤人后未能及时施救导致对方死亡,但考虑到他的自首情节,最后判他有期徒刑13年,附带民事赔偿10万元。

13年呢,陈家宝母亲当场哭昏在法庭上,自己妻子也是控制不住悲痛的情绪,痛苦地撕扯着自己的头发,恨自己害了家宝。但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这个理他陈家宝懂,他得背起这个债。

陈家宝被监狱收押之后,他没有怨天尤人,没有受狱内其他服刑人员不良习性的影响,而是及时端正认罪伏法态度,积极参加监狱组织的教育改造活动和生产劳动,积极参加监狱组织的相关技能培训,他四年多积极的改造效果深得所在监区领导的认可,已经成为监区认罪伏法积极改造的一个典型模本,多次被推荐参加监狱组织的警示教育活动。陈家宝曾经在一次警示教育现场说过,他积极改造的唯一目的就是争取早日回到自己心爱的妻子身边。

可如今,自己日思想的妻子要和自己离婚,这是为什么呢,陈家宝想了几天几夜都没弄明白。

“陈家宝,队长喊你开庭。”正当陈家宝的心绪陷入一片乱麻中不得挣脱时,这一喊声,仿佛是熟睡中的人被人浇了一瓢冷水,陈家宝浑身激灵了一下,思绪瞬间回到当前。该来的终是要来的,该解的难题终归是有答案的,他陈家宝纵使有一万个不得解的答案,今天他或许就能找到了吧。

他整理了一下自己刚刚浣洗过的灰色的囚服,他得振作起精神,他不能在自己心爱的人面前丢份儿,他无论结果如何,他一定要得到事情的答案。

“陈家宝,你应该知道法院开庭的原因吧。”带领民警显然看出陈家宝的重重心事。

“队长,这次法院开庭,听父亲说是我对象起诉我离婚的事,可我不想离婚。”陈家宝一路不断重复着。

“无论诉讼离婚由谁提起,无论谁违法犯罪,都要为自己的过错行为买单,你一定要正确认识你要面对的现实状况,凡事再不能意气用事了,你知道吗?”带领民警耐心而又严厉地说。

“队长请放心,我在里面的四年多也想清楚了很多事情,但我还是不能接受离婚这个情况。”陈家宝眼睛红红地说。“我只是想努力挽留住这段感情,毕竟我们曾经那么地相爱过。”

带领民警没再说话,领着陈家宝一直来到会见室。

刷卡进门上二楼,这里是为服刑人员提审或开庭设立的专用房间。室内分为两间,中间的底部大约有1.5米高的基础,基础上面用黑色的大理石台板铺贴,上面到天花板用厚厚玻璃板完全隔开。黑色大理石和玻璃接触的地方,为方便双方传递需签字文件,左右各开两个凹式小窗,很像银行柜台办理业务的小窗口,唯一不同的是这个窗口上面加着盖子,平时都是锁着的。被隔离开的双方可以通过桌上的麦克风相互通话。

被提审这边有两个座位,一个是夹带固定手脚锁具的座位,是服刑人员的固定座位;固定座位的右侧是临时放置的一把椅子,供押解民警使用。

审判庭一边两排两列座位,中间正对的后排座位供审判官使用,前边的座位供书记员使用;书记员右侧是原告方及辩护律师席位,左侧则是被告方及辩护律师席位。

对面人员早已经落定。正首是该案的审判官以及一位女书记员,左首处妻子黄圆圆及代理律师,右手是陈家宝父亲及代理律师,但等陈家宝这边固定好,整个审判仪式迅即开始。

“你好,我是滨海市黄海镇法庭副庭长杨海,这位是书记员蕉霞。我们今天来审理黄圆圆起诉你离婚一案,你是黄圆圆的丈夫陈家宝吧。”担任该案的审判官直截了当地首先发言。

“是,我是黄圆圆的丈夫陈家宝。”陈家宝回答着法官的问询,眼睛不由自主地看了一眼自己的妻子,她一直低垂着头,整个脸都埋在蓬乱的头发里。她的双肩时不时耸动几下,显然她刚刚哭过;他又看了看父亲,父亲只是将身子微微向陈家宝的位置斜了斜,黑瘦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好。按照离婚诉讼案的法律程序,我们先进行诉前调解程序,我们来就是要确认一下当事人的想法,你要如实回答我们。”法官问。

“法官,我不想离婚,我们是有感情的。虽然当初我们的结合没有得到双方父母的理解和支持,但我们最终还是还是走在了一起,这说明我们感情很深,我们爱情是真爱。”陈家宝一口气说了一大堆。

“至于你说的感情深浅权且别论。但你父亲是同意原告方的诉求,他不希望你们继续下去,现在牵扯到你们双方的财务问题,你父亲说你们结婚时,他曾给你们元的银行卡,还有一根金项链和一枚戒指,是否有这么回事,金额是否相符?”法官问。

“对,那元是父亲给我们的是农行卡,密码是我对象的生日,当时和项链、金戒指一块儿交给我对象的保管,这个错不了。”陈家宝说。

“原告方,你对被告陈述的情况有异议吗?也请原告当事人控制一下自己的情绪,这只是诉前调解,你可以选择自己回答,也可以委托你的代理律师代为确认。”法官看黄圆圆双肩耸动地更为厉害,怕原告情绪失控无法完成正常的应答,不得不做出提醒。

“这事我替我的当事人回答。我私下和我的当事人沟通过,她对于被告方所说的金额和物品没有异议,但我方认为被告方当事人当初结婚送的银行卡以及项链和戒指应当属于赠与行为,且均用于结婚购买生活物品,已不具有返还意义。并且他们结婚时,我方当事人也花费了自己婚前存款6000元,如果返还,是不是也要一并返还呢,请法官予以确认。”原告律师见黄圆圆情绪激动,为其辩护。

“请问被告是否确有此事。”法官问。

“我们有异议。对于这笔款项,我的当事人不是很清楚。因为当时他们办酒席,这笔钱是我的当事人交给原告的至于钱的用途是原告的事情。但现在的事实是,原告首先提出了离婚诉讼请求,是一种主动违约行为,应返还曾经给予的财物。”被告席上的律师如此辩护。

“是这样,我当时只是把财物交给他们,支配权属于他们,我只知道结婚家具及生活物品是儿子一手操办的,花多少钱我们也不清楚,至于租房的事情我们更不清楚。”陈家宝父亲补充着。

“这钱我知道,因为我们结婚后在在城里打工,预付一年的房租,没成想租期还未到就出事了。”陈家宝看着不断啜泣的妻子,内心就像针在扎似的,并不断颤抖着。

他知道父亲一直以为自己的犯罪皆因圆圆而起,对圆圆一直耿耿于怀,即便是自己获罪入狱,可父亲还是不许圆圆踏进陈家半步,他一想到自己心爱的妻子整天龟缩在狭窄的出租房里,以泪洗面、郁郁寡欢的样子,他的眼泪就禁不住流淌下来。他转向父亲:“爸,我至今都不明白,你为什么就不能宽容一下圆圆呢,虽然当时我是因为圆圆而犯下命案,但圆圆是我的妻子,我必须保护她不受伤害,现在儿子是获罪入狱,是我罪有应得,爸,你又何苦难为她呢!就是上次亲情帮教活动,你们嫌丢人不肯来,可圆圆来了,如果她不爱自己,她又何苦这么做呢。现在你又决绝地让我们分开,即便是外人都是劝和不劝离的,你为何还步步紧逼,爸啊,这究竟为啥,你究竟怎么了?”陈家宝近乎哭着说出心存已久的对父亲的不满来。

“家宝,你没有资格说你父亲。自从她黄圆圆来到咱家里,家里就一直没有消停过。你说你犯罪是为了你的女人,那我们拿出的十万块钱又是为了谁!你说为了你的女人锒铛入狱,你娘一下子病倒至今躺在家里起不了床,这又因为谁!家里辛辛苦苦给你大哥凑钱买辆货车跑活儿给你娘治病,现在你哥又出车祸躺在家里不能动弹,你说你让我怎么办!”陈家宝父亲见他此时仍然极力维护着圆圆,不禁火气一下上来。

“请被告注意控制情绪,我们此次只是确认你和被告的财务确认问题,不涉及你们家务,请不要纠缠与本案无关事项。”庭审法官不得不提醒着陈氏父子

陈家宝抹了把嘴角流下的泪水,转向黄圆圆:“圆圆,我求求你,你撤诉好吗?你想想当初我们顶着那么大的压力,不是也走在一起了吗,你已经等我四年多了,我在里面好好改造,争取尽早出狱,你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

黄圆圆再也忍不住自己内心的委屈,她哭着:“家宝,不是我要狠心地一定离开你,我也想安安静静地等你回来过日子。可如今因为咱们的结合,给你全家带来这么大的变故,你父亲说得对,我就是个扫帚星,只会给你家带来灾难,我只得离开你,离开你们家!”

“圆圆,不是这样的,都是我没保护好你!你要相信,这个世上只有我对你是真心的,不要离开我好吗?圆圆,你撤诉吧,不管我家对你咋样,但我对你是真心的,你想想你离开家,有谁对你真心好呢!”陈家宝不断哀求着黄圆圆。

“家宝,你对我的真心我明白。如果不是这样,我也不会傻傻地等你四年多。这四年多的日日夜夜,我一直相信是咱们之间的真心支持着我。可现实你知道吗,我娘家不让我进家门半步,你家又是如此不待见我,别人的冷嘲热讽我都能忍,但我忍受不了亲人的步步紧逼,我坚持不住了,我没有任何办法啊,家宝!”瞬间黄圆圆的眼泪一下子像决堤的洪水一样倾泄下来,她已经控制不了自己了,她悲愤地冲出房间,一阵阵的哭泣声从走廊里不断传来。

陈家宝几次想从固定座位上站起来,都被一旁的看管民警控制住,他只得用双手捂着自己沾满泪水的脸,向着法官,向着自己的父亲,向着看管自己的民警,无力哭诉着:“求求你们,我不想离婚,我真地不想离开她……”

“家宝,你不要犯傻,只要你在这些上面签上字,我陈家和她再没有瓜葛,听话!”家宝父亲拿起法官递给他的一些文字材料,走到玻璃隔断跟前,从下边的小窗口处使劲送到这边。

爸爸,这个我不能签,我要和圆圆在一起!”陈家宝哭泣着拒绝着父亲。

“你这个熊孩子,爸爸还不是为了你吗,离开她,离开这个扫帚星,咱家才不会遭灾遭难!”父亲在另一旁坚持着。

“不签就不签吧。陈家宝,像你这种情况,我们国家法律也有规定,处于较长刑期的,也就是背判五年以上实刑的,只要原告坚持离婚请求,即使你不签字,我们也可依法宣判你们离婚的,这个你要明白。请原告当事人回到席位上。”庭审法官无奈地说。

原告代理律师不得不走出房间,劝说了很长时间,才把黄圆圆拉回原告席。此时的黄圆圆经过刚才一次彻底地释放,心绪终于慢慢平静下来。她仿佛做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整张脸没有了任何表情。她看看正急切张望着自己的家宝,看看了被告席的家宝父亲,最后看着法官,语气坚定地说:“我坚决离婚!”

“我不同意离婚!”家宝声嘶力竭地说。

“家宝,对不起!这辈子能做你的女人,我很高兴,但我只能做出这样的选择,希望你好好改造,好好保重!”黄圆圆坚定而深情地看了最后一眼自己心爱的家宝,然后表情自若地坐正身子。

“好,既然原告当事人维持自己的离婚请求,作为本庭主审法官杨海,书记员蕉梅,支持原告请求!”法官的最后决定彻底让陈家宝放弃了最后的念头,他好像找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又仿佛什么也没有得到。

庭审到此结束,他无精打采地站起身子,让看押民警带他回监舍去。对面的人员也陆陆续续退场,这场离婚诉讼就这样,以一场没有签字的离婚判决而结束。

据后来人说,自从黄圆圆离开监狱之后,人们在她暂居的出租屋就没见过她。有人说,黄圆圆被父亲拉回老家和另一个有钱的结了婚;有人说,黄圆圆去了外省就没回来过;也有人说,在靠近黄海镇的河沟里见到过一具漂浮多日女尸,看身材大体轮廓很像黄圆圆,但这一切的一切,陈家宝却再也见不到了。

爱情啊,往往伟大地能成就一个人,但不幸时却也能毁掉一个人。而在中国几千年的历史长河里,既有梁祝化蝶的美丽传说,也有仓央嘉措式的人间悲剧。这一处处的人间悲剧里,爱情就像划过天际的那一颗颗瞬间而逝的流星儿,那样地脆弱和弱不禁风。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novel/vqlbrkqf.html

没有签字的离婚判决的评论 (共 10 条)

  • ╰☆╮緈褔涙ぷ
  • 淡了红颜
  • 襄阳游子
  • 紫色的云
  • 心静如水
  • 亓方文
  • 吴勉翰
  • 火淼
    火淼 推荐阅读并说 推荐
  • 浪子狐
    浪子狐 推荐阅读并说 爱情就像划过天际的那一颗颗瞬间而逝的流星儿......,欣赏,问好,推荐!
  • 天山雨阳

    天山雨阳哎,得不到亲人祝福的婚姻即便是真爱也是难以幸福的,可只有亲人祝福的婚姻又能幸福吗?!不过,痛过的人应该得到重生,成长得更坚强。

    赞(0)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