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莫愁女

2019-11-14 07:30 作者:刘文忠  | 11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刘文忠短篇小说

1。八岁老人

小区有个老者,80多岁,面善心慈,精神抖擞。见人总是嘿嘿一笑,算是打了招呼。与我无交。因为他老人家是从鄂尔多斯生态移民过来的。

老柳听老伴说此人智障,自称8岁了。

闲来无事,老柳与此公面遇小区活动场地。

老柳与此公对面坐下,闲聊起来。(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此公健谈,全无智障的样子:

此公一直在伊盟供销社上班,当过售货员,开过石膏场,跑过客运,赚了一些血汗银子,1990年有50多万。老伴嫌他太辛苦了,将本求利,休闲养老。

小舅子知道了,说是三分钱的利,全部拿走,投在开放商那,结果血本无归。

老岳父和老岳母觉得对不起女儿和女婿,再加上年老体弱多病,相继一命呜呼!

小舅子气得得了脑出血,媳妇跳舞跟人走了,再也没有回来。

留下一个三岁男孩老伴带着,快30多岁,该给娶媳妇了。

自己的女儿考上了大学,毕业后回到乌市,没有正式工作,把他们老俩口愁的白了头,还要给侄儿娶媳妇!

自从8年前搬进幸福新村,此公戒酒戒烟,远离麻将,也不去风月场“打炮、放火”。一个人独来独往,嘴里有时候絮絮叨叨,被人误认为“智障”,有了老年痴呆症。

烟瘾上来,吃一个5分钱的奶片。

酒瘾上来,吃两个奶片。

日久天长,此公奶片不离嘴,兜里装满了奶片。

人们见他和吃奶孩子一般,有人问他:“大爷高寿?”

“八岁了!”

人们渐渐淡忘了他的名和姓,八岁老人倒是都知道。

2. 莫愁女

一。

仿佛冥冥注定,老柳到办事处关工委上班第一天,就遇见了她!

莫愁女!

像在诗词歌赋里,像在电视剧和小说里!

莫愁女八岁,脸色清秀,眼里有神。皮肤细腻,气质不凡。不像鄂尔多斯高原上的牧羊女之后,后来知道,孩子的母亲是北京女孩,有着高贵的血统。

愁淡的目光,透入灵魂,莫愁女让老柳不寒而栗!

二.

她被78岁的奶奶拉着手走进办公室,说是父亲在北京被杀,母亲生产莫愁女时候难产而死。

莫愁女被诊断出尿毒症晚期,又被北京的年迈的姥姥送到滨海市爷爷奶奶身边。

在奶奶断断续续的倾诉中,老柳得知,爷爷奶奶难以为继孩子的医药费,要办孤儿求得更多帮助!

合情合理,办孤儿需要父母的死亡证明,几次来社区无功而返。

老柳拍案而起,示意社区工作人员给办一下,开个死亡证明,到派出所盖个章。

主要办事工作人员为了给老柳面子,给了一个台阶下:

“刘老师,五楼开紧急会议,我也去了。”

三.

五楼是领导的办公区,有一个大会议室,开紧急会议再正常不过了。

老柳随有关办事人员来到五楼。

五楼根本没有会议,会议室空无一人!

那个工作人员也托故到了卫生间!

老柳再返回一楼办事大厅,更是空无一人。

老柳抬头一看,办公室的墙上已经11点50,到了下班时间

“一定是巧合,巧合,”

老柳自言自语。

莫愁女和奶奶早已离开办公室,不见踪影。

四.

一个社区工作人员悄悄告诉老柳,这祖孙俩是狗皮膏药,谁黏上了就取不开!

例行公事,先到社区再到街道然后到市区,没有越级上访。

理由就这么简单。

事情就这么难办。

盖一个公章就能够解决的事情。

老柳一头雾水,小莫愁奶奶凄惨的样子,小莫愁求助无故,眼里没有死亡就要来临那般可怕,目光像刀子一样刺痛我的心。

回家的路上,老柳如芒刺在背,急匆匆一个人低头走路。

“砰!”一声,老柳与前面坐着的一个老头撞上了。

五.

“我眼瞎了,对不起!”

老柳自己骂自己。

被撞的那个老头不但不发火,还给了老柳一个台阶下:“你老哥是知识分子,眼睛近视,以后走路小心,不撞到树上。”

是幸福新村的一个滨河市老人,是个煤炭退休工人,也是一个看得开的人。

老柳说起莫愁女,说起死亡证。

退休煤炭老工人轻描淡写地说,都是钱害的。

慈母多败儿!

慈母多败儿!

老柳一头雾水!

煤炭老工人如数家珍:

莫愁女的爷爷是汉南牛头山最有名的赤脚医生,也是公务素医院的著名全科大夫,一般头疼脑热、时令瘟疫,手到病除。

第一个离开即将倒塌的牛头山医院。

第一个承包了后又购买了牛头山医院。

第一个主动拆迁,得到800多万。

第一个又把自己住房主动拆迁得到200多万。

别人是万元户就觉得了不起。

莫愁女的爷爷手里有1000万。

这么多的钱,做了孽!

做了孽!

不要老柳细问。

煤炭老工人竹筒倒豆子:

六.

有了钱后,莫愁女的爷爷成了守财奴!一分钱也要扣出水来花,当时国家地震、学校返修、贫困生救济,一毛钱也舍不得。

宝贝儿子也不例外。

母亲的溺下,宝贝住宾馆,花天酒地。

莫愁女的父亲在母亲的帮助下,自己用三钱俩枣的价钱,买下来滨海最大的工人俱乐部,经过豪华装修,开了一家“宝金利”豪华舞厅,专门为有钱人和有权人提供娱乐场所。

宝金利不分白天晚上,门前宝马奥迪。

保镖和秘书都是穿名牌,戴名表,年轻漂亮。

到宝金利成了高贵身份的象征。

自然是生意兴隆,日进斗金。

七.

宝金利在滨河市搁不下,分店开到了包头呼市,最后去了北京有了分店。

儿子娶回一个慈禧太后的后几辈血统女儿做儿媳。

莫愁女的爷爷和奶奶在滨海婚庆酒席,大摆了三天!

又是滨海第一家。

全家到北京居住,老俩口不到半年回来了。

独苗儿子被情敌杀死,钱挥霍得一分不剩。

滨海、包头和呼市的分店由于经营不善,员工发不出工资跑光了。

换不起贷款,舞厅全部被银行查封了。

儿媳在生产小莫愁时候大出血而死,小莫愁住在姥姥家。

小莫愁被查出尿毒症晚期。

小莫愁的姥姥从北京把她送回滨海小莫愁爷爷奶奶家!

小莫愁的爷爷奶奶现在居无定所,租住在牛头山一间小平房。

老柳是光棍跳过墙,单管一时忙。

协助开了父母的死亡证,领个低保和贫困救助。

作者刘文忠,在报刊发表文学作品1000多篇,百万余字。

联系地址内蒙古乌海林荫街道幸福新村南区19-6-102

电话: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novel/vpufbkqf.html

莫愁女的评论 (共 11 条)

  • 雪
  • 浪子狐
  • 听雨轩儿
  • 残影
  • 雪儿
  • 紫色的云
  • 淡了红颜
  • 江南风
  • 少华山
  • 风残炫舞
  • 希望

    希望我是文化公司的资深编辑,看你的文章挺不错的,风云吐於行间,珠玉生於字里,很有意义。可挑选部分作品传给我,我帮你入驻我们的《当代评论家文选》《中国诗词散文集》《当代作家文选》《当代散文家文选》《当代诗人文选》《我的母亲》《共和国的公民们》《荣誉市民之歌》《中国博客精选》《中国作家文选》大型史诗纪实图书。 请加微信mingwen138

    赞(0)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