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梅梅的眼泪第二章花落知多少

2019-06-17 11:10 作者:小芒果  | 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呜——呜——”梅梅忽然放声哭了。哭声在这空荡荡的四壁上碰来碰去,没有着落,因为没有一壁墙接纳。梅梅哭喊道:“表哥——你这是干嘛呀。我让我来找你,是希望你能帮助我,你怎么能这样?”

唐洪停了停手,把头凑到梅梅的耳边,说道:“我会帮你的,我会给你安排个轻松的工作,也会照顾好你。可是,现在我也需要你的帮助啊,你就帮我一次好吗?就一次。”说完,唐洪翻身压住了梅梅。

“呜——不要——”梅梅挣扎着。

“不哭了,我会疼你,你的。”唐洪掩着梅梅的手脚,不让她挣扎。

里,城市的繁华与喧嚣遮盖了所有人的一切快乐与烦恼。等明儿天一亮,黑夜销嗜,谁去在乎、谁去回忆那个只有一个颜色的夜——黑。(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唐洪已全然顾不上梅梅的反抗与泪水,只顾着他那硬邦邦的东西。一边舔着梅梅的哭声,一边念叨着:“梅梅,我会好好爱你、照顾你……”

这一屋的黑色里,先传来梅梅的一声“啊——”,接着又传来唐洪的一声“啊……”两个相同的字,不同的调,飘向天空。远方。

天亮了,黑夜消褪了。屋里和外面一样的敞亮。唐洪转过身来,推了推梅梅,问道:“还疼吗?”说着,又把自己的牙齿凑到梅梅的脸上,啃了几下。

梅梅转过身去,背对着唐洪一个字不说。

唐洪把头缩到被窝里,迎着光线看见床单上印有一块红,心情一激动,又把梅梅揽到了身下,重复着昨晚的鬼话,重复着昨晚的动作。

梅梅闭着眼,泪水光明正大地淌了出来。声音沙哑地央求唐洪“快点下来”。

唐洪带着梅梅去了酒店,并告诉梅梅喜欢吃什么,喝什么就尽管说。梅梅没有点菜,只是要了瓶酒。唐洪见梅梅眼角还挂着泪,就自己点了些认为梅梅爱吃的菜。

梅梅给自己倒了小半杯,然后一仰头,一闭眼就喝了。望着空荡荡的杯子,说道:“昨晚的事不要让任何人知道。”或许没有不会喝酒的人,只有不想喝酒的人。当你想喝了,你就自然会喝了,不用别人指点。喝酒,说简单些,那就是一仰头的事儿。

唐洪也为自己斟了杯酒,一仰头喝没了。然后轻声回答:“放心吧,相信我,一定不会让第三人知道的。”说到这儿,唐洪摸出一粒药,递给梅梅,并嘱咐饭后服用。

结完账,唐洪给梅梅拿了些钱,让她逛逛商场,买些自己喜欢的衣服和用品,说等自己忙完公司的事儿,就回来接她。说完,唐洪离开了。

梅梅沿着街道,漫无目的地走着。道路中间,是穿梭的车辆,不停往来,没有终止;路两边的人,大多和梅梅一样,漫无目的,四处闲逛。这城市的水泥路,确实要比梅梅家乡的路硬了很多,是那种即便你跳多高,踩下去,也踩不起坑的硬。

梅梅曾多少次拿起手机,想要报警,可想着如果要是别人知道自己被沾污了,那自己还怎么抬头做人啊。又念着自己在这茫茫城市里,人群中,除了唐洪,又能依靠谁呢!想着这些,只能祈祷这样的事不会再发生。

一晃好几个月过去了。梅梅也适应了这儿的生活,也适应了唐洪暗无天日的折磨。

这段时间里,梅梅认识了不少人,也交了好些个朋友。其中有两人,对梅梅来说最为重要。一人名叫肖倩,是一位富家千金,虽然桥生惯养,却心地善良为人直爽,没有心眼儿。梅梅与肖倩相识,也算是巧合吧!前不久,肖倩在过人行横道的时候,被一辆闯红灯的自行车给撞倒了,骑车的小伙子见没什么大碍,一溜烟儿跑了。这一幕,正被梅梅看见,便上前去扶起肖倩,并把她送到医院。从此,两人深入浅出的交往开来,感情日渐浓厚,成了要好的闺蜜。

还有一人叫黄中,刚过三十。十年前,黄中因为家里贫穷,做了上门女婿。刚开始,凭着自己一身劳力,挣些苦力钱,还能养家。后来,随着孩子的出生,挣的钱不够家庭开销了,女方家人开始渐生怨气,时有恶言相向。时间一长,黄中受不了这气,与女方离婚后,学了炒菜的本领,便来到这儿做了厨师。

因为梅梅常来这家饭店吃饭,多是一个人,黄中有空的时候就坐在梅梅对面,一边看她吃饭,一边和她闲聊。原来,梅梅与黄中是同乡,刚开始梅梅叫他“叔叔”,但黄中觉得“叔叔”听起来显老,于是让梅梅管他叫“黄二哥”。

一来二去,两人就熟悉了。黄中经常多给梅梅炒一两个菜,打趣地说:“要多吃菜,才能长个儿。”说完,黄中“咯咯”地笑了一通。梅梅把自己的情况一五一十地告诉了黄中,当然要除去与唐洪之间的那些事。

时间久了,黄中竟对这么一个小姑娘产生了一种情感。他也说不清是一种怎样的情愫,是出于对小妹妹的怜惜情怀呢?还是出于对女人的爱慕?

唐洪告诉梅梅自己要回家乡办事,需要好长一段时间。临行前,给梅梅留了些钱,交代梅梅把自己换下的衣服、裤子洗洗,屋里收拾干净;还嘱咐梅梅说:“不要经常到外面玩,有很多坏人,我担心你受到欺负。”

梅梅点了点头。唐洪回过头亲了梅梅的嘴,又往她胸前狠狠地抓了一把,转身离开了。

梅梅长舒一口气,歪在沙发上闭目养神。不一会儿,忽然直起腰来,把目光重新落在那本书上。心想,那些都是污秽、脏的东西,自己不能看,不该看。可转念一想,觉得自己现在都这样了,自己早已不是一个纯洁的姑娘,身上到处都有脏的痕迹。想到这儿,梅梅不禁眼角酸楚,掉下泪来。

但很快,梅梅拭干眼泪,又说服自己,轻轻地翻开了书页。梅梅慌慌张张地看了两页,猛地又合上了,然后闭着双眼,横坐在沙发上,觉得自己实在太坏了,真不该看这些令人恶心的东西。

可不一会儿,梅梅又觉得,看都看了,看一次与看两次又有什么区别呢!一次是看,两次也是看。于是,又重新翻开了。又只看了两页,再次合上书本,躺在沙发上静静地、彻彻底底地休息。

稍后,梅梅睡着了。秀发、彩衣、芳香轻轻地呵护着她。此刻,她就是里的公主。梦见:黄中做的菜;唐洪的手,伸过来。

由于接连下了几天,路面变得湿滑。梅梅一不小心踩滑,扑倒在一辆等红灯的豪车反光镜上,不料将该镜给折断了。梅梅从未见过这样惊悚的场面,除了低头赔歉,不知所措。

“啊呀呀——你个死丫头,冒冒失失的。看把我的反光镜撞成什么样子了,我这车才买多久哩!看你怎么办吧。哼。”从车里走下来一位胖婆,一边指责梅梅,一边清理掉下来的反光镜。

“需要赔多少钱呀,阿姨,真是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梅梅颤抖着嘴唇问道。

“八百。”胖婆没好气地说道。

“八百?就一块镜子就要值八百么?”梅梅听到这个庞大的数字,小小的心蹦蹦直跳。在她记忆里,一块镜子最多也就几十元呢,怎么可能有八百元的镜子?肯定是被敲诈了呀!

听到梅梅这样一说,胖婆气得双腿发抖。旁边一位朋友提醒她:“你几千块的镜子,要她赔个八百,人家还不领情呢!干脆报交警好啦。”

“八百你还觉得多了是不,你觉得要陪多少才合适?”胖婆喘着粗气儿吼道。

“我给你——给你三百元行吗?”梅梅本想说二百来着,只是觉得眼前这个胖婆凶巴巴的,就想着多给一百元,她应该会好受点儿。

胖婆身边的朋友忍俊不禁,都不知道这笑声该往哪儿消失。聚精会神地望着胖婆与梅梅,看如何收场呢。

“哦呦——算了算了,真是倒霉到头了。赶紧拿钱,真是遇到你了。”胖婆坐回车里,猛地关上车门,伸出手来,管梅梅给钱。

梅梅很不情愿地将三百元给了胖婆。胖婆接过钱,一脚油门走远了。旁边朋友问她:“怎么就放她走了?”

胖婆龇牙咧嘴地痛骂了梅梅一番,回道:“一个小姑娘而已,难得和她计较。”

受到委屈的梅梅,去了黄中那儿,一边吃饭,一边向他苦诉刚刚被别人敲诈的事儿,还趁机臭骂了那胖婆一顿。

黄中一边嬉笑,一边安慰。因为不注意把握时间,梅梅与黄中聊的太久,抬头看时,外面天都黑了,路边燃气了路灯。四周又响起了各色声音,这声音在路灯的照耀下闪闪发光。

黄中说天黑了一个人回去不安全,心里会担心,表示要送梅梅回屋。刚开始,梅梅谢绝了,但黄中几番好意,梅梅也就怀着个不要意思,接受了。

黄中前面骑着摩托车,梅梅后面坐着。还不时提醒梅梅坐紧些,防止出现意外情况。两个人,一前一后,在车流里,灯光下,喧嚣声中穿梭。距离就那么一段。

沿着梅梅地指引,很快到了门口。黄中本来转身要走,梅梅觉着都到屋门口了,就招呼黄中进屋喝口热水再走。

黄中被领进了屋,梅梅也给他倒了杯热水。屋里很安静,静得能听见黄中饮水的声音。一种莫名其妙的尴尬在屋里蔓延开来。黄中紧紧盯着杯中的水,一点点稀少。梅梅时不时伸眼看黄中,觉得他脸上似乎挂着些可爱,一点儿不像三十出头的“大叔”。

黄中干脆一口喝掉剩余的水,站起身来告诉梅梅自己要回去了。梅梅将黄中送到门口,说了声:“谢谢。”黄中“嗯”了两声,走了。

梅梅回到屋里,又看了两页刺激性文字,然后洗完澡躺到了床上。梅梅又想起了那胖婆,觉得还是不甘心,又把她臭骂了一顿。

梦中,梅梅看见唐洪朝自己走了过来,压在自己身上……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novel/vpkrpkqf.html

梅梅的眼泪第二章花落知多少的评论 (共 5 条)

  • 心静如水
  • 听雨轩儿
  • 淡了红颜
  • 雪儿
  • 浪子狐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