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拔刀相助.原创长篇连载:上海屋檐下·第2部·第31章

2020-08-05 10:47 作者:奇书  | 4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第31章拔刀相助

话说大家一起下楼,护送着彤彤进了幼苗园。

香妈香和妙香,一齐看着白何老俩口。

退休教师就对他们笑笑:“我们到欧尚逛逛,你们休息吧。”于是,二亲家各奔各地。老俩口朝着欧尚慢吞吞的走着,一瞟到亲家三口消失的拐弯处,立即进了早看好的一家小餐馆。可看看是卖锟钝的,又退出来。

白何因为顾着那第11章小说里,需要了解上海相关风俗。

就提出就到街头上的小摊。(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刚才送彤彤一路过来,他早看在眼里,这条街上比去年新增了多个小摊。摊位几乎是一个挨一个,热火朝天,各做各的秀,各做各的生意。

老伴儿当然也看到了。

可她觉得就那么光天化日之下,坐在街头吃饭,实在是有些不习惯。

老头子说:“你吃自己的,谁来看呀?再说这是在上海,摊子没租赁费,便宜嘛,”许是最后这句话,打动了退休教师?

于是,老俩口顺着来路往回走。

一面睁大眼睛看稀奇。

一个大妈站在个大圆坦锅后,左手一挑,一小瓢事先调好的面糊,倒在平锅中间,右手拎着个小巧的木刷,类似保洁工擦窗用清洁刨,在面糊上顺时针方向一挥,面饼初成绉型冒出腾腾热气,左手凌空一捏,一个鸡蛋打在了饼中,没有一丁点壳渣。

紧接着,小木刷又在其上一抡。

鸡蛋均匀的贴在面饼上。

小木刷又顺势一铲,面饼翻了过来,略在锅面上压压,木刷跟着向上一挑,面饼边缘撬起,手指一松,小木刷落下,双手拈住面饼顺势一滚,一个黄澄澄的面饼条,散发着玉米和鸡蛋特有的清香,递到了一边候着的食客手里。

整个过程不过二分钟,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那种轻车熟路和气闲神定,呈现出来的美感,远胜过夸大其词的么喝。

紧挨着面饼大妈,一个系着白围腰的中年男胖,正朝拜似的做着煎包饺。

一大平坦锅里装着,大约有几十个生包铰吧?但见中年男胖把包饺们,一只只分类秩序井然的摆好,像给老朋友打招呼一样,手掌在包饺们的身上拍拍,盖上了大锅盖。

不一会儿,大坦锅便冒出了热气。

中年男胖双手一张。

最大距离的抓住坦锅边缘,右扭三下,左扭三下,然后立起身,拎起一边的小水碗,顺逆时针方向抡着洒水,坦锅更加热气腾腾。

几秒钟后,大喝一声:“好的呀”揭开了大锅盖。

一大锅略带焦黄,冒着扑鼻油香的生煎包饺,便做好了。

旁边的排队者,大约都是这师傅的老顾客,也不说话地一手交钱,一手收货,中年胖男接钱后,纸币扔进油腻的钱箱左面,钢蹦儿扔进右面,左手再朝桌边一举拈起打包盒,右手一抡铲,包子或饺子就整整齐齐的装了进去,朝前一送,又接着收钱,交货……

白何看抓耳挠腮,喜不自禁。

“习俗,好习俗!瞧这手艺,瞧这神气,没在上海滩混上10年,决不会有的。行了,我今早上就吃这个了。”老伴儿凑过来,轻轻的说:“别激动,先看那胖师傅的围腰,你说是白还是黑?”

可不,应该是白色的围腰。

现在是一片油腻,各种颜色都有。

如果说还能知道它曾经是白色的话,就只有那吊在胖师傅脖子上的绳沿,还勉强可以证明。手艺虽然很精湛,操作也很作秀,看起来也有食欲,可这卫生?白何无语的跟着老伴儿继续前走。

转了一大圈子,情况都差不多。

又总不能因噎废食,不吃早饭了吧?

结果,老俩口最后还是重新走进了最先那一家锟钝店,一人吃了一碗锟钝。吃完出来,老俩口有些迫不待的赶往欧尚。10个月没来上海,看看欧尚变没有哇?

进得正门,仍然人来人往,热热闹闹。

尽管清早淘货时间己过大半,仍有穿着白衣白裤的老人,络绎不绝而来。

这些早起晨练的老头老太太,一个个精神抖擞,双目炯炯,昂首阔步,一进大门就抓购物车。早准备好了钢蹦儿的呢,往车把上的小盘里一塞,推起就走。

没准备好的,却一把抓住购物车。

再匆匆忙忙的掏腰包找钢蹦儿。

那些手里捏着一元钢蹦儿的抓车者,自然不干。这不,二老太就争吵起来。胖老太跺着脚,沙着嗓门儿:“你公阉猪(公安局)的呀?抓购物车抓得这样紧的呀?老掏不出押金,还不许人家推?哪有这样霸道的人哟?”

瘦老太右手继续在自己包里,哆哆嗦嗦的掏着钢蹦儿。

左手和右脚,却牢牢的抓住辆购物车不手。

嘴里还击到:“老浮尸,不搭界!我比你先一步抓到了车,车就是我的呀。”胖老太更生气了,几乎跳了起来:“你公阉猪(公安局)的呀?告诉你,我女儿可是律师,惹毛我,我,我我起诉你的呀。”

显然是上海阿拉的瘦老太。

不屑的笑了。

“你女儿是律师?我女儿还是律师他的呀。拎勿清,一看侬就知道是外地人,顶讨厌的呀!”此话一出,抓着购物车匆匆向前的多个晨练老人,都不禁停停,扭扭头,看样子,也是外地老人,想过来帮帮忙。

可又都顾着淘便宜货,结果继续向前。

胖老太是彻底被激怒了。

抓住购物车用力抖几抖,仍然在自己衣兜里,哆哆嗦嗦找钢蹦儿的瘦老太,被抖得一下松了手,眼睁睁着看着胖老太,推着购物车跑掉了。

呆呆,掏出手机一面拨打,一面追了上去。

看这里,白何对老伴儿呶呶嘴:“走,帮忙去。”

退休教师脸一沉:“发什么神经?找车!”捏一块钢蹦儿的白何,就到处乱转。可在这个时候,要在欧尚找到一辆购物车,基本上无望。

转了二大圈,白何只好拎起提篮。

甩甩答答的眼在老伴儿后面,朝最里面的食品类走去。

老伴儿边走边咕嘟咕噜:“住解决了,这吃是个大问题呀。早上就别说了,可这中晚怎么办?” 白何也无可奈何:“跟着一起呗,要不,咋办?”“可这买,煮,弄?”她皱眉到:“要不,一家买一天菜,做一天饭;轮流转。”

要说呢,这本不是什么个大问题。

可经她这么一咕嘟,白何也颇感麻烦了。

“那,你是不是和香妈聊聊?免得都来打肚皮官司。”老伴儿轻笑笑:“聊?怎么聊?要聊也要由亲家提起,如果我提出来,亲家会多心。还认为我们一天就想这些小事儿的呢?”

白何知道,老伴儿的手的确不好。

多沾水就要发痒痒,一直痒得不停的抓挠,手指头上都是些破皮伤痕

当然,老伴儿的手不太好,固然是个原因,可她在内心深处,不愿意或叫恐惧洗衣作饭的主要原因,白何猜疑,还是自小独自生活多年所致。

而且,还有一个重要原因。

她从心底讨厌妙香从不进厨房。

媳妇不进厨房,自恃有娘家妈帮自己,乐得清闲舒适。可她偏偏忘记了,婆婆是一个小知识份子,而且也像她一样讨厌烟薰火缭,婆媳都同一讨厌同一好,这日子还有什么平安和睦的?

“今天呢,先买点菜回去看看。”

老伴儿边走,边深思熟虑到。

“我倒是主张轮流的,就是不知道香妈怎么做?其实呢,儿女亲家本来就是一家人,没必要考虑这么多的。我主要是,担心得罪人的呀。”

白何古怪的笑笑,没言语。

他觉得这女人心,就是细。

包不定,人家香妈也是对香爸这样说的,二亲家为什么不可以认真交流沟通呢?个多钟头后,白何拎着大半筐物品,匆忙走向收银台,却见前面,闹哄哄的挤成了一团。

推着购物车的大伯大妈们。

明显的分成了二堆,乱蓬蓬地你吵我骂的。

白何老俩口挤过去一听,一瞧,原来,还是缘于刚才那二个争车的老太太。话说胖老太气愤之下,用力的几抖几抖,从瘦老太手中夺过了购物车,就快乐的推着向前跑去。

也算她运气好。

正赶上超市最后一波促销。

于是,比平时便宜不少的蛋呀肉呀菜呀,什么的生活必需品,抓到了不少。然而,当她喜孜孜的推着,沿着食品柜逛荡了一大圈子,到收银台排队称秤,并结结实实排了大半个钟头的队时,突然发现自己的购物车里,竟然只剩下了很少一点食品,其余的不翼而飞了。

胖老太这一气非同小可,跺脚大骂起来。

不久,超市工作人员和执勤保安闻声而至。

在劝说安抚之余,也觉得这事儿不可思议,甚至怀疑胖老太太思维不正常。胖老太着急之下差点儿当场休克。在赫赫有名和己成为上海市民,每天生活的必需的欧尚超市,还从没发生过因促销出现命案的事儿。

当即,吓得超市值班经理和保安。

倾巢出动,对胖老太就地紧急抢救。

胖老太转危为安,旁边才有人凑上来,付着经理的耳朵低语。经理大怒,立即带着胖老太和保安,赶到电梯的下楼处守株待兔。

果然,在姗姗来迟的那个瘦老太购物车里,搜到了几乎全是胖老太的食品。

瘦老太自然矢口否认,还反咬一口。

说经理和保安身为上海人,不帮自己反帮外地人,是胳膊朝外扭,吃里爬外云云。一直在旁边看着的揭发者,实在忍耐不住,便挺身而出,当众揭发瘦老太是如何“作案”的。

原来,被胖老太抢走购物车。

瘦老太没吵没闹。

而是在原地等到了自家老头子和购物车,一起推着沿着食品柜转悠。结果,正好给她发现了,推着大半车便宜食品,仍在探头探脑到处转悠的胖老太。

老头子上前,不断与胖老太搭讪。

瘦老太则神不知鬼不觉的,把胖老太车中的便宜货,几乎偷了个精光。

可笑那胖老太毫无查觉,居然还屁颠颠的推着,去排队称秤缴钱……真相暴露,搞笑又滑稽,围观者都哄堂大笑起来。

受不了讥笑的瘦老太。

就破大骂着“我把你个外地老浮尸,顶到黄浦江喂鱼去的呀”,一头朝揭露者撞去。

于是,超市里的大伯大妈们,便自动分成了二派,相互吵吵闹闹起来。白何看到,被保安隔开的七八个中年男女,正操着一口上海话,对胖老太嘲讽着,叫骂着。

虽然胖老太也不甘示弱,可着嗓门儿回骂。

却毕竟身单力薄孤零零的,被对方骂得灰溜溜的,几无还手之力。

旁边有人告诉到,这七八个中年男女,都是瘦老太的亲朋好友,是她刚才打电话叫来的。亲朋好友中有一个瘦小个的中年男,特别凶狠,不但满嘴粗言秽语,而且还多次捋着瘦削的胳膊肘儿,打算上前打人。

如果不是那二个尽职尽责的执勤保安,严厉地喝叫着他防患于未然。

胖老太很可能早挨了脚尖和耳光?

这是老俩口第一次,亲眼看到当地居民和外地人产生冲突。担心出事儿的老伴儿,就催着排队的老头子,向前跟着走缴费。

白何刚跟着轮子向前移动了几步。

突见那瘦小个的中年男,趁保安穷以应付,突然站到胖老太前面,伸手就是一耳光。

啪!己被对方纠缠得只剩下喘气份儿的胖老太,被突然袭击打懵了,捂着自己腮帮发楞,同时,白何也被激怒了,从队伍中硬挤出去,揪住那瘦小个一扬手,也是响亮一耳光……

二个钟头后,白何跟在老伴儿屁股后面。

虽然有点灰溜溜的,却自我感觉良好地出来了。

刚才,白何愤而打人后,瘦小个和其亲朋好友一拥而上,同时,旁边也有外地人愤而加入,场面大乱。超市应对迅速,二三分钟内,众保安便迅速赶到了现场,把斗殴的双方都带进了超市办公室。

瘦老太无理在前。

又敢天冒时下之在不讳,叫来亲朋好友助阵打人,理当严惩。

可或许因为她是当地人?超市只是严厉地批评教育后,将她列于黑名单后放了。对胖老太好言安慰一番,并对她后来买的所有食品,打了个八折优惠。胖老太满意的离开了。

对于打人的白何。

除了严厉的批评教育外,还给予了200块的罚款。

白何和老伴儿自然都不服气,提高嗓门儿据理力争起来。最后,无可奈何的超市方,只好取消罚款放行,可把白何老头儿,列入了超市“不受欢迎顾客”的黑名单。

被列入“不受欢迎顾客”的黑名单,有什么“待遇”和坏处?

超市不解释,顾客也没有谁知道。

可是,老太太却气坏了,想想去年在上海一年,除了当初和超市保安,也是因为鄙夷“外地人”而发生了矛盾外,基本上都平平安安,顺顺利利,有惊无险。

可这次刚一来,就被列入“不受欢迎顾客”的黑名单。

而且是帮人出气,纯属无聊多事。

白何知道闯了祸,老太太事前的八项注意里,可有这么一条“少帮腔,少激动,凡事绕着走”的,不管发生的事情正确与否,只要不是针对自己,全可装聋作哑云云。

因此,白何只好不吭声的跟在后面。

今天买的东西不少,想着彤彤喜欢吃巴比肉粽,老伴儿特地买了新鲜价贵的里脊肉,粽叶;想到妙香喜欢喝桂鱼汤,老伴儿又买了条中号桂鱼,墨黑肥肥的,瞧着就让人喜欢;还特地买了香妈香爸喜欢的本帮菜,里夫,肉丸和糯米饭……洋洋洒洒用掉了近300块。

好手难拎四两!

还没下完长电梯带,白何就感到了手腕发酸。

巴望着老伴儿搭一把,换换手,就叫到:“哎,你慢点行不?有点重哦。”老伴儿不理,反而加快了脚步。可刚出了超市大门,却突然站下。

白何赶到一看,老伴儿正和那个胖老太说话呢。

胖老太看到白何,连声道谢。

并要了老俩口的手机号码,并一再骄傲的告诉到,自己女儿是个大律师,说是要替老俩口讨回公道。对此,老俩口也没太放在心上,热腾腾的聊上一歇,便分了手。

香妈看到亲家买回这么多东西,喜笑颜开。

帮着一一放好后,便拉着退休教师的双手,坐了下来开聊。

白何朝小屋瞄瞄,香爸不在,大约是散步溜达去了,自己回了大屋,拿起了平板。如此环境,看来打字是不行了,这真让他苦恼。

然而,环境条件就是这样,、。

苦恼,生气或郁闷,那都是你自己的事儿。

得自我心理调节啊,一年才刚开始呢。上一歇网,眼睛有些发涩,而且老是集中不了精力,满脑子都是情节,对话和描写……白何干脆放下平板,从腰包中取出了笔和本子,这是他临行前灵机一动想到的。

互联网好,电脑更好。

写删自由,存贮无限。

查找方便,一点百度,万事皆通。嗯,高倒是高科技了,可是,无法离线,不自由。看来古人创造的纸笔,才是存在于世的唯一。

所以,白何事先带了笔,厚厚长长的软本子。

如果真无法动用电脑,就采取爬格子的老办法,不至于让构思和情节,白白跑掉浪费。

这不,挥笔让下今天的日子“20××年5月21日•上海”,然后开始码字儿。《上海你好》己写好前11章节的初稿,初稿也装进U盘,一同带来了。

可现在,问题又出现了。

如何把前11章节的初稿显现出来?

才能让自己思路紧跟着扩展而不散落,如有电脑,自不待言。那么,用隔壁儿子的工作电脑如何?想想去年,自己用的台式电脑有几天出了问题,送去维修,耐不住寂寞的老头儿,先对老伴儿咕嘟咕噜,暗示她出面找儿子,借他的工作手提电脑用用,给一口拦了回来。

“笔记本电脑上都是私人秘密,只有你白何才会如此不懂事。”

那,好吧,就自己提出吧。

台式电脑一时修不好,浪费时间和构思啊!当天晚上,白何找个机会给白驹讲了。可你猜那狗小子怎做的?哼哼一声:“爸,真不巧,工作电脑上的公式和程式太多,我担心你不注意时无意中删掉了,就麻烦了。”自然没答应。

老头子为此郁闷了好多天。

天天对老太太唠唠叨叨的。

“莫以为我是笨蛋,那公式程式和文档是二回事儿,风马牛不相及!我用我的文档,哪可能把他的公式和程式删掉?明明是不愿意嘛!”

唠叨烦了,老伴儿就反问一句。

“儿子就是不愿意,你又咋样?自讨没趣儿。”

唉,算罗算罗,这狗小子算是白养啦。白何把笔和本子重新揣进腰包,打算出去找间网吧,先把U盘上前11章节倒出来再说。

客厅里,二老太边择菜边聊天。

话中夹着笑声,一副推心置腹,亲亲热热模样。

看到老头儿出来,退休教师就招招手:“我和香妈说好了,这买煮弄轮流也行,一起也行,一家人,没事儿的。”香妈笑盈盈的看看白何:“你和香爸呢,就承担了洗碗收拾和作清洁。不过,亲家呀,你可能要多吃点亏的呀。”

白何笑:“一家人嘛,多做点少做点有什么呀?何必非要分得那么死?”

老伴儿就拍拍桌子。

“你坐下,坐下聊,站起像个干部,发指示呀。”“我出去一下”白何解释到:“去解个U盘”老太太当然明白,可当着亲家装聋作哑:“现在不忙,刚才香妈讲了,你可能要多吃点亏的呀,得事先做好心理准备。”二老太都笑起来。

白何不明就里。

自然不敢也不愿意贸然答应。

开玩笑!在重庆家里,顶多也是二碗筷和菜盘汤盘而己。到了上海,大人孩子共七个,除掉早餐,中午晚上都琳琅满目,洗都要洗上半天,而且还得顶着二老太,不是检查的检查,不是桩好活儿。

香妈到底兜底了。

“你看,香爸今天不在是不?”

白何点点头。“以后,他基本上也不在,成了新常态的呀。”“哦,新常态?”白何有意重复。他觉得亲家老太太很有趣儿,时不时的总爱夹带着时髦词儿,有意思。

退休教师就狗尾续貂。

“新常态,就是说他经常不在,明白不?”

大约,她这句话接得实在不咋的,香妈笑盈盈瞟一眼,解释到:“香爸和他的老朋友老同事,一起在淘宝的呀。”白何眨巴着眼睛,似懂非懂。

“淘宝?哦,几个老头儿一起在网上开了家淘宝店,卖什么呀?”

二老太就挤眉弄眼的笑起来,也不继续解释。

然后,香妈正色到:“亲家呀,上了欧尚的‘不受欢迎顾客’黑名单,可是件伤脑筋的事儿哟!”正准备拉门出去的白何,站住了:“怎么个伤脑筋?未必还不许我进超市了?”

老伴儿没好气的瞪着他。

“听口气,好像你还不了然?这么挤的住房,亲家让出来,是让你来带孩子,不是来让你惹是生非的?”

香妈笑着埋怨到:“亲家呀,就和我家老头子一个样哇,老都老啦,肺火还这么旺盛的呀?怎么个伤脑筋?你自己去看看就知道啦。”“唉,当时脑子发热。”

当着亲家母,白何马上明智的软了语气。

再说,又住在一起,让亲家替自己担心,的确不好。

这是起码的为人礼貌嘛:“再不会这样了,幸亏老太太跟在一起,要不,今天进了超市办公室,非被保安打冷拳不可。”听到这儿,老伴儿露出了会心笑意,这老头儿还算懂,当面认错,孺子可教!

可又马上板着脸孔。

“你说谁是老太太?我和香妈还刚刚才满花甲,按照职合国最新公布的年龄标准,我们才是老中年呢。”

香妈也抿抿嘴巴,补充到:“我还差三个月呀,我比香爸足足小了三岁半的呀。”白何大笑:“好好,还是中年中年,老中年,”拉开了门。

正浦西在发展。

不但有不少楼房正在向上耸立,而且网吧也多。

沿着幼苗园一条街向前找去,轻易就看到相隔不远的三间网吧,还有二间装饰上档次的网咖。然而,当白何兴冲冲跨进第一家,收银台后站起来个漂亮小姑娘:“大爷,找人吗?”

“不,我上网。”

小姑娘扑嗤一笑。

“大爷真逗,愚人节早过啦。”“嗨,我真上网呢。”白何认真的回答:“我倒U盘,下文档。”小姑娘呶起了嘴巴:“大爷,你懂hù lián wǎng(互联网)?”“不懂,你说的是什么玩意儿?”“大爷,我爷爷和你一样,老是出去乱跑,到处乱钻,”白何扭头就走。

他当然知道,这小姑娘是在劝导自己。

可那种轻蔑和笑话,让自己受不了。

要不是看到小姑娘乖巧可爱模样,真想发火呢。不过没什么,这家不行找下家嘛,多着呢。第二家,门口坐着个身体壮实的小伙子,一头浓密的黑发,像乌云盘旋在他头上:“大爷,找人?”“不,我上网。”“上网去前面”

小伙子倒也干脆,态度也和善。

还指着前面几家网吧:“我们这儿只让年轻人进,有点贵的呀。”

就这样,可怜的白何老头儿,一连找了四家网吧,均被拦在门外,这真是让他有点不知所措,哭笑不得:妈妈的,凭着这颗花白脑袋,纵横天下都不怕,可偏偏在网吧外被拦住啦?

其实,在重庆时。

因几次电脑坏了和突然停电,网站的更新又不能断,白何也曾跑了几次网吧。

去了没人拦,不懂就嚷嚷一声,老板还会闻声过来,仔仔细细的帮你。可到了这国际大都市,咋就不行了呢?尽管如此,白何却提醒着自己,一定不能着急和冒火,就当练习罢了。

香妈的话和笑,一直现在他眼前和耳边呢。

说实在的,白何知道自己早己不是小年轻了。

也不是百密几疏的中年人了,他们都能让人谅解,年轻嘛,犯错不要紧,改了就是,反正还有的是时间,路还长着呢。

现在的白何,是爷爷了。

是小辈的长辈,是年轻人的楷模。

是成熟,稳重,慈详和硕果累累的具体化身,还能犯错吗?犯了错,还有时间改吗?香妈虽然是笑着,语气软软的,可在白何听来,那比退休教师还严厉和生气……可是,这U盘不能倒,文档出不来,接着怎么写?

白何现在,有点感受到了无奈。

嘴巴上虽然还硬着强撑着。

按照联合国最新公布的年龄参数,我还是老中年,还强壮如初,追赶时髦,起伏潮流云云云云,可身体的无情,却开始显现了出来。

别的姑切不说。

仅就这构思和记忆,就大不如从前。

从前呢,大约也就是去前年吧,构思一个长篇故事,加上各种穿插,引申,扩散,过程,情节的低潮和高潮等等,顶多也就是二三天的事儿。并且能在脑子里记上大半年,一直到长篇成书,仍清晰如故。

现在,构思倒还能构思,可记不住了。

顶多也就记个二三天,如果不打成文档记着,就会不翼而飞。

可是,现在啊!白何看看那二家网咖,决心再试试。网咖他知道,没进过也知道了解过,不过就是装饰更豪华,设备设施更齐全,电脑速度和引擎更快更强大而己。

“大爷,你好!”

“这网咖,如何呀?”

白何先声夺人,双手背着,昂首挺胸,冷漠且高傲,环顾四下。白何一颗刨得干干净净的秃脑袋,一副钛金架眼镜,加上随意挂在肩膀的腰包,倒也让美女接待顿顿,小心地揣测地微笑到:“先生,您的意思是?”

有点暧昧的反问,让白何心里一动。

本是“倒U盘,下文档”的话儿,变成了:“有人吗?”

真是男人劣根犟强,情不自禁。话一出口,老头儿自己倒先感到了脸孔滚烫,怕美女接待看出破绽,装腔作势的转转身,还有板有眼的踱几步。

美女接待训练有素。

笑靥如故,声色不动。

“先生,好像是第一次来?”“嗯”“请问,卡号是?”“嗯”白何有些慌了,妈妈的,这网咖还有卡号?什么卡号?我怎么不知道?“先生”“嗯”美女接待悄悄一递眼色,二个身着黑西装的小伙子,不紧不慢的逼了过来。

白何被撵出了网咖。

悻悻儿漫无边际的逛荡着,生着自己的气

“真是,你就直说是倒U盘下文档得了,装什么暧昧呀?你个白何老头儿,聪明反被聪明误,活该!没被那二小子抽耳光算你幸动……想着想着,感到一肚子晦气的白何,无可奈何之下,干脆一跺脚,不想啦,算啦,这U盘不倒了,看机会再说吧。

香妈告诉我,上了欧尚的‘不受欢迎顾客’黑名单,可是件伤脑筋的事儿。

怎么个伤脑筋法?何不看看去?

抬头看,欧尚就在前面,看看去嘛,顺便买瓶“饭遭秧”。白何可记着,早上老伴儿买东西时,什么都想到了,就是忘记了这次我没带辣椒,怎么下饭?

顺利进了欧尚,没什么嘛。

购物车快乐的滚动着。

大伯大妈们,不,现在还有许多中青年男女,热气腾腾,一切正常。白何单手握着舒适电梯沿,任由长长的电梯带带着自己,缓缓向前。到了二楼,进了宽敞的营业区,想想反正也没什么事儿,便一路悠闲的逛荡过去。图书区,服装区,杂件区……

咦,怎么回事?

我老感到疑心疑鬼的,好像有人在跟踪我?

白何皱皱眉头,逛到酒类区,白何佯装拿起一瓶,打折得厉害的“三得利”啤酒细瞅,眼角却四下睃睃,心里格登一下,一个着装保安,靠在对面的调味品区柜架上,毫不掩饰的瞅着自己。

白何定定神。

想想或许是自己对号放座?又踱向食品区。

这次,白何多了个心眼儿。按照他单人逛超市的习惯,本该是拎了“饭遭秧”就到收银台排队缴费。现在呢,却是拎着“饭遭秧”,在各小柜台转来逛去,眼角一直挂着四下。

这不,无论走到哪儿,那个保安都如影相随?

大约,这就是香妈所说的,上了欧尚的‘不受欢迎顾客’黑名单,可是件伤脑筋的事儿?

白何耸耸自己肩膀,说实在,并没有感到什么不便,我正正当当的掏腰包买东西,还有个保安免费跟着保护,好哇,这不就是首长和官员待遇吗?

他冷冷的瞧着对方。

你爱跟着就跟呗,你是工作,我是闲逛,各为其责的呀。

可是,白何很快就感到了不便。因为,大凡工薪的大伯大妈(老头儿老太太),都有个爱好或许叫习惯,进了超市,基本上都有意无意的,把超市那塑袋和食品袋,特别是大的,一个劲儿向下扯。。

一为买东西好装。

二呢,就是揣回家用。

要知道,这超市大的塑袋和食品袋,又厚又韧,是家庭里装拉圾,装衣服防潮还有什么的最佳包装。特别是,它不要钱,也不费力,只要你扯下塞进衣兜带回就是。

要知道,在大上海,上海滩,什么都需要钱。

欧尚里销售的正规双装拉圾袋,要12、3块钱一个,单装和促销的也要5块钱一个。

居家过日子,仅靠着养老金生活的大伯大妈们,不得不一点一滴的算计着呀。白何老俩口也没脱俗,进超市买或不买东西,只要顺便,都要扯下几只揣进自己衣兜。

真还别说。

这随手扯回的塑袋和食品袋。

比在外面地摊上,甚至是超市柜台上买的,还要管用。可是,现在不行了,白何先扯了一串,随手塞进自己衣兜,可刚习惯性地在鼓囊囊的裤兜上拍拍,立即意识到不妙,他妈的,有保安不离眼的盯着哩。

原来呢,大伯大妈们的这个习惯。

超市早己眼明心了,也颇感头疼。

公开禁止吧,不蒂于是自己往外驱赶衣食父母。这当然使不得,没了顾客,也就没了超市,没了超市,嗬嗬!不禁止呢,这样下去实在承受不起。

须知庞大一个超市。

来来往往人流何其多?

每人每次扯一串(按生产商订的袋缝算,起码5、6个以上),一天下来如何?以此类推又如何?于是,超市们都采取了一种折衷,有的依然放在公用处,有的呢,就把大的和最好的塑袋食品袋,直接交给称秤员管理。

有大伯大妈直接来要。

不问原因就扯给。

当然,一般都是给一二个,最多不过二三个吧。而且,早习惯了扯袋的大伯大妈,也不好意思一二再,再二三的来要吧?这就从源头上堵住了大漏洞。这是其一。

二呢,就更绝了。

时不时的在早晚高峰最热闹时,找上一二个便衣,一般是超市工作人员,最好是干部,表演更到位。便衣老头或老太太,当着众大伯大妈的面,将那中小的塑袋和食品袋,稀里哗啦的扯下一大串,乐滋滋的往自己兜里塞,不亦乐乎。

而这时候,事先准备着的超市便衣(因为这样,给大伯大妈们的震慑会更大)。

便会将其喝住,好一顿呵斥。

而装成大伯大妈的便衣,还得按照事先的排练,用大伯大妈们常想的思维和常说的话语,进行争辩。当然,最后在超市便衣恰到好处的呵斥教育下,只有灰溜溜地掏出兜里的,中小的塑袋和食品袋,不好意思的离开了。

这样,在这二种办法同时使用之下。

即或还有“爱贪小便宜”的大伯大妈。

见袋手痒,生命不止,扯袋不己,先自感到了怯场和不好意思,有一种贼头贼脑,忐忑不安感觉。现在的白何,正是这样。

不错,这袋是扯了。

根据自己的手劲儿,大概在5个—7个之间。

可是,要是那保安上来,故意刁难也好,和颜悦色也好,要让自己再从衣兜里,乖乖儿的重新掏出放回,这张老脸就丢大啦。

白何心虚的朝对方瞟去。

还好,那家伙只是静静的看着,看样子还没打算让自己过不去。

然而,说实在的,这习惯一旦成为自然,那脑子里就常记常惦着,再通过神经中枢,驱动着人的手脚,以求达到最后的目的。

这白何老儿走一大圈子。

越来越感到没趣儿。

想想昨晚上洗碗收拾时,在厨房翻到亲家的柜子里,里面的拉圾袋只有零星的几个,这样的塑袋和食品袋了,而且好像都是装过了菜的,袋里菜叶和饭粒都有,就想顺手再扯一串回去。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novel/voopbkqf.html

拔刀相助.原创长篇连载:上海屋檐下·第2部·第31章的评论 (共 4 条)

  • 老夫子(熊自洲)
  • 浪子狐
  • 淡了红颜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一门心思选好文,百花丛中觅新人!让文学来温暖整个世界,你的关爱和支持就是我们中国散文网发展壮大和愈加旺盛的坚硬基石和有力支撑!!!在鲜花铺就红毯的圆梦路上,有你有我的不离不弃和温馨相伴,人生注定更精彩,再次谢谢你我最亲爱的朋友!!!顺祝工作心情都愉快!!!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