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羊倌的心事

2020-05-14 14:35 作者:子愚雅趣  | 4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唉,坏良心不是!”

发群一脸懊恼。

“看看还说您俩老对劲儿,背后人家都戳你脊梁嘞!”

发群老婆嘟噜发群。

“今年这是啥运气,新冠肺炎怎么老欺负我发群,狗蛋儿咋没事哩!”发群翻来覆去睡不着。

狗蛋儿是发群的发小。他俩从小都不好好上学,蝶溜却打的溜溜转,以至于成人后二人都在家侍弄起养殖的行当。狗蛋儿是做小生意起家,脑子活,人透钻。从收鸡子卖鸡子做起,到收猪卖猪养猪,成了村里的“头脸”户。(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发群则是子承父业。他父亲是村里的老羊倌,因家庭成份高,到半百了才娶个媳妇生下发群。发群心实在,读书二年便跟父亲放起羊来。可至而立之年也没人提亲。有年,发群父亲倾了积蓄托媒从四川领个姑娘给发群成了家。翌年发群得子,媳妇独自回老家探亲了。邻里说这是“仙人跳”。家里赶紧卖几十只羊让发群去接媳妇。因发群不会写信,便央人事先填好信封议定:到了丈人家回信,打“√”就是没事,如果是打”×”,家里就去捞人。结果是“√”成全了发群。

这些年发群靠放羊发了些财。送终二老,盖了新房,又供应儿子去国外留学。村人都夸他人忠厚,家殷实,羊是赶着放嘞,肉质鲜嫩生态。谁知就因为过年陪狗蛋儿的客户吃了顿饭,发群染上了新型冠状肺炎,隔离治疗乌龙一俩月,更让人恼的是媳妇也染上了,俩人一躺羊没人管了。可得感谢狗蛋儿哩,这些天都是他喂着啊,不然那几十张嘴······,发群不敢往下再想。

出院了,发群第一件事就是去羊圈看羊。大老远就闻见酸不拉几的臭味,走近一看,羊都在吃从饭店拉来的泔水菜,剩饭臭肉什么的。他的两条腿突然象灌了铅似的抬不起脚。羊吃草的动物怎么会吃这些东西呢?片刻,他发疯了似的冲上去把喂食槽都扔到一边去。拿起手机拨通了狗蛋儿电话:

“兄弟!你怎么给羊吃那些东西!”

“回来了哥!嗨,你住院没多天就没草了,我把从饭店拉回来喂猪的泔水料也给它倒上,开始羊不吃啊,不吃是饿的轻!几天后它自己吃起来。其实,早就有人这样喂了,吃肉长肉!你看羊廋了么?哈哈!现在拉泔水料人家还给咱钱呢!两头赚!”

“吧嗒!”发群的手机掉落地上。

第二天一早,有人见发群背着被子赶着羊上山,说是防疫情要住到山上去。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novel/voftbkqf.html

羊倌的心事的评论 (共 4 条)

  • 漫舞洛城
  • 浪子狐
  • 淡了红颜
  • 醉死了算球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