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原创长篇连载:上海屋檐下·第1部·第55章生死瞬间

2020-01-15 12:18 作者:奇书  | 4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几分钟后,蒋神仙反映的情况汇报,摆在了屈局案头。

屈局细细读后,凝视着桌上地球仪某个点好一会儿,才抬头扫视着桌前沙发上的领导们:“这正好与我们所期望的结果相符合,说明我们的前期准备工作,是正确的。接下来,”

他看着一个神采奕奕的中年警官。

浦西区公安公局的谢局长。

“继续布控!情况只能表明,捡到者有可能是那个老太太,这和其分区所反映的情况相似。因此,绝不能打草惊蛇,影响群众的安稳。”

“是!”(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其他方面?”

屈局扫向上海市公安局刑侦处朱处:“3号,4号有无异动情况?”“暂时还没有!”“对那些个老太太的所谓测试,是在明下午几点钟进行?”

“明下午2点。”

朱处答:“对方现己决定,用9号做临时司机,为让那些老太太进一步相信,开的是加长版银灰色劳斯莱斯,就是那四个坏蛋,撞了中国姑娘的那一辆劳斯莱斯。”

屈局点点头,微微冷笑到。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届时,老帐新帐一起算!注意保护我们的同志,对方也不是只吃干饭的。”“明白!”朱处继续报告

“据最新查证,3号,4号表面上看是一伙的,可各属老板不同,估计届时会引起双方的火拼。”“哦!”屈局意外的看看对方。

“尽量保护好报社的同志,把损失减少到最小程度。那个密斯特呢,现在怎样啦?”

“混血儿依然顶着他的副社长职位,除了社长和党委书记,没人知道他的真正身份。”

“你是说3号,4号也不知道?”屈局字斟句酌,慢条斯理,却清晰有力:“那二位美女,来历可不简单哟。”朱处严肃的点头。

“我敢保证,肯定不知道。至少,目前不知道。来历不简单,并不意味着没有人性弱点。我想,情况大致应该如此。”

“好!谢谢!”

屈局满意的看看自己部下。

他一向特别赏识这位,仪表堂堂的刑侦处长,关于鱼嘴丢失的小道消息,就是通过朱处传播出去的。屈局,是那种不按正常规矩出牌的人。

身为70后的他。

一接到这个震荡三国公安首脑的特重大任务后,第一步棋就是把朱处找来,二人关在办公室,对坐在沙发上,各自瞪着眼睛想心事儿。

然后拿起纸笔。

分别写下自己想好的破案方法,结果,二人的白纸上,都写着“双管齐下”。一管,动用所能动用的警力侦查资源,通过正常破案的手段和方式,限期完成任务。

一管!通过各种社会途径,把这小道消息迅速传播出去,以便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屈局认为,兼于中国的具体国情,小道消息在社会上,还有着具大存在的影响力。随着现在网络的越来越发达,小道消息不再是无径而走,而是有意为之了。

即然对破案有帮助,又何乐不可用呢?

常年与基层社会打交道的朱处,对屈局的这种看法,深以为然。于是,便出现了二个“双管齐下”。现在的反馈回来的事实证明,小道消息比起正常的手段,效果更为显著。

至少,它圈定和缩小了,捡到者的目标群和人数。

要不,面对浩瀚的三种人群,还不知要花费多大的警务侦查资源?判断到明下午,极有可能是破案的最关键时刻;于是紧接着,屈局明下午的工作,作出了明确指示。

明上午11点之前,抽调协助的武警和特警神枪手。

在居委会同志的配合下,进入面向公路的橙色“香山”别墅房间隐匿。用刑侦处训练有素的侦察员,代替别墅的值勤保安。

参战的五辆警车,也于明上午11点钟之前,进行别墅小道熄灯静候。

全体领导和干警,一律进入一级战备状态。同时,在通往中澳21世纪报社大楼的各个路口,侦查员,便衣和各种警力,也按事前部置,做好各种准备……

事后表明,为保证此次破案的成功。

上海警方动员了大量警力和警车,累及人民币达千万元。主要是因为,类似香妈这样的老太太,一共有九十七个。

九十七个不同的老太太,散布在上海的大街小巷。

为保证完成任务的万无一失,警方就得在这些老太太的住宅区周围,摆下相同的保护警力和警车……基本上确定是捡东西的老太太,为破案目标受众群。

这之后,由报社社长,党委书记和副社长。

联合创意的中澳21世纪报‘中华行’,寻找21世纪文明活动自尊自强,文明素质的形象代表活动,经过破案指挥部同意,就此拉开了大幕。

而此时,自认为还没暴露身份的混血儿和3号,4号。

怀着不同的鬼胎,一马当先,不辞辛苦,整日风尘仆仆,奔走于上海的大街小巷,好不容易从成百上千的老太太里,筛选出了这九十七个老太太。

所幸的是,真正的捡到者香妈,恰好正在其间。

不然,这场花费巨大的喜剧,真还不知该怎样落下帷幕?再看车上,二枝枪口相互瞄准,只要姆指轻轻一扣,就玉石俱焚。

在这关键时刻,为了人质的安全。

按照领导事先的安排,司机的枪口向上一抬,同时屁股向后一顶,站到了车外。3号特工就像灵蛇一样,吱的声爬到了驾驶室。

单手挂档,扭钥匙,握住方向盘。

右手的枪口,始终不离车外,脚尖将油门一踩到底,托!劳斯莱斯毫无声息的窜了出去。分秒间,拦在车前面的三排武警,训练有素的朝二旁就地卧倒,丝毫未伤。

瞧着加长版疯狂的窜了出去。

屈局冷笑着扬起了右手:“各单位注意,各单位注意,目标出现,按即定安排行动。”然后,双眉一挑:“收队!”上海,南京北二路,东接淮海中路,南接西藏一路,西通外滩,是上海最繁华的闹市十字路口之一。

离美国驻上海总领馆二百米。

距法国驻上海总领事馆四百米。

更与欧洲好几个中小国驻上海的总领事馆,近在咫尺。考虑到此事件的主角因素,屈局在此做了精心安排。就在加长版劳斯莱斯,疯狂窜出浦西别墅后不久。

正在此执勤的朱处。

突见一辆依维柯嘎的声不动了,眉毛一挑,和助手一起奔了上去。

还没奔拢,轰!惊天动地一声巨响,一辆崭新的路虎撞在了依维柯屁股上。顿时,川流不息的车水马龙,宛若被巨大的利刃从中砍断,成了二条动弹不得的死蛇。

十字路口,任何单一方面的堵塞,都会带来不可想象的混乱,大街上一片杂乱无序的喇叭声。

市局立即启动了紧急交通事故预案,但见一辆黄色的大型拖移车,突然从路侧的消防队里冲出,对准二辆车急驶而来,巨大的铲斗一贴地,将二车铲起。

俨然是《变型金刚》中的擎天柱,高高的举着铁臂。

嘎嘎嘎的后退着,刹那间就退进了消防队大门。唰!电动大门自行关上,大街恢复了正常。当然,训练有素的干警们都知道,这或许是对方的佯动和诱攻。

更加提高警惕,坚守在各自岗位。

果然,朱处的报话机里,传来了外滩岗警的报告:“一辆银灰色加长版劳斯莱斯,沿着西藏一路中速驶来,在外滩观景台下突然停下,我们等待下一步指示。”

朱处怒到。

“什么下一步指示?外滩观景台是严控路段,严禁停车,你们不懂吗?”

“明白了!哎,报告朱处,,有一辆警车正对着停车驶了上去,好,好,劳斯莱斯启动了。”朱处狐疑的耸耸眉睫,演练中没有这一内容呀,怎么回事?

他突然明白过来。

又抓起了通话器:“请速报告,劳斯莱斯和警车现在的位置。”“二车,一前一后过了外白渡桥,劳斯莱斯沿着上海大饭店,拐入了瑞金一路,警车直驶。方向北外滩。报告完毕。”

朱处气得咣当一声。

扔了通话器对助手吼一声:“快走!”二人跳上警车,拉响了警报,朝着外滩方向奔驶。警灯闪烁,警报声声,行车闻声避让,行人纷纷侧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警车里,朱处脸色铁青。

一面呼叫各参战单位,密切注意二车的动向,一面向屈局紧急报告:“屈局,3号己挟持着人质,在外滩换乘一辆警车,过了外白渡桥,驶向北外滩。我认为,3号己趁机潜进了S国驻上海总领事馆,人质目前不详。”

屈局沉默了。

尔后指示到。

“迅速查清情况再报,继续监视。”“是!迅速查清情况再报,继续监视。”朱处带着助手,在外白渡桥头的外滩公园下了车。

然后,二人步行过桥。

向右拐,来到了S国驻上海总领事馆大门。值班武警立正,敬礼:“报告首长,情况正常。”朱处点点头,带着助手沿着S国驻上海总领事馆大门,走了一大圈。

然后重新回到外白渡桥,在桥中央仔仔细细的观察。

正面,是苏洲河流向黄浦江的出水口,森严巨大的拦扎阀外,宽敞的黄浦江面,水波不兴,缓缓东去,一直流向吴淞口,汇入长江,一起流进了东海。

对面高楼林立,比肩继踵,东方明珠塔巍然屹立,笑迎四海朋友,拥抱五洲宾朋。

左面,一长排貌似庭外酒店之里,一幢圆状大厦拔地而起,大约只有五层楼高度的圆顶上,一面长方型白蓝红三色旗,凌空飘扬。

这样的小高层楼,在高楼如林的上海滩,根本不值得一提。

可貌不惊人的它,就是S国驻上海总领事馆。从三面环水,一面临街的现场地势上看,3号根本不可能潜入领事馆,唯一的解释,便是她在某个地方下车。

汇入人海,寻机进入总领事馆大门。

通话器响了:“朱处吗?”“是我,屈局。”“据市局交警总队视频显示,警车在外滩公园处停了一下,旋即开走。”屈局问到:“你现在的方位?”

“外白渡桥上。”

“立即巡查外滩公园,通知各参战单位,继续警戒,不得松懈。”

“是!立即巡查外滩公园,通知各参战单位,继续警戒,不得松懈。”朱处复诵一遍屈局的命令,手一挥,和助手朝桥头奔去。

再说那3号。

冲出武警包围圈后,出一口长气。

瞅一眼依躺在后车椅上的香妈,抓起了手机:“老板,我是3号,我的位置,”她干脆把手机凑近了自动报路器:“向左拐,前方三百米有红绿灯,红绿灯朝右拐,是西藏一路……”

对方听后指示到。

“走外滩,在观景台下停停,明白吗?”“不明白,观景台是严控路段,这是hurl oneself willingly into the net(自投罗网)。”“Oh I love you(噢我爱你),去吧,上帝保佑你!”

3号按照老板的命令,一路畅通无阻,悠哉游哉。

这得益于她驾驶的这辆世界顶级名车,这种加长版银灰色幻影劳斯莱斯,市场价近千万人民币。即便是在挥金如土的上海滩,也很少见。

因为太贵,一般普车便畏之如虎。

所以又被有车一族,戏称为“马路炸弹”。基本上是它一出现,其他车辆都敬而远之,尽量离它远一些,以免追尾或擦挂什么的,伤不起更赔不起。

第二呢,便是屈局的布下的天罗地网。

时值今天,高科技时代,要在车水马龙之中,跟踪和辩别一辆目标车,早己不是什么难事儿。所以,它这边一出现,那边以及那边的左右上下,都得知了它来到的消息。

做好了各种准备,3号当然明白这一切。

所以一路开得顺顺当当,颇有在美国第5号公路上,风驰电掣,纵横驰骋之快感。不由得哼起了《我只想与你共舞》“我讨厌做事磨蹭拖泥带水,畏畏缩缩常常会错失机会。我不在乎别的恋人们都做些什么,我只想再和你一起跳支舞……”

留学美国加洲大学时。

3号就喜欢上了这首地道的美国民谣。

留学期间,因为恋爱失败和经济拮据,3号被美国中央情报局秘密招聘雇用。回国后顺利进入上海滩报业大佬——中澳21世纪报。

3号遵从中情局指令,一直安静的潜伏了二年。

直到这次得到中情局密令,高挑漂亮年轻的3号,具有职业女性的一切优势,认真负责,思路开阔,工作能力强,人缘关系好,加之海归背景。

因此,深得其顶头上司,混血儿副社长青睐。

如果混血儿愿意,弹一下手指头,3号便会同他上床,共渡宵。可这种风流事儿,却一直还没发生,这让3号有点孤芳自赏和顾影自怜。

“直觉告诉我你也有着一颗同样的心,那就让它和我们一起旋转旋转。如果要我选择一颗相通的心灵。毫无疑问除了你没有别人,我只想再和你一起跳支舞……”

3号停止了哼唱。

因为,她从后视镜中看到,一直昏头昏脑的老太太,歪歪扭扭的爬了起来。

“你好,香妈,”3号暗自笑笑,调侃般有礼貌的问到:“醒啦?喝水吗?”“我这是在哪儿呀?”老太太呆头呆脑,双眼木纳,四下瞅瞅,又拍拍自己额头。

“姑娘,测试完啦?”

“快啦。”

3号递过去一瓶蓝色可乐:“香妈,先喝口水吧,你的测试成绩很优秀的呀。”香妈不知道,这种蓝色可乐不同于市地上的褐色可乐。

那只是普普通通的饮料。

而这是富含维生素,维他命等各种营养有机物的生物水,是上层人物常饮的最爱。确切的说,接到秘密命令后,秉承中情局“尽量不伤人,以免闹出更大国际纠纷。”的指示。

3号认为,在自己的整个计划中,香妈根本就不值得一提。

当然,如有命令,掐死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老太太,也值得一试。毕竟,杀人与滥情一样,只要专业专注且高度负责,一样会有绵绵的兴奋与快感。

可即然中情局有指示。

鱼嘴U盘又如愿以偿,就没必要多此一举了。

因此,老太太得活着,最好活得比她以前还好。“这是什么可乐?怎么是蓝色的呀?”香妈的确感到口渴得厉害,便接过了软装瓶。

可她没旋开瓶盖,而是拿在手里,翻来复去的端详着。

“我们平时喝的,可都是黑色的呀。”“那不是黑色,”3号感到有些好笑。老太太刚到鬼门关逛荡了一圈儿,却还有心来区分颜色。

“是褐色,褐色,泥巴色,懂吗?”

一面自己拎起一瓶,在方向盘上一卡,旋掉瓶盖,一仰脖咕嘟咕噜就是一大口,然后回头笑笑:“没事儿,喝吧,生津止渴,补充身体机能,益寿延年。”

于是,香妈也咕嘟咕噜的开喝。

大半瓶下肚后,感到神清目爽,精神好了许多。现在,香妈算是真正回过了神:“呀,我记得,你刚才拿着枪,司机也拿着枪的呀,”

香妈惊恐的看着姑娘。

“你还卡我的颈脖子的呀。”

3号笑:“香妈,那就是在测试呢,我告诉了你,你测试合格,很优秀。等会儿,你就下车自己回家等通知,好不好呀?”“哦,原来是在测试呀?”

香妈似懂非懂,扭扭自己脖子。

“你的手劲可真大!一个年轻轻的姑娘家,怎么像个男人?看你以后怎么嫁得出去的呀?”3号忍不住哈哈大笑,这老太太真有趣儿,还有点可爱呢,她应该活着。

这时,车至外滩观景台。

3号顺势靠向路边停下,有点忐忑不安的东张西望。果然,一辆警车立即愤怒的靠了过来。警车一靠拢,嘎的刹住,一个警官趔着身子,探过了脑袋大喝。

“3号,快,前面外滩公园把人质放掉,沿外白渡桥,过上海饭店第三个红绿灯下车,进星星商场A座1818房间。”

然后缩回身子,做催促状的按按警笛,的的!

来不及多想,3号一松油门,劳斯莱斯向前徐徐开动了。在市交警总队的监视屏幕上,看似就一桩,平时普普通通的违章停车处理案。

除了现场监值的市交警总队长副总队长外。

谁也没有意识到其中的反常与奥秘。

二人交换了下眼色,总队长走到一边扬起了报话机:“屈局,蛇出洞,蛇出洞。小车在前,蛇在后,噢,小车在外滩公园停下,又开动了。二车过了外白渡桥,小车往上海饭店方向,蛇往S国驻上海总领事馆方向。完毕!”

那边,传来屈局兴奋的回答。

“歇你丫挺的!终于现相啦?好!注意跟踪,随时报告。”“是,注意跟踪,随时报告。”再说香妈,捧在手里的蓝色可乐还没喝完,姑娘突然停车,探过身子推开了车门。

“香妈,下车吧,能找到路吗?”

香妈先四下瞧瞧,有些紧张不安。

“好像是,我认路不行的呀。”“下车!”姑娘命令到:“等几天我们会与你联系的,快下车。”香妈只好费力的移动着,钻出了车厢。

看着飞奔而去的小车,香妈直摇摇头。

今下午就像在中,一会儿东,一会儿西的。不过,香妈反而有些喜欢这姑娘,她觉得姑娘挺干脆果断,有点男人性格。

就不像自家妙香。

办事拖拖拉拉,说话拧梢皱眉,看着就令人生气。

香妈在人行道上站定,一眼看到指路牌上的“外滩公园”,点点头。外滩公园香妈来过。几年前妙香还在读研一,己从苏北回到上海定居的老俩口,选了一个休息天,在女儿的陪同下,一早就来到了外滩。

上上下下,里里外外,逛了个够。

不过,那时的外滩,好像还没有这样好看,就连外滩公园,当时也就是苏北常看到的大排档而己,不多不密的树林中,摆着三三两两的桌椅。

一张张大木板上,写满了品种和价格。

花茶,10元/杯,黄闷鸡饭18元/位,生煎包子1元2/个……唉,一眨眼就是几年过去了呀,这时间,过得真是太快了哟。

香妈有些感概,边看边走。

迎面来了一个小伙子:“阿姨,您好,您是第一次来外滩吧?”香妈警惕的看看他:“我是本地人的呀,小伙子,不麻烦你了。”

“阿姨,我是浦西居委会的呀。”

小伙子很阳光,一口白整齐的牙齿,在阳光里一闪一闪的:“邹主任你认识,可你不认识我的呀。”“邹主任?”香妈扭头:“在哪儿?”

“在居委会呢,我办事路过,刚好看到阿姨您,需要搭我的车回浦西不呀?”

香妈大喜,连连点头。

“我正想着在哪儿赶车回呢?正好正好,小伙子,麻烦你了呀。”就这样,在便衣警察的护送下,香妈有惊无险的回到了家里。

刚进明丰苑大门。

老门卫就在传达室的小窗口后,对她连连招手。

“香妈香妈,这儿来。”香妈进了室内,老门卫把一个大本子推到她面前,将一支缠着胶带的签字笔,塞进了她手中。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签呀。”

香妈迟疑不决,睁大了眼睛。

“什么意思呀?我犯法了吗?”“我没说你犯法,只是说你违规。开着这么一辆小车闯进苑来,就不说了。”老门卫一反平时的笑脸。

有些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

“可谁让它就捺喇叭来着?唉唉,你捺一下也就是了,可一直捺的呀。明丰苑二千多号老少爷们儿,还在大妈阿姨和男女小宝宝的,谁喜欢听的呀?所以你就违了规,签字。”

香妈顿觉理亏,可想想,又争辩到。

“我当时在楼上,我没办法制止的呀。至少我不是故意的,对不?”一面看那签字栏上的意见书。那上面字儿一致朝右边歪着,可笔划工整,看得清清楚楚。

擅自在苑里捺喇叭。

捺了七声,共长21秒,真正的扰民嘈音,给予小区警告处分。

填表人:范式,20××年10月11日。这是香妈第一次看到老门卫的写字和署名,范式?老门卫姓范?可他儿子怎么姓周?

由此,香妈突然有些生气。

好个范老头儿,要不是我女婿帮忙,你那牛高马大的儿子,至今还赖在家里啃老的呀。这么大的帮忙你没记在心里,真是忘恩负义。

啪!香妈扔了签字笔。

“我不签,反正,又不是我要他们捺喇叭的呀。我管得了司机吗?”“那你给司机打过招呼没有,说苑内不能捺喇叭的呀?”

香妈又给问住了,噎了噎。

“没,没打。”“那就签字呀。”老门卫得意的捡起签字笔,重新塞进香妈手里:“签吧签吧,香妈,我知道我欠你们的情。可那事儿和这事儿,是二回事儿的呀。如果明丰苑的人都这样不自觉,倒霉的不光是大人,还有你家彤彤的呀。”

范老头儿眯缝着眼睛,教育一般继续说。

“据最新资料表明,现代城市病,不光指的是空气污染,而且还有嘈音,嘈音就是城市身体中的癌细胞,你不注意,我也不小心,妈妈咪呀,到最后癌细胞扩散,整座城市就得了癌症,大家一起完蛋了的呀。”

香妈撅着嘴巴,想是这个理儿,终于签了字。

上了四楼,隔壁房门关着。这死丫头,一定还在睡懒觉,都当妈妈了的呀,现在好了,带着女儿一起疯玩儿,一起睡懒觉儿,然后母女俩饿得爬起来,跑到我这儿要饭吃?

我死了,看你这个死丫头怎么办?

香妈亲妮的骂着,推开了自家房门,不由得一怔,邹主任正和香,坐在客厅里说着什么呢。见香妈平安归来,居委会主任站起来笑问。

“香妈,散步回来啦?哎,散步怎么不带上香爸,就你一个人散的呀?”

“老头子喜欢唠唠叨叨,带着是累赘的呀。”

香妈对这个居委会主任,一向都很尊重的,居委会主任呀,管着好几万号人,是品官儿呢:“而且尽是废话,空话和屁话。”

香爸哭笑不得。

看看二老太太:“我唠唠叨叨?还三废?”邹主任就对香爸摆摆手:“老头儿再老,也是男人。是男人,肚量就要大点,争什么输赢的呀?”

又朝向香妈:“主人家回来,我就得离开了,香妈香爸,再见。”

香妈看看她:“邹主任,有事的呀?”“路过,顺便瞧瞧。”居委会主任走到了门边,指指厨房:“你那窗口水管的教训,我写进了居委会工作总结,要让社区的居民们都引起注意,免得重蹈覆辙。大家生活都不易,小心点有好处的呀。”

香妈嘴巴动动,想借此感谢那个小伙子送自己回来,可想想又算啦。

毕竟这测试最后结果如何,自己心里没底。现在就嚷嚷得大家都知道,要是落选了呢,那还不笑死的呀?送邹主任下楼后,香爸瞅着老太太。

“我听妙香说,你参加什么测试去啦?测试什么呀?怎么找上了你?我参不参加呢?”

“你参加捣乱呀?”

香妈一下将老头儿挡了回去,一开始就没打算给你说,现在更无必要啦。这是我们老太太‘中华行’21世纪文明活动,自尊自强,文明素质的形象代表测试,你一个胡子拉喳的老头儿,也想来凑什么热闹哇?

香爸也就不说话,坐到小屋床上,玩自己的平板去了。

看看时间快到5点钟,香妈进了厨房系上围腰,先打开冰箱瞧瞧,再蹲下翻翻菜篮,开始准备着晚饭,不提。

再看那劳斯莱斯。

轻快的开过外白渡桥,朝左一拐,驶过上海饭店,笔直的顺着大街中速前行。从拿到鱼嘴到现在,一直都很顺利。不过3号可不敢大意,她知道在这表面的平静下,或许正潜藏汹涌澎湃。

杀手和死亡,正紧紧跟着自己,一不注意,就会鲜血迸溅,尸横街头。

快到第一个红绿灯时,因车流过多,原是中速的劳斯莱斯,不得不稍稍减速,并恰好给逼驶在了马路外侧,3号下意识而机智的打量着路边。

突然,她瞟到一幢高楼的中间窗口,有一种熟悉的闪亮。

没等她眼光移开,就听得吡的一声轻响,破空而来。这声音是那么的轻,如果不是经过中情局的特殊训练,她根本就不可能听到。

3号暗叫声不好。

还没做好准备,副驾驶室的防弹玻璃,就突地闪出了无数道水波纹。3号不敢大意,一踩刹车,劳斯莱斯停下,然后猛然起脚,全力踩向油门,劳斯莱斯就猛力向前一窜。

竟然把前面的车流,硬生生的拱开了一条甬道。

说时迟,那时快,乘一片混乱之机,3号一掀车门爬着出了车厢,钻进另一辆敝开门的小车。小车里,一对年轻男女正惊讶的看着她。

“我,我,我害怕。”

3号训练有素,惊慌不安的抱着自己身体,浑身颤抖着,哭兮兮的:“救救我,求你们了。”二个年轻人醒悟过来,急忙点头,让她坐下,并递水递纸,还安慰到。

“不要紧,出了交通事故,警察马上就会来处理,一会儿就好。”

3号向后瞟瞟,不禁骇然变色。

劳斯莱斯的副驾驶室防弹玻璃,迸落一地,露出个了大窟窿。她明白,刺客又紧跟着扣动了板机。如果不是自己当机立断,顺势倒下爬了出去,一定会被第二颗子弹射杀的。

而据她所知。

目前,能击穿世界顶级名车防弹玻璃的,只有S国研制的玫瑰弹。

此弹击中目标后,能发出类似玫瑰香的气味,那是它特殊配方的特殊气息,所以得名。在它面前,全世界顶尖的防弹专家们,都乱成了一片,有失业危险。

目前暂时对它还束手无策。

半小时后,3号走进了星星商场。和上海所有的商业广场一样,庞大的七层商厦之上,是酒店,商住楼和商务部。四种世界通用的业态交相辉映,争奇斗艳,豪华精美

人潮如注,支撑和驱动着这艘巨大的,徜徉在上海滩的商业航空母舰,全速前行。

搭着高速电梯,3号来到A座1818号房间。开门的,是顶头上司,中澳21世纪报年轻有为的副社长。混血儿惊喜地一把将3号拉了进来。

抱住她亲亲。

“Dear Baby,Oh darling(亲爱宝贝)辛苦了!”“like the smell on your body(我喜欢你身上的味道)”

3号也亲亲他,然后推开,自己走向酒柜。

倒上一杯威士忌,对他举举:“我累坏了,也渴坏了,对不起,Dear,Darlin,sugar(亲爱的)你也来一杯?”顶头上司却摇摇头。

“我看,我们还是先验证鱼嘴的真假为好。”

3号一仰头,喝下大半杯,看来她真是渴坏了。

然后纤指一掏,从自己的内衣兜里,掏出那枚鱼嘴U盘扔了过去。混血儿抓起桌上笔记本电脑试试,面露喜色,举起二根指头。

“OK1大功告成,祝”

楞住了,3号的枪口,正瞄准他胸膛:“4号,你可真行啊!装得像极了。”3号轻蔑的瘪瘪嘴巴,嘲弄到:“我就那么好欺骗的?”

4号也干脆。

若无其事的一屁股坐下。

取出鱼嘴在自己手里颠颠:“可以告诉我,你是怎样发现的吗?”“有必要吗?”3号冷笑一声:“各为其主!双料货,我相信你的上锋也提醒过你,尽量不伤人,以免引起更大的国际纠纷,所以,请把鱼嘴扔过来,我不想杀人。”

“我也一样!”

4号手一扬,鱼嘴在半空划道弧线,飞了过来。

3号一接在手,突觉不对,骂声:“卑鄙!无耻!”枪口一扬,对方的枪口也早瞄准了她。原来,4号技高一筹,利用在笔记本电脑上验证时,迅速将鱼嘴换了包。

这对一个训练有素的特工,易如反掌。

叩叩!突然有人敲门。张弓拔弩的二人没理,依然枪口对枪口,谁也不敢大意。叩叩!叩叩!叩叩!事情紧急,如果再不开,服务生就会掏钥匙,开门而入……

毕竟都是道上高手。

3号一垂枪口,4号也收了手枪,上前拔开拴门链,然后返身抱住了3号。3号把手枪藏在自己身后,仰起可爱的俏脸蛋,一手也抱住了对方。

房门轻轻被推开。

随即,响起年轻姑娘害羞的惊叫:“哎呀,我不该进来的。”4号笑:“你不是己经进来了?”手指头轻叩叩3号肩膀,3号扭脸,原来是自己工作上的联手。

那个和自己一样年轻漂亮高挑的前台接待。

“什么事儿?”4号拿出顶头上司的威风,同时对3号眨眨眼,示意她装像一点。“不是你让我进来的吗?”

姑娘扬扬手里的卷宗:“文件啊!”

混血儿的眼睛,忽然定住了,房门二侧好几枝黑洞洞的枪口,正对准着自己……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novel/voajbkqf.html

原创长篇连载:上海屋檐下·第1部·第55章生死瞬间的评论 (共 4 条)

  • 稚藕弋
  • 格列美湼
  • 淡了红颜
  • 浪子狐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