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江枫原创长篇小说芦苇花开时片段选发

2019-12-18 17:20 作者:江枫  | 14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第14章 打起精神向前走

再次辞职后的阿华,她打起精神独自去了e市的经济开发区。在那里有她的同学和母校,还有特区里那些可以随时刺激她精神与肉体的诱惑。阿华彻底变了,她变得让所有认识她的人都不再认识。或许从这一刻起,她再也不是那个从前温柔善良的阿华了……

在特区,阿华意外地碰上多年不见的同学何有思。何有思这个人,在她的印像里不是太好。虽然说他们是同龄的同窗,但彼此之间却从无往来。虽然是同龄的同学,其实跟陌生人也没什么两样。

他们见面的那天是个清晨,无所事是的阿华仍然开始了她的2公里长跑,跑步是她多年磨练意志的一个习惯,她跑着跑着;在她的前方有一个让她熟悉的身影,她追了上去。

何有思做都没有想到会在跑步中见到阿华,今天的他总觉得会有什么发生,但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会碰到阿华。就在他回过头来的那一刻,他惊奇的叫道:“嗨、你不是阿华吗?阿华也吃惊的叫了声:“何有思、是你啊?怎么这么巧?”何有思还是从前那个嬉皮笑脸的样子;“学妹妹、有男人了吗?哥哥我可是个单身哟。”阿华认真的看着他说:“师哥、你怎么还是那样油腔滑调的,你还没给你妹妹办一件事呢,咋的,这就想占有你妹妹不成?有你这样当师哥的吗?”

何有思听阿华这么一说,他赶紧靠近阿华解释道:“学妹,要不你先去我家咱们合计合计?阿华莫名其妙的反问道:合计什么?何有思惹有所思的说,这样给你说吧,我也不是你从前认识的那个何有思。你是不是从前的那个天真无邪的黄毛丫头,我不知道。但是,我老何的本质没有变。你呢?”(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阿华跟着何有思一同去了他家,他望着阿华满身是汗便说,“我这里有洗澡间,你进去洗洗,衣柜里的衣服都是我老婆没有穿过的,你随便找一套换上。然后,我再带你去见老板。”阿华没有回答,她望着他微笑了一下。阿华走进洗澡间,很久没有享受这种待遇的她;就那么赤裸裸的对着镜子欣赏着自己丰满的酮体。望着镜子里的自己,看着已经被多个男人占有过的躯体,她拿起了喷头。她使劲的冲洗着丰乳,冲洗着下面那片黑森林。她要让自己从这一刻起成为一个全新的,富有活力的女人。她要在这里忘记从前那些令她伤心的往事……

阿华在何有思的房里换上了何妻的衣服,便跟着何有思去了一家民办报社。接待他们的是个50多岁的老头,老先生自称叫何青远,人挺直爽。他对阿华说:“我这是自办的报社,工资不高,每月1000;活儿虽然苦,但却是管吃管住。这样说吧,眼下正缺一个编辑。目前我们这里一个人往往得干好几项工作。你的情况小何刚才给我介绍了,如果你愿意干,今天就到编辑部帅主任那里去画一天版,就算是面试,你看怎么样?阿华幸福的微笑着,她望着老板说,没问题,虽然业务都丢了好多年我还是有信心去试一试。老板你放心,不管结果如何,我都谢谢你给我这个机会。老板看着阿华很阳光的面孔说,好吧!我们都希望你今天高高兴兴地完成作业,快去吧。”

何有思坐在一旁用期待的目光望着阿华,阿华会意地看了何有思一眼,于是对何老板说:“行、就当面试。思哥,你回去把我的东西给我送来。”何老板和何有思对望了一下说:“阿华、你就这么有信心能留下来?帅主任那关你可还没过呢?”阿华站了起来,她说:“放心吧、我准能让那个帅主任把我留下来的。”

阿华大大方方地走进了编辑部,这时一个姑娘冲着她问:“请问,你有事吗?”阿华微笑着问:“请问哪位是帅主任?”姑娘朝靠窗的里间指着说:“你看那个伏着改稿的大个子就是我们这的帅哥。”咚咚、咚!阿华连敲了两下玻璃门,里面传来了“门没上、请进。”

阿华一听这男中音不像是北方人,她的心突然砰砰,砰地跳了几下。尽管她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心跳,但是,她很快镇定了下来。她推开了门,帅主任很随和地说:“小姐,有什么事情坐下说。”阿华没有说话,也没有马上坐下。她傻傻地盯着眼前这个帅主任,一直跳动的心终于不跳啦。让她莫名的是,这人似曾熟悉,又似曾陌生。帅主任被她看得有点不好意思,便说:“姑娘、我叫帅哥,是这里临时负责的总编兼主任,有什么事你尽管讲。”

阿华终于回过神来:“哦、我刚从何总处过来,是来向你报道的。我给何总立了军令状,今天给他画张样版,算是面试,请帅主任给个方便?”帅哥从椅子里站起来走向柜前,他一边开着柜门,一边问:“嗨,你贵姓,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阿华道:“哦、我叫阿华,你在哪里见过我,主任?”帅哥取出了画版纸和板尺说:“好像几年前,我在E市日报社见过你。”他这么一说,阿华终于想了起来。她兴奋地说:“你是不是E市日报社通联部那个帅哥?”帅哥说:“是啊!你是不是当年打得记者部主任,王秃子满头是血的那个阿华?”阿华点了点头说:“怎么、帅主任你也知道啊?”“嗨!那件事被大家传说了很久,不过大部分人都站在你这边。可惜我是没有见到你这个巾帼英雄。你打得好啊!社里谁不恨他。那家伙很坏的,他仗着有个当官的父亲为所欲为。记者部的姑娘哪个没被他玩过,不过话又说回来,那些姑娘也真够没脸没皮的。她们为了一份稳定的工作,听说都是自愿那个的。你算是给她们都出了口恶气,那年你走后啊,全社里的人都在背地里称赞你是个女中豪杰呢?”阿华说:“嗨!什么豪杰不豪杰的。我当时就是气不过,他要是不调戏我,我才不会揍他的。”帅哥问:“阿华、你可是个干记者的好手,要不你还是回那里去吧?你要真回去,说不定那个吴社长还真欢迎你呢?”

阿华道:“算啦吧、你就别拿我的那些丑事取笑我啦。那个社长就像个娘们儿,做什么事情总是磨磨唧唧的;我才不去呢。嗨、帅哥,你怎么也不在那里干啦?”“嗨、别提啦。人家那是公家的,我是一个外地人。人家压根就看不起我这个外地人,就是干也是白干。就算我干的再好,那也不可能成为正式工。与其在那里发挥不了自己的特长,还不如出来给自己一个交代。你看我现在,虽然工作苦了点,但是,老板没有亏待我。在这里干得多,你就可以拿得多。要不、怎么会人为财死呢?”

他们一边说着各自的经历,一边干着各自的活儿。下班的时间到了,何老板走了进来,阿华将画好的四个版样呈给了他。老何坐在椅子上细细地看了一遍,他转过身来问:“阿华,你是干这行的?这版画的真好,你是怎么会画版的?”帅哥看了看何老板接上话茬说:“嗨、老板,这个阿华呀,就是当年咱市日报社打得王秃血喷的那个实习记者啊!”何老板似乎也想了起来,他兴奋地说:“帅主任,你是说她就是那个骂得吴社长无地自容的那个姑娘?帅哥回答道,就是她。老板哈哈一笑说,阿华,你是个好姑娘,是个有骨气的姑娘。你那句“宁做妓女,不做暗娼”的话已经在咱们这个行业里传为佳话。帅主任,你去通知一下大家,今晚我请客。咱们欢迎阿华成为我们之中的一员。快去,快去。真是人才难得啊!”

阿华和帅哥这两个苦命的人终于走到了一起,帅哥的家在很远很远的南方。而阿华的家就在这几百里外的农村,他们两个人的经历虽然不完全相似;但却有着共同的奋斗目标。帅哥诚实稳重,阿华落落大方性情开放。不久他们恋了,虽然双方的年龄差距依然很大,但却没有阻挡他们爱的步伐。此时此刻的阿华沉浸在了爱的幸福里,她终于在这个她重新找回青岁月的城市开始了新的生活……

阿华和帅哥的意外相遇,这是何有思没有想到的。欢迎阿华的晚会在一个五星级的大酒店的大厅里举行,她的老板何青远不但请了阿华当年的恩师,还请了阿华当年的社长老吴和介绍阿华到报社的何有思。舞会在音乐声中缓缓起舞,年轻的都在尽情的跳着,笑着。阿华也拉着帅哥跳起了圆舞曲,唯独没有跳舞的只有老何和老吴还有何有思。何有思一个人静静的端着酒杯坐在椅子里若有所思的看着阿华,他在想,这人啊,真是世事难料,昨天的阿华还是个灰姑娘。可是这一眨眼的功夫,灰姑娘就变成了金凤凰;真是不可思议,不可思议。

老吴端着酒杯若有所思的问:“老何,你是咋把阿华给招来的?老何笑了笑说,咋的?你是不是很后悔啊?是咋招来的,这是秘密;我啊,就不告诉你,哈哈。老吴也哈哈一笑说,看把你美的。阿华是个好姑娘,你不告诉我我也不问。不过我可要告诉你,她啊!可是个刚烈的姑娘,我可是见识过她的风采的。你可别惹着她,她可是个轻易不让人缠上的主儿;别说我没有告诉你。老吴,你想多了。我一个老头子哪有那个雅兴,你没有看见吗?她和那个帅哥,哦,就是当年在你们报社的那个小伙子不正跳着舞吗?你看他们才是真正的一对呢。老何,你是说,跟她跳舞的那个小伙子就是帅哥?咋的?不信你好好看看。老吴从口袋里掏出眼镜,他细细的看了许久,老何啊!真是让人惭愧啊!我一个政府办的党报居然没有留住他们,真是无地自容啊!老吴啊!要我说啊!你大可不必这样想,要怪就怪你们的上司。你们啊,总是论资排辈,总是官官相护。如果没有那么多的条条框框,没有那么多的人情关系,也不至于干不过我们这些游击队嘛,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舞会进入到第二项,老何走上台兴奋的说:“朋友们,今天这个舞会的第二项,请阿华上台给大家讲几句她对现代报业发展的一些想法。有请阿华上台。”

在霓虹灯闪闪发光的舞台上,阿华举着酒杯,她微笑着望着全场的人们:“朋友们,我非常感谢何社长为我举办这个欢迎晚会;更感谢大家的抬爱。应社长的邀请我来到这个台上,他要我讲讲我对现代报业的一些想法。其实,我真的很惭愧。我已经离开我一直热爱的这份职业很多年了,很多的业务已经生疏。如今,我要感谢的是,是我的师哥何有思再次把我领进了这块芳香的土地。昨天的我还是个好姑娘,还是一个站在十字路口不知道去向何方的流浪者。如果不是偶然的相遇他,不是师哥把我介绍给何老师;我可能永远也没有今天的机会。如果说要我谈谈我对现代报业的想法,我倒是真的还有一点看法。

我已经在报业,教书,当小秘书的路上流浪了很久,很久。这人生啊!就像山间里流淌的清泉。看得见它的美丽,听得到它的声音;却永远也不知道它最终流到哪里是归宿。说起这现代报业的发展方向,我在流浪的这些年里倒是看了不少大报,小报。而让我和那些普通的人,那些生活在最底层的人有一个共同的感受;曾经的报和今天的报,已经是物是人非。我和他们都是普普通通的底层劳动者,可是,我和他们都没有看到一个时刻反映人们所思所想的,而且是欣欣向荣的盛世文化大餐。而是那些官话,套词,假话,甚至是一些闭门造车的新闻还有故事。这说明什么?它说明了我们的从业者少了对生活的体验,少了走出去看一看的思维与信心。更少了去放下架子走进普通人生活的爱心……

所以说啊!今天的报已经慢慢的被广大的人民淡忘了。不是他们首先淡忘了我们的存在,而是我们远离了他们。朋友们,我们是做什么的?我们是反映和关心他们疾苦的人。就连我们都脱离了他们,大家说,我们关着门办出的报还有人看吗?我们连他们心里想的是什么都不知道,大家说,这样的报还能够卖出去吗?既然我们的报都卖不出去了,大家的脸不变成猴子脸,大家的身材不变成芦柴棒,那也对不起闭门造车呀。大家说,是不是这个原理?”

谁也没有预料到阿华会有这样的一台演讲,舞会现场顿时一片寂静。所有的人都望着还没有走下舞台的阿华,她的一番演讲深深的触动了老吴的心,她把老吴几十年都没有敢讲的话讲了出来。今天的老吴被阿华给他深深的上了一课,他兴奋地站起来说:“阿华呀,你讲的真是太好了。我谢谢你,谢谢你把我几十年都不敢说的真心话说了出来。我虽然没有权利让你成为党报的一名正式员工,但有权利邀请你随时来你曾经的娘家看看。更有权利邀请你以一个普通人的身份到你的娘家演讲。你愿意吗?”老何终于坐不住了,他打断了老吴的话,“我说,老吴啊!你真够朋友的。有你这么当着大家挖人墙角的吗?阿华,你可别上他的当啊。他给你再高的工资也别去,我相信,你既然留在我这个小报社,一定不是冲着高工资来的。你说是不是?”

阿华看着两个老人那风趣的对抗,于是说:“老板,你放心,除非你把我给开了。否则,我哪儿也不会去的”

作为主持晚会的主人帅哥,当他看到两个老人在唇枪舌战的情景时,他赶紧走上舞台说:各位来宾,各位新闻界的朋友们:现在,进入今天晚会的第三项:请我们的业外人士,何有思先生为今天的晚会献上他最新创作的歌曲;打起精神向前走。有请何先生上台演唱……

随着全场青春依旧的鼓掌声,何有思穿着崭新的白色西装缓缓地走上舞台。他拿着话筒大声的说:“各位老板,各位来宾,以及来自新闻文化界的各位朋友们,为了圆满的结束今天的晚会;在这里,我给大家献上我最新创作的歌,打起精神向前走……”

打起精神向前走,离开乡土展风流。芦苇花开时,我们在行走。人海茫茫的地方,知音在等候。每一天,我们在奋斗!风里里虽未牵手,擦肩而过的那一刻;似乎已守候。每一天啊!都是重新在出发,有你陌生的面孔,我不再忧愁

打起精神向前走,芦苇花开时,我们最风流!人海茫茫有你在等候,十字路口都在等候,等候的不是拥抱,而是对视的目光在问候。我们是一群时代的弄潮儿!在茫茫的人海,留下忠诚的脚印,无论严寒酷暑从未停留。有你陌生的面孔,我不再忧愁!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novel/voagbkqf.html

江枫原创长篇小说芦苇花开时片段选发的评论 (共 14 条)

  • 浪子狐
  • 淡了红颜
  • 项文辉
  • 残影
  • 从余东风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一门心思选好文,百花丛中觅新人!让文学来温暖整个世界,你的关爱和支持就是散文网不断发展和壮大的坚硬基石和有力保障,在鲜花铺就红毯的圆梦路上,有你有我的不离不弃和温馨相伴,人生注定更精彩,再次谢谢你我最亲爱的朋友!顺祝工作心情都愉快!
  • 胡侃瞎周

    胡侃瞎周 学习了、赞!问好!

    赞(0)回复
  • 浪子狐

    浪子狐问好老师新年来迟!祝福!!!

    赞(0)回复
  • 丫丫

    丫丫好文笔!!赞

    赞(0)回复
  • 江枫

    江枫回复@胡侃瞎周 :因为没有来散文网,回复迟了,谅解啊?

    赞(0)回复
  • 江枫

    江枫回复@浪子狐:你也好啊?祝您快乐每一天。

    赞(0)回复
  • 江枫

    江枫回复@丫丫:前段时间看了你的部分作品,让我很受启发。我得好好的向你学习,否则就跟不上时代的步伐了。你好吗?

    赞(0)回复
  • 玛格丽特

    玛格丽特欣赏,问好文友,推荐阅读!

    赞(0)回复
  • 江枫

    江枫回复@玛格丽特:新年好啊?好久没有上网;给你拜个年,祝你平平安安。

    赞(0)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