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小说:最后的机会

2018-11-21 09:01 作者:卓尔  | 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最后的机会

卓尔

听说这段时间县里要搞人事调整,李志昨晚一都没睡好,今天早上6点钟就起床了,一边刷牙一边在想怎样才能抓住这个好机会,弄了差不多有半个小时,才从洗漱间出来,伸头朝睡房喊道:“起床了!今天上班要去早一点。”睡房里传来他老婆的声音:“还蛮早,要什么紧?”他老婆是位国营企业的下岗职工,后来在私营企业当过一段时间会计,由于跟税务机关没什么熟人,只好辞职不干了,这几年变成了家庭主妇。她最大的好就是逛超市,李志经常扶着单车在超市门口等待几十分钟,等得难了就打电话催,不接电话就又把号码拨一遍,他老婆才从超市出来,把几袋刚买好的东西交给李志,兴奋的说:“这几样现在都在打特价,好便宜!”然后,又转身进了超市,别人不知道还以为她在超市上班呢。李志这时走到睡房门口笑着说:“快点,滚出来,抓紧时间搞早餐。”他玩不起最后这一次上天给他的机会,他得珍惜和把握好,因为自己到了年底就满48岁了,还是一个副科级干部。

李志从大衣柜找了一件崭新的红色T恤衫,这是他老婆劝他买的本命年礼物,今天终于舍得拿出来穿,真有些不平常!

李志骑着单车7点30分就到了县委大门口,正好遇到传达室老王,不知怎么搞的,他把老王叫成了老叔,平常都没这样叫过,看来今天凡事都应小心,于是,李志趁着还没上班,就在院子里,边想事情边散一下步,但偏偏遇到一位李志此时最不想见到的人,郑主任今年59岁了还是一个副主任科员,领导说他很能干、爱操心,能做些杂事,就照顾让他还保留在职在岗的名额。李志觉得自己不知是沾了运气还是晦气?估计不妙,于是赶紧在心里默念见到领导后的腹稿。快8点了,李志故意走到县委办公楼下,这时,果然一部白色的轿车开了过来,下车的正好是部长,李志赶紧过去站在车门边,停了几秒钟,没见开门,他刚想伸手去摸车门手把,这时车门开了,部长下了车,李志急忙打招呼:“泽平!您好!”部长点头笑了笑也说:“你好”,便走进了办公楼,李志望着部长的背影,好想连续亲切的叫几句部长!部长!李志用手背抹了一下额头,感觉有些汗,他真没想到,自己竟然鬼使神差直呼领导的本名,太糟糕了!

中午下班后回到家,李志一下摊在沙发上,因为一上午都是昏昏沉沉,他非常后悔早上的事情,真想打自己几个嘴巴。这时,他老婆从厨房过来问:“今天怎么没精打采?早上还好好的。”“唉!别提了,做了一件大错事。”“什么事?”他老婆问。“今天早上会到领导,叫了一声他的名字。”李志说着越烦闷起来,他弄不明白自己的运气怎么会这样差,他心事重重的离开了客厅,来到了后阳台,一边弄着花草,一边嘴里叫着:“部长!部长!部长!”又叫着:“部长部长部长……”这时,他老婆不耐烦的大声说:“是哪个在阳台上,不停的喊我的花草不长不长!”李志于是把详细情况全部跟他老婆说了出来。(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唉!我想请几天病假,在家里休息。”李志愁眉苦脸对他老婆说。他老婆听后把头掉开,想了想说:“也没必要这样大惊小怪吧,也可能别人根本就没当回事。”李志说:“你不知道,现在的事情很复杂,要不就去一趟,不是还有桶茶油吗?去年舅舅从乡下带来的,还没舍得动过,应该拿得出手。”他老婆却说:“讲得怂!别人要不要还不知道呢!再说你又不知道部长住在哪里,被别人发现就不好了。”李志抓了抓头,意识到这么多年自己简直是在白活,一点都没有路径,有提拔才怪呢,算命先生说本命年交好运,很不靠谱,衣服穿得再红也不顶用,再说自己的名字也不带劲,总好像还欠一个字,加上去才算完整。唉!他多么希望今早上的事情,完全是心思杂乱的一点垃圾而已。

晚上,十一点半才上床睡觉,比平常迟了一个小时,但仍然睡不着,十二点半以后才慢慢进入乡。

李志感觉:大约在深夜两点半钟的时候,固定电话铃声响了,不想接不行、它总是响,李志伸过右手拿起了电话筒。“喂!哪里?”李志问。对方的声音很老练,不紧不慢地说:“听说你这次要提拔当局长,恭喜啊!”李志刚要说“谢谢!”话筒却传来了“嘟嘟嘟”的声音,李志轻轻的放下话筒,心想:这下好了!直接当局长,副局长和主任科员的过程都跳过了,看来只要自己工作扎实,领导还是知道的,并且还很公正!不像原来要送很多礼,请好多次客。哈哈!估计下次见了刘局长,他还敢昂着下巴路过装作没看见才怪!看来真的要走运了!莫非早上见到的“郑主任”也是好事,因为领导还是给了他机会。李志知道自己的条件要比别人好得多,不过,这样坐火箭提拔还是有点心虚!李志边想边伸手从床头柜抽屉把内部电话本拿出来,找了一阵没找到刚才通话的号码,这个本子是副科级以上干部才有,李志已经睁大眼睛反复仔细的看过很多次了,确认不是县里一些领导的号码,会是谁呢?李志开起电脑,把这个号码搜索,一看,是一位私营公司老板的电话,这真是让人费解。过了几秒钟,不知道什么原因,李志感觉自己站在大院中间,突然一辆黑色轿车来到身旁停下,车上的司机从车窗伸出头来,礼貌的叫了一声:“李局!”李志看了看旁边没人,于是重重的“嗳”了一声,李志用右手打开了车门,伸右腿把屁股靠上了车,左腿却总是提不起来,弄了几下都不行,李志在心里恨自己,他不敢想象就这样轻易的失去当局长的机会,他想哪怕脱层皮也要把脚塞进车门,霸蛮一用劲,只听:“哎哟!”一声,原来李志的脚蹬了一下他老婆的大屁股,他老婆很胖,从床上坐了起来,一身的肉都在动,侧着身子右手揉着屁股生气的说:“你在搞什么?在作恶梦啊!哎哟!”李志不敢做声,他知道自己的心绪已经完全陷入了一片泥泞之中,刚才那电话,说得那么清楚,难道不是在托梦?还有那车,会不会是在暗示自己还有一趟末班车呢?也许这是领导给自己最后的机会!也可能这一切全部都是泡影。

“你还是去一趟吧!”他老婆看着李志认真的说。“好吧,去就去,也只能这样了”李志说。

早上六点半,李志就吃了早餐,把那桶茶油找出来后,就在客厅里边想边来回走动,他在设想用最好的方法把它送给部长……

大约七点多钟,李志顺利的把“东西”交给了部长的司机,然后躲在办公楼里等部长的车子,“来了!是的。”李志告诉自己部长的车子正在进县委大门。他飞快的从左楼梯上五楼,又从右楼梯下五楼,在二楼会到了部长,李志装成很巧遇的样子,笑着说:“部长!早上好!”也可能说得太认真,把话弄得一字一板,生硬极了!部长点头笑了笑说:“你好!”李志下到一楼后,回忆起刚才打招呼的异常,特别后悔,他搞不懂:自己快五十岁的人了,见到领导后心里还是这样慌乱。

中午快下班前半小时,李志的手机响了起来,他一看是部长的号码,响了几下都装作没听见。过了几分钟,部长的司机从五楼下到二楼来,对李志小声的说:“部长要你上去一下”李志轻轻的:“哦”了一声,尽管他们讲得很小,但办公室其它几位都在用羡慕的眼光看着李志,似乎他比平时胖了一些,也威严了许多。李志心里十分紧张地来到了部长办公室,轻轻的敲了一下半开着的木红色铁门,里面传来部长的声音:“请进!”部长知道是李志来了,见李志进来后,部长从办公椅站了起来友好的说:“请坐!”李志小心的在靠窗户的沙发坐下,李志问“部长!找我有事?”这时,部长从饮水机冲了一杯茶过来,送到李志手上亲热的说:“让你费心了,送那么好的茶油给我,真的谢谢你!你自己留着,我不能收。”李志尊敬的对部长说:“一点小东西,不成敬意。”部长笑了笑后,严肃的说:“我们不要搞送礼那一套,特别是领导干部要勤政廉洁,工作起来才会觉得心里没有包袱,干起事来才会觉得一身舒畅……”又说:“自己把工作做好了,才会得到群众的拥护和信耐……”此时,李志感觉部长容光焕发,中等的身材突然高大了许多。出门时,部长要李志把茶油提回去,李志只好提起茶油,他第一次感觉从手上到心里既沉重又带劲……

李志把茶油提回家后,他老婆奇怪的说:“搞什么又提回来了?没会到人还是怎么?”李志显得无可奈何的样子,盯着地板说:“部长不肯收!”他老婆约有所思的说:“你不讲,看来还是有清官!”李志却说:“也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唉!现在的事情真有点搞不懂,反正心里总有些不踏实。”他老婆说:“管他呢!听天由命吧。”

为了抓住这最后的机会,李志想来想去还是觉得应该把这桶茶油送出去,他找到了梦中那位老板的电话,拨了号码后,李志摒着呼吸听着耳机发出的声音,响了一阵没有打通,李志倒觉得轻松很多,停了一会,李志又硬着头皮把号码拨了一遍,几秒钟后电话通了,传来跟上次在梦中一样的音质:“你好!你找谁?”“我、我找总经理!”李志慌乱的答了一句,他在想:是否把上次梦中的事情说出来,但又觉得不妥,简直在开国际玩笑!对方迟疑了一下,又问:“我就是!有什么好事?”李志小声的说:“老总,你好!我想送一桶茶油给你,请你叫司机到传达室把油提一下,今后有机会请多多关照!”“好的!”对方答应得很爽快,李志感觉自己刚才说话有些庸俗,但对方并没计较,不过奇怪的是对方竟然理所当然,另外,真的就是梦中的声音,太巧了,有点吓人!

李志把事情做好后,没有告诉他老婆。他每天照常上班下班,他在等待哪一刻被领导叫去,告诉他要提拔的好事,然后回家给老婆一个惊喜。有一次,自己刚好看见一位领导下车,马上赶过去叫了一声,领导没回头,车子走后,只见这个铁皮家伙刚才在地上撒了一泡尿,尽管知道这是车子留下的空调水,也知道领导肯定没听见,但总觉得很不是滋味。他时常站在窗户旁偷偷的往一楼阶梯看,观察领导们来上班时的神态,看别人给领导打招呼的情景……

很快,县里的人事调整已经公布,没有李志的名字,李志倒觉得放下了担子,轻松了很多,因为如果真的要李志火箭般上任,恐怕还有点吃紧,没经过风的资历,总是处于没准备好的状态,李志甚至觉得躲过了一劫,可平日里怎么会有强烈的官瘾呢?实在不太明白。

经过了这次努力,李志完全放平了心态,从此根本没往提拔那方面去想,生活顺其自然,工作上总是认真负责、勤勤恳恳、任劳任怨,从不迟到早退,连续两年都被评上了先进工作者,特别是组织上又找自己谈过话,虽然没有讲得太露骨,但听得出是在看好自己。果然,据小道消息,县里马上又要搞人事变动,李志这次肯定要提拔了。

晚上,他老婆早就给他摆上了酒杯,他问:“搞什么?今天是过节啊!这么多菜,还要喝酒。”他老婆笑着说:“不是过节啊”他又问:“那是为什么呢?”他老婆神秘的说:“你自己知道。”“不会吧!”他说着,似乎有点疑惑,心想:难道自己要提拔的事情,老婆也知道了?他老婆看了一眼他,说:“自己的生日都不记得了?!”“哦!原来是这么回事。”李志说着笑了起来。他老婆又说:“沙发上那一套棕色西装,你试一下。”李志说:“现在穿西装有点冷了。”他老婆盯着他,说:“你又不是寒号!这个天穿西装蛮好,实在冷、里面就加一件薄毛衣。”李志把西装穿好,站在穿衣镜前,他老婆从后面过来,大声说:“看啦!打扮一下,年轻了十岁!”李志靠近镜子,看了看自己的脸,只是感觉自己瘦了很多。

有一天下午下班的时候,李志刚好骑上自行车,手机就响过不停,他急忙看了看,是他老婆的电话号码,接通后“喂!”了一声,他老婆就说:“不是哦!刚才有个人提了桶油来,说是要交给你,我问他是哪里的,他又不肯讲,我不肯收,他笑着放下就往楼梯走,我出门去追,他好像马上就下到一楼去了,走得实在快……”李志不耐烦的说:“不讲了!我在骑单车,回去才讲。”回到家后,李志看见放在门边有一个胶桶,就对他老婆说:“这是谁拿来的?我们不能收这种东西!”他老婆说:“收都收下了,还能退回去?”李志生气的说:“收下了也不行!一定要退回去!不受贿才能一身轻。”他老婆说:“那就退回去吧。”于是,往厨房里提去。“你在干什么?要你退回去,你还要提到房子里去!”李志说着有点发火了。“这是我们原来那桶!你不记得了?”他老婆大声的说。“不会吧!”李志边说边将信将疑把桶仔细的看了又看,突然,李志说:“是我们原来那桶!我记得桶上这点记号。”李志看着这桶老茶油,感到有点意外,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他弄不明白:这究竟是老板派人送回来的,还是已经转到别人手里又拿来送礼,另外,这么久了还能不能吃,都是些问号。他老婆没想那么多,只见她瞪了一眼李志,说:“老茶油吃了降火!”……

昨天,同学聚会,得知有位同学跟县里一位领导是好朋友。李志望了望天,不知道县委能否给自己一次最后的机会?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novel/vnjcskqf.html

小说:最后的机会的评论 (共 5 条)

  • 草木白雪
  • 心静如水
  • 雪儿
  • 王东强
  • 浪子狐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