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木公河》0151C

2019-05-10 14:49 作者:北方  | 9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章农国陪着父亲从王武家出来,趁着月色来到河边,父子俩又拉起了心里话。

章耶说:“老二啊,你回来一个多月,就办了一件明白事,穷可交,富可维,动荡岁月,多行善,少结怨,不能像金老财那样只财不爱人性,谁料到哪一天会出什么事?不顺运的时候,车辙沟也能淹死人的。”

农国说:“的话我记住了。对王武,我们要防着,也要敬着,对金老财,对所有的穷人和富人,我们都得又防着又敬着。王武当回劳工没搭上命,还混了一座小土房,他现在不会恨咱章家,可他毕竟没地种,如果开就吃不上饭,还是一大祸害,他是死过一次的人了,饿急了就会偷咱、烧咱,还可能勾胡子来抢咱。”

“我不怕胡子。”章耶望着自己在水中的倒影说:“胡子就像这木公河的水终年流着,我就像这水中的影天天映着,来了我给他饭吃,走了我送他们粮食,到咱屯的都是路过,从来不做活儿,几个大胡子头还与我磕了头呢。”

农国对爹的自信不以为然。“爹说那胡子我也不怕,我怕的是您没见过的胡子,这些胡子专跟富人过不去,抢了您的就去救穷人,他们在南方闹了好多年,政府用几十万大军围攻才算把他们赶到了大西北。可咱们东北的张少帅要联合他们一道抗日,政府也找不出理由来拒绝。他们边抗日边发展自己,势力大得很,现在还要跟政府的委员长一道坐江山,听说委员长的人到了东北,这些大胡子的人也到了东北,今后的日子,说不定到哪步田地哟。”

章耶似乎受到了提醒,接茬说道:“前几天,我在东县大庙里听一个和尚说‘红羊咬白羊,白羊咬红羊,红羊白羊咬得伤,都来请我做道场。’这红羊是谁?白羊是谁?少帅怎么就不能管管他们呢?”(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红羊就是我说的胡子,白羊就是委员长的人,他们咬起来是要伤命的,伤了命才会请和尚做道场,至于咱东北的张少帅,早就不行了,因为庇护红羊,被委员长判了刑,现在都不知押在哪里了,东北军也已经旗倒兵散了。”

农国的话令章耶震惊。“你在城里这几年,到底是学的四书五经,还是红羊白羊经?幸亏你哥没念起书,你两个弟弟不愿念书,要都跟你这样子,我的章家大院就变成羊圈了。”

“爹也别怪我,我白天念四书五经,晚上念红羊白羊经,这年月由不得我自己做主,什么经不念都不行,这就跟您杀了日本兵又穿日本人的和服是一个道理。当务之急,还是得帮王武想个活路,他这号人,天生是当红羊的料,现时给他一条活路,以后他就能少跟咱过不去。”

“可是,”章耶又想到了一个新问题,说道:“我这些年就对得住穷鬼们,现在又主动帮王武,帮得太多了,金老财会怎么想?南北屯的这些富人会怎么想?”

“别怕那些,明天先把王武的路子想出来,过几天再给伙计们办点善事,这红羊的路咱就算铺平了,富人的事先别理,白羊一到,他们自然都是一伙的,咱们跟白羊也是一伙的。”

“什么?一伙的,说不定这识文断字的老二就是一只白羊了。”章耶断定老二已经卷入国事中了,但他毕竟是有头脑的人,不想把话说得太明了,就打一个哈欠,意思是我得休息了。农国看到爹的样子,赶紧拉他回到家里。这一,章耶怎么也睡不着。老伴不愿意,连说了两次:“怎么就不睡啊?老了老了,说不定还长了花花肠子,若是看王武媳妇年轻,干脆娶个小算了。”章耶是一个容不得女人唠叨的人,但今夜他却一点火也没发,他的心情太沉重了,前几天他和金老财组织维持会的时候,他还以为很快就会有一段安生的日子过了,可二儿子的话让他醒了过来,他认为动荡只会加剧,不会减轻,章家卷入动荡已是不可避免,他必须早做打算。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novel/vnfhpkqf.html

《木公河》0151C的评论 (共 9 条)

  • 烟雨流峡
  • 氿风景
  • 听雨轩儿
  • 似水流年
  • 夏之菲雪
  • 阿司匹林
  • 从余东风
  • 雪儿
  • 幸福的鱼儿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