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第三只眼

2020-05-23 18:34 作者:子愚雅趣  | 2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咚”的一声甩上门,大巧儿愤愤而去。

公园的花开了,一枝红杏出墙来,翠竹葱郁,疏疏密密,偶有长臂细腕儿挑着嫩叶在晨风中摇曳。不过这一切红肥绿廋在大巧儿眼里都是个邪字。

他和我结婚七年,孩子6岁了,难道真是七年之痒吗?怪都怪生意做大了。

结婚那年,他还是个职员,想下海经商,没有本钱,是我把父母的养老钱都贴上,让他承包了个土方工程,挖了第一桶金。后来他又闯深圳,这几年又办厂做无人机配件,自从上了这个产业链,经常不回家,要不就是深更半回来,起早就走了,孩子上学接送都不管。嘟噜他,他说什么,这二年企业形势严峻,产品研发压力大,事情多了去了,要不就让我辞职进厂。想的美,我公务员辞职去跟你受罪,不去!

大巧儿走着想着,心里别恼慌。见路上有个空矿泉水瓶,“嘭”的一脚给踢得老远。

“男人不能有钱,否则吃喝嫖赌!”单位的闫姐经常如此唠叨。她说她老头的工资全数上交,每个月她只给他200元烟钱。行门事随礼要上报批复支付。还经常骚大巧儿,“小轿车,红指甲,老板女秘祸一家!”每当此,大巧儿心里就像倒了五味瓶。(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为了防备男人出轨,大巧儿从网上买了微型摄像头装到他的小车上,从手机上偷偷监控。也好,好长时间没有意外情况。不过前天晚上却发现他送了个披肩发红衣女子去宾馆,车上聊得热乎着呢!说什么“你多交流,有什么别客气!”听着暧昧啊!

有了证据就会审。刚才他还说没女秘书,这手机上的照片是谁?真的是我太急了,怎么把监控暴露了,大巧有点后悔说漏了嘴。

两人大吵一架。“离婚!”大巧吼着威胁。

“叮铃、叮铃”,手机响了。大巧儿一接吓了一跳。原来是她儿子放学回家路上被车撞了,正在医院急诊室。她赶忙给她的“冤家”通话:“去急诊室救孩子!”

大夫正在给孩子包扎,大巧哭着跑上前,大夫安慰说皮外伤。抬头见一披肩发红衣女子和一位男士在旁边,边咬牙切齿道:“是你们撞的吗,会开车不会?”

“你误会了大姐,我们路过见孩子受伤赶紧带他来医院,孩子报了妈妈手机号码,我通知了您。”红衣女子说。

“怎么样?怎么样?”大巧的人嚷着跑上来。

“小刘,小唐,你们怎么在这儿?”

红衣女子把刚才的情况复述了一遍。

“大巧儿,给你介绍下,这是咱厂新请来的工程师小刘,这是他爱人小唐。”他说。

大巧顿顿神儿,嗯,这红衣女子不就是手机上偷拍那个,霎时,脸火辣辣的。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novel/vmwtbkqf.html

第三只眼的评论 (共 2 条)

  • 浪子狐
  • 梦之魂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