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斗智斗勇

2018-09-14 22:10 作者:剑雨飘香  | 14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我早就料到你是不会就此而罢手的!”贺警官面对着眼前的嫌疑人“二流子”怒目而视地说。

“你是怎么知道的?”嫌疑人“二流子”探着头不解地问。

贺警官拿起桌子上的卷宗,在“二流子”面前抖了抖说:“你别忘了,上次放你临走的那天,你曾给我留下一句话说,‘你等着,咱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二流子”仰起脖子“哈哈”一笑,吊着一脸满不在乎的样子,起身附在贺警官的面前,得意地说:“你只是根据我说的一句话怀疑我而已,你又什么真凭实据,凭空捏造事实,你怎敢抓我?”

“暂时还没有。”贺警官补充道:“今天是按照法定程序对你实施传唤讯问。不过,到时候,我自然会把证据拿出来摆在你的面前让你看的。你也别太得意,到了那个时候,你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心存侥幸,蒙混过关,你就等着低头认罪吧!”

“我说警察哥们儿啊,做任何事情,不能光凭经验、凭直觉、凭想象力就能决定谁是好人谁是坏人,你就单凭我上次留下的那句话,就这么草草潦潦、无缘无故地把我铐起来审问我,你也未免有点太过于‘武断’,太过于自信了吧?……你就不怕我倒拉你一耙子,告你诬陷、诽谤、刑讯逼供,到了那时你吃罪得起吗?”(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贺警官推了一下桌子上的卷宗,站起身来,走到“二流子”身边,说:“你也不要太自作聪明了;你也别忘了一句话,‘聪明反被聪明误’”。

“二流子”仰头侧脸对贺警官说:“依我看,咱俩个现在是‘两个和尚打架——谁也抓不住谁的辫子’。”

“噢嘿!你倒是挺有能耐的,告诉你,我可是堂堂正正的人民警察,没功夫在这跟耗时间闲扯打嘴仗,你也不要给你一点好颜色,你就给我蹬鼻子上脸……”贺警官说。

“我这不是打个比方和比喻吗?看你何必那么激动嘛。”二流子看到贺警官的脸色有些不悦,压低了声音说。

“‘二流子’我告诉你,你不要高兴的太早,看谁能笑到最后。”贺警官转身回到审讯桌前,坐了下来说。

“好、好、好。不过,贺警官,我还是那句话:咱就骑驴看唱本——走着瞧!”二流子不以为然地说。

“是吗?那好吧,咱们就‘走着瞧’!总归你要记住你今天所说的话,到时候,别把这句话给忘掉,反悔!要不这样,你把这句话写下来,签上你的大名,立字为凭。”贺警官拿出审讯稿纸和笔摆在“二流子”面前说。

“嗨呀!我说贺大警官呀,你有点小心眼儿了不是,堂堂七尺男儿,站着尿尿的主儿,哪像个女人蹲着尿尿的,那样你也太瞧不起我‘二流子’了吧?”

“就你?我信不过,你还是签上你的大名为好。”贺警官说。

“亏你还是当警察的,心胸就像针尖样那么小气,不就是一句话嘛,何必那么认真;况且,我只是说说而已,又没有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丑事,你干嘛得理不饶人,跟我过不去?”

“像你这号人,不认真咋能行,一句话转过身去就反悔,谁还能信得过。”贺警官带着一脸严肃地表情说。

“那我要是不签呢?”

“不签,你今天就别想走出这个大门。”

“要不,咱俩打个赌,我要是能走出这个大门,你说咋办?”

“你要是能够走出这个大门,我就立即脱下警服,卷铺盖走人。”

“那好吧,签就签。”“二流子”拿起桌上的笔在纸上写着。

贺警官弯腰拉开抽屉低着头在找印泥……

“贺警官,我知道你在找什么。”二流子把笔往桌子上一扔说:“你不必再找了,告诉你,你已经输了。”

“你说什么!?”贺警官“嚯”地站起身来,大惑不解地质。

“二流子”看着贺警官大惊失色的样子说:“有你这样当警察吗?”

“你到底想说什么?”贺警官手里拿着印泥盒来回翻转着问。

“二流子”又得意地“哈哈”大笑着说:“告诉你吧,在你找东西的瞬间,我就能趁机会偷偷溜走。”

“你也真敢想象,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你还敢想着偷偷地溜走,告诉你,即使我不在这里,你也休想走出审讯室,这又怎么能证明使我输了呢?”

“无论我采取什么样的方法、手段,反正我能够离开这里,说明我比你有智慧,证明你的脑子少了一根弦,警惕性还不够高。使我有可乘之机,你说呢。”“二流子”狡辩地说。

“你这叫什么逻辑?简直就是混蛋加蛮横无理逻辑。”

“哎哎,我说,你不要生气嘛,咱俩今天拼的可是智慧,你要是这样生气的话,我可没法陪你‘玩’这场游戏了,你已经违反了游戏规则。”

“谁跟你玩什么游戏?”

“不是吗?”二流子看着贺警官十分生气的样子,说:“你第一次抓我的时候,我说什么来着,你们是怎么把我抓来的就怎么把我放回去,这次,外甥打灯笼——照旧。”

贺警官镇静地“噢”了一声说:“是吗?”他接着说:“你少在这儿狂妄自大,没有十足的把握,能把你‘请’到这里来吗?”

“哎呦呦,我还是那句话,咱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

就在这时,警官林少侠和他的搭档陆文静走进了审讯室。

正在洋洋自得的“二流子”看到两张陌生的面孔出现在自己面前,顿时,脸色突变,煞青煞青地,刚才还顶着高傲的头颅,霎时,仿佛霜打的茄子,泄了气的皮球——蔫啦!

林警官从皮包里拿出一沓子卷宗,递给贺警官说:“这就是‘二流子’三年来出售到豫鲁苏皖多个省市地区自制手枪的证据笔录。”

陆警官汇报说:“我们已经查清‘二流子’在郊外的一栋别墅地下室窝藏着还没有来得及出售的各种型号的手枪二百多支,一万多件还没有拼装好的零部件和一台从网上购买手枪零部件的专用电脑。”

贺警官握起拳头“猛”地击在桌子上,目光犀利地直视着“二流子”,一脸威严地说:“‘二流子’,你刚才不是还在跟我兜圈子,玩猫捉老鼠的游戏吗?怎么,现在哑巴啦?”

“二流子”耷拉着脑袋,不敢正视贺警官,双手抱头哀叹道:“我自认为‘神不知鬼不觉的’,一时半会没人能查得出来我私自造枪,真没想到会来的这么快……”

“告诉你‘二流子’,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以为你干的那些事很隐蔽?常言说,天下‘没不透风的墙’,早在两年前我们就已经掌握了你私自造枪的犯罪行为,只是我们掌握的证据还不足,所以上次放了你一马,就是让你放松警惕,古人云‘欲其灭亡必先其疯狂’。”贺警官把卷宗放在“二流子”面前说:“这次证据确凿,不会冤枉你吧。”

“二流子”悔恨交加地用拳头砸着自己的脑袋语无伦次地说:“不冤枉……我明白……我全部交代……都怪我一时糊涂,我自作聪明,我……”

……

林警官和陆警官目光对视,脸上露出了会心的微笑……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novel/vlvuskqf.html

斗智斗勇的评论 (共 14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