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原创长篇连载:上海屋檐下·第1部·第52章出乎意外

2019-12-30 12:24 作者:奇书  | 4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第52章 出乎意外

白何离开迁脚店后,仍不愿痛快的回到租赁房。

来到上海三个多月,白天晚基本上都是与老伴儿在一起。而自己,却偏偏喜欢独自边想心事儿,边慢腾腾的散步。

这么一个清凉的中秋之夜。

又是一个人,何不多走会儿?

在儿子家,他就瞟到香妈有些神情异常,拉着老伴儿只怕又是要说什么悄悄话?这种老太太之间的悄悄话,基本上没有一二个钟头,不会结束。(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白何更领教过,二老太太这种悄悄话的后果。

那是上个月吧,晚饭后,老俩口乘着皎洁的月光,把彤彤送回明丰苑。带了一个整天。终于把“包袱松掉”的感觉,真是太良好啦。

彤彤穿一身鲜红,戴着鲜红的卡通连体帽。

坐在天蓝色的小童车里,小手扶着车把,双脚使劲儿的前伸,稍稍蹬在车轮的转手上,在热闹且幽亮的人行道上,宛若一团燃烧的火焰。

为了省力,一条淡黄色的丝绸围巾。

系在童车前面卡通米老鼠的脚跟儿上,老伴儿在最前面拉着,白何在后面推着,遇到地不平或障碍物,相互提醒,配合默契,用力不大,效果显著。

老俩口就这么愉快地赶向明丰苑。

忽听到后面有嚓嚓嚓响起,白何回头,原来是三个年轻姑娘,正拿着手机,对着彤彤拍摄呢。看到白何回头,姑娘笑。

“好可的小姑娘,鲜红与童车搭配,真好看的呀。大伯,是你还是阿姨的想法哇?”

白何莞尔微笑:“是小姑娘的妈妈。”“哦,小姑娘的妈妈是干什么的呀?”“审美情趣不错呀!”“是,”一眼瞟到前面的老太太,正瞅着自己,白何闭了嘴巴。

三个姑娘也知趣,不再追问。

而是又围着彤彤嚓嚓嚓一歇,然后挥挥手:“大伯再见!阿姨再见!”飘然而去。“你认识?”“我怎么会认识啊?”白何笑眯眯,在小孙女儿身上轻拍拍。

“真乖,别说,妙香还真会搭配,拉吧。”

可老伴儿没动手,而是似笑非笑的看着老头儿:“我可是听清楚了,小姑娘叫你大伯,不是叫你大爷,难怪你这么高兴?”

的确,正是这不同的称呼,让白何此时的心情,好的出奇。

他笑呵呵的对老伴儿扬扬下颌:“人家也叫你阿姨,而不是大妈对不?别回味儿啦,快拉哟。”好在老伴儿回忆起了,姑娘们的确是这样叫的,感到自己的心理平衡了一些,转身拉起了围巾。

可没走几步。

又停下:“什么妙香会搭配?不懂,你就别跟着瞎掺合。你知道什么是美?什么又是审美吗?我要是像她这样上半天班,回家屁事儿不管,有时间研究研究,包比她搭配得好得多。”

白何只好举举双手。

“好好,算我说错了,行吧。拉呀。”

“什么算?你就是说错了嘛,还狡辩?”童车总算又给拉动了,瞅着前面微微躬腰,身体前倾,认真负责的老伴儿,白何摇摇头。

老太太是个好人。

可时不时的还这么一下,真让人受不了。

然而,又有什么办法呢?顺其自然,想开一些吧。这样,她高兴我也省得生气,两全其美。再说,刚才姑娘们的称呼,也的确让白何暗自高兴。

看来,自己还不显老?

大伯嘛!不然,姑娘们为什么不叫自己“大爷”呢?不显老,就意味着自己心态年轻,而良好的心态,就是决定你生命和创造力,是否健康旺盛的原动力!

呵呵!大伯?

如果能被姑娘们喊成“大叔”,岂不更好?哦哦,白大伯,白大叔,白小伙……大约,那些电影和电视剧里,怀念的老头儿们,此时的心情和感受,也莫过如此吧?

送了彤彤。

老俩口往回走。

本来老俩口这时的情况,照例是老太太在前,老头儿在后,一前一后慢慢腾腾的走着。有时老头儿走得快,走到老太太前面去了,老太太便会不轻不重的嗯一声。

老头儿就停下。

挥挥手:“你走前面,我走得快,要不一会儿拉下了你,你又得说我不管不问啦。”可现在老太太却停下:“一起走,你不愿意?”

“嗨,你可真会说话。”

白何就屁颠颠的几步赶上来:“我怎么不愿意?好聊聊哇。”老太太又走开了,边走边咕嘟咕噜的:“和你能聊什么?什么也不懂,只会惹我生气。知道不,我前天和亲家说了很多的悄悄话。”

老头儿点点头,跟在她稍后面,表示自己在洗耳恭听。

“她说哇……我说了哇……”老伴儿慢悠悠的独自唠唠叨叨,声音平和又悠长,说的是标准的普通话:“我劝她呀……她呢,也劝我……”

一口好听的京片儿,却让白何越听越皱起了眉头。

唉唉,怎么这些家里话,你也要给亲家说?说了不好呀,哪有把老俩口的吵吵闹闹,无一遗漏的全部告诉别人的?

哎哎,怎么那些秘密,亲家也会给全捅了出来?

即便是亲家也不应该知道的。男女有别不假,可儿女亲家也有别啊!怎么这俩老太太,生气时相互猜测挤兑,一高兴,则什么话什么秘密,都敢说都敢告诉?

此时的白何,有一种莫明其妙的惴惴不安。

具体是什么?自己也不知道。反正,俩老太太在一起说悄悄话,对双方的老头儿都没好处。这一点,自己是知道的。

对方香呢?只有天晓得。

现在独自走走,正好轻松轻松,这是白何不想马上回到租赁房的原因之一。另一方面,经过在按摩院外的幽灵人行道上徘徊,以及进迁脚店又出来的一番折腾。

现在的白何,对那事儿充满了兴趣。

那事儿,美着啊!来到上海百多天啦,我以为自己基本上忘掉了,可是,脑子里怎么尽是那些按摩女,白花花的胳膊和大腿哟?

呼吸也有些不舒畅,脑子里开始乱蓬蓬的……

女人女人!原来,我这是在想着女人啊!我怎么这样下流啊?唉唉我记得,书上和网上都说过,男人那事儿,年轻时,一周三次同房,40岁之后,一周两次,50-60之后,一周一次比较好!可我100多天了,连一次也没有哇!

难怪我整天烦躁不安,就想发脾气?

所以,不但老伴儿骂我“越老脾气越古怪”,就是我自己也觉得,自己越来越看谁都不顺眼儿……不行,哎呀,胯下那话儿怎么有些热腾腾的?

这不行啊!我是爷爷,父亲和长辈,我怎么能想这些肮脏的东西啊?

那,还是走快些吧。据说,快步走能消除人内心的私心杂念,驱散那些不能见人的肮脏思想……白何加快了脚步,还有意的哼起了流行金曲。

“如果时间,忘记了转,忘了带走什么。你会不会,至今停在说爱我的那天?”嗯,你别说这快步走还挺有效果,几家灯火通明的“扬洲迁脚”,匆匆而过。

哼哼!瞧那里面人翻马仰的。

统统假装正经,一定都没干好事儿。打飞机,50元,不贵嘛……“然后在世界的一个角,有了一个我们的家,你说我的胸膛会让你感到暖。如果生命,没有遗憾,”

可以看得见前面的高楼了。

高楼下,就是浦西公房小区之一的明月坊了。“大叔,来啦?”“嗯。”“大叔,迁脚还是按摩呀?”白何鬼鬼祟祟,探头探脑反问。

“按摩是什么?”嗯,这店好,人不多,地点也隐匿着呢。

“按摩就是,嗯,大叔,要不,要个包间吧,只多10块钱的呀。”“嗯,领路。”“我在等一分钟,或许下一分钟,看到你闪躲的眼,我不会让伤心的泪挂满你的脸……”

于是,秋风沉醉的晚上,白何“坠落”了!

半小时后,白何跌跌撞撞的出了迁脚店,贼一样窜到街角的阴影里,喘息未定。老头儿先借着路灯,认认真真的检查着自己全身,有没有什么东西遗漏的?

有没有什么痕迹留下的?

有没有什么味道染上的?

记得是在小说上看到过,自己也曾这样描写过,干坏事儿时,某人不慎掉了写着家庭地址的纸片儿,结果被小姐找上门勒索。

某人不慎被小姐偷偷在衬衫领上,留下一个鲜红唇印。

结果被老婆发现,打得一塌糊涂……某人,唉,反正小心点为妙。别看老太太丢三落四的,可这方面的嗅觉,却比猎犬还锐利。

记得那些在外打工的年月。

有时怕她多心唠叨,和客户租个小房,打几圈下来没及时汇报,都会被她一下嗅出,河狮东吼,不讲清楚莫想睡觉。更莫说姜,是老的辣!

还好,仔仔细细的检查完毕,没发现自己拉下了什么。

嗯,回家吧!我也没想到自己,会神差鬼使的走进了“温洲迁脚”?真是的,这上海城管是怎么搞的?怎么能充许在离住宅区二条街的距离,开什么迁脚店?

这不是活生生的有意让人坠落吗?

白何突然感到毛骨悚然,才二条街的距离呀,要是,要是以后被那小姐认出了自己,怎么办?那小姐不老也不小,有点漂亮也有点温柔。

不多问,只做事儿。

可饶是这样,她也看清了自己的脸孔……如果,啊呀,我当时怎么就没想到这一点啊?汗水打湿了背心,白何惶恐不安的四下瞧瞧。

却碰上了一对死鱼眼睛,呆呆的盯着自己。

白何以为是幻觉,闭闭眼睛,摔摔头再睁开,不禁吓得退后几步,差点儿失声大叫。的确是一对死鱼眼睛!确切的说,是一个绻缩在电灯杆下的流浪汉,正死死的盯着自己。

上海之夜,泌凉浸人。

白何穿着二件单衣,风吹过,犹感到周身发冷。可那流浪汉却仍穿着短衣短裤,蹬一双己看不出颜色的破波鞋,双手侧身抱着自己身子……

“兄弟,对不起,吓着你了。”

流浪汉居然很有礼貌。

“刚从那地方出来吧?”白何惊骇的脱口而出:“你说什么?”又急切补上一句:“路过这儿,临时歇歇。”流浪汉疲倦的笑笑。

“别犯傻啦,兄弟,听我一句话。苦海无边,回头是岸。我就是往那地方跑多了,结果留下一身病,老婆孩子都不认我的呀。”

呼!又一歇更猛烈的风吹过,竟把白何吹得跌跌撞撞,差点儿摔倒。

鸣……夜风撞在电线杆上,穿行在一边的幽巷之中,发出一阵阵警报般尖利的凄凉轰鸣。这是白何来到上海后,遇到的第N次阵风。

今天一早电台播告了,说是今夜有东南风4—5级。

老俩口还为此争了几句,可对这上海4—5级的东南风,根本就没有一点概念。没想到竟会如此猛烈?鸣……又是巨大凄凉的呼啸声。

听得见小巷里有辟辟啪啪。

有东西被狂风吹掉下来,砸到房顶和地面的猛烈响声。

吭吭吭!吭吭吭!流浪汉开始猛烈的咳嗽,白何突然睃见随着咳嗽声,流浪汉的二只鼻孔,迸出了二道鲜血。一撒丫,白何迎着狂风跑回了明月坊。

明月坊里,好一片哗啦啦声。

那些伸出窗外如林的不绣钢晾衣杆上,魅影齐舞,万国旗飞翔,蔚为大观。嗒!二只儿童的粉色袜飘了过来,正好砸在白何头上。

扑!一条陈旧的牛仔裤从天而降。

整整齐齐的盖在树枝上,在小区的明亮的人行道上,留下一窄阴影……白何刚好跑进了一楼的走廊,有点后怕的瞅着这一片“风中的颤抖”

习惯了内地的小打小闹。

上海滩这突至的狂风,还真让白何有些瞠目结舌。

而且,据说,这还只是4—5级的东南风,要是风级再高一点,还让人活不活啦?开了门,租赁房一片幽亮,这面是小区对面楼房的璀璨灯光

一层层,一排排,一颗颗,一盏盏。

距离是如此的近,站在幽亮处,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一对衣着简朴的小俩口,抱着孩子在争论什么;一个身着短裤背心的老头儿,左手端着一杯茶,右手摇着把镶了道宽布边儿的大蒲扇,鬼魂似的站着,面朝这边凭窗打望。

一个中年妇女,正在匆忙收着晾衣杆上的衣物,一面频频回头朝屋里喊着……

那面,是笔直穿过的支马路,浅灰色水泥地,整洁干净,每隔二三十米便有一盏路灯,一直亮进水泥马路的尽头,隐入一片幽暗。

白何拧开灯,老伴儿还没回来,时钟却指向了十点。

也就是说,二老太太这一悄悄话,就过了二个半钟头。二个半钟头能说多少话?白何没试过。可他知道,用二个半钟头,自己能边构思边敲出三千多字。

白何打开了电脑,第一个念头就是,我必须把那文件夹删掉,防患于未然。

可在开删时,白何又有些舍不得,逐再次点开欣赏。啊嗬嗬,端的个秀色可餐,玉体横陈,顾盼生辉呀!心里也一直觉得这些图片,实在是太挑逗下流。

可说实话,看着心里舒服,也就没有那么烦燥。

这家名为“快播”的黄色网站,是白何偶然间点开的。这一点开,就犹如打开了潘多拉魔盒,从此不能收手。不过,就因为有了这些图片,白何觉得自己除了年复一度敲打键盘外,似乎又多了一种上网方式。

白何毕竟有理智,知道浏览黄色网站是犯法行为。

所以,尽量小心谨慎,不让老伴儿知道。除了一些自己认为实有必要保留的图片,基本上也都是看完后,就关掉网站引擎。

可现在,必须把保留的图片,全部删掉。

因为,从“温洲迁脚”坊出来后,白何便有了一种负罪感。鼠标一动,嗒!页面上出现个小方框提示;你确实是要删节吗?白何毫不犹豫点了“是”

又是一声轻轻的嗒,姑娘们,彻底消失了。

现在好啦,不该出现的全消失了,我去好好洗个热水澡,把今晚的记忆,全部用力洗掉。这样,我的世界就是一片纯净,没有欲念,没有挑逗,也没有诱惑与坠落……

嗯嗯,如果再加上。

没有租赁房的烦恼,带小孙女儿的疲惫,以及和儿子媳妇亲家之间的小不愉快,我的世界该是多么的美好啊!

哗啦啦!哗啦啦!

分不清是外面的4—5级东南风,还是洗澡水的发出的,总之,洗澡真好!白何终于关了水龙头,屋里屋外一片安静。

从洗手间的小窗口望出去,夜空一片瓦蓝。

星星眨眼,月亮圆圆,真美真安详,好像刚才的东南风,原本就是一场魇。穿好衣服出来,白何吓一跳,老伴儿正坐在电脑前,右手紧巴巴的抓着鼠标,睁大眼睛看着什么?

“回来啦?”

“嗯。”

“聊些什么?聊这么久?”白何先发制人,听听自己嗓音很正常,十分高兴。“多着呢。”老太太依然在搜寻着什么,眼睛炯炯有神,像头训练有素机警的猎犬。

白何故意走进走出,趁机睃着电脑屏幕,心里有点提心吊胆。

别看退休教师平时不太上网,她可是经过学校专门电脑培训的。那些年,白何还在乐此不疲用笔时,教师们就开始接触了电脑。

白何记得清楚,最初是当时流行甚广的小霸王学习机。

老太太,哦不,那时正当中年,喜孜孜的把它买回来,坐下就开练。瞅着她一面盯着随机付送的拼音字母,一面双手高高举起,寻找着相应的键盘,吃力的一个个按下,松开。

白何问:“至于吗?这玩意儿这么费力,用笔不更快更轻松?”

“你知道什么?这是趋势,将来是电脑时代,无纸化办公。”老师气喘喘的回答,看来,她打字真是不轻松。“瞧我!哎,听到了吗?”

正在外面打工,时不时就担任了个什么总经理,副总经理的白何,得意的炫耀到。

“基本上连笔也不用,吩咐一声,秘书就给我打好送上,我审阅后一签字,就是纪律,注意事项和命令。够潇洒了吧?哪像你这样儿啊?”

一个月后,教师的字,己敲得像模像样。

接着,便是下班后的电脑培训。半年后,由学校统一配置的12寸黑白台式电脑,由校工帮忙抬回了家……莫看现在的白何,一天到晚在电脑前坐着,啪啪啪的敲打着键盘。

他的相关电脑知识,其实却少得可怜。

即或纯属是文档上的事儿,也得经常找到老太太帮忙。至于那些莫明其妙的故障,毛病什么的,他更是束手无策。

所以,只要老太太一坐在电脑前,就总会找出些毛病故障,作为她自己边上网边咕嘟的唠资。

“彤彤睡了吧?”“嗯。”“我看香爸好得差不多了?”“嗯。”“明天又是全天带?”“嗯。”奇怪!不对!太反常啦!老太太平时可没这么简明扼要的。

白何眨巴着有些困倦的双眼,警惕地睃着老太太敏捷的手指头。

那可恶的鼠标小白箭头,狼一样在屏幕上点来点去。呵—欠!他忍不住打了个长长的呵斥。没想到在“温洲迁脚”坊呆了大半个小时,就感到了从来没有过的疲惫。

要知道,白何可是个典型的夜猫子,不到深夜不睡觉的。

呵—欠!又是一个。“带也累,耍也累,真是疲惫啊,都11点啦。”白何用手拍拍自己嘴巴,灵机一动,佯装自言自语。

以前呢,每当他无意识这样一做。

老伴儿就会连锁般反映,要吗是停下手里的事情,站起来也打呵欠,要吗是吩咐:“给我倒杯水,就想睡觉呢。”然而,现在什么事情也没发生。

猎犬依然炯炯有神,机警的在网上搜寻。

白何眼前有些发晕,一定是出大事儿啦。可是,会出什么大事儿呢?我一向洁身自好,当着背着都是老好儿童,没什么可怀疑的。

今晚嘛!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我发了誓的,并且,她也不可能知道。突然,白何一惊,糟糕!是不是香爸那儿出了事?那家伙膀大腰圆,雄纠纠,气昂昂的。

莫看平时不言不语,老老实实,现在又受了伤。

可作为男人,身体的本能和需要,却不会因此而磨掉。当然罗,生活不顺,命运残酷,也许会磨耗掉原有的一些想法,欲望,却不可能改变男性的本能。

我是男人,因此我了解香爸。

嗯,昨天今天都是好好的,正正常常,可一与香妈说了悄悄话,回来就变得如此冷静和如此简洁,这不正好说明香爸出了什么问题吗?

这个膀大腰圆能出的唯问题,一定也是与网上浏览有关。

我早就注意到了,整日躺在床上的香爸,最离不开二样,一是可爱的小外孙女儿,二是无所不能的平板电脑。

香妈是不太懂电脑的。

可我明白,在平板上搜寻和浏览他感兴趣的东西,比我的台式电脑还要迅速和全面。如此,哎呀呀,一定是这膀大腰圆像我一样。

在网上浏览黄色网站,并把其中自己认为好的图片集中收藏。

结果没注意,给香妈发现了。难怪晚上香妈一进门,我就睃到她神情有些反常。嗯,一定是捉到或逮到了老头子的罪证,然后,及时反馈给了退休老师……

这么一想,汗水渗出了白何额角。

不过,他并不太慌乱,好在自己早有准备,提前删掉了那些艳片,老伴儿抓不到一点蛛丝马迹的。只要没有证据,她再怀疑也只是怀疑。

最多又碎碎念,我打着哈哈,左耳进,右耳出就是啦……

“明天到漳州还是欧尚?”“随便。”“明晚白驹妙香还是过来吃饭?”“也许!”“我们带着彤彤,到外滩逛逛如何?”“可以!”

白何摸摸自己的脑袋瓜子。

嗯,注意了,提高警惕,老太太今晚一定有事儿。

这时,“行啦。”啪啪,老太太猛敲键盘二下,抬起了头:“你过来坐下。”“这么晚了。”白何故意答非所问,进行着试探:“睡了吧。”

“我让你坐下,没听见吗?”

老太太严肃的拍拍电脑桌,指指一边的单人沙发:“坐下!”白何就一屁股坐下了。“我给你讲个事儿。”老太太满意的端起杯子,呷一口,立即注意到这不是自己的专用水杯。

起身,蹬蹬蹬的跑到洗手间吐掉。

再蹬蹬蹬的跑到大屋,端来了专用的卡通小水杯。这之间的一分钟时间,白何差一点儿就蹦到电脑前查看,可他忍住了。

相信自己处理得干干净净,没留一丁点痕迹。

再说,那样做也太窝囊,太没风度,太伤自尊。一仰脖,老伴儿轻轻呷一口温开水,这才看定老头儿,慢腾腾讲了起来……

白何老头儿,就像个规规矩矩的小学生。

一动不动地看着面容严肃的老太太,可心里却暗自窃喜,甚至有一点幸灾乐祸。香爸果然出事了!浏览黄色网站,调出保留的艳女图片,还可耻地整理成专门的文件夹,供自己随时点开欣赏。

嗯!天下男人的爱好都是一样的。

这我知道,也理解。可这老头儿没有我机智,更没有我的运气好。或者是欺侮香妈不太懂电脑吧,过份自信了吧,连藏也不藏,居然就大咧咧的留在界面上。

结果被香妈抓了个正着。

听退休教师的口气,好像香爸被抓住后,还几次夺回?这不更是此地无银三百两?欲盖弥彰?我就不会干这种蠢事儿。

嗯,还有哇。

也不知这膀大腰圆去迁过脚没有?如果去过,那就更糟糕。因为他这形象太突出,又是地道的上海阿拉,不,是上海人和当地的老街坊。

只怕这几条街的技师和小姐,都认得到他?

能被迁脚的技师和小姐认识并记住,绝对不是好事儿!当然,如果让这些技师和小姐们,知道了他居然是我的儿女亲家,更不是好事儿。

在上海,情况特殊,错综复杂,保护自己最好的方法,就是隐名埋姓,低调生活……

“香爸这样做是可耻的,下流,卑鄙和自私的。他不知道,在网上浏览黄芭网站,是犯罪行为吗?”老太太握着双拳,义愤填膺的看着白何。

“是要为此负法律责任的,严重的,还要判刑坐牢。那样,到老来身败名裂,妻离子散,剩下孤魂野鬼的一个人,值得吗?”

白何眼前。

浮起那个路灯下的流浪汉,以及他痛苦凄凉的话声,不由得闭闭眼睛。

不动声色的老太太,把这一切看在眼里,就此打住,起身洗漱去了。白何呆坐一会儿,他不得不承认,老太太说得正确!许多事情正是这样,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许多事情也正当如此,看似些没什么了不起的寻常小事儿。

一不注意,就演变成了足以毁灭自身的大事情。香爸的事情是个教训!白何,你可真要注意了。一时的放纵,会带给你长久的损害。

这可不的用什么小说,散文诗歌,所能替代的。

和香爸一样,在你身后,还站着妻儿老小,儿女亲家和亲朋好友。他们不能因为你而生活在别人的唾沫中,你不能太自私,只顾自己愉悦和享乐……

“你也快一点,12点都过啦。”

大屋传来老太太的提醒:“明天全天带彤彤,一早就得起来呢。”白何站起,坐到了电脑前。咦,这是什么?点开看看。

啊,我的文件夹,那些翘首搔姿的艳女们,正媚笑着瞧着我呢。

白何吓得眼前发黑。抓起鼠标,狠狠的劈点着。诤!小方块跳了出来,“你确实是要删掉吗?”鼠标一动,劈点在“是”上,诤!姑娘们消失了。

他妈的,这是怎么事儿?我刚才明明全删掉了的呀?

白何气急败坏,紧张的盯着屏幕。想像着刚才的老伴儿,看到这些震惊和鄙夷。白何百思不得其解,手足无措,呆若木鸡。

这时,老伴儿在大屋的床上,清晰的说。

“ 还在弄吗?要彻底删除,光界面上的不行,你点开网页最上面的‘工具’看看。”鼠标一动,工具栏打开了。

白何睁大眼睛,如饥似渴的一一细细看下去,这才恍然大悟。

于是鼠标一点,那“删除全部网页浏览痕迹”小项缩缩,再一点最下面的“删除”,嚓嚓嚓!足足删了二分钟,才恢复了正常。

如此反复,直到白何确信己把过去,所有的上网浏览痕迹全部删除掉了后,才住手。

然后,重新启动再点击,这次干干净净了。怀着对老伴儿的感激,白何蹑手蹑脚的关了电脑。又蹑手蹑脚的帮她的专用水杯,换上新鲜开水,轻轻放在床侧的小塑箱上。

才蹑手蹑脚的离开。

第二天,白何从来没起来得过这么早。蹑手蹑脚,先把大屋房门拉上,然后到厨房忙起来。昨晚老伴儿说了,今天全天带彤彤。

晚上呢,儿子媳妇不过来吃晚饭,我们在七点多钟把彤彤送过去。小俩口不过来吃晚饭,事情等于减少轻松了一半。

白何牢记着,昨晚上老伴儿的大度。

争取一早把所有的事情全做好,让老伴儿高高兴兴。白何从冰箱拿出馒头和香糕蒸好,提前烧水泡好山楂片,香糕是给老伴儿准备的早餐。

山楂水,则是给彤彤喝的。

那小可爱自上几次奶奶给她喝了后,就嚷嚷着要山楂水呢,等会儿出门接她时,用老伴儿的专用小水杯装过去。

然后是,把一半桂花鱼拿出。

放进智能电饭煲,旋上一分钟,让它便自行解冻,这是老伴儿在网上学的。最后是切菜,白何仿着老伴儿平时做法,把菠菜须细心的刮洗干净,用温开水泡泡,捞出滴干。

再然后,紧贴着菜叶细细切碎。

连同那碧绿的菜汁一起铲起放进小碗,用保鲜膜盖着,再放进冰箱……白何正做着,老伴儿起来了,揉搓着自己有些发红的眼睛。

“几点啦?今天又这么早?”

白何看看放在冰箱上的小方钟:“六点半,今天又不买鸡,多睡会儿吧。”老伴儿进了厨房,一一看过,点头:“嗯,说明只要有压力和心怀鬼胎,你就还能单独把事情做好。平时那粗糙与笨手笨脚,原来是装的呀?”

白何把蒸好的香糕递过去。

“味道好像还行,吃吧。”

“嘿,我不是让你扔了吗?七八天的东西,上面都长绿苔,你怎么还把它重新蒸起?”白何怔怔:“我是说上面怎么有撮绿毛哩?”

“倒掉倒掉,哎你这山楂片没洗吧?”

“洗,好像是,”可不,红亮红亮的水下面,有好几颗该死的沙粒,可恶地呈现着。“倒掉倒掉,嗯,这菠菜还切得不错,用小苏打泡没有哇?”

白何毫不犹豫的点头,尽管他,并没有用小苏打片泡一泡。

要是老太太跟着来一句:“倒掉倒掉!”真不知道该怎么办?这季节的菠菜,比肉贵,贵得一向喜欢吃菠菜的白何,都强忍着转向老萝卜老茄子。

老伴儿有些不放心的盯盯他。

也许也是妨着菠菜实有点贵,终于没说什么,重新盖上保鲜腊,放进了冰箱……老俩口快走到明丰苑时,老伴儿忽然指指街边的迁脚坊。

“香妈说,有好几次香爸溜到了坊门前,可终没进去,如果是正常迁迁脚,也就不该大惊小怪。你看,又一个。”

一个老年男,一跛一跛的迎面走来。

真是奇怪,在上海,这样的跛脚男,不管年龄大小,只要一上街,基本上都可以看到:“又是一个!如果这样,去迁迁脚活动活动筋骨未尝不可?问题是他双脚好好的,跑到迁脚坊鬼鬼祟祟干什么?”

白何装聋作哑。

“是不是走错了地方?”“我看人家比你聪明能干,他如果能走错地方,你岂不更会走错?”老太太似笑非笑,也不偏头瞅瞅老头子:“你一定暗自纳闷,香妈怎么会知道的?”

“是呀,香妈怎么知道的?”

白何索性追问,他知道,老太太正等着呢。看看快到明丰苑了,让她尽快把结果说出来,不然,她和我都老憋闷着的。“香妈怎么会不知道?”

仿佛为了加重结果的重要性,老太太重复一句。

然后告诉:“因为香妈在迁脚坊里,安得有耳线。只要老头子敢乱动,她没有不知道的,明白了?”“明白了!”白何差点儿喷笑。

这种愚笨的假话,也敢拿来训斥?

可是,他立即明白过来,老太太的水深着呢,她岂会不知这是假的?不过是由艳女相片联想到迁脚坊,可苦于没拿到证据,借此警告白何罢了。

白何看看天空,辽阔碧蓝,无边无际。

漫漫长空里,好像有二双青筋暴突的手,在其间若隐若现,忽成吊套,忽成扼状,漫天晃悠,不由得长叹一声。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novel/vlilbkqf.html

原创长篇连载:上海屋檐下·第1部·第52章出乎意外的评论 (共 4 条)

  • 浪子狐
  • 残影
  • 淡了红颜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散文网一枝独大,你也会名扬天下!俗话说的好: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只要你还心存一点梦想,再加上长期坚持不懈的埋头苦干和辛勤创作,那么就一定会迎来鲜花灿烂的美好明天!我在此衷心的祝愿中国散文网的兄弟姐妹们都能在新的一年里创作出更多脍炙人口的经典佳作来!同时也祝愿中国散文网的广大领导和同仁以及中国散文网的广大会员和热心读者个个都幸福安康、万寿无疆!漫舞洛城在此向大家拜年了:预祝各位新年快乐!最后还要特别祝福我们中国散文网越办越好并在新的一年里能够取得更加优异的骄人业绩来!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