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浪子江湖笑狂沙】第三部:杭州擂第八十九章节:三百回合不分胜,飞马传信走老魔

2018-11-20 10:52 作者:飞翔的鹰耿彪  | 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浪子江湖笑狂沙】

第三部:杭州擂

第八十九章节:三百回合不分胜,飞马传信走老魔。

话复前言,书归正传,话说赛武大郎李中州伸手摘下来骷髅头上的红布套,大声叫道:“老东西,倭寇人人得而诛之,你拿命来。”赛武大郎李中州丹田运气一招“黄龙转身”,再看骷髅头有如闪电一般飞向了对方。绝命老煞顿时左右奇门兵器一分,一招“猴子挂果”左手怪兵器一拦,右手的奇门兵器便有如狼狗一样,便直接来取赛武大郎李中州的喉咙。赛武大郎李中州一看大叫一声“哎呀,不好!”接着丹田一叫劲“嗨”的一声,一个“黄龙冲天”身体腾空而起,再看那个骷髅头顺着后边五米多长的链子,在空气之中横着、竖着、斜着缠绕了几道弯,接着如电闪雷鸣一般呼啸着又一次朝着绝命老煞的裤裆飞去。只见绝命老煞好像陀螺一样,身体快速地旋转起来,接着又来了一招“青龙在天”, 身体一个360度腾空旋子快如闪电般腾空而起,再看绝命老煞好像从地上飞起来的秃鹰一样,凌空而起并将那两样奇怪兵器直接冲向赛武大郎李中州。

此时,赛武大郎李中州双脚刚刚落地,接着拽动骷髅头在绝命老煞的腰带边上冲了出去,而后又来了一招“老君归位”,再看钢链子骷髅头迎面扑上绝命老煞的前胸。就在骷髅头离着绝命老煞前胸还有一米多远时,“啪、啪、啪。”从骷髅头骨的嘴里射出去三只透甲锥。绝命老煞一看“哎呀!不好”叫唤了一声,身体带动奇怪兵器,往身体后边来了一个倒飞跃“一鹤飞天”,顿时倒着飞跃出去一丈开外。再看绝命老煞嘴巴上叼着一支短小的三棱透甲锥,右手奇怪兵器“嘡啷”一声打掉另外两只三棱透甲锥。再看赛武大郎李中州腕力一抖手,“九幽冥王”天灵盖“啪”的一声,便从这具骷髅头骨的鼻孔、眼眶、耳朵坑、牙齿里边喷发出来一阵浓重的黑色烟雾。绝命老煞一看一股烈焰般烟雾喷向了自己,在空中身体一打转便使用奇怪兵器点地来了一招“旱地拔葱”,接着又在空中来了一招“一鹤冲天”。此时,赛武大郎李中州急忙来了一招“就地十八滚”撤出去一丈开外,一伸手便从背后鹿皮套里“仓喨喨…”拔出来大月牙弯刀,再看这把大月牙刀就好像是一个大个月牙儿握在手中,赛武大郎李中州的陀陀诖刀法,源于波斯萨非王朝大月牙式刀形、刀法,奇异绝伦。这场恶战真可谓:“虎狼相遇,云中龙遇见雾中龙。”两个互相交换招式,打了三百个回合,没有分出胜败。“绝命老煞,主人召唤…”远处竹林子里边传来几声呐喊接着便是烟雾升腾、转瞬之间便把两个人重重包围了。这时,武当睡不醒、华山醉不倒以及假猩猩李幕容、九死成仙贾苟辟、“紫阳宫”宫主萧云天、赛时迁贾云天众人从后边冲进了烟雾之中,再看赛武大郎李中州左手拎着钢链子骷髅头,右手拨打烟雾呛的直咳嗽。武当睡不醒、华山醉不倒二人一直冲到赛武大郎李中州身边叫嚷道:“老怪物,快走,烟雾里边有毒。”二人于是乎拽着赛武大郎李中州施展十二字轻功,迅速逃离烟雾区域后退出去好几百米远。此时,假猩猩李幕容、九死成仙贾苟辟、“紫阳宫”宫主萧云天、赛时迁贾云天等众人,也是先后逃跑了出来。萨忠臣扶着刚刚敷了红伤药的南侠烽布摧,站在马匹之中等待着众人回来。这工夫“紫阳宫”宫主萧云天、赛时迁贾云天,西门豹先行来到马匹处,一看萨忠臣扶着南侠烽布摧。他冲着“紫阳宫”宫主萧云天与西门豹忙问道:“二姑夫、萧老庄主,你们怎么样没受伤吧?”。西门豹忙搭腔道:“忠臣啊,无事、无事、你萧伯父与这恶贼交战了好几百回合。”此时,“紫阳宫”宫主萧云天却一边走一边低头沉思,武当睡不醒在旁边用手拽了一下“紫阳宫”宫主萧云天问道:“无量天尊,萧宫主,你怎么啊,难道有什么疑问吗?怎么不说话了。”这时南侠烽布摧在萨忠臣扶着下走到紫阳宫宫主萧云天,赛时迁贾云天,西门豹三人面前抱拳说道:“萧老庄主、贾老兄台、西门豹道兄,今天多亏你们啊,我烽布摧,惭愧、惭愧”。西门豹忙开口说道:“哎呀!烽兄,因为什么被这帮人追杀?这帮都是什么人那?”。南侠烽布摧叹了一口气回答道:“西门豹道兄,说来惭愧,半月前应邀来到杭州府,暗中得知锦衣卫总管大奸臣魏忠贤率领手下十三太保来到了杭州府,就住在七灵山的紫竹宫里,于是乎我选择了一个时间去暗杀大奸臣魏忠贤,结果只杀了大奸臣魏忠贤手下十三太保之三太保血手、四太保无情、七太保黑鹰、八太保飞鹰,后来被锦衣卫们追杀,这才被追杀到这里身负重伤。刚才与这位小道士争战的是关外五怪,而与西域老怪争斗的绝命老煞,据说是云南大理人,听说此人还是沐王府有关系,他用的奇门兵器绝命追魂锥和夺命透甲锥,所以说大家看见十分奇怪,这些东西不是咱们江南人用的兵器。这些人全部都是大奸臣魏忠贤的鹰犬爪牙,亲身护卫,而且还有十三太保狼狗们。”。赛武大郎李中州走了过来冲着南侠烽布摧抱拳说道:“我说南侠啊!你还好呀?十年一别,还以为你死在天山上了呢?”。南侠烽布摧一看是赛武大郎李中州也忙抱拳回应道:“李大侠,久违了?是啊!飞山庄那场惨不忍睹的大屠杀,我后来硬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幸亏当地一个牧民发现了我并救了我”。 这工夫假猩猩李幕容手持骷髅骨铁扇子叫嚷:“行啦!别都傻站着了,南老侠受伤了得医治。大家上马进城找住宿的地,你们看东边远处小高峰,那里便是灵隐寺所在地。”。紫阳宫宫主萧云天一听假猩猩李幕容发话了,急忙冲着赛时迁贾云天和九死成仙贾苟辟二人抱拳说道:“烦劳贾五哥和贾六哥,你们先行骑着千里豹、如风,赶到灵隐寺与闽西老鬼们会合,你们与我师叔无心主持方丈联系,并安排一下住处与饭菜。我们半个时辰便到灵隐寺。”紫阳宫宫主萧云天说完话之后便从怀里取出来一块玉牌,随手递了赛时迁贾云天。赛时迁贾云天和九死成仙贾苟辟二人接过来玉牌,一转身便走到自己战马面前搬鞍上马,一抖缰绳便飞尘而去。

咱们不表赛时迁贾云天和九死成仙贾苟辟二人,先说紫阳宫宫主萧云天与赛武大郎李中州、萨忠臣众人,先是将南侠烽布摧扶上了萨忠臣的战马,而后由假猩猩李幕容拎着南侠烽布摧的兵器,众人上马扬鞭、纵横驰骋,朝着东边小高峰飞奔而去……(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花开一枝分两杈,单表此地有一奇一怪,杭州地区散落着近万人的“奇怪”群体,那就是“杭州丐帮”。 杭州丐帮分三类,其一:“有钱乞丐”。其二:“比衙门威风”。其三:“管理地方”。江湖人称“六丐”之一的布衣帮帮主贾仁义,打狗帮帮主崔大牛,花子堂堂主屁股光,莲花落帮帮主假达倥,拍花帮帮主臭大美,草标帮(人贩子)帮主阙德,六大武林高手。这正是:

穷人要饭跑东门,狐仙西游我东游。

州府大堂撒泡尿,老虎屁股踹三脚。

大明天下杂毛道,仁义之中假和尚。

人称十万要饭鬼,天地逍遥任我游。

当众人飞马狂奔,一直来到小高峰脚下。原来这个地方是一片坡岗子地势,一条羊肠小道直接通向一大片茂密的竹林子,再说竹林子里隐隐约约藏着一座十分雄伟的寺庙。再看这寺庙翠竹影映、幽深轻烟袅袅,正是:

曲静通幽处,禅房花木深。

结庐在人境,心远地自偏。

此时,灵隐寺的无心方丈携众人在寺院山门口处眺望,这一大帮人中有赛时迁贾云天,九死成仙贾苟辟,鬼不灵、上官云,鬼递头,赵南巽,一清上人,西门豹的师弟“辣手判官”陈道长、“狗肉癞道人”林子贤道长,紫阳宫副宫主南宫鹤,李如云,少林无德,以及大师姐美不丢,二师姐谷穗子,三师姐燕大麦,四师姐丑大妞,五师姐胖大嫂。还有大师哥赛华佗“陈迷糊以及站殿将军林勇等众人,呼呼啦啦一大帮人。

话说紫阳宫宫主萧云天、赛武大郎李中州、萨忠臣众人骑马飞奔,一路顺着坡上羊肠小道奔进了翠竹林子,一直奔驰到无心方丈所率领的鬼不灵、上官云,鬼递头等众人面前,这才一一下马。“无心师叔,久违啦!”紫阳宫宫主萧云天一边走一边恭拳行礼。再看众人面前一个胖大的和尚,身高达八尺开外,好像一尊活着的罗汉僧泥像一般站在那,这工夫大和尚双手合什、左手大拇指下挂着一串天蚕木佛珠,看见对面走过来的小老头忙嘿嘿一笑,这才开口憨声憨气地朗声说:“噢!云天那?贫僧前几日便知道你来此地参加杭州擂而来。徒儿,进山门,屋里讲话”。这时,鬼无影、鬼不灵、上官云,鬼递头众人走上前一步,与紫阳宫宫主萧云天、赛武大郎李中州、萨忠臣众人见礼,并互相携手顺着红土坡地往灵隐寺寺门走了进去……

要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novel/vlgcskqf.html

【浪子江湖笑狂沙】第三部:杭州擂第八十九章节:三百回合不分胜,飞马传信走老魔的评论 (共 6 条)

  • 草木白雪
  • 心静如水
  • 浪子狐
  • 飞翔的鹰耿彪
  • 雪儿
  • 江南风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