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念人:《海峡情》第二十章:呼唤

2020-02-21 17:31 作者:念人  | 9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这天中午,午饭过后,柳梅梅叫王和平来到身边,她含着泪水有气无力地对王和平说:“平平,看你那天天消瘦的脸,我心里很……难过。我不仅没有……尽到做妻子的责任,反而被您照顾连累了您。我知道我自己的病情,与您在一起的时间……不多了。我希望您……照顾好海峡。因为,他是王家的希望,是‘海峡情’的象征;您从台湾…带回大陆的钱……还存二十万元,您就留下照顾……王海峡;我自己存款一万元,我死后,我是一位共产党员,您代我上交给……组织,作为我人生中……最后一次党费。”

王和平听着听着哭了。他边哭边说:“梅梅,我您,您是我人生中唯一的希望。我宁愿抛弃一切,千里迢迢从台湾来到您身边,因为太爱您了。所以,我心里不能没有您。您不在了,我活着也没有意义了。”

柳梅梅看到丈夫哭得那样伤心,她用力挣扎起来,代替王和平擦去泪水后,以一种恋恋不舍的牵挂心情,注视着丈夫的脸,深情地说:“是的,我知道……您深深爱着我。所以,我才等您一直等到……三十多岁。我相信您,一定会……回来的。啊!我们这辈子,仅做了半辈子……夫妻。如有缘分的话,咱们只能下半世……再补回来了。”

说着说着,他们想到恩爱夫妻就将要永久离别,竟然抱搂在一起哭泣起来……

下午三点,市政府副市长陈群与原台办领导欧阳正义来到王和平家看望柳梅梅。此时,已经奄奄一息的柳梅梅,看到陈副市长到来,用手吃力地撑在床上想坐起来,王和平看到后急急走上去扶她起来,让她背靠在床上。

陈副市长说:“今天,我代表市委、市政府来看望你!”说着,陈副市长走到柳梅梅身边向柳梅梅献上一束鲜花,并把一些慰问品放在床头柜上。(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柳梅梅有气无力的说:“感谢陈副……市长,以及同志们……来看望。”

陈副市长说:“同志们,知道你患病后都想来探望。但是,人多来去会影响到你的病情加重,故没有来探望。我顺便代表同志们向你问好。望早日康复!”

接着,陈副市长转身对王和平了解柳梅梅的病情状况。临走时,陈副市长语重心长地对柳梅梅说:“如果需要组织上帮助的话,请说。能做的,我们一定尽职尽责地去做,决不让你失望。”

柳梅梅含着眼泪,断断续续地说:“组织上……对我一家无微不至的关心……我已经十分满足了。我对组织……没有任何要求了……只是不能为党为人民……多做一些有益的工作……没有看到两岸统一的那一天……心里感到内疚。”

陈副市长说:“梅梅同志!你对党对人民做出的贡献,组织上是看见的,人民是不会忘记的。”

柳梅梅听后,只是微微一笑。

陈副市长说到这里,于是,他走上去再次伸出手来与柳梅梅握手,嘱咐柳梅梅安心养病,早日康复。然后,他与其他领导同志向柳梅梅辞别走了。

陈副市长这一走,成为终生永别。深凌晨时分,柳梅梅病情恶化,在家的睡床上,突然,她十分悲惨叫了一声“海……峡……”于是,她就感觉到上气不接下气,胸闷气短,难受极了。于是,渐渐地昏了过去……

此时,睡在柳梅梅身边的王和平,在睡眠朦胧中听到哀叫“海……峡……”的声音,马上翻身一看,在昏暗的灯光底下,柳梅梅紧紧地闭着眼睛。王和平用手放在鼻孔处试探,发现还有微弱的出气。此刻,他知道梅梅迫切要见儿子王海峡,于是,赶忙起身冲出房门,一边走下楼梯,一边喊:“叶阿姨,快快抱王海……”,当那个“峡”字还没有喊出口,由于灯光昏暗看不清楚,加上心里焦急慌乱,突然,“哎”的一声响,他脚一踩空,脚底朝天,跌落到楼梯上,一直翻滚下去,动也不动地倒在楼梯脚下……

这时,叶阿姨听到叫喊声,她急急地起床穿衣服走出门去,走到楼梯脚时,在昏暗的灯光底下,只见一个人躺在楼梯脚下,她吓了一跳。于是,她小心翼翼地走过去一看,原来是王和平倒在楼梯脚底下,脑袋崩裂,满地是血。于是,她急急地走上前抱起王和平,大声喊:“先生!先生!”并用手摇动王和平身子。这时,王和平听到喊声,便慢慢地睁开眼睛,有气无力地说:“扶……扶我回……房……”

叶阿姨听王和平这么一说,一话不言,马上把王和平的手放到自己的肩上,然后,她用右手搂住王和平的腰间,一步一步地扶着王和平往楼上走去……

叶阿姨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把王和平扶到房间床上,与柳梅梅躺在一起。然后,她不顾自己身上染满鲜血,用手摇了摇王和平,可是,任凭怎么叫怎么摇,王和平都没有动。她看到王和平仅有一点微弱的气。她看到这情景,心里一下子惊慌失措。此刻,她见柳梅梅紧闭着眼睛,也一动不动地躺着。她急速转过身来,一边吃力地推柳梅梅,一边慌慌张张地叫:“柳夫人…柳夫人…”,柳梅梅没有反应。于是,她提心吊胆地弯下腰,用手模了模柳梅梅鼻孔,仅剩一点点鼻气了。此刻,叶阿姨心里更加惊慌了,她看到这一悲惨情景,心里一酸,像自己的亲人死去一样,“呼呼”地失声痛哭起来……,此时,她看到王和平夫妻面临危在旦夕状况,她马上想到,在这弥留之际,也要让他们见见孩子一眼。于是,她急不可待地走出房间,慌慌张张走下楼去……

然而,叶阿姨的哭声唤醒了王和平,使王和平在死亡线上微微的睁开眼睛,当他看到梅梅快要离别的状况,于是,他尽最后的力气慢慢翻过身子,十分悲痛地伏在柳梅梅身上痛哭。他一边哭一边鼓起最后的力气痛苦地说:“梅梅,您……不能这样悄悄地……走?”哭着,哭着,在昏暗的灯光底下,他向房间中呆呆扫视了一眼。此刻,由于悲伤痛哭过度,眼睛、鼻孔、嘴巴都有血,眼睛变得糊涂起来,片刻之间,他知道死神降临了。于是,他忍住了痛哭,不慌不乱轻轻地对妻子说:“梅梅,我来了……遗憾的是,我们没有机会……看到海峡两岸统一……那一天……。”说完,他最后在妻子脸上深情地亲吻了一下,接着,他慢慢地倒在妻子身边……

叶淑华急急忙忙抱着王海峡从一楼跑到二楼,一进入门口就走到床边,这时,她看到王和平夫妻俩整齐躺在床上,眼睛闭着。她看到夫妻俩都没有说话了,于是,她急忙把半睡半醒的王海峡放到沙发上,返回到床前,一边哭泣一边摇摆着他们夫妇。然而,在他们的枕头底下发现一封信,她检起来打开一看,上面清楚地写着:

“叶阿姨,衣柜里放有二十万元,交给你带大王海峡。这是王家的唯一后代,也是海峡两岸的后代。梅梅的小柜里存的那一万元,请您代交给组织,作为柳梅梅的最后一次党费。叶阿姨,如果你没有能力带大王海峡的话,请您通过组织与我们在台湾的父亲王统一取得联系,让父亲带回台湾……叶阿姨,拜托您了。谢谢! ”

叶淑华见到这对恩爱夫妻王先生与柳夫人的悲惨情景,又“呜呜”的痛哭起来。此时,痛哭声惊醒了躺在沙发上的王海峡,她马上走过去抱起王海峡。然后,她转身回到床边,左手抱着王海峡,右手拿起一张床单,往王和平夫妻身上盖。此刻,抱在怀里仅有两个多月的王海峡突然动了起来,好像是看到自己的父母,躺在床上紧闭着眼睛不理睬自己,竟然“哗哗”地大声痛哭起来……

此刻,王海峡的哭声,是对“海峡情”的悲喊。

此刻,王海峡的哭声,是盼望着两岸同胞早日实现统一的呼喊。

(不完,待续)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novel/vlckbkqf.html

念人:《海峡情》第二十章:呼唤的评论 (共 9 条)

  • 浪子狐
  • 慈祥的天空
  • 淡了红颜
  • 最美的诗意
  • 程汝明
  • 念人

    念人面对死亡的威胁,柳梅梅表现出了一位共产党人应有的气质。

    赞(0)回复
  • 念人

    念人发扬柳梅梅爱国主义精神,促两岸统一

    赞(0)回复
  • 念人

    念人两岸同胞都要像王和平夫妇一样,为两岸统一出力

    赞(0)回复
  • 念人

    念人柳梅梅、王和平追求两岸统一,也是众望所归

    赞(0)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