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八七战歌(2)

2018-08-10 11:14 作者:杨深国  | 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第二章:八七热血!

段石头、李山几个人相伴着上厕所。

“我和你们说啊,小学的时候我和孟天天天干仗。”段石头露出小臂。来回比划着。

“那段大狗可笨了,野狗帮最不耐打的人。有一次,我就这样子,一拳头,他就······“孟天一边嘲笑着段石头,一边挥动着右臂。突然,感觉手一弹,像是打在了海绵上。

“不长眼呀!欠耳光吧?”不小心被孟天打到的那个人怒喝。

孟天回过头看向那人。是一个大胖矮子,脸上堆在一起的肉都快把眼挡住了,也难怪孟天感觉软绵绵的。(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对不起呀!”孟天向着他抱歉的一笑,并道了歉。他也知道是自己的错,就没有太在意对方难听的话。

谁知,对方听了只是冷哼了一下。“如果一句‘对不起’就能解决问题,那世界上就不会死人了!”

孟天心里来了火,自己已经道歉了,对方却蹬鼻子上脸,不仅当事人孟天,他身边的一干二八七兄弟们心中也不爽,多大点事,如此咄咄逼人,摆明了欺负人。

“我不管啊!打了我一下,今天中午,二七二班找我,给我一百块钱这个事我就不和你们计较了。要是不给的话,我自己会去拜访。”胖子放下这样的狠话,转身离开。

“这样欺负初一新生,不太好吧!”隐隐间,可以听到胖子身边有人在低语。“没事,几个大软蛋,也好借这几个怂包震慑震慑初一的。”胖子脸不红心不跳。

八七兄弟们听到了,心中窝着熊熊烈火。

“他叫杜子飞,初二二七二班的,他跟着初三郑章他班的王羔混。”王子认识那个胖子,对孟天说。“钱绝对不给,我们又不是怂包,想给我们下马威,让他们去吧!”李山坚决地道。才来学校几天。对方就这么明目张胆的无理取闹。

孟天有点担心,虽然心中也是非常生气,但还是道:“他毕竟是初二的,背后还是郑章他们班的人。”郑章他们都听说过,津留二中的扛把子。“不怕!想借我们二八七吓唬新生,他们想欺负我们就能欺负吗?”李山越想越生气。

“哎!一个江湖!”杨琛并没有插话,而是自语着轻叹。

中午,他们刚吃完饭,十几个人相伴着向宿舍走。冤家路窄,他们去了厕所就刚好遇到杜子飞。

杜子飞身边还有两个人。他见到孟天,眼睛一亮,向着他走去,指着他的眉心道:“小子,钱呢?利索地掏出来,这个事就这样算了。”杜子飞用手指向着孟天的眉心一按。

“没钱!”面对杜子飞挑衅的动作,孟天的声音变得低哑。“没钱?是不给吧!”杜子飞冷笑着,收回了伸出去的手。

“我凭什么给你钱!”孟天呼吸变急。

“呦呵!初一的新生怎么这么冲,谁给你们的自信?”杜子飞怒喝,双目变得冰冷,像野兽一样,无情,暴戾。

他一把揪住了孟天的衣领就向后拉,他身边的两个人上前一步,准备动手。

孟天是个火脾气,被这样接连欺负、压迫,怒火冲天。他甩手打开杜子飞的手,一脚踢在杜子飞的大肚子上。杜子飞身边的人见状,一人一脚踢在了孟天身上。

李山他们本来就有火,现在看到自己班的同学被打,终于出手了。“我们不是怂包,你们欺负人了。”李山咆哮一声,冲了上去与杜子飞一伙人中的一个扭打。

有了先锋,点燃了导火线,十几个人都出手了。拳脚像点一样打在杜子飞等三人身上。十几个打三个,胜负根本毫无悬念。

李山他们毕竟第一次打架,一股火气过去之后就停了下来,然后就是全身打颤。杜子飞三个人灰头土脸,他们一人最少挨了四五下,全身上上下下都有脚印。

这个时候的杜子飞不再声张了,乖乖的,像狗一样。

其实杜子飞并没有想这么草率的就和孟天打起来,但热血少年们就是这样,一切出其不意。

杜子飞临走前放下一句狠话:“老子叫上人不弄死你们,给我等着吧!”这是他们走到厕所口的时候喊出来的。

“冲动了!”孟天有些后悔。他这儿有十几个人,但都是初一的,对方毕竟是初二,人脉要比他们广很多,他若是去找王羔,他们肯定要挨一顿打。”

“都怪我!”孟天长长地叹口气。

但李山、杨琛他们却不甚在意。“没事!是他们欺人太甚,不怕。他找上门来,再用这些拳头把他们打跑。”王子挥舞着自己的“强势弹簧拳”。

“就是就是,不怕,多大点事。”段石头也出言安慰。“为什么不告诉老师呢?”张尚小声说,但说了他就后悔了,这是多么幼稚的一个问题。

没有人回答张尚,每一个人对这个问题的答案都心知肚明。

青少年,正轻狂年少,他们眼中什么是尊严?是用自己的拳头挣来的脸,若是被人欺负到头就去找老师,那是最丢脸的,这是青少年认知中的潜规则,没有什么为什么。

或许大人认为这极为不妥,但他们看来,唯有一战,哪怕败了也无所谓。

他们一起回到了宿舍,中午挺安静的,杜子飞没有找他们。但下午吃饭的时候,麻烦来了。

来的人不是杜子飞,而是一个高瘦的人,他叫高斤。

“就是你们打了杜子飞?”高斤没有声张,看向孟天。“对,是我!”孟天道。

“王羔的意思呢,也不是必须要和你们打一架,让杜子飞那三个人把挨了的几下还回去就行了!”高斤没有感情地说。他的眼珠一直在转溜。

“这是什么个处理方法,是杜子飞找的事情好不好!”李山嘀咕。“你们不让步是吧?”“这摆明欺负人,打就打吧!”

“好啊!话我是带到了,既然打,走,去厕所吧!”高斤没有再说话,转身离开了。

“走,要去就一起去!”李山跟上孟天,杨琛等人也跟去。

“王哥我跟你说,这批初一的真冲,今天我和李刚,张力他们一起去厕所,他们屁话没说,直接打我们!”杜子飞在一个有红色斜刘海的人面前比划着,很夸张。

那人就是王羔。“可以啊!刚来就这么嚣张,下半期不是想把初三都给揍一顿?”王羔接过杜子飞递来的烟,李刚上去帮他点上。

“可不啦吧!”这一次一定狠揍他们,灭灭他们的嚣张气焰。”杜子飞很气愤。

“高斤回来了!”张力望了望外面突然喊到。王羔一干人望向厕所外面,只见一个高瘦的男生快步走来,他的身后跟着十几个人。

“我们肯定打不过,我们去了尽可能先动手,不然一会儿打起来,我们根本还不了手。”马飞悄悄说。“就是,尽可能先打几下,这样可以少亏一点。”杨琛不平,初涉这里,很多事情不太了解,这太吃亏了。

他们一进厕所,一眼便看到不下二十个穿相同的黑红两色衣服的人。很显然他们都是初二、初三的,因为那黑红两色的衣服是初二、初三的校服。

王羔微微抬了抬下巴,问杜子飞:“是不是就这些人打得你!”杜子飞扫过这些人,恶狠狠地道:“没错,就是这帮兔崽子,必须狠狠教训教训他们。”

王羔领着身后的一群人挡在孟天他们的面前,杜子飞跟在他身后。

“你们打了他?”王羔指了指杜子飞。“是!”孟天昂首回答,不卑不亢。“高斤和你们说了吧,既然来了,就是要打的。”

孟天他们不吭声。

“王哥问你们话呢!没听见是不是!”杜子飞上前一步,指着孟天的眉头大喝,吐沫横飞。

“走狗!”孟天低喝一声,然后非常果断的向着近前的杜子飞踢了一脚。每个八七兄弟的神经就像是紧绷的弦,看到孟天出手,弦松了,箭就疾射而出。

瞬间,大声喊骂的嘈杂声音响起,王羔一众人反应过来,但还没动手,一个矮胖的人就快步走了进来。他有着两只炯炯有神的大眼睛。他是一个值班老师,学生叫他老鬼。

这个老师专挑着穿红黑衣服的人打,穿这衣服的都是初二、初三的。

“干什么呢?欺负新生!”老鬼一边快速的挥打手中的棍子,一边骂着。

有老师一直在这里盯着,人们就都散开了。这次对于八七兄弟来说,是有惊无险,八七的众人们松了一口气,亏是刚才非常果断的出手,非但自己人没有挨打,还让王羔他们挨了一顿揍。

“哎,晚自习下了,可能还会是有麻烦。”张尚叹了一口气。“管他呢!那是未来,我们要的是现在的痛快。”李山很兴奋,他是粗神经,才不管一会儿的三七二十一呢。

“初一又不是没有人,我们又不是没有同学,孔杰知道不,叫上他,他再找上一些人,也就差不多了!”孟天心里也大松了一口气。事已至此,再多苦恼,也只是自找苦吃。

“我们找的人多,对方也不敢太嚣张,二三十号人他们不能全部打吧!打起来那就是五六十号人,找死呀!”杨琛细细分析着,厕所里哄五六十号人确实不可以闹事。

这叫人海战术。

孟天、李山相伴先去找了孔杰,这不仅是孟天很要好的朋友,据传,这批初一的杠把子就是他。

“没问题,才来几天就想压初一的,去,必须去!”孟天同孔杰说了这件事,孔杰立马答应下来。毕竟他可能成为初一的老大,现在王羔他们就是要压初一的,迟早会找到他头上。

与孔杰谈定,孟天他们就轻松多了,因为不用担心了。

毕竟年少,很多事都比较江湖,或许是受了金老武侠小说的影响。一个校园,因为有了朋友,兄弟与一些所谓心术不正的人,这里变成了一个江湖。

这里有传奇,也有恩怨情仇,没有绝对的大侠,但个个都是英雄。

在老师、长者眼中,他们心术不正,只为了一些三教九流的所谓“正义”。

但什么是江湖?乔峰三人为了兄弟情义,反国逆派,这也是心术不正吗?

为了你被老师、家长无数次的打骂,依旧和你偷偷摸摸在角落抽烟,这是兄弟。

别说执迷不悟,只是情太深。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novel/vkyzskqf.html

八七战歌(2)的评论 (共 6 条)

  • 王东强
  • 襄阳游子
  • 淡了红颜
  • 浪子狐
  • 听雨轩儿
  • 雪儿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