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花怜影(不会写,不写了!故事在下面)

2019-01-05 12:55 作者:李诗彧  | 4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一份简单的早饭过后,她开始理会周围的一切,还不错,至少有个屋顶,至少外面不是寒酷暑!姹紫嫣红的季节适合懒惰的她!野花遍地,香味扑鼻,朋友亦羽多次提醒她,不可得罪素琴,说什么素琴主宰着所有人的命运!她是老天吗?她噗嗤一笑!亦羽捂住了她的嘴巴!就是这样,素琴还是听到了!她一度怀疑这个叫素琴的有千里耳,听得所有人和事儿!

“所以……你被驱逐了?”她打扫时,看到半面镜子,小心翼翼地捡起,若是往日,别说镜子,就是琉璃碗,她都随意处置!眼下,形势所迫,忍气吞声打紧!

喃喃自语,唯有喃喃自语方可打发乏味的时间!撅着嘴,握着的一把琉璃做的匕首,锋利而华美,是影送给她的,所以当她被驱逐时,毫不犹豫地带了出来!那会儿,影7岁,她5岁!打小被灌输了不少之乎者也!可叫他哥哥,绝对不可能!影比她矮,还比她胆小,她亲眼见过,影被欺负,不敢反抗!她仗义,救了他!

“不知道影在哪儿呢?如果他在,定然会帮我!”想到这儿,难过曼来,影10岁时随长老拜师去了!一去就是10年!

一只蝴蝶飞了进来,她抹抹泪水,看它落在自己的床榻上,又迎向了她,当蝴蝶贴近她手臂一刻,消失了!她感到惊异,揉着手臂,看是否是幻觉!顷刻,白皙的手臂一处微红乍现!

“是真的!”她探向四周,正午阳光暖的异常,空落落的屋子里,仅仅她一人!孤单拂面,泪光晕染!泪水滑过了手臂,那蝴蝶犹如一处胎记,印在了臂腕!(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推门而出,天的风柔柔的,她简单的收拾下心情,用黄丝带在右手腕处绑了个结,好让手腕轻松些!因为长期持笔的缘故,她的右手逢刮风下,天寒地冻时,隐隐作痛!若是亦羽,会为她想个法子:活动下右手!如今,今非昔比!一顶稻草编成的帽子,几乎挡住了她的视线,她摆动着帽子,稍稍固定!

在雨季到来时,将房子修葺好,是她眼下要做的事!出门往右走,看到一个山坡,鸣声,溪水声不绝于耳!望着溪水里的倒影,蝴蝶再次出现了……

时间如梭,转眼间5年过去,一日清晨,她听得有人敲门,便睡眼惺忪地移开了门栓!

“不好了,霏!影出事了!刚族里传来消息:影路过天堑山时,被来路不明的刺客偷袭,跌落悬崖!”朋友亦羽的到来,由然令霏一顿!

“亦羽,5年了,你一来告诉我这么个消息,是不是整人过分了?我知道你为我高兴,我明白的!”霏理解朋友是太开心了,今日是他太开心了!毕竟时隔五年!

“不是,确有此事!你若不信,去族里,一探便知!”亦羽来的心急火燎,凌乱的丝发上别着几枚树叶,像极了油绿色的钗子,不巧,霏就有一支!小小的,别在头发的一侧!亦羽,年纪与她相仿,是先生口中的“好学生”,不似书生般义气,若非喜好书,定然比影更适合拜师!

“请问,驱逐令可还算数?”离开,说得轻巧,素琴,同意了吗?

“你不知,当时是素琴掌管族里的事,你平日里,过分懒惰,不与人走动,自然没人于你求情!而我是有心无力……眼下,影出事,族里把一些犯过错的都赦免了,说是如若与之同进退,必然获得自由身!我料想:你盼了许久,给你求了个情……”支支吾吾的,像个孩童眼珠闪烁!

“好,我可以出去!也信你说的!但是得……”说着,凑到亦羽耳边低语!只见亦羽点了点头,二人相视而笑!

青衣,斗笠,持一把竹剑,他盯着水面的自己,确定自己是由着儿时打扮方平静了些,可是朱红的唇,难道不诡异?

“像,太像了,与本人无二!”亦羽折扇一敞,顾不得是街市人群,喜极而赞!俊俏的脸上,神色得意!

“是亦羽扮的好!”夸是夸,还得顾及自己的身份,“以后请叫我――影!我是学成归来!”

“瞧我,险些坏了大事!”他长袖掩面,凑到“他”的耳边,“此番回花家,必定问及当时和你随行的昔年长老,你可以这样说,昔年游山玩水了,长老他秉性如此,没人起疑!”

“好!有劳亦羽兄了!”他双手抱拳,施了个礼!

“不对,不对!我与他不熟,即使刚刚遇到,也不能……不若你就叫我――亦羽!倒符合他的性子!”亦羽笑笑!

“亦羽!”他的相貌可以幻化,至于声音,幸好影长年在外,几乎无人知晓他的声音,随意模仿了一种!

“对咯!”亦羽笑笑!

故事

花怜影2018.12月

主人公:素琴 花怜影(影) 霏 亦羽 熙画 长老:昔年 长老:昔月 族长:堪秋

霏被素琴驱逐,在山涧生活了5年,5年来,蝴蝶教会了她易容术和法术!亦羽带来了影的消息:被刺客追杀,跌落悬崖!霏决定代替影回花家,找凶手!一场大雨中,霏制服了刺客,被素琴看到了法术,素琴以此威胁,要霏同她相守!亦羽听后,笑喷!霏拒绝,素琴告诉了花家长老们!霏被送到祖庙思过!祖庙里,在蝴蝶的法力下,霏看到了影生活的气息!一幅画出现了,画中有一只蝴蝶!霏记起影若是想霏,会画画,蝴蝶代表着远方思念

花家,素琴想偷偷去祖庙!路上遇到了影!影不认识素琴!但是素琴苦缠不休!书童明晰无奈告知影的师傅离弦!离弦通知了花家!当影出现在花家,所有人迷惑了!两个影,谁真谁假!离弦识得易容术,一支曲子过后,蝴蝶飞出,霏露出真容!但是影不记得霏了!霏再次被驱逐!山涧里,亦羽问因!霏以为影出了危险,想帮他找凶手!亦羽说起影的怪事:影不喜欢画画,喜欢舞刀弄枪,喜欢打猎!霏认为一个人即使失忆了,也会记得自己的喜好!她认为影是假的!

祖庙里,素琴整理影落下的画作!看到那幅画上,有只蝴蝶,不禁多看了一眼,蝴蝶栩栩如生,她偷偷藏起了那幅画!影的东西,被影烧掉了!

影遇到了山贼,被捆上山。山贼和霏是邻居,霏见到了影,影无奈说出实情:离弦觊觎花家许久,借助收徒一事,将影困在了家中,又自己的徒弟熙画扮成影,去了花家!影主文,画成实物!熙画主武!

霏,影,亦羽去了花家,和族长说起此事!族长不信!恰逢素琴拿着画欣赏,风拂过,蝴蝶飞起,飞到霏身边,离弦囚禁影的画面出现,族长派人赶到时,不见离弦,影被救了!

房间里,影和熙画说起了往事:一幅图展开:上面画的是离弦,离弦被困在了熙画的记忆里!霏听到了他们的话,惊讶!当时,熙画说,影主文,画实物,熙画主武,还有半句话没说:记忆枷锁!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novel/vktipkqf.html

花怜影(不会写,不写了!故事在下面)的评论 (共 4 条)

  • 淡了红颜
  • 潋滟相思
  • 雪儿
  • 草木白雪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