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长篇小说】《人性与阴谋》(下部书)第一百二十四章节:三人洞穴空欢喜,重识机关开

2018-10-09 12:58 作者:飞翔的鹰耿彪  | 1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长篇小说】《人性与阴谋》

(下部书)

第一百二十四章节:三人洞穴空欢喜,重识机关开墓道。

(本书纯属虚构)

话复前言,书归正传,话说侨羽跟在李军身后边,抬头仰望上边的悬崖、峭壁,以及身后边的万丈深渊。只见头顶上裂开的那道狭长的缝隙只有一两米宽,四周围全是凸凹不平的大青石壁,还有几块青石头在他们头顶上突显了出来,垂直的青石壁上长满了青苔和荒草、还有青蒿。

三个人脚下是一条人工开凿出来的上山之路,一个个大小不一的台阶,顺着山形地势垂直蛇形而上进入“一线天”之中。小胜子在最后边往上攀爬,而后回头往下边望了望,狭谷里雾气腾腾、云雾缭绕、冷气森森、时浓时淡的雾气,一会浓浓而上、包裹着狭谷和周围的山峰,时而淡淡如薄纱散去,显现出山峰和眼前高入云层的大山一眼望不到边。(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三个人顺着山峰缝隙钻了进去,可是进入了一线天之后才发现里边有一个溶洞,这个溶洞呈现出来越走越深,而且还是下井式的构造体,李军穿行在岩石之中、一会爬上、一会又滑下,时而钻入狭窄石缝之中,时而宽阔平行,三个人走了好一阵子,终于在一堵巨石壁前边停了下来。

李军左手拿着强光手电,站在石壁前面仔细地观察了起来。

这时,侨羽和小胜子也走了过来,一人拿一支手电也开始观察周围溶洞里的情况来。侨羽观察了好一会这才转身冲着李军说道:“军啦,走吧?这里没有古墓?是一个疑冢?还是走回帐篷边上的那座“汉阳影王刘铸的古墓吧?”。小胜子看了一会,不耐烦地冲着李军嚷嚷道:“军哥,你看?一点人工开凿的痕迹,也没有,全都是天然裂缝、也没有铜浇、铅灌、铁浇渍,所有烧灼的迹象也没有?还是打地龙穴吧?挖掘进去吧?”。

李军看了看石壁之后,而后左手用手电照了照右手捧着的罗盘,而后甩了甩手说了一句:“走,出洞。咱们用黑龙引、地火龙、再进古墓。”。就这样,三个人转身往回去的路线走了去。

一个小时之后,三个人一步步重新走回到了帐篷所在地方,他们再一次走到了那座汉代古墓前边,当李军站在老槐树下之时,又开始用望远镜观察起来周围的环境,这次慢慢移动望远镜观察古墓群,尤其针对中间的那座汉代大墓,周围全是近百座小土坟头。大墓居中一直延伸到岗子下边,大墓前边两侧全部是三米多高的石头人像、石兽、各种佛教护甲神、四大金刚、以及将军石像,足足有二十多个,横七竖八地或躺、或卧于荒草丛中。

此时,小胜子走到了那座古墓供桌前边坐了下来,而后冲着远处的侨羽说:“侨大哥,昨晚,我和军哥,,就是在这个供桌底下的夹缝之中发现了一块铜片,上面还有小篆字呢?”。侨羽正一步步从帐篷里走出来,直接奔着那座古墓供桌方向走了去,当他走到离着小胜子还有十多米远的地方时,听到小胜子说的话,先是一愣、而后冲着小胜子问道:“胜子,你在那里说什么呢?”。

小胜子抬头看了一下走过来的侨羽,而后挪了一下屁股用手拍了拍供桌说:“侨大哥,来!坐在,咱俩聊聊?”。侨羽走到小胜子面前而后一屁股坐在了石头供桌上。

这工夫,李军拎着望远镜走了过来冲着侨羽说:“侨大哥,我和胜子就是在这里看见那缕黑烟雾的,从那颗槐树底下飘浮过去的,一直飘到这座古墓的后边。”。

侨羽一听李军说的那缕黑烟雾,他弯腰、低头、仔细观察着古墓的供桌下边,只见供桌四四方方,长长石板,四条石头小腿的供桌,全部用金刚石打造,高约二尺有余、宽约一尺半、长达一米左右,空空如野。

此时,侨羽又一转身便从供桌上下来,而后蹲伏、爬着在地上仔细察看着,自己胸前、脖子下边,全都是荒草、枯树叶子。

突然,侨羽眼前一亮,只见在金刚石供桌底下的地面上凸秃起一块四四方方的石头,平起地面约三十厘米左右、而且四方的石头上深深雕刻着手环状,十分奇怪、不知道干什么用的。

这时,小胜子一看侨羽爬在草地上,急忙也蹲着看侨羽琢磨什么呢。当他看到那块供桌底下的凸起的四方石头,也来了兴趣。于是,小胜子站起来冲着刚刚走到自己身边的李军问道:“哎,我说,军哥,你说供桌下边的小小方石头,是干什么用的?我记得上次,你拿走的那个小小包裹,就是放在这个位置上了?记不记得啦?”。这工夫,李军站在那猛然用手一拍脑门,说了一句:“对呀?我怎么没想到呢?”。李军说完话之后急忙走到了侨羽身体右侧,因为小胜子正蹲在侨羽身体左边。李军也蹲伏了下来,而后开始仔细研究起来。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走了,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突然,侨羽伸手按到那块石头之上,而后用足力气按下去,接着只听见“咯堎…咯堎堎…”的一阵响动。不一会工夫,供桌后边的大理石墓碑转动了起来……

“咦!石碑、动了?”小胜子听见动静之后,急忙从草地上爬了起来,冲着那块墓碑走了过去。这时,李军、侨羽二人也急忙从草地上爬了起来,急冲冲跑到墓碑面前边。只见这块高达一丈多的墓碑缓慢地转动着,转动了好几圈之后不动了。侨羽站在墓碑前仔细观看着墓碑文字,再看这块巨大的墓碑,虽然说不知道墓主人王爷呢?还是侯爵呢?或者是一个将军呢?在阳光的映照下,那几行纂书小楷体字格外清晰。虽然说昨天刚刚来到这里时看过墓碑上的文字,但是当时高大的墓碑没有转动,更没有变颜色、现在不同了,墓碑转动了好几圈、而且石碑上的字体颜色变化成了金色字体还闪闪发光。

侨羽看着纂书小楷写的是“大汉影王刘珺之墓”,下边落款小字用行书写着“汉阳影王之侄刘铸纂刻立”。但是,侨羽虽说认识不少大纂体与小纂体文字。但是大汉影王刘珺是谁?他却不知道,而落款写的“汉阳影王之侄刘铸是谁?侨羽更是迷雾重重?尤其是黑色雕刻字迹,现如今变化成了黄金字迹,侨羽心里带着万分疑惑。侨羽观察了好一会古墓的墓碑,而后便往圆型墓冢走了过去。

这时,李军也走到了墓碑身后边,弯腰、低头、仔细观察着墓碑的基石座,心里想这里边一定有机关、消息、埋伏,要不然,一按那块小方石,就不会自己转动了、而且字迹颜色都变了。

小胜子刚刚看完墓碑,琢磨了一会也没弄明白怎么一回事?尤其是墓碑转动、字迹变颜色,更是迷雾重重。小胜子研究了一会墓碑,看着李军弯腰低头琢磨着墓碑基座,而后一转身又看了看远处走向墓冢背面的侨羽,他伸手挠了挠后脑勺儿,更是一脸茫然不知所措了。

此时,李军蹲着研究了半天,也没有弄明白为什么会转动,他站起来后拍打了几下小腿肚子,蹲得时间长了,脚都蹲麻了。

这工夫,侨羽在圆圆的墓冢后边大声叫嚷着:“有机关,墓室门打开了…打开了…。”。李军一听远处侨羽大喊大叫,他急忙冲着墓冢后边跑了过去,此时小胜子早已经跑到了侨羽身边。

原来,这座高约七、八丈,宽约十几丈的一座古墓后边荒草丛生、杂乱无章、一人高的荒草、枯蒿、还有厚厚的落叶,就在这荒草枯叶之中地上陷出了一个地坑。李军跑到了侨羽跟前,看着満脸惊愕的表情忙问道:“怎么啦?叫唤什么?”。侨羽急忙用手一指地面,只见荒草丛中露出来一米见方的窟窿,十分奇怪的是在阳光的映照下,只见窟窿下边却是石条砌成的,更奇怪的是每一个台阶都是一尺见方的石条,而且看着十分新鲜、没有年代久远那种青苔如旧的感觉。

小胜子站在侨羽身边低头看着,刚开始十分惊奇地看着地道口,不一会便恢复了常态。他伸左手从自己后背登山背包里边拽出来强光手电筒,而后左手拇指一按开关打开手电,顿时一道强烈的光束便照射进了墓穴之中。李军在旁边没有说话,只是用双手拨开荒草蹲了下来,并用眼睛仔细观察着地道口里边的情况。

原来,在地道窟窿下边是一条通往墓室的通道,一级级青石条台阶往下边延伸而去,两边宽约一米多点,里边看不清楚有多深、有多少台阶,由于台阶呈现出地井式延伸进去的,所以说手电筒的强光束是照不到台阶的尽头的。

这时,三个人站在地道窟窿口处,呈现出来三角形阵式,可是呢,谁也没有说话。好一会,李军先开口说道:“我说侨大哥,走吧、拿工具,进去看一看?不过这座古墓,给我的感觉,好像没有多少年头?好像是新墓葬?”。小胜子看了一下李军,十分不服气地争辩道:“我说军哥,你说什么?新墓葬?没几年?不对吧?你刚才也研究了古墓供桌?墓碑?那可是有年头啦?你看那墓碑风侵蚀的也挺利害?却实是古代墓碑?”。李军一听身旁的小胜子十分不服气,在那喋喋不休地争辩着,他有一些生气地冲着小胜子问道:“胜子,在古墓的识别上,你可差远了?你当土夫子才几年,我这可是祖宗辈传下来的,这山水、风月、星象、可是百分一百灵通,你看?这古墓的墓道口?十分新鲜,你再看这一块块青石条,还残留着新鲜的茬口?你再看一看这每一条青石,一点青苔、苔藓、都没有?虽然说墓碑、供桌是旧的,年代十分久远,这正是迷雾之处?”。这工夫,侨羽转头看了看李军、而后又看了看小胜子,十分不耐烦地嚷嚷道:“吵吵、吵吵什么啊?下去看看?不就知道新的、旧的么?”。

要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novel/vkppskqf.html

【长篇小说】《人性与阴谋》(下部书)第一百二十四章节:三人洞穴空欢喜,重识机关开的评论 (共 15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