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闲话公溪河

2020-08-27 12:37 作者:友友  | 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公溪河流不尽的水,远眺,细蓝如绦。炎把个溪河蒸发的,在浅滩撸起裤腿就能过江(俗称gang)。黄大海在浅滩,弓腰,撸起裤腿,欲渡。河水没了踝骨,冰凉而不砭骨,清爽而消暑。河床的鹅卵石,大小圆方及不规则,滑溜溜的。大海谨慎,晓得一不留神就会成落汤鸡。

难道公溪河没桥?不,他为了少走2里地,选择蹚水。

河水没过膝盖,水流更湍急。每挪一步,都得格外小心。生怕一脚不慎,水淋淋一身。好在滩头的水,只过膝盖寸余。过的滩来,他坐草皮上,穿上丝袜欲起身。一村民见之,喊道:“黄书记,这么早去哪里呀?”

书记转身,见是小宝(熟人)说:“我去向大毛家。你这么早,莫不是去赶集?”

“是啊,黄书记,你也忒早了吧!我呢,去集上凑热闹!你去向大毛家有事?”黄书记敷衍着小宝,说去看看他那些鸡长势怎样了。他知道,这公溪河岸边的人,每逢赶集,有事无事,都要去凑凑人气。不远处,马路上,已有好些赶集的,花花绿绿,三五成群。有认得大海的,知道他是村里第一书记,与之招呼。

向大毛家,在竹林山湾。一股清泉汩汩地从屋后而下。这是天然的矿泉水,冰凉带些甜味儿。黄书记坐檐下,拿起新竹勺,喝着竹香沁脾的矿泉水,对大毛说:“这次市里‘中奖’了,抽上了扶贫大检查。”大毛瞅着黄书记,也不知该高兴,还是该忧愁,傻傻地笑了一下,什么也没说。大海清楚,这些年扶贫,也确实给他带来了实惠,脱贫了。他老实巴交,前几年,老伴去世,更是凄凉。虽说有一女,但终究不在身边,孑然一身,甚是寂寞。自黄书记扶贫他家,大毛像遇见亲人般,对生活又燃起了希望。(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大海扫视着木屋,苗寨独特的吊脚楼。瓦是去年翻新的,宽张,不易被大风撼动。这是大海跑前跑后买来,请人盖上的。庭院,水泥晒谷场,也是他请人拉来水泥沙子,找人平整的。屋前圈养的鸡舍,也是他帮着建的,甚至连种鸡、饲料都是他帮忙弄来的。突然,他皮鞋踩到了一团软绵绵的东西,把脚移开,是坨鸡屎。猛然想起,这卫生也是扶贫选项。大检即将来临,他怎能不顾虑重重。他朝中堂门槛上坐着的大毛乜了一眼,发现他额上的褶皱,如刀刻一般。大海打破了沉寂说:“这些年,你也脱贫了。果园的黄桃,今年挂果率喜人;放养鸡,这批卖出去,恐怕也能有个好价钱。不过,我还是怕你遇上生人结巴,说话不利索!”

“黄书记,你放心,我会如实说的,把你对我的好跟他们(检查组的)说清楚的。”

“大毛兄,还有这卫生也要搞好啊!检查时,我不在场,帮不了你!瞧瞧,这屋檐下,尽是鸡屎。来,咱两把卫生搞搞。”大毛边说边起身,说书记你坐下,我来搞。他从猪栏,拿来扫帚。黄书记,哪能坐得下,也拿起扫帚帮着扫。他边扫,边与大毛说:“卫生要时时保持干净,对你而言,也舒适些。不能因为检查,才打扫啊!”

大毛连声点头“嗯,嗯,嗯!”

黄书记说着说着,闻一鸡在厨房“啯,啯,啯啯,啯大啯……”问大毛:“老兄,鸡怎么进了厨房?”

“哦,黄书记,我就放了一只听话的生蛋鸡,在厨房里捡饭。”

“老兄啊,我跟你说过多次,不要把鸡放进厨房。它虽说能捡饭,但很不卫生,你知道吗?”大毛讪讪然,径直去了厨房。厨房里传来“啯啯啯……”,声音很大。须臾,一只大麻花鸡,被大毛拎着,丢进了鸡棚围栏。

那鸡在棚里,大船转舵似的,没其它鸡活波。黄书记想,大毛啊,你也就能抓这么老实娇气的,那些飞得起的,恐怕连毛都碰不上。大毛从屋后笕下洗手归来,双手淋淋,使劲的在长短裤上揩。黄书记什么也没说,心想,大毛这不讲卫生的坏习惯,何时才能改呢?也许他这辈子都改不了了!

之后两人去了屋后的桃林,原是一片荒山开阔地。那桃被他俩修剪的,像千年古灵精怪的神树,如价值连城的盆景。枝条上的果,套着一个个纸袋,饱满,用不了多久就可上市了。大毛上前摘了两个,一个放地上,一个托在手里,取下果袋,那金黄黄的“仙桃”,黄里带点青,很中看。黄书记知其意,他是想让我尝尝鲜,也是在告诉自己,今年的果子很有“卖相”。大毛心里明白,这些年都是他帮着卖的。他知道自家的黄桃特别甜,脆口。他的朋友,早就事先预约了。

两人在桃林转悠,欣赏着桃林。大毛笑指一树,对大海说:“那枝条都压弯了!”大海笑眯眯的走过去,见大毛支撑的棍子,很结实,说:“你倒还蛮有心机的,这样就不怕折断了。不过,我还是要说你,下次扶贫验收组的来了,你要带他们来果园看看。”

大毛思索了一下,瞅了眼大海说:“到时候,他们来了,果子都卖了,有个屁看的!”大海知其说话粗俗,也没见怪,说:“是没什么屁看的,但他们来了,也就知道你收入明显增多了。他们如果问你,这些年都有了些什么变化,这果园也是变化之一啊。”“说的也是,我会跟他们说的,这里也有您的汗水。”

过了些时日,他外孙放暑假,带着小学一年级的暑假作业,来看外公了。外公接着,自是欢喜。小不点,放下暑假作业,就往他鸡棚里钻,一不留神,鸡门被他敞开了。一时满院子是鸡,鸡屎到处屙的是。他赶紧去把房门关了,只有厨房让它敞着。午饭时,爷孙俩在厨房,几只胆大的鸡,就在他们脚下窜来窜去。刚把饭吃熨帖,大毛接了个电话,傻眼了,吞吞吐吐敷衍几句。他放下电话,叫外孙帮着把鸡赶进鸡棚。出棚的鸡,不那么好赶的。爷孙俩弄得满头是汗,但还有几只“顽皮”的,在屋里屋外窜上窜下。这时大门外有了人声,大毛知道,地上的鸡屎,来不及扫了,就迎了出去。

只见几个干部模样的,在与黄书记说笑。书记见大海,一脸苦相,就知道出了新状况。

入庭院,一地鸡屎,检查组的皱起眉头,什么也没说。大海想,这状况要说多糟糕,就有多糟糕,脸都绿了,但他还是硬着头皮,对大毛说:“先到厨房坐坐。”

厨房,几只顽皮的鸡在桌子上,啄食着他爷孙俩还来不及收拾的碗筷。这一幕,让大海的脸,坍缩的只有巴掌大,恨不得有个地缝钻进去。更可气的,又好笑的,是他那外孙在桌子旁,学着电视里,扮着公鸡,唱着那“鸡歌”。“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大毛一着急,挥手一扬,把桌上的鸡吓得直往门口“夺命”。一鸡啪嗒一坨鸡屎屙在桌子上,飞了出去,与检查组易组长撞了个满怀。几片鸡毛落地,大毛迅速抓住了它,往庭院一丢,“咯咯”几声,逃了。其它几只从他们胯下窜出门槛,咯咯叫开了……

桌上的鸡屎,白里带灰,很恶心;两只碟,两个倾斜的饭碗,此刻很碍眼。大海瞅着大毛,大毛心里发怵,一脸的无奈。好在易组长,没有作声,组员杨同志,把大海轻轻一拉,出了厨房说:“咋会出这种状况?”

“杨同志,我一直在督促他讲卫生,平时也用心帮他。这段时间,他已养成了良好的卫生习惯,怎知今天会出这‘洋相’,真丢丑啊!”杨同志安慰大海说,好在这次还是自己检查,真是上头来人了,那才丢人!两人返回厨房,大毛已经把桌子收拾干净了。几位检查组的,坐在高脚长板凳上。大毛尴尬地一再道歉说,都是自己不争气的外孙惹的,一来就把鸡棚门给打开了。他一再说“对不起”,特意还瞅瞅大海。大海示意他别紧张,说:“听听易组长的。”

易组长心情平静了,厨房也安静了,大海的外孙已去了庭院。杨同志首先发话,他开始向大毛介绍检查组的来意,也为事先没给他打招呼,表示抱歉!易组长翘起个二郎腿,对大海说:“今天还好是我们抽检,要是哪天,上头的来检查,遇上这情况,那可真叫丢人!”大海惭愧,坐杨同志身旁,听到“丢人”二字,脸更青了。倒是大毛,双手交叉,频繁摇着,下次绝对不会出现今天这种情况。易组长问了大毛几个问题,基本还是满意的。唯有不足的,是大毛几处用词欠妥。大海也默默地记在心里。

检查组的走了,大海却留了下来,坐壁檐脚,没说话。大毛右手理着头发,却一个劲地说,我也不知会出现这样的状况。大海叫他也坐下,说:“谁也不愿发生这样的事。好在这只是预演,如果是真的检查,那可真丢人!上面却不知我平时很卖力,就看检查那一会儿。”大毛内心很惭愧,宽慰着大海说:“下次绝对不会的,这次是我那调皮的外孙,把鸡给放出来了!”大海瞅了眼他外孙,身形瘦削,在鸡棚外逗鸡,着实有些顽皮!看着,看着,自己也笑了。想起自己小时候,鸡不也要到厨房里去?也有把鸡屎屙在灶台上的。“大毛,别说孩子了,这是儿童的天性。像我也是农村长大的,这样的经历还少吗?”大海苦笑了一声,站了起来,与大毛说了声,“以后注意讲卫生就是了。我先回村部,有事电话联系”。

且说黄大海出的大毛家,朝村部走,路遇同村扶贫干部邱少駹,也一脸的苦样,问道:“你那里检查咋样?”“大海,甭提了,你还不晓得我那贫困户,只要“敬”得好,脸上还是堆起笑容的。如果稍微有疏忽,那脸色很难看。再说,我那贫困户很懒的,如你不督促,很难把事做好。这不,卫生没搞,检查组说了几句,他还怪我事先没通知,真是无语!”

大海晓得这家人的秉性,去年曾与少駹去过他家,家里卫生确实不像样。这些年可苦了少駹,为了让他家脱贫,想尽了办法。发展种植业,一家人又不勤快,种植的黄桃树,被草缠死了。少駹想啊,发展畜牧业,让他养种猪,可能要好些。说来也怪,自买来种猪,这家人还真上心,猪崽也下的多。当时正逢“非洲猪瘟”,别人家的染病,他家的很健康,运气不错。随着猪肉的价格上涨,猪崽身价也一路飙升。

一次母猪下崽,少駹也守在旁边。半,少駹实在太困,他交代扶贫户刘嘎礼,好生照料。谁曾想,少駹还只眯了一会儿,嘎礼就把他叫醒,说一个猪崽被母猪压死了,哭的他喊天抢地,如死了亲人一般。

那晚,少駹再也没合眼。在少駹的精心指导下,除了那只死的,其他猪崽都顺利活了下来。后来,这些猪崽为嘎礼家脱贫立下了汗马功劳。少駹,也不愧是学畜牧专业的。

端午前,少駹累起了病,住了院。谁知,端午那天,他实在没法给嘎礼拜节,中午就收到了他的短信:“邱领导,端午节了,祝你快乐!”少駹一惊,出的病房,电话大海:“大海,我在住院,端午节到了,麻烦您帮忙,给我的贫困户嘎礼买些礼物。钱,我微信转账给你……”

大海对那事至今记忆犹新,当时买了两条(50元/条)烟,还有酒和粽子,到嘎礼家已是下午3点。他一家子也杀了只鸭,正在开膛破肚。黄书记说明去的缘由,他一家子笑纳了,说了些感谢少駹的话。少駹病愈后,感谢大海时说:“这家人很现实,礼数到了,什么都好说。如稍微有些许不周,话就很难听。”

两人一路说着扶贫事,不觉已到村部。村部是这些驻村干部的家。唐腊文(驻村干部),早已在家了。见大海和少駹有说有笑,调侃道:“莫不是你们的贫困户,做的让检查组很满意!”大海见说,叫腊文打住,把自己的“洋相”,如数的与他俩细说,“今天就差没地缝了,要不你俩就见不到我了。不过,话又说回来,要不是大毛的外孙淘气,今天也不至于如此尴尬”。

少駹见大海和盘托出今日之“洋相”,也想听听腊文的“新鲜事”。腊文故卖关子,说:“我那贫困户,大家也都晓得,我们就像亲人一样。他们对我很好,也很勤劳,完全靠种植业发家脱贫。今日检查,易组长还特意表扬了他。这不,表扬他,也就是表扬我!不过,我也想听听少駹的情况,应该比我那好吧!”

少駹见腊文如此说,很是惭愧道:“你们都知道,我那嘎礼,没礼就不理你。我也是想尽办法,不少礼,因此他做事还过得去。”腊文戏谑道:“他不问你要压死的猪崽钱?”大家哈哈哈大笑!少駹戛然止笑,幽默地说:“好意思要吗?是他自己偷懒,猪崽被老母猪压死的。说句玩笑话,如果是我守着,那猪崽生下来被压死了,肯定会埋怨我的。”

腊文叫他俩打住,说:“今天我拿西瓜犒劳你们!”

少駹说:“莫不是受贿之物?”

大海故意逗少駹,“这西瓜,既是受贿之物,你就别吃了”。腊文也把手拦了一下少駹说:“别大模大样打官腔,我腊文是不会索贿的。你不吃,拉倒吧!”

“平日里去他家,腊文那次不是大包小包的。不就两个西瓜吗?来来来,我来切,拿西瓜堵住少駹的嘴,这还不行吗?”大海喧宾夺主,把西瓜拿在手里说。

腊文也开玩笑道:“说句实在的,这两个瓜,还是我的贫困户追出老远,我才肯提回来的。如果不收,他真生气了。说下次你拿东西来,我也不收。人情啊,是相互的,你来我往的。”

大海一刀下去,瓜分两半。少駹的眼珠子,楞楞的,硬是不转动,口也合不拢,手指着瓜,摇头道:“可惜了,太可惜了!再有些时日,这瓜不就是好瓜吗?”大海瞅了眼,也摇头道:“这太可惜了!”腊文说,别急,这瓜好歹还是红的,我这里有白糖,伴着当水喝。不过,那个瓜,我想留着,有个念想,把时间延之晚上。

晚饭罢,少駹耐不住了,说什么也要把西瓜切了,是好是坏,早点知晓,也就不那么纠结。腊文把西瓜托在手上,靠近耳朵,敲敲,嘎嘣嘎嘣响,说:“这个瓜绝对好。你俩想想,红红的瓜瓤,乌黑的籽,那将是人间的珍馐。”少駹真有些馋,催促少说废话,一刀两半,不是什么都知道了。大海在一旁观,嘴角露出笑容。腊文把刀慢慢的切,红汁流出来了,大海说了声“好瓜!”

刀落瓜开,瓤里带沙,光瞅着就甜到了心里。腊文说,这也是我扶贫最幸福的一刻,是我用汗水浇灌的。大家吃着瓜,说着扶贫事,这是党和政府对贫苦百姓的关心啊……

光阴荏苒,离检查的日子近了。大家平日里都做的好,也确实把扶贫落到了实处,按理说,经得起检查的。但他们还是有些顾虑,生怕哪个环节出了问题,自己的扶贫户或不经意间说错话,或许还有什么偶发事件发生,都是不可知的。

“喂,嘎礼兄,今天你家里要来客(检查组的),准备一下……不过你还是不能大意,如果他们问你,现在感到幸福吗?你怎说?对……对……对,就这么说,幸福就是幸福,要感谢党和政府。如果问到你的收入,卖猪崽的钱,要如实说!还有昨天的卫生,要保持好哦……”少駹还是有些不放心,重复啰嗦好几遍。

少駹放下手机,思绪回到了昨日午后,他提着牛奶和酒,去了嘎礼家。他还与嘎礼家人一起打扫卫生,离开时,还一再交代,要保持好,把买来的消毒液,喷洒在房屋各个角落……

今天是检查的日子,大毛还特意把鸡棚门扎紧。谁曾想,一只公鸡和一只母鸡,趁他不注意,溜了出来。这可苦了大毛,一清早在抓鸡,鸡越抓越生,满院子跑。大毛无奈,索性拾掇根板凳,坐庭院,不让鸡把庭院弄脏了。日头火辣辣的,他在庭院走,手里拉着撮箕和扫把,随时随地扫。不时,他又跑到房间,闻闻帐幔,还有些花露水味。中午过后,他又把房间喷了些香水,才放心。

下午,检查组的到他家。庭院的那两只鸡,拿眼睛瞟着生人,唱着“鸡歌”,与他们保持着安全距离,不亲近,也不害怕。庭院一坨鸡屎,把个大毛急的,又不便去扫。只好小心陪着他们参观,聆听着他们的询问,谨慎地回答着他们的问题。大毛对自己的回答,还是颇为满意的。唯有那坨鸡屎,仿佛嵌在他心里,很是别扭。这次检查组的都是外地的。组长当着组员的面,瞅着地上的鸡屎说:“这户人家,很实在,没有故意做作。哪户农家没有坨鸡屎?”果园,他们欣赏了盆景似的桃,也问了今年的收成。大毛的回答,令他们颇为满意……

大毛很实诚,没什么花花肠子,人也很精明。听他们在谈及贫困户时,大毛就知道是在说谁!当他听到嘎礼家太做作,板壁水洗一般,地面一尘不染,很不现实;当听到人很实在,很勤劳,只需有人指点,能成为富裕户的……

临走时,组长还拉着大毛的手说,好好干,一定不要在小康路上掉队!

太阳西斜,检查组一行人,离开了大毛家。天空突然响亮了,白云如纱,素净高远。大毛望望天空,长长的舒了口气,心里说:“大海书记,真是好样的……”又怕检查之后,失去了这么好的亲人……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novel/vjubbkqf.html

闲话公溪河的评论 (共 6 条)

  • 老夫子(熊自洲)
  • 淡了红颜
  • 水墨残荷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一门心思选好文,百花丛中觅新人!让文学来温暖整个世界,你的关爱和支持就是我们中国散文网发展壮大和愈加旺盛的坚硬基石和有力支撑!!!在鲜花铺就红毯的圆梦路上,有你有我的不离不弃和温馨相伴,人生注定更精彩,再次谢谢你我最亲爱的朋友!!!顺祝工作心情都愉快!!!
  • 浪子狐
    浪子狐 推荐阅读并说 欣赏,荐读!
  • 春江水

    春江水推荐阅读。语言生动。

    赞(0)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