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长篇小说《牛永贵复仇记》第三回

2019-08-19 12:56 作者:常青松  | 8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第三回 牛永贵被迫出逃 活阎王一路追杀

话说牛永贵刚刚顺后窗户跳出去,“活阎王”他们就吵吵嚷嚷地进了屋。进到屋里一看,屋里没有人。“活阎王”就觉得心里很纳闷,心里想道:“哎呀怪呀,人呢,屋里怎么没人,牛永贵哪里去了呢?”

就在这时,他就看见后窗户敞开着,他想到牛永贵是不是顺后窗户跑了吧?当他走到后窗户跟前,刚要伸脖往后窗户外面看看。这时就听到牛永贵的声音在后窗户外面不远的地方喊道:“狗日的‘活阎王’!我在这呢,有种你就过来,我打死你!”

“活阎王”一听,急忙顺后窗户伸出脖子,探头往后窗户外一看,就见后窗户外有个胡同,果然看见牛永贵就在后窗外的胡同不远处,背上背着个蓝布小包,正冲着他这边喊呢。于是,他一下跳出了后窗外,冲着打手们一挥手,大声喊道:“小的们,快!快给我追牛永贵呀!”

于是,“活阎王”领来的打手们,一个各的都跳出后窗外,“呼呼啦啦”地追牛永贵去了。

追出了胡同之后,就上了大街。牛永贵背着蓝布小包,知道把“活阎王”引得越远,他老婆和孩子就越安全。于是,他就顺着大街向前猛跑。(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活阎王”看着前面跑着的牛永贵,心里想道:“哼!只要我能看到你的影子,你就跑不出我的手心。”

于是,他高兴得一挥手。高声喊道:“小的们!快给我使劲追呀,谁抓住了牛永贵有赏!”

此时的这帮打手们,有了“活阎王”在身边,一听说抓住了牛永贵还有赏,这回可乐坏了,也来了劲了。有些个打手心里想道:“哼!这回看你牛永贵还往那跑?这帮人抓你个牛永贵,还不得像抓小鸡似的,手掐把拿的!”

所以,这帮打手们一个个争先恐后地往前追呀。而且还高声大喊:“牛永贵,你给我站住,这回你可跑不了啦!”

牛永贵又向前又猛跑了一会儿,就跑到了大街上的十字路口。他顺着十字路口往右一拐,就跑上了南北大街。然后,就顺着这条南北大街往北跑。

“活阎王”领着打手们,也顺着南北大街道往北追,紧追不放。

牛永贵顺着南北大街又跑了一会儿,又回头一看,见“活阎王”他们还在后面紧紧地追赶。他心里想道:“不行,我不能老是顺着大街道上跑,这样太显眼,我应该往旮旯胡同里跑,多拐点弯,就有可能把他们甩掉了。”

牛永贵想到这里,于是,他跑着跑着,急忙往左一拐,钻进了路边的一条小胡同里。“活阎王”一看,牛永贵跑进胡同里了,也急忙领着打手们追进了胡同里。

这时,急得“活阎王”在胡同里拼命似的猛追。因为胡同里比较窄,而且又有很多遮挡物,视线不好,很怕牛永贵跑没了。这时,牛永贵再回头一看,“活阎王”他们就象影子一样,在身后跟得紧紧的。

牛永贵没办法,只有在胡同的这头跑到了那头,然后又拐到了正大街上。“活阎王”他们,这时也跟着追回到了正大街上。

牛永贵在正大街上这么一跑,“活阎王”领着打手们在后面这么一追。大街上走路的人,因为大多数都是本镇里的人,都认识“活阎王”和牛永贵。胆儿小的看见了这种情况,吓得转身就往家里跑。胆儿大的人还敢躲在大街的边上,伸长脖子,翘着脚看着,都替牛永贵捏了一把汗。

还有的人远远的就看见了牛永贵被“活阎王”领着打手们追得脚下直冒烟,眼看就要被追上了。于是,惊恐得嘴里自语自语地说道:“哎呀呀呀!牛掌柜的这回完了完了,‘活阎王’这要是追上他,牛掌柜的指定是没有好哇!”

这时,牛永贵已经跑得浑身是汗了,已经快要跑不动了。他的心里想道:“要坏,我一会儿就要跑不动了,这可怎么办呢?”

然后,他又想道:“我只有坚持跑下去,决不能让‘活阎王’把我抓住。”

牛永贵想到这里,于是又提了提神,咬紧牙关,奋力向前猛跑。因为他这是在逃命。所以,他但能坚持就得坚持跑下去。

牛永贵他一边向前跑,一边就能听到身后“活阎王”他们追他的“噼噼啪啪”的脚步声。这身后“噼噼啪啪”的脚步声,就好像是在敲响牛永贵生命的警钟。仿佛是敲钟的人在告诉牛永贵,你离生命的终点,现在就只有这么远的距离了,只要你一松懈,马上就到了生命的终点。

此时的牛永贵,他哪里敢松懈呀,只有拼了命地跑。心里想道:“只有拖垮‘活阎王’他们,他们追不动了,或者我找到了摆脱他们的机会,我才能脱离他们的魔爪。”

正当牛永贵已经快要被追上了的时候,正好又是跑到了正大街的十字路口上。他在东西大街的西面跑过来的,冷丁又往南一拐,就又跑是了十字路口的南面南北大街上,顺着南北大街往南跑去。

“活阎王”一看,牛永贵顺着南北大街又往南跑去了,于是就领着打手们也顺着南北大街往南追了过去

牛永贵顺着南北大街往南跑了一阵回头一看,见“活阎王”还在后面追呢。于是,又继续顺路往南跑,跑了一会儿见左面有个胡同,就往左拐跑进了胡同里。

后面的“活阎王”一看,啊,牛永贵进胡同里了,于是也追进了胡同里。

牛永贵一看“活阎王”也追进了胡同,于是他急忙跑出了胡同的尽头。胡同的尽头是一条南北向的便道,不太宽,通往北面的正大街。在这个胡同左面的拐角处,就是人家。于是他向左一拐上了便道,顺着便道就往北跑。

由于他跑得太累了,很想找个地方歇一下。他跑了一会儿见有一家的院墙挺矮,于是他俩手一扶墙头,就跳进了这家人家的院里,蹲在了墙根下。

当“活阎王”领着打手们追出了胡同一看,额!怎么看不见牛永贵了呢?他向四处看了看,哪里也没有牛永贵的影子。他就觉得纳闷,站住了脚,自言自语地说道:“哎呀怪呀,牛永贵哪去了呢,怎么没有了?”

但是,他觉得牛永贵跑不多远,一定就在这附近。于是,他左手把腰一叉,把俩个大蛤蟆眼睛一瞪,右手一挥,大声喊道:“小的们!牛永贵他跑不多远,一定就在这附近。我看着他跑出胡同往北拐了,顺着这条便道俩边的人家给我往北搜!”

他刚喊完,打手们就在这条便道的俩边散开来,顺道开始往北搜查。

这时,有几个打手,刚跳进左边这家院墙比较矮的院子里,就发现了牛永贵。于是急忙喊道:“大哥呀,牛永贵在这里!”

牛永贵一看不好,急忙又跳出院墙,就撒腿顺着便道往南跑。“活阎王”一看,哎呀!牛永贵真在这里跑了出去,急忙喊道:“快给我追呀------”

“活阎王”喊完,领着打手们拼命似的追了过去。

牛永贵在前面猛跑,“活阎王”在后面紧追。牛永贵跑来跑去,就又跑上了正大街。他一边跑着一边想:“看来在城里是甩不掉‘活阎王’他们了,还是往城外跑吧,现在正是季,城外一定能有青纱帐,在青纱帐里还是好藏身的。”

他想到这里,就一直奔城外跑去。

此时“活阎王”一看,牛永贵向城外跑了,就知道哎呀坏了!心里顿时就凉了半截。他知道牛永贵一旦出了城,就如同鱼归大海呀!因为他更知道,此时正是夏季,城外的蒿草树木正是生长旺盛的季节,蒿草高的地方足有一人多高。面积又大,而且每一片和每一片相连。里面要是藏起一个人来,那可是不好找了。

不过“活阎王”也知道,在牛永贵还没跑到城外之前,必须得把他抓住。于是,“活阎王”一边使劲地追牛永贵,一边喊道:“小的们!快给我追呀,不能让牛永贵跑出城外------”

追命的,到什么时候也难以追上拼命的。毕竟此时的牛永贵是在拼命,“活阎王”在牛永出城之前,怎么也没追上。

当牛永贵跑到了城外往远处一看,嗬!满目皆绿呀。只见大道俩边的青纱帐,有矮有高,连绵起伏不绝,一眼望不到边。

这时,就别提牛永贵的心里有多高兴了,心情豁然开朗,觉得这回有救了。于是他顺着城外的大道,向前跑到了有一人多高的蒿草的地方,然后就一头就钻了进去。钻进去后,为了避免“活阎王”顺着这个方向找来,他就向右边斜着往前钻。

当“活阎王”追到牛永贵往蒿草从里钻的地方停住了脚,习惯性的把左手往腰上一叉,右手一挥,冲着打手们大声喊道:“小的们!牛永贵就是顺着这里钻进去的,快快快,赶紧给我进去搜!”

这时,打手们“呼啦”的一下,就都钻进了这片蒿草丛里,往前就找。可是找了很长时间,也没见到牛永贵的身影。

这时,气得“活阎王”俩手叉着腰,俩只大蛤蟆眼睛瞪得多大,气得直跺脚。嘴里骂道:“牛永贵!你这个小兔崽子,跑到哪里去了?难到你还能上天入地不成,钻了耗子洞了?我就不信,难道我就永远找不着你了?”

他骂到这里,咳嗦了一声。然后又接着对他的这帮打手说道:“敢打我手下的人,就是打我。如果不打死他,往后当地的人都该敢打我了,我还怎么在这里混?一定要找到牛永贵,打死他。让咱们当地的人看看,这就是敢打我手下的人的下场!”

这时,这帮打手们都纷纷地附和着“活阎王”起哄道:“对,打死他!打死他!”

此时,因为“活阎王”心里惦记着他的那个在酒馆里被牛永贵打了脑袋,抬回家去的亲弟弟“二阎王”,不知现在是死是活,想早点回家看看去。

于是,他就急忙分派出来十个打手,然后吩咐他们道:“你们十个人给我继续找牛永贵!如果这里找不着,就去别处找。今天找不着明天找,明天找不着就天天找,永远找,一直到找到为止。一定要找到牛永贵,找不到牛永贵,你们就别回来!”

他吩咐完后,就领着剩下的几个打手回家看他的亲弟弟“二阎王”去了。

被分派出来的这十个打手,哪敢怠慢,急忙就又开始在这一人多高的蒿草丛里往前去找。

若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novel/vjmdpkqf.html

长篇小说《牛永贵复仇记》第三回的评论 (共 8 条)

  • 浪子狐
  • 心静如水
  • 听雨轩儿
  • 雪儿
  • 江南风
  • 诗心云卿
  • 东风破
  • 漫舞洛城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