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小说】谎言余罪

2019-04-19 14:52 作者:剑雨飘香  | 24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人们都说我是个不近人情的“二愣子”,也罢,随风飘去。

昨天,邻居张大爷来找我说:“宽,你给我看看,这一百元钱是真的还是假的?”

我接过张大爷递过来的一百元大钞,反反复复地看几遍,问:“大爷,你的钱是从哪儿来的?”

张大爷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反问了一句说:“这钱假不?”

我看着张大爷亟待求证这张百元大钞是否真假的神情,我迟疑了一下,也没有直接回答他,我就使想求证一下他的钱是从哪儿来的。又反问他说:“你认为是真的还是假的?”

张大爷有点犯难啦。他不敢确定地摇了摇头,叹了一口长气说:“连你都不能确定是真是假的,我才不敢确认。”(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

张大爷和我是邻居,独居。

张大爷目不识丁,一辈子就守着他自己的那一亩三分地儿,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辛辛苦苦摆弄了一季子庄稼,有了点收获,依靠那点粮食换来几张“人民币”,积蓄起来安度晚年。

张大爷只要卖了粮食,不止一次地来我家找我给他验证百元大钞。生怕别人给他假钱坑他,白白地便宜了人家,哭死黄天也没个说理的地方去。所以,我也乐此不彼帮帮他。

说真的,尽管那些下乡收购粮食的粮贩,都是有些来头的,有时候,粮贩子也不敢贸然行事,拿着假钞来坑害人。

常言说“怕处有鬼,痒处有虱。怕什么来什么。”这不,张大爷就拿给我一张百元人民币,让我验证是真是假,我顺手一甩,就听到纸币发出脆生生的声响,不是那种真钱的“绵里有柔”的声音,我就心头一紧,心里说:“这就是一张假钱。”可是,又不敢确定,我用验钞激光笔进行了验证,的的确确是一张假币,就问:“张大爷,你今天总共卖了多少斤粮食?收入多少钱?”

张大爷从怀里掏出了全部的现钞,总共是两千三百八十九块九,我就扒拉扒拉拿出几张零头,都是真钱,其余的百元大钞中,在真的中间隔着几张就夹着一张假钞。我从里面抽出来数了数,一共五百多块钱都是假的。我不由得在心里大呼一声:“我的天呐,这回不是要坑死张大爷了吗!?”

我追问张大爷说:“收购你粮食的,是不是前庄的那个周铁蛋?”

“是他——”

张大爷回答的很干脆。

“这些钱都是他给你的?”

张大爷不敢看我,低着头呜呜哝哝、吭吭唧唧呜啦了一句说:“这钱不是他给的?”

“哪是谁给你的?”我追问道。

“昨天,他身边跟着一个女的,大约四十来岁,我不认识她,她张得很漂亮,说话也挺温柔的;我没有看到他的老婆,我还多了一句嘴问他的老婆咋没跟来,他还很生气朝我瞪了一下眼珠子说‘你只管卖你的粮食,收好你的钱就行,管那么多干嘛?’粮食过完秤,那个女的付的钱。”张大爷咽了口唾沫又说:“我数钱时,看着这钱特别的新,咋摸着这些钱,感觉不一样,有点薄不说,甩着还那么脆生生地响?我对着日头(太阳)照来照去,看到毛主席的暗影图像,咋模模糊糊地,心里总感觉有些不大对劲儿。”

我听了张大爷的述说,就明白了,我跟张大爷说:“你带着这些钱先回去,我去前庄找周铁蛋问一问再说。”

张大爷收拾好茶几上的百元大钞,问:“你还没告诉我这钱是真的还是假的呀?”

我生怕张大爷听说这些钱有四。五百块是假的,会有个什么闪失,就随口回答他说:“张大爷,我都看了,我还不敢确定,可能就是几张,不过,你放心,只要找到周铁蛋,把里面的假钱换回来就是啦。”

张大爷目光呆滞地又有点担心地说:“当场数钱没有发现有假钱,差不多一天快过去了,相隔这么长时间,再去找人家,人家会承认吗?再说,人家倒拉一耙子说是我偷梁换柱,讹人家怎么办?”

我听了张大爷一席话,心想也犯起了嘀咕,我想张大爷话的说得也在理,如果冒冒然然地去找人家,恐怕很难说得清楚。

我心想:“只要周铁蛋承认今天收购了张大爷的粮食,那就有几分把握跟他理论理论。”

我就宽慰张大爷说:“你就放心,在家等我的信。”

……

没过几天,等我找到周铁蛋问起他收购了张大爷粮食为啥给了假钱时,周铁蛋的回答让我感到异常的意外,他说:“你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你凭啥证据说给人家假钱了?”

“前几天,是不是你去俺村里买了张大爷的粮食?”我气愤地质问周铁蛋说。

“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周铁蛋蛮横无理地说。

“你说什么?你知不知道,你做的都是丧尽天良的勾当,泯灭良心、断子绝孙的罪孽!”我气愤不平地谴责说。

“老兄,你别说了,我也是被逼无奈,你不知道,那可是一伙贩假钞的穷凶极恶的歹徒,他们已经瞄准了我们这些收购粮食的粮贩,纠结起来四处在找我们拿我们的真钱兑换他们的假币,要不就是绑架家人做人质,去以收购粮食为名,抛出他们的假币,然后再拿走我们手里的真钱。”周铁蛋苦不堪言地又说:“我的老婆现在还不知道在何处?一直还没有打听到她的下落呢。”

“岂有此理!”我怒不可遏地,浑身血液急剧升腾,怒吼道:“这一群没有良知的豺狼,让我逮住,飞拧断他们的脖子不可!”

我问周铁蛋说:“你报警了没?”

周铁蛋怯生生地说:“我哪敢呀,他们警告过,我的老婆还在他们的手里,要是报警,他们就会撕票!”

“可恶之极!朗朗乾坤,秃子打伞,无法无天啦!”

此时,周铁蛋央求我说:“大哥,你有什么好办法没有?”

我看到周铁蛋心神不宁和慌乱的眼神,虽然确定不了是真是假,但是,有一点可以证明,他内心里一定有鬼,甚至在说谎话,我追问他说:“你说你不认识他们,那么,他们是怎么会找到你的,为什么没去找别人?”

“大哥呀,我哪里知道这些呀,就是去你村里收粮食之前,我就接到一个匿名电话,说‘我们是粮食局的,你要准备好储备金,我们今天就要去你家取钱。’我一下子蒙了,我以前就没听说粮食局要什么储备金的事儿,突然提出这样的要求,我就怀疑要出什么事情,果不其然,不到半个小时,我家就闯进来四、五个陌生男子汉和一个女的,就是跟着我去你村里的那个,他们不由分说,就架住我的老婆说‘你今天可听好了,我们今天来,只是求财不要人命,你只要乖乖地配合我们,就什么事儿也没有,不过,你的老婆我们先带走,干的好了,你的老婆就可‘完璧归赵’。……事情经过就是这样的。”

乍听起来周铁蛋不像使在说谎,可是,有一点我弄不明白,这帮歹徒是怎知道他是粮贩子呢?又怎么找到他威逼利诱的呢?这样分析和判断下去,不由得不让人心生疑窦。

我顺着周铁蛋的话里的“线索”,寻找他背后的端倪,我问:“他们既然能找你周铁蛋让你配合实施出售假钞兑换你的真钞,一定不是‘空穴来风’,没有十足的把握,他们怎么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找上门来胁迫你?”

此时的周铁蛋额头上浸出了“冷汗”,堆着满脸的捉摸不定的表情,声音低沉地说:“大哥呀!我真的是什么都不知道啊,你别再逼我啦,我救不出我的老婆,我就要精神崩溃啦!”

“要不咱就报警,这是唯一能救出你老婆的出路,除此之外,真的没有什么好办法!”

“你们在说什么呢?”周铁蛋的老婆从天而降,且不惊不怒,面色非常的红润,表情很平静,一下子把我给“镇住”了。

只见周铁蛋飞也似地跑上前抱着只见的老婆狼嚎似地说:“哎哟!我的老婆呀,你是咋逃出魔掌的呀?我还担心你被那一伙禽兽不如的东西给折磨不成样子啦。你回来就好啊!”我细心地观察着周铁蛋和他老婆的一举一动,周铁蛋不住地用手掐着老婆的腰,似乎在暗示什么,他老婆似乎知道周铁蛋不停地掐着她的腰的用意,她就佯装生气地着对周铁蛋说:“老娘等着你去救,小命早就没有啦,我是用酒把他们灌醉偷偷地溜出来,才得以脱身跑了回来。”

“哎呀,我的老婆呀,他们发现你跑了,会不会再找上门来再把你弄回去呀?”周铁蛋一边佯装害怕似地,一边翻弄着白眼乜斜着看了看我,她的老婆顺势推开他问:“哪他是谁呀?”

“老婆,你不要害怕,他是咱邻村的宽大哥,他听说你被坏人绑架了,过来和我商量着咋去救你呀。”

他的老婆又搡了他一下说:“咱跟他一不沾亲二不带故的,他咋就那么好心?”

“好了,老婆,你就别节外生枝啦。宽大哥也是一番好意,你可别伤着了人家的心。”

周铁蛋一边说着一边向老婆递着颜色悄声说:“打铁也得识火候。”他随后大声对老婆说:“你去整两个菜,正好跟宽大哥一起喝两盅,给你压压惊!”

他老婆心领神会地正要离去,我拦着她说:“我告诉你实话吧,我今天来的目的就是想弄清楚你们给俺邻居张大爷的假钱,是从哪儿弄来的?”

他的老婆一听这话,脸色突变,顿时阴沉起来,慌不择言地冲我吼道:“你在说什么?你是哪来的‘猫子’,窜到我家来兴师问罪,你有啥子证据、你咋那么肯定假钱就是我们给的?”

“你别不认账,就是你的丈夫领着一个女的去俺村里收购张大爷的小麦,钱是哪个陌生女人给的。”

“老周,你把这个不识相的家伙赶出去,他要是敢再在我家里胡乱嚼舌头,我跟你没完!”

刹那间,周铁蛋在老婆的怂恿下,露出了狰狞的面目,冲我吼道:“你还不快滚!再不走我就打断你的腿!”

顿时,空气十分的紧张,仿佛凝固了的冰窟。

我正要理论时,忽听外面响着刺耳的警笛声,警车的声音就是朝着周铁蛋的家而来,且越来越近。

周铁蛋和他老婆,顿时神色慌张起来,只听周铁蛋冲着老婆哭丧道:“老婆,这可咋弄啊!”

他老婆似乎很镇静地怒目圆睁地瞪着周铁蛋,说:“你慌什么?不做亏心事不怕半夜鬼敲门,身正不怕影子斜,你看看你自己,男子大丈夫,啥出息!”

周铁蛋被老婆一数落,故作镇静地坐在了沙发上,从兜里掏出烟来,自个猛抽起来。

我刚走出周铁蛋的家门,警车就停在了院门外。

我一看张大爷从车里走了出来,我就赶忙迎了上去,惊诧地问:“张大爷,你咋来啦?”

“警察同志让我过来作证,那两千块假钱就是姓周给的。”

噢!我明白啦,我全明白啦。

“那警察是咋查出你有假钱的?”我问张大爷说。

“说起来也巧。”张大爷把我拉到一边说:“这不,你前脚刚走,万庄的老杜家,也是今天卖粮食收到将近一千块的假钱,就了报警,我就是在村口等你,警车正好从那路过,我拦了一下,警车停下来,警察就下车问我有啥事,我就掏出假钱,给他们一五一十地讲了事情的经过,这不,警察就带我来找姓周来了。”

“哪老杜呢?”我问。

“在派出所录口供哩。”张大爷说。

“是不是跟姓周的有关系?”我问。

“是一码事儿,姓周的先是到了老杜家过完秤,后到我家的。”张大爷没等我开口回应又说:“我咋听说姓周他的老婆跟这事有关系,跟着姓周的那个女的是他老婆的远房姨表姊妹哩,就是专门做这种生意的。”

“你咋知道的?”我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吃惊地问。

“警察已经逮住了一个男的,他供出来的。”张大爷又说:“他们是团伙作案,一共五个人,加上姓周的老婆是六个人,把她逮走,还有四个没逮住。”

“真是可恶!”我愤愤不平时,警察带着周铁蛋和他的老婆从屋里走了出来。

周铁蛋一脸木讷的表情,他的老婆也仿佛霜打的茄子一样。耷拉着脑袋钻进了警车。

周铁蛋家门前围了一大群看热闹的村民。

警车拉着刺耳的警笛,呼啸着向县城方向驶去……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novel/vjgwpkqf.html

【小说】谎言余罪的评论 (共 24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