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重回花果山

2018-06-10 22:56 作者:飞鸟  | 11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已深,整个花果山寂静无声,唯有几只蟋虫在低声吟唱,仿佛奏一曲和弦。此时猴儿们都睡下了,唯独老猴子睡不着,它斜靠在洞口,一会儿看看洞外,一会儿看看洞中石桌上沉睡的大王,心里别提多高兴了。多少年来,老猴一直兢兢业业守着花果山,生怕有人类或者妖怪来捣乱,一直盼着猴王回来。如今,猴王真的回来了,老猴心里就像放下了一块大石头一样,一身轻松。

风,轻轻地吹入洞中,轻拂猴王饱经风霜的脸。日的夜空中繁星点点,忽明忽暗,听上一辈的猴子讲:那是天上神仙家门口的灯。有一颗流星匆匆从天边滑过,不知道要飞往何处?老猴心里想:明天,人间或许又有一个大人物要降生了。

忽然,有两股轻烟飞入洞中,洞内刹那间弥漫着一丝诡异的气氛,老猴心里一惊,不好,有妖怪!正要叫醒大王,猴王已然清醒。

两只妖怪在洞中飞了一圈,迅速向洞口飞去。悟空纵身一跃,大喊一声:“妖怪!哪里走?”,便大步流星追赶上去。老猴心里着急,在后面追着喊:“大王,你要去哪里?”

猴王已然不见踪影,只听见半空中传来声音:“尔等好好守住家门,我去去就来。”

两只妖怪化作两股青烟,由南向北疾驰而去,灵巧地穿行于诸山之间,悟空紧追不舍,心中暗暗冷笑:看你这两个妖怪要到哪里去。(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耳旁风声猎猎,不知道翻过了多少座山,约么一个时辰,悟空来到了一座巍峨耸立的高山之前。此山怪石林立,甚是威武森严,山上树木繁盛,直插云天,半山腰上有一块宽阔的平地,平地后面的石壁上有一道洞门,上书“千英洞”三个大字。

两只妖怪已不见踪影,悟空也不去寻它,径自走到洞门口,环顾四周,悟空心中十分诧异:这地方怎地如此熟悉?但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悟空摇了摇头:唉!不去想它,先进去再说。

洞门虚掩,悟空推门进去。走不多远,洞内已是豁然开朗。这是一个方圆数里的巨大石洞,中间是一块宽阔的平地,平地四周有众多石柱、石桌、石椅等等。洞顶还有一个巨大的天窗,透过天窗,只见繁星闪耀,烁烁生辉。悟空暗自赞叹:真是一个福地洞天的好地方。

悟空一个跟斗翻到平地中央,朗声问道:“是谁把我引到此地来?”

只听见一阵阵“呼”、“呼”作响,洞壁四周突然亮起了无数支火把,把整个洞厅照的灯火通明,几万个妖怪现身于洞中,高的、矮的、美的、丑的,不一而足。他们的表情也很怪异,有一些显得谦恭,有一些显得轻视,还有一些恭顺地拱手敬礼:“大王!”

悟空更是惊诧:大王?我什么时候成了他们的大王了?

“猴哥,你来了。”

悟空顺着声音望去,“牛魔王?!”

牛魔王,悟空认识,当年他被观音从五指山下放出来的时候,观音曾告诉他:从今往后,牛魔王就是你的死敌,你要降妖伏魔,保护唐僧西行取经。但是,悟空实在想不起来,自己和牛魔王究竟有什么深仇大恨。

牛魔王从洞厅的另一道门进来,怀里搂着一个妖艳无比的女子,女子似乎很想从牛魔王怀里挣脱出来,但被牛魔王搂住不放。这名女子悟空似乎很熟悉,但又叫不上名字。

牛魔王于当中一张石椅上坐下,说道:“猴哥,当年你被如来掠走的时候,整个千英洞群龙无首,兄弟们推举我为新的大王,我笑纳了,就连你的女人——白晶晶,也一同被我笑纳了。”

悟空愣住了:我的女人——白晶晶,我的女人不是紫霞吗?当年在和杨戬的大战中,紫霞拼命为自己挡了一枪,被杨戬刺死。

牛魔王一番胡言乱语,悟空听了极不舒服,他大喊一声:“妖怪,你胡说些什么?”

牛魔王嘿嘿冷笑:“妖怪?以前你我称兄道弟,现在却叫我妖怪,你自己不也是个妖怪吗?哦!对了,看来你被如来这老家伙洗脑了,已经忘了我们这帮兄弟。可是,你的女人——紫霞、白晶晶、青莲,难道你连她们也都忘了吗?”

悟空一阵迷糊,这些名字,似乎都听过,但是除了紫霞,其他都想不起来。悟空依稀记得,五百年前和杨戬决战的时候,杨戬似乎说过“妖猴,快来受死!”之类的话。难道自己以前真和他们是一伙的?

“紫霞被杨戬杀了,青莲不知所踪,晶晶受了重伤,还有大批兄弟在那场战争中为你拼命,许多兄弟都阵亡了,你难道就没有一点内疚吗?”牛魔王说着,眼角流下了几颗眼泪,大厅里响起了一片呜咽之声。

悟空对牛魔王的表演甚是反感,牛皮这么厚,也不知道是真哭还是假哭,演戏是吧?

“这些年来,你杀了多少兄弟?兄弟们不就是想吃块唐僧肉吗!这多大的事啊!你要下此毒手?杀死紫霞的是杨戬,杀妻之仇你不去报,反而天天打杀这些兄弟,你心又何安啊?今天,让在座的兄弟们评评理,你们说,我说的对不对啊?”

“对!对!杀了杨戬!打倒如来!”大厅里群妖躁动,响起了一片呼应之声。

牛魔王放开白晶晶,站起身来,向前迈了一步,他摆手示意,群妖立即安静下来。

“你看看你戴的这个箍子,好看吗?酷吗?就像狗戴的项圈一样。以前你当大王的时候,是何等威风,何等英明?兄弟们唯你马首是瞻,如今呢?如来叫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你就是如来养的一条狗!”牛魔王手指悟空,言语十分不敬。

悟空气得七窍生烟,从他出生以来,还从来没有人这样羞辱过他,悟空心中渐渐起了杀心,真想一棒把牛魔王敲死。

牛魔王对着群妖说:“他背叛了整个妖界,已经不再是我们的大王了,我们心中的大王已经死了。他如今听命于如来,残杀自己的兄弟,就是我们的敌人!”

悟空怪叫一声“哎呀!……”声透天穹。“牛魔王!你今天把我引来,就是为了说这些?你说我们是兄弟,我当年被压五指山下五百年,你们可有谁来看过我一眼?你当你的大王,与我何干?我的名字叫孙悟空!只想保护师傅唐三藏去西天取经,我师傅可是金蝉子转世,尊贵之身怎能成为你们口中之食?你们不来伤他也就罢了,如果有谁敢动此念头,我定不轻饶!”说着,悟空从耳朵里掏出金箍棒用力杵在地上,只听得“铛!”的一声,山石飞溅,铁棒入地三尺。

白晶晶双眼含泪,一头青丝已乱,对悟空说道:“大王,不是我们不想来看您,因为如来在五指山设了结界,我们进不去啊!”

牛魔王一脚踹飞一个石凳,遥指悟空:“猴子!想打架吗?你以为老牛真的怕你?好,好,今天我就和你干上一场,让兄弟们看看究竟谁更厉害!来!取我的兵器来。”

不一会儿,两只小妖抬来一把钢叉,牛魔王抓起钢叉一个跟斗翻过来,站在悟空面前。

晶晶急了,赶忙劝道:“不要,不要打啊!”

牛魔王青筋暴涨,吼道:“你们都给我让开!”

白晶晶真哭了:“你们不要打啊!”说着就要冲过来。

牛魔王头也不回,左手虚空一弹,白晶晶立即被定在原地,嘴里说不出话,唯有两行清泪沿着漂亮的脸颊勿自流下。

悟空对白晶晶说不上什么好感,但是男人打女人还是让他很气愤。“好!牛魔王,今天就让我领教领教你的能耐。”

牛魔王也不说话,举起钢叉便刺,悟空举棒一挡,紧接着飞脚一踹,一股劲风袭来,牛魔王暗叫不好,一个腾空后翻,倒飞出数丈,躲过这一脚。他刚落地,悟空早已腾空跟上,铁棒一挥,径自砸将下去,牛魔王无处躲闪,只得双手举起钢叉往上一拦,只听见“铛!”的一声,铁棒重重砸在钢叉上,双方各自弹开。牛魔王只觉得两手虎口发麻,钢叉几欲落地,他心中暗叹:不好,猴子的功力似乎又精进了不少。双方你来我往,战在一起。牛魔王取攻势,悟空取守势,一条铁棒在他手里舞得水泄不通,牛魔王近身不得。

几十个回合下来,悟空渐渐摸清了门道,等牛魔王再次用钢叉刺来的时候,悟空用金箍棒卡住钢叉用力一旋,牛魔王失去重心,踉跄几步,似乎要跌倒,悟空看准机会,抽回铁棒用力一挥,铁棒重重地砸在牛魔王腰上,牛魔王像一个球一样被击得飞了出去,直撞到洞壁又弹回来落在地上。

众妖惊呼一声,正要前去,牛魔王爬起来坐在地上,吐了一口鲜血,摆摆手示意众妖不要靠近。

悟空喋喋怪笑:“哈!哈!哈!牛魔王,你就这点能耐?”

牛魔王用手擦了一下嘴角的血迹:“猴子!休要猖狂!我让你尝尝我的新招。”

悟空笑道:“好,好,有什么招术尽管使来。”

牛魔王盘腿而坐,双目微闭,两手叠于小腹前,口中念念有词。

悟空很是奇怪,这是什么招数?难道牛也学会打坐啦?

陡然间,悟空觉得头痛目眩,眼冒金星,站立不稳,头上的金箍越勒越紧。

悟空大惊:“你,你念的是不是紧箍咒?!”

牛魔王得意地笑道:“是啊!我念的怎么样啊?和你师父比起来谁念得好?”

“你,你,你怎会念此咒语?”悟空双手抱头在地上翻滚,金箍棒也被他扔在一边。

牛魔王嘿嘿冷笑:“你师父的咒语是谁教的?是观音。我儿红孩儿在观音手下当差,也会念此咒语。上次我私会我儿,让他教了我几句,就是为了治治你这猴子!”

悟空不再说话,勿自翻滚着筋斗,忽上忽下,时而又撞击着洞壁,洞壁不断有山石崩落。群妖都跪在地上,哭喊着:“请饶了大王吧!”。白晶晶依然不能动弹,但已经是泪流满面了。

牛魔王念着念着,忽然停了下来,他睁开眼睛,挠挠头,嘴里嘟嚷着:“咦!下一句是什么呢?”

悟空头痛顿时一轻,他抓起金箍棒奋力一跃,一道完美的弧线,一个漂亮的闪击,铁棒重重落在牛魔王头上,牛魔王“哎呀”一声应声而倒,昏死过去

悟空收了铁棒,立于平地中央,众妖赶紧飞奔过来,把牛魔王抬到石桌上。

群妖面面相觑,不知所措,洞内一片混乱。良久,群妖围在悟空四周,俯首叩拜:“大王!”

悟空吼道:“我重申一遍,我不是你们的大王,我的名字叫孙-悟-空!”

群妖急了:“那谁是我们的大王呢?”

悟空指指牛魔王,“还是他,他比我更合适。”

群妖不舍,仍想挽留。悟空怒了,目光如炬,大吼一声:“让开!”

群妖无奈,只得闪开一条通道。

悟空顺着通道往外走,两眼余光中瞥见白晶晶仍定在那里,泪流双颊,楚楚动人。悟空不忍,也伸手一弹,白晶晶立即恢复正常。

悟空走出洞外,天色已微明,一弯新月已斜挂在西边。四周青山隐隐,层峦叠嶂。此情此景,亦是如此熟悉,好像以前经常发生过一样。悟空黯然神伤,难道真的像牛魔王说得那样,自己原来真的是他们的大王?难道有谁真的可以封住自己的记忆

悟空想不明白,也罢!干脆不去想了。悟空正欲施展筋斗云离开,就在此时,身后传来一个清脆、柔美的声音:“大王!请留步。”

悟空一怔,不用回头也知道是谁。

白晶晶紧跑几步,从后面抱住了悟空,脸贴在悟空背上,一个温暖而又熟悉的拥抱,好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悟空也懒得动弹。

“我以为再也见不到大王了!”晶晶动情地说。

悟空抬头望了望天,天上的繁星已渐渐淡去,只留下最亮的几颗星星还在闪耀着光芒。阵阵疾风吹过山头的石林,发出 “呜”、“呜”的声音,好像有人在吹一曲羌笛,如诉如泣。

“我真的是你们的大王吗?”

晶晶转身来到悟空前面,抓住悟空的手臂,用最清澈、最明亮的眼睛看着悟空,头一阵猛点:“对!真的!您真的是我们的大王!”

“可是我什么都记不起来了。”

晶晶明亮的双眸直直的看着悟空的脸,好像要从脸上搜寻些什么,“大王,您连臣妾也忘了吗?”

悟空似是而非的点点头。

白晶晶脸上稍稍露出几分失望,少顷便恢复如常。她头枕在悟空肩头,手轻抚悟空的手臂,似乎在安慰一个受伤的孩子,悟空也不躲避,仿佛一切都是那么自然。晶晶眼望远方,明媚的双眸饱含深情,娓娓说道:

“五百年前,大王率领百万雄兵和天庭大战一场,李靖大败,大王一直打到凌霄宝殿,玉帝老儿使诈,一方面假装封您为齐天大圣,另一方面暗中请如来救驾。如来只手遮天,不知道使了什么法术,便把您压在他的掌下,我本想来救,却被如来一掌打下云层。紫霞姐也是在这场战争中被杨戬一枪刺死的。”

悟空心中颇为愤怒,原来是这样,这个杨戬,总有一天,我要把他撕成碎片!

“大王,您回来吧!带领我们再和天兵大战一场。”

悟空没有说话,只是苦笑地摇了摇头。

“为什么?”白晶晶问道。

悟空指了指头上的金箍,“牛魔王说得对,我现在只是一个囚徒,如来叫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如来答应过我,等我护送唐僧取经回来,会解下这个金箍,并答应传我佛家最厉害的降魔咒、普庵咒等法术,等我学会了这些最厉害的法咒,如来也奈何不了我了。”

“如来的话能相信吗?”

“不知道,但此时除了忍耐,也毫无其他办法。这个金箍不能永远禁锢我,若干年后,以我的功力还是可以破除它的。”

“大王,我们的仇就不报了?”

“不是,总有一天要让他们付出代价的!”

悟空抬头看了一下天,东方的天空已有一丝露白,那一弯新月已不见踪影。悟空停了一下:“时候不早了,我要回去了,你也回去吧。”

晶晶恋恋不舍:“大王,我们以后还能相见吗?”

“如果有缘,一定会相见的!”

“大王!您说话的口气越来越像一个出家人似的。”白晶晶嗲声笑道,迷人的双眸中闪着泪花。

悟空苦笑,心中暗想:自己已经就是个出家人了。悟空翻身跃上云层,“我回去了,请回吧。”

“大王,保重!”

“你也保重!”悟空看见泪珠流过晶晶美丽的双颊,像两颗珍珠一样闪闪发光,不知怎的,悟空的眼泪也止不住流了下来,此时头上的金箍又开始收紧,勒得悟空的头隐隐作痛。悟空叹了口气:“唉!难道自己又动真情了?”

悟空不敢回头,驾着云加速向花果山方向飞去,很快,整座大山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本节终 章智敏

二零一八年六月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novel/vjdxrkqf.html

重回花果山的评论 (共 11 条)

  • 听雨轩儿
  • 襄阳游子
  • 雪儿
  • 心静如水
  • 浪子狐
  • 淡了红颜
  • 倪(蔡美军)
  • 飞鸟

    飞鸟很想写一篇有关“大话西游”方面的小说,才学疏浅,只写了这一点点,以后若有灵感,再慢慢写来,谢谢欣赏!

    赞(0)回复
  • 飞鸟

    飞鸟 非常喜欢大话西游里的无厘头风格,也想尽量去模仿这种风格,可能不伦不类,博大家一笑也好。

    赞(0)回复
  • 草木白雪

    草木白雪欣赏,写得很好!好多日子没来散文网,拜读来迟,见谅!祝端午节快乐!

    赞(0)回复
  • 飞鸟

    飞鸟回复@草木白雪:谢谢鼓励,祝老师端午快乐!

    赞(0)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