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短篇小说《一袭旗袍》

2019-07-30 18:43 作者:踏雪闻香  | 8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短篇小说《一袭旗袍》

静怡是一个美丽善良的女孩,上大三那年,认识了一个做销售的名叫润生的男孩子。润生虽只上了到初中毕业,人却聪明细心温暖大度。

所以尽管两人地位相差悬殊,可他们还是抛开世俗的眼光,毅然决然真心实意地相了。

在他们相处的那段日子里,当润生知道静怡特别喜欢旗袍时,就拼命加班加点去赚钱。三个月后终于心想事成,攒足了做旗袍的钱。他带着静怡找了一家认识的裁缝师傅,在那里为静怡订做了一件白底带有青花瓷图案的漂亮布料旗袍。

静怡爱不释手如视珍宝,可她只在润生面前穿过一次,就把它悄悄收藏了起来。是啊,女为悦己者容嘛,那旗袍可是心上人为自己费心买的。

想不到两年后,静怡大学毕业了。因为是家中长女,父母便给她物色了一门亲,男方名叫青云,是家乡一人民教师。这时候,家里人开始催她赶紧结婚(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但静怡始终不点头,也不说什么原因。父母急了,便托人去打听。从同学朋友那里,他们了解得知,原来女儿恋上了一个工厂的销售,已经相爱一年了。知道这个消息,亲戚朋友是坚决地反对,彻底地不赞同。

母亲性格温柔贤良,有些生气但默不吭声。父亲是当地算有身份的人,在家里也是说一不二的人,此时却气的暴跳如雷:“告诉你静怡,赶紧的和那个叫润生的断了,我是绝对不会同意的,再说和一个初中毕业的销售谈恋爱,你也不怕亲戚朋友笑话。”

静怡低着头轻声说道:“是我嫁,又不是他们嫁,凭什么笑话我。”看女儿开始顶撞自己,气的父亲一巴掌乎过去,但被母亲拦住了。静怡看父亲竟然要打自己,哭着跑进了房间。

静怡偷着去找润生了:“润生,你说我该怎么办?我不想嫁给那个不认识的男人,要不我们私奔吧!”润生好矛盾,很纠结。他心里其实很爱静怡,可他一想到自己仅是一个搞销售的,家在农村条件又不好,实在没能力也没有条件,给心上人更好的物质生活条件。还有静怡的父母,都是有脸面的人,他们无论如何,也不会同意这门亲事的。

润生就说:“静怡!别难过,容我多考虑考虑,再给你答复吧!”听到这样的回答,静怡很是失望,但她尽力克制住自己的情绪,微笑着向润生道别离开了。

整整等了一个星期,润生都没有消息。这功夫静怡父亲搬来了镇上的镇长,他是静怡本家大伯。任静怡百般反对,万般不愿意,父亲决定为她定下这桩婚事。

静怡很难过,她心心念念的都是润生,哭着央求父亲再等几天,但润生始终没有出现。父亲阴着脸说:“你的心上人呢?关键时候不敢出来掉链子,这样的男人保护不了你,也给不了你保护,我可不敢把你放心交给他。”润生的渺无音信,让静怡觉的意外,也伤心不已。

等了几天,始终得不到润生的确切消息,最后实在拗不过父母。再说那个叫青云的见过两次,人斯斯文文的,倒挺会哄女孩子。静怡百般无奈一气之下,嫁给了那个名叫青云的男人。

开始静怡和青云过的还可以,青云教他的书,静怡进了书店工作。日子平平淡淡,青云对静怡也恩爱有加,不久他们有了一儿一女。

没想到日子好了,青云却喝酒成瘾,一喝多就发酒疯,打起静怡和孩子,说静怡有野男人。为这静怡劝了很多次,也哭了很多次,说自己对他一心一意。可青云屡教不改,嗜酒如命,最后静怡实在受不了他的猜忌殴打,和他分开了,独自带着孩子生活了十几年。

再说润生拼命加班,那时已经攒了些钱,因为劳累病了一场,等他赶到静怡家,听说静怡已经出嫁了。润生回到家里,心痛不已,躺了三天后就离开了这里,去了别的地方,依然干他的销售,一年后有女孩看上了他,于是他们结婚了,也有了女儿。

女儿十岁的时候,妻子的姑姑在香港有一大笔财产,让唯一的侄女去继承,妻子小时姑姑带过,经过考虑妻子决定去,本来一心想让润生跟着去,润生是坚决不愿离开故土,说不通妻子就自己带着孩子离开了。从那时开始,润生就一个人过了。

时光如水,转眼间二十年过去了。静怡的儿女长大了,他们觉得母亲这一生过的太苦了,两个孩子经过商量,有一天对母亲说:“妈,您打一个寻人启事,试着找找润生叔叔。他要是有家,你们就做朋友,要是没家,你们说不定会旧重圆。”

静怡叹口气:“这么多年过去了,怎么会,怎么可能呢?”“妈,一切皆有可能!您不试,怎么知道不可能?即使润生叔真的有家了,你也就放下了,不是吗?”静怡听孩子这么一说,也觉的有道理。

是啊,不试咋会知道?搞明白了自己就不再想,不再抱希望了。通过报纸电视电台发出的寻人启示,想不到很快润生有了消息,他就在这个城市,目前还在干销售工作。经过记者和众人的帮助,他们终于有了相见的机会。

当主持人问:“润生,你知道谁要见你吗?”润生说“不知道。”在有人端出了盒子,打开那条熟悉的旗袍,润生激动了:“我知道是谁了,静怡!”

这时候,静怡也满含热泪来到了台前:“润生, 你知不知道,我找了你好多年?” 润生说“我也找过你,可知道你嫁人了,我只有默默走开。” “那你现在过的咋样?过的还好吗 ?幸福吗?”

润生低下了头:“不幸福,我的太太移民去了美国,还带走了女儿,这几年我一直一个人过。”“是吗?你受苦了。那我现在想要嫁给你,你还要吗?”

润生的眼睛亮了:“真的,我当然要,必须要。”台下响起了雷鸣般的响声,静怡和润生紧紧相拥在一起。

韩静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novel/viubpkqf.html

短篇小说《一袭旗袍》的评论 (共 8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