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架老虎桥

2019-02-08 23:16 作者:东家人  | 9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赵华甫

小说

(图片来源网络,与内容无关)

在九层坡有个习俗,谁家夫妻结婚多年,还没生孩子的,要到对面的老虎坡上去架老虎桥,准能怀个胖娃娃来。

寨子里的广顺和菊英结婚已有五年,至今没生出一男半女来。广顺长得个子瘦高,白白净净,菊英长的桃花水红,漂漂亮亮,九层坡的人都很羡慕。可惜美中不足,他们结婚多年,就是没有孩子。家里人急,过完年,广顺的父母就去找寨子上有名的鬼师立根占卜。

立根鬼师把挂在墙上的那把掐得整整的茅草拿出来,鬼师习的是祖传的茅草师,用茅草来占卜。茅草共有三十六根,是立根从对面的老虎坡上精选采摘来的,已在他手上使用多年,干得金黄油亮。只见他闭着眼睛,手里沾着口水将茅草搓来搓去,来来回回搓了三遍,嘴里念念有词。突然鬼师睁开眼睛,惊讶地张开嘴巴对广顺的父母说,这得要架老虎桥!(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架老虎桥这个习俗,广顺的父母是知道的。过去的老鬼师在寨子上用过,老鬼师去世了,接任的鬼师立根年纪轻轻,其实比他儿子大不了几岁,他们不知道立根会不会架老虎桥?但立根在九层坡用鬼是很有名的。寨子里大人小孩有什么灾星灾难的,都要请他来改关改煞,广顺的父母最后还是信了。再说人家鬼师立根三十出头,儿女双全,在九层坡是好命的人啊,不信他信谁?

架老虎桥一般选在每年农历“二月二”的头一天晚上。

立根事先准备了一节桃花木来到广顺家,广顺的父母准备了酒肉饭菜招待一番。晚饭后,立根在堂屋祭祀了祖宗,然后叫结婚多年没生育的菊英重新穿上当年出嫁的新衣裳,打扮得如同当年结婚新娘子一样,还带上家里备好将来要背小孩的新包被和背带,趁着月黑风高,跟着立根来到寨子对面的老虎坡上。

男人和家里人送到村口,鬼师叫他们留步,鬼师独自一人带菊英进山去。他们目送着鬼师的火把消失在山中。幕沉沉,四周寂静的要死。他们默默回家来,等待鬼师和菊英回来。

到家里,男人忙着添柴烧火、敬烟献茶招待前来贺喜的寨邻老人。老人们未在火塘边抽烟喝茶,说着不着边际得的话。广顺的父母则忙着在厨房里蒸糯米饭、煮红蛋,等待天亮寨子里的孩子前来讨要。一夜无眠。

菊英随着鬼师深一脚浅一脚来到老虎坡上。鬼师择平地,说此地就是老虎曾经走过的路径,此地正合适架桥。说着,鬼师将火把递给菊英照亮,自己从身上的柴刀夹里掏出柴刀来,挖一个小槽,将那一节桃花木铺在小槽里,填好泥土,算是架桥了。鬼师要女人把包被铺在桥上,叫女人躺在包被上面。鬼师说,你静静躺着,我在那边作法,一会儿老虎过来,从你身上走过,你不要动。女人说,我怕。鬼师说,不用怕,我会作法,你不要动,老虎不会咬人,我作法了的,把火灭了,闭上眼睛,相信我,一会就好了。

鬼师把火把接过去,灭了。女人闭上眼睛,还是怕。鬼师走到一边去,四周特别寂静。

突然一阵山风吹来,树叶哗哗响。菊英闭紧眼睛,一动不动,她安慰自己,鬼师会作法,老虎不会咬人。这时,顺着风声,有一种东西向她走来,扑在她身上,她尖叫一声,昏了过去。

这一声尖叫,对面九层坡寨子里没有入睡的人,隐隐约约也能听到。

等菊英醒来,鬼师已坐到她身边,她感觉裤子已跨到脚上,她立即站起来,背过去把裤子拉上来,扎紧裤带,胡乱整理衣服和头发。

这时,鬼师重新点亮起火把来,隐隐约约看见崭新的包被上有一点红。

鬼师叫菊英把包被叠起来,菊英把包被叠成一筒,如婴儿状。鬼师接过去,放到菊英背上,用背带捆在菊英身上,如同背一个婴儿,嘴里不停地说,背好孩子,回屋里去。

黎明之前,鬼师带着菊英回到屋里。进门的时候,广顺的父母在大门前接住菊英背上的包被,口里不住地说,来了,来了,我的孙子来家了!前来贺喜的寨邻老人围在左右附和:子孙发达,发富发贵!

广顺的母亲把包被放到菊英的床上去,菊英也到床上去,睡在一边,犹如护着婴儿。广顺的母亲退出来,广顺进去看自己的女人,女人背过身上去,眼泪顺着眼角流了下来。

广顺的父母忙着摆出酒肉饭菜出来,招待立根鬼师和前来贺喜的寨邻老人。天亮的时候,鬼师还忙着到别的人家架桥去。寨子里的孩子听说广顺家架老虎桥,都跑来他家讨糯米饭、要红蛋。小孩子吃上糯米饭和红蛋,欢欢喜喜,如同过年。

那年秋后,广顺老婆菊英如愿生下一个胖小子!

——这是很多年前的事了!改革开放后,鬼师立根也老了,九层坡再也没听到有人家要架老虎桥了。

(2019年2月8日正月初四初稿)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novel/viplpkqf.html

架老虎桥的评论 (共 9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