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各自为战原创长篇连载:上海屋檐下·第45章

2020-11-15 19:40 作者:奇书  | 4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第45章各自为战

话说当天上午,白驹住在临街小旅馆。

连续接到许部的电话和李灵的短信,知道二拨人都己出发。

看看手机快12点了,急忙叫了外卖,边吃边撩起窗帘一角,观察着十几米外的车站。这是一个上下客都多的公交车站。减掉今天双休日周五的因素,仅是学生和打工崽模样的年轻男女,就纷至沓来,络绎不绝。

更有趣儿的是。

11点半一过,公务员模样的年轻人和中老人,就成了这儿候车的主流。(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昨晚上白驹睡不着,辗转到凌晨二三点钟,干脆坐起来,打开了手机上的西京地图。从而了解到,顺着这条21路公交车,向右,就是葛塘站方向,有二个大公园,一座大水库和多家星级农家乐。

向左呢,也就是葛塘站相反的方向。

有几处古迹,西京市图书馆,夫子庙秦淮河风景区等。

现在看来,公务员大多都是乘车朝右行,毫无悬念,除了到葛塘前往上海,基本上都是双休日郊外渡假的呀。因此,那二事主从这儿便装坐车到葛塘,再从葛塘坐省际大巴,前往上海与情妇厮混,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儿了。

忽然,白驹的目光不动了。

一个年轻人坐在车站候车栏椅上,引起了他的注意。

这种所谓的候车栏椅,是用四根手腕粗的不绣钢,平铺架在候车蓬下的水泥基座上,供乘客候车时休息的。水泥基座漆成黑色,衬着亮晶晶的不绣钢栏杆,与公客车站的天蓝色站牌,交相辉映,结实,实用又美观,是西京街头一道漂亮的风景线。

白恍惚觉得,这个年轻人是11点多钟来的。

小平头,上身蓝T恤,下身速干登山裤。

足着高帮登山运动鞋,背着一个花色背包,捏着只手机,阳刚爽朗,精干有力,反映敏捷,像是在等情侣。可足足一个钟头都快过去了,情侣依然没显身。按说此时此地,年轻小伙又等了快一个钟头,现在应该是频频看手机,或者接打手机,显得焦急不安才对。

可小伙子却稳稳的坐着。

从后面看过去,他非但没有四下张望。

反而像事先约定好了一样,不急不燥,安之若素。这,便吸引了白驹。他几大口刨完饭,叫来了老板:“退房,可我暂时还坐坐行不?”

这临街单间入住率本来就奇低。

白驹昨晚选择了这儿,老板本来高兴不己,这时就点头。

“多大事啊!(小意思)阿是啊!(是不是)只要没人,侬想坐多久就坐多久。离开时,把门拉上算活拉倒!(就算了)”收下房费,出去了。

12点过10时,一直紧紧盯着蓝T的白驹,忽然看到他举起了手机。

也不四下转看,贴在自己耳朵,然后放下,却依然坐着。

这令白驹心里一紧,看来,事主应该出现了。白驹十分紧张,自己的判断对不对?就这半小时内要揭晓。对,自不待言。反之,事情就麻烦了。

嗒!嗒!二条短信飞来。

“分散坐,快到了。李。”“各玩各,就到了。许。”

分别是李灵和许部的告之,李灵和小玫瑰,许部和伊本才女,四个人都装作互不认识,分开坐,快到葛塘了。白驹手指动动:“己知,事主快露面了。”最后一个“了”字刚打完,眼角一直瞟着外面的白驹,眼前一亮,一个熟悉的身影,正稳步跨过拐弯,朝车站走来。

白驹急忙把回信发了出去,然后凝神窒气,紧紧的盯着来人。

来人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白驹终于发出了微笑。

穿一身浅灰休闲装的杨副市长,气闲神定的在车站停下,先立着身子站在车牌前看着,又与一二个认出他的市民点头微笑,还相互握握手。

白驹盯盯离他几步远,仍坐在不绣钢栏椅上的蓝T小伙。

那小伙就像和他不认识,二人互不搭理,形同路人。

一辆21路公交车驶来,停下开门,下客上客,杨副市长礼让三先,等所在乘客都上了车,自己才最后跨上了公交车。啪嗒!公交车绝尘而去,而那个蓝T小伙,依然稳稳的坐着,不打手机也不起身张望。

白驹弹开手机。

把杨副坐的公交车号,以及他的穿着特征,迅速发了出去。

这时的白驹,有点左右为难。他不知道后面的市委副书记是否出现?又能马上出去坐车跟踪杨副到葛塘,而且根据现在的时间来判断,李灵和许部都必须正点抵达葛塘,才能守在售票口,跟到杨副。

可这省际大巴车的事儿,却很难说。

如果稍稍在路上耽搁或者开慢一点,都可能与之错过。

如果错过,事主就像条鱼,摇头摆尾的游进了大上海,根本就无法找到他。于是,白驹又发出了警告:“时间,可能错过,想想办法。”又过了半点钟,在这半点钟里,白驹几乎控制不住自己了,不断发出短信。

而许部和李灵也不断回复。

二人的分析和安慰,让白驹稍稍稳下了一点心。

忽然,蓝T小伙又举起了手机,听听,复放下,然后站起来,拉拉T恤,紧紧背包,还蹲下检查鞋子,就像在做什么准备?

白驹兴奋得心儿砰砰直跳,也一跳而起。

最后一次检查自己的所有装束,确定都带上后,出房拉上了房门。

二分钟内,白驹站到了公交车站的站牌边,离那蓝T小伙几步远,一面瞟着前面的拐弯处。随后,白驹真想高兴得大笑,一个高个儿熟悉的身影,出现了,镇静自若的稳步走过来。

市委副书记不像副市长。

经常因为分管工作和社会活动的需要,抛头露面。

所以,高个儿一路不快不慢走过来,没有任何人与他招呼客套,几分钟到了车站。高个儿着一身浅棕色的休闲装和皮鞋,头上戴着只纯白色的长鸭舌帽,左手腕上一只黄澄澄的金表,右手则攥着刚上市的土豪苹果6,似乎是有意露出机板后啃了一口的苹果标致……

整个人看起来,不知底细的都认为,一准是个有钱任性的公子哥儿。

高个儿也停在站牌前看看。

离白驹不过一步之遥,一股淡淡的男用香水,隐约扑面而来,这让白驹可以清晰的看到他侧面。修长,均匀,健康,宽肩膀,五官精致,成熟不浮澡,壮年且敏捷,的确不错,好一个标准的美男子。

难怪那模特儿情妇,忍不住会自行PS出他的容颜。

不过,直到现在为止,白驹都不敢轻易断定。

高个儿是乘车前往葛塘。即或是到了葛塘,又乘大巴到了上海,也仍然不敢断定,他就是去会情妇。除非把他当场人证俱获,才会去掉自己现在的患得患失和忐忑不安。虽然食色者,性也!可这么一个气宇轩昂,又手握大权的美男子,竟然真的是个无视党纪国法,与人共用情妇的登徒子?这反差也太大了吧?

扑!一辆21路公交车停下,车门大开。

白驹伴装细细的看着站牌。

瞟到高个儿也和杨副一样,礼贤下士,等所有的乘客都上了车后,自己才从容的跨上车厢。白驹瞟到那个蓝T小伙,仍然稳稳的坐着,这让他好不懊悔,人家就一个等人的嘛,还便衣保镖呢?你也把人家看得太脑水啦,即是去会情妇,怎可能还要带着保镖?

那不是自找麻烦,自讨苦吃?

看看高个儿跨进了车厢,白驹佯装突然惊醒,大叫着:“等一等”飞跑过去上车。

可右脚刚踏上车梯的白驹,却给后面的来人挤到了一边,身影一闪,蓝T小伙挤了上去。二小伙子的差点儿误车,引起乘客善意的哄笑。

中年女司机一面笑着关车门,一面么喝到。

“刷卡,刷卡,都没刷卡的呀。”

于是,走在最后的白驹停下掏腰包,找出二个钢蹦儿扔进钱箱。而那蓝T小伙则过来,举起手中交通卡在刷卡机上一捺,这一瞬间,白驹看清楚了他刀似的脸廊,岩石般的嘴唇,线条粗犷,肤色泛黄,举手投足之间,带着一股训练有素和残酷无情的气势。刷卡机一亮,白驹清楚瞟见了上面显示的余额,439.5……

这路车平均10分钟一班。

车况好,乘客多,几无虚席。

二小伙四下看看,正好最后一排,还有二个相连的空位。白驹毫不犹豫的过去坐下。蓝T小伙却抓着吊绳站着,根本不朝坐在中排窗口边的高个儿看一眼儿。

这车最后一排的座位,比前面高出五十公分。

白驹在自己的座位上,可以把车内情况一网打尽。

所以,他高兴的舒口气,发出了短信。紧接着,回信到了“白大侠,现在你可是名副其实的大侠啦,不服不行!送个窗口摇晃。”这是许部。“瞎猫逮着死耗子——打一字迷。”这是李灵。白驹一笑,发过去“幸会”

“中午吃的啥?本总现在还饿着肚子哩!”许部侃到,“高个儿和蓝T真有一腿?那矮小子单身?”“对呀,一个有一腿,一个单身,正符合秘密工作要素。”李灵笑到,“就是不知蓝T的主儿,是一人还是二个?”

白驹脑子一紧。

别说,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

就现在看来,当然只有一个主子。可如果他也学自己的领导,来个共用伺候呢?这还很难说。所以,手指急切地动动:“问得好,脑洞大开,一起注意观察,以免中计。”许部也回了个大大的惊叹号……调侃愉悦之间,白驹一直打量着二目标。

蓝T就那么一直笔直着腰杆,抓着吊绳。

脑袋瓜子不断的扭来扭去,打量着窗外的风景,活像个到处旅游的背包族。

白驹心里明白,其实这是他故意装出来的,目的就是借此照看着自己的保卫目标。而高个儿呢,也兴致勃勃的欣赏着窗外,不时打着手机,从后面看过去,一头浓郁黑发,配着坚挺微白的颈脖,被窗外的天光衬,像副素描。

扑,客车停下。

窗外一片水波迷漓,芦苇摇曳,湿风抚过,还可以看到到处飘散着的芦苇花。

白驹知道是那个大水库到了。六朝古都,金粉不散,越过空间时间,福佑凡夫俗子,光泽升斗小民。本是西京郊外×公社×大队的鱼塘,前三十年一直疏于管理,破烂不堪,路人捂鼻,后三十年乘改革开放风,翻腾起舞,鹤冲九天,名动中外,还让一干殚精竭虑的大师们,绞尽脑汁地给取了个好听的名儿“秦淮渡”

由赫赫有名的国内某旅游集团。

接手承包经营,打造成了闻名遐迩的旅游品牌。

所以,这个公交站,上下客最拥挤,客车停站时间也最长,因此也最萌像百出。看看一车人都快下空了,可是,忽啦啦又涌上了一大车人。

五个比基尼外国姑娘,叽里呱拉的涌过来一字儿坐下,成了白驹的左邻右舍。

七八个露着松弛身子和显著排骨的大伯大妈,视若无人的涌上车。

看看己没了座位,就那么挤在门边和车道间,展示着老年的风采;二对年轻夫妻,中式泳装,肌肤白,高挑苗条,阳刚健美,看样子是结伴前来畅游鼎鼎大名的“秦淮夜渡”,叽叽喳喳,兴致勃勃,一人拿着一大杯雪碧,津津有味的吮吸……可这样一来,白驹倒霉了。

即要盯住那俨然一人逍遥的“公子哥儿”

又须盯着那一直抓着吊绳没移位的蓝T。

还得小心翼翼尽量的缩手缩脚,躲避着左右二边的大腿香肤和软腹的磨擦袭击,控制着自己的心跳和呼吸,免得误了正事儿和大事儿。

然而,外国姑娘们或许是聊得高兴而忘神?

或许是被这个单身中国小伙的紧张和拘泥,逗乐了故意如此?

总之,那大腿香肤和软腹,时不时的就挤过来,挤过去,直挤得可怜的白驹想站起来逃避。可上车的乘客之多,四下挤得满满的,白驹连站起来的空间都没有了。

好在,通过那些瘦瘦胖胖的腰身空隙,他还能看到“公子哥儿”。

至于前面的蓝T,只好放弃,听天由命了。

无可奈何的白驹,只好拚命发短信,“围住了,你们呢?”“我还好,还有10分钟就到了,正点到达。许。”“什么人围住了你?是丰乳肥臀还是阳刚雄奇?我记得,你好像个异性恋者?李。”白驹耸耸肩,苦笑笑,“知我者,灵也!谢谢理解!”嗒!发了出去。

可许部的提醒,却让他看花了眼睛,偏酸了颈脖子。

“亲的白大侠,请务必保持,继承和发扬红军二万五千里的长征精神,盯住目标,紧紧的盯住目标,拜托!可别让公子哥儿消失了。消失了的后果,很严重。你懂的!”

白驹瘪瘪嘴巴,这还用你提醒?

我现在是身不由己啊!要不,咱们换位试试?

前面忽然喧闹起来,有个大嗓门儿在气愤的叫骂:“娘的,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俺家妹子是哪种人哩?”有人在痛心疾首地用力咋呼:“司机,请把车开到公安局,我的钱包被扒窃了的呀。”

还有人,不怀好意的鼓燥起哄。

“哇呀,谁拎了我的背包?谁拎了我的背包?背包里没货,就10万块现金放着啊!”

白驹牙齿咬得格格直响,真是担心这一乱蓬蓬的,中年女司机会停下车来。那样,自己就惨了。根据时间判断,许部和李灵马上就会达葛塘,他们四人到站一分开,守住购票室,杨副插翅难飞。

可问题是,如果我这儿一停车。

那公子哥儿会不会。因此而取消了这次幽会?他取消不要紧,可把我就害苦了,又得重新至少五天呆在西京。还有,鉴于公子哥儿带着蓝T,危险系数更大,是不是改变原有计划,让许部(伊本才女)或者李灵(小玫瑰)留下来,协助协助我?

嘎!客车忽然停停,又继续开。

显然,中年女司机也正考虑,停不停车?

客车不到位,停车违反公交停车规定,要给予检查与罚款的。可是,如果是在这种紧急情况下呢?要不,先打电话给站上调度室,沟通说明?白驹的虚汗冒了出来,不能再犹豫不决了,手指一动,啵啵啵啵!紧急短信,连连发出。

不一会儿,短信重新飞回。

“经商,伊本和李灵,分开齐跟矮小,直到上海落脚地。我和小玫瑰在葛塘等你,不用担心,同志们都在白大侠身旁。该出手时就出手哇,风风火火二百万啦!许。”

嘎!车停了。

与此同时,闹声更甚,连那个中年女司机的大喉咙,都听不出来了。

这时,白驹从一串宽窄不等的腰际空隙处,瞟到公子哥儿站了起来,急得牙一咬,一下挺身起立,却和紧靠着自己站着的一个泳装少妇,结结实实地撞在一起。

确切的说,是白驹正面撞在了少妇正面。

具体形容,是一块滚烫的钢板,撞在了己有些发烧的凹凸不平之上。

白驹涨红了脸,少妇气红了脸,正待扬起愤怒的手掌,劈头盖脑给“臭流氓”几个大耳光,那人群,却忽然哗啦拉的松了。原来,是女司机见势不妙,违规打开了二道大车门。

少妇身后一松,便人也跟着退到车外。

大口大口地呼吸新鲜空气去了,白驹因此而逃过一劫。

被憋闷得叫苦不迭的外国姑娘,也跟着跑了个一干二净。重获自由的白驹,急眼再看那公子哥儿,禁不住大喜,公子哥儿正被二个女孩儿栏着,旁边还有三个小混混在帮腔。

白驹竖耳听去。

好一会儿才听明白。

原来,二女孩儿从“秦淮夜渡”客车站上车后,正好挤在了公子哥儿身边空位。当美男和少女追星族相撞,会发生什么?要说这事儿,一点不传奇,也没创意,更不新鲜,本不值得一叙。

可它奇疤就奇疤在,这二个少女追星族的“大叔”情结,格外浓郁。

见这个酷似国内某某当红男星的美男大叔,对自己的提问和挤压,只是微笑,退让和躲闪,顽心大起。

居然借口车上人太多,空气不流通,自己感到头晕,闹着要和对方调位子。

公子哥儿当然洞悉了二小姑娘的用心。

如果调一个小姑娘到窗口,自己不正好被二小姑娘挤夹在了中间?到那时,恐怕更令他难堪和尴尬的事儿,会接着出现让自己下不了台的一幕。

不错,天真浪漫,活泼鲜美的少女,的确逗人喜欢。

可那时在欣赏和暗地的层面,这大庭广众之下,谁敢?

更重要的是,自己毕竟不是平民,虽然平时坐在市委副书记办公室,处理公事儿的时候最多,可庞大一个西京市,谁敢担保现在的车上,没人认得出自己?

或者是认出了却声色不动。

就等着看笑话和抓拍证据?

因此,可怜的堂而皇之的市委副书记,面对二小姑娘的纠缠,就只能微笑,退让和躲闪。当然他也知道,这样可能越发激起对方的顽皮心,闹腾得更厉害,但,此时他也无计可施。

如果他遇到的,仅是二个狂热少女追星族,倒也罢了。

而这二小姑娘身边,还跟着三个小年轻。

事后,据查,这五人是本地人,就在西京某区某电子厂同小组里工作。平时关系就很好,并且,其中的二个小年轻,正在分别追求这二小姑娘。不难想象,这出事儿的因素,不经意间就全凑齐了。看到自己的意中人,久要求未果,其中一个小年轻,急得骂了出来。

“娘的,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俺家妹子是哪种人哩?”

堂堂正正的市委副书记,走路衣襟都要打人,岂会受此憋闷气?

可饶是如此,公子哥儿仍牢牢记着自己的身份,只是站起来准备离开。然而,他本是紧靠着窗口坐的,这正好坐三个人的位子,他要离开,自然得请身边二位侧身让路。

二小姑娘本来就是恶作剧。

此时,看到心仪的美男大叔要起身离开,岂可白白放过?

不但不相让,反而身子向前一抵,将出路封得死死的。车上本来因人骤然增多,空气不流通有些气闷,俩小姑娘再这么一闹腾,乘客们都闹哄哄起来。

怕出事儿的女司机,就停车大开着车门。

这一停车,和白驹所担心的一模一样,公子哥儿着了急。

因为,在上海某区某大酒店,年轻美貌,温婉如花的姑娘,正在等着自己呢。约好的时间内不赶到,只怕美人嗔怨,醋海生波,鸡飞蛋打一场空欢喜的。

因此,公子哥儿是想下车,打的前往。

因为,这一切不用他出面。

他只需下车,然后踱到一边儿作欣赏状,自然有人拦下的士,自己弯腰钻进去就是。谁知,他一站起来,二小姑娘不但不放,反而越发挺胸拦路。着急之下,公子哥儿就再也温文不起来了,用脚去拨开。这一拨动,一直在边上跃跃欲试的三小年轻,就趁机嚷嚷着一拥而上。

看来,公子哥儿也没料到,二小姑娘还会有帮手?

楞怔间,身上早挨了对方几拳脚。

可紧接着,一股旋风卷到,当他意识到不好,急呼:“住手”时,三小年轻,早滚到一边儿口吐白泡抽搐去了。这时候,摆在公子哥儿面前的,有二种方式:第一,马上亮明自己身份,救人要紧。第二,佯装与保镖不认识,夺路下车扬长而去。

正当白驹紧张猜测思忖时。

公子哥儿高声批评到。

“你这人怎么搞的?我又不认识你,谁要你来见义勇为,出手打人啊!”说罢,用力一挤,挤出二小姑娘的包围,下车扬长而去。

训练有素的蓝T一步上前。

先看看三人无大恙,就拍拍自个儿双手,也下车扬长而去。

只剩下一车人面面相觑,还有二个大眼瞪小眼的少女追星族。趁乱,白驹也下了车。远远看去,公子哥儿埋头向前急走,而那保镖,正在路边拦的士。

这一路是风景区。

又有着葛塘这么一个大车站,的士来来往往的不少。

不一会儿 ,蓝T拦下的士,顺着大路向前追去。白驹也迅速钻进一辆的士,指指前面:“追着那辆的士,我们是一路的。”嘎!二辆的士一前一后,奔上前去。

看看前面的的士速度慢了下来。

白驹命令:“超它前面,慢慢等着。”

嘎,的士超过前面那辆,然后放慢。白驹从后窗口看出去,保镖驱车慢慢驶过正低头疾走的市委副书记,突然停下,打开了前面的副驾驶座车门。

公子哥儿走拢了。

借着打开的车门掩护,,向里一贴一蹲,一弯腰低头钻了进去。

嘎!嘎!二辆的士一前一后,顺着着笔直的公路狂奔而去。诤!诤!短信到了,“我们己到,正好看到矮小从公交车下来,跟上了。许!”“刚好赶上,李。”白驹也发了过去,“撵着高个儿和蓝T,快到了,白。”

不一会儿,许部和李灵又告之。

“我和小玫瑰在原地,等你。许。”“我和伊本跟着矮小上了大巴,上海见!李。”

10多分钟后,二辆的士一前一后,和多辆的士一样,驶进了葛塘站的下客处。葛塘站的下客处前面百米之遥,就是葛塘的士上客处,一长列铁栏杆拦着,拖箱背包,扶老携幼的乘客们,秩序井然,在长长的铁栏杆里缓缓地向前移动着。

一切,都有条不紊,平和安静。

走在最后的白驹钻出了的士。

眼看着那蓝T先慢悠悠的钻了出来,公子哥儿却没下车,的士便开走了,顿时急出一头冷汗。正想发短信,突见前面分开站着的许部和小玫瑰,同时盯住了蓝T掏出了手机,便急切地手指一动,诤!“公子哥儿没下,我原地候着,你们跟上。”二双眼睛扫过来,看到了不远处的白驹,微微一笑,一前一后跟住了蓝T。

蓝T也没远走,只是离下客处百米内的范围中溜哒。

白驹心里有数了。

暗暗骂到:“好狡猾的公子哥儿,我就看你要兜多久的圈子?”根据自己一路上的观察,白驹认定公子哥儿不管如何绕圈子,最终只能在这下客处下车。因此,不能着急。

从网上了解的情况来看。

葛塘今天到上海的省际大巴,至少还有三班。

所以,不排除对方故意拖沓,把无形的危险减到最小程度,坐最后一班大巴直抵上海。可这时的许部,却差点儿砸了锅。大约以为这事儿,是抱在怀里的西瓜——十拿九稳了,一向警惕的许部,朝一边上的小玫瑰看看,示意她盯着。

自己跑到另一边儿的小摊上,买了一瓶矿泉水,旋开美美的喝一大口,然后回头。

可他朝看小玫瑰时,小玫瑰正被路过的一个美女,穿着的一件针织披小肩给吸引住了,根本就没注意到许部在给自己递眼色。

结果,二人一前一后的回头,原来一直靠着柱子玩手机的蓝T,不知去向。

这下,二人都慌了。

隔着几十米距离,二人相互瞅瞅,就分头寻找。可一圈子找下来,依然不见蓝T踪影。结果,二人都拿起了手机,“小玫瑰,人呢?许。”“你问我,我还问你呢?不是你一直在盯着的呀?小。”许部抓狂了:“妈妈的,刚才我不是给你递眼色,让你盯着吗?人跟丢了,行动失败了,你要负责任。许。”

“鸣,你骂我?好哇许头儿,我不干啦,我自己回上海去啦,鸣!小。”

慌得许部手指直叩手机键盘。

“好好,怪我,怪我,我给你赔礼道歉,到了上海,请你吃法国大餐,行了吧?许。”“鸣,我不吃法国大餐,我要吃汉堡包和麦当劳,不然,我回上海去啦。小。”“好好,就汉堡包和麦当劳,一连吃三天,我买单,行了吧,乖,别耍小脾气了,亲,你快到厕所瞧瞧去,拜托了,许。”

“好吧,到男厕所还是女厕所?小。”

“你脑残哇?当然是男厕所,许。”

“你才脑残,蓝T是女人?小。”许部揉揉自个眼睛,朝三十米外的小玫瑰摇摇头,“唉,都给我搞糊涂了,我自己去看看,你原地盯着。许。”许部四下瞧瞧,朝左面20米外的公厕奔去。刚奔拢,那小子一手扣着裤门扣,一手按着耳上的手机出来了……

不说这边虚惊一场。

那边儿的白驹,看似蹲在地上,兴致勃勃的玩着手机,心里却一个劲儿的敲着鼓点。

要按常理儿,不管那公子哥儿如何狡猾,如何兜圈子,最后也只能在这下客处下车,给自己乖乖的跟个正着。可是,从一路上处理情况看来,这老兄的脑水太充沛了,极有可能找个借口,在这个庞大的葛塘站任何角落下车。

即或被罚款什么的,可区区一点儿钱财。

比起自己的人身和名誉安全来,算得了什么?

如果换了自己,毫无疑问,也会这样做的。这么一想着,白驹心里就七上八下的,老是觉得要出事儿。便手指动动,“许部,公子哥儿会不会半途下车?白。”诤,发了出去。许部回了短信:“也许,可要坐到上海的省际班车,就只有在这儿,所以,不用担心,蹲着打呵欠玩儿的呀。许。”

白驹看了,稍稍放了心。

暗自埋怨自己,还提前做了准备?怎么连这个最基本的事实,也忘记了?

侧边30米开外,一车高背大巴正在上客,一个胖乎乎的女收票员,一面验票,一面么喝着:“到上海的旅客,上车了呀,车不等人,上车就走的了呀。”与此同时,广场上的喇叭也响遏行云:“到上海的旅客,上车了呀,车不等人,上车就走的了呀。”

抑扬顿挫,犹如唱歌,吴侬软语,宛若情话。

直听得白驹周身痒痒儿,只想眯缝着眼睛……

这是葛塘今天到上海的第四次班车,还有二次班车,葛塘今天到上海的班车,就全部发完了。白驹皱皱眉头,看看那边,许部坐在石墩上,正抱着自己胳膊肘儿,像盲流一样闭着眼睛晒太阳,可白驹知道,许部的眼睛一定是眯缝着,精光四射,警惕搜寻。

离他二十多米处呢。

一身时髦潮流的小玫瑰,正蹲着和二个女摊贩聊天。

在她和许部中间,那个蓝T仍靠着柱子,津津有味的玩着手机……这葛塘的上下客广场,也就和普天下的车站广场一样,小摊贩,书报,小吃,玩具什么的,应有尽有。

此外,还有许多瞅不出实际年龄和身份的中年男女。

个个手里晃荡着小纸板或小牌子。

上面书写着“住店”“家庭式住宿”字样,游魂一样逛来荡去……诤!又是短信。白驹手指一动,“白大侠,蹲在原地个多钟头啦,你可真有劲儿呀,佩服佩服!许。”白驹咧咧嘴巴,什么意思?这时候还有心思开,哎呀,许部真是许神仙的呀,我怎么又连这最基本的常识,都忘记啦?

白驹猛地一下站起来。

是的,哪有蹲这儿玩手机一直不挪窝的?

这不是活活的告诉着公子哥儿,来吧,老子守着你的呀?可因为蹲久了,又猛然起立,白驹脑袋一阵晕厥,踉踉跄跄,没头苍蝇般东扑扑,西旋旋,如果不是一双有力的手扶住了他,准扑通跌倒。

白驹站稳脚跟,睁开眼睛,碰上一双警惕的眼睛。

“小伙子,等人呀?”

二个中年男保安面对着他:“蹲了个多钟头,等谁呢?怎么还没来?时间记错啦?”“没有没有,快了,我等我的朋友,马上就到了。”白驹支吾其词,心里的那个懊恼,就别说了。

二保安显然是起了怀疑。

相互看看,又一起看着白驹,正想继续问什么。

二人手中的通话器,却突然叫了起来:“8号,3号,在的呀?”二人同时举起来:“8号在”“3号在”“立即到赶到发往太慈的班车处,处理事情,快!”二人拔腿便跑,白驹又躲过一劫。揩揩额上的冷汗,离开了下客处。

慢慢踱向那边儿的小摊,打算买瓶矿泉水解渴。

“老板,来瓶农夫山泉!”

“好哩”小摊收了钱,从冰柜里拿了一瓶给他。白驹眼盯着下客的方向,旋开就是一大口。“老板,给我也来瓶农夫山泉啥。”“好哩,给,哎朋友,听口音您老是重庆的呀?”“你也知道哈?到过重庆没有?麻辣火锅,麻辣美女,火炉重庆,保准热得你龟儿子直往嘉陵江里窜。”

“朋友,麻辣火锅,麻辣美女和火炉重庆,我都知道。可这龟儿子,是什么意思的呀?是不是就是乌龟的儿子?”

“对对,就是乌龟的儿子!龟儿子!”

白驹听得有趣儿,禁不住扭头,一下目瞪口呆。

那个小书摊主,重庆大叔,正冲着自己眨眼睛呢。看到白驹怔忡间,脸孔唰白,重庆大叔却像不认识他一样,又转过了脑袋:“瞧这天气,闷骚闷骚的呀,要打雷下了,再来包怪味胡豆。”旁若无人的付了钱,撒开包装,扔二颗在自己嘴巴,格蹦格蹦。

“好吃,正宗的重庆味道,难得的呀。”

转身即走,擦过白驹身边,抛下一句:“放心,儿还会飞回来的。”扬长而去。

白驹吓得周身冷汗直冒,怎么回事?偶遇还是巧遇?这个重庆大叔在跟踪我呀?白驹呆呆的想着,盯着不远处的下客处。一辆辆的士正鱼贯而入,停下,滑过来,下客,然后继续滑上前去排队装客,循环往复,秩序井然。

忽然,白驹的眼睛定住了。

一个熟悉的身影走了过来。

白驹凭直觉紧紧的盯着对方,一面警惕的弹开了手机。来人越来越近,越来越拢,最后,在离白驹三步远的地方,快步而过。白驹心里的石头,咚地落了地:来人是公子哥儿。

可浅棕色的休闲装,换成了庄重的条格西装西裤,雪白的衬衫领下,系着条鲜红领带,衬头上的鸭舌帽也不见了,一头浓密的黑发,梳得整整齐齐,看上去,整一个风度翩翩的中年高知。

白驹跟了上去。

同时,瞟到那边的蓝T,也不动声色的离开了柱子。

再往前后瞟瞟,许部和小玫瑰都离开了原地,一行人陆续到了售票口买票,白驹正好排在了许部后面,趁势碰碰他脚跟。

许部则向后一蹭,蹭在他右脚背上。

提醒他不要激动,好事儿才开了个头。

然后,一行人又排到了大巴车前,依然是那个胖乎乎的中年女验票员,一面验票,一面么喝:“到上海的旅客,上车了呀,车不等人,上车就走的了呀。”

与此同时,广场上的喇叭也响遏行云:“到上海的旅客,上车了呀,车不等人,上车就走的了呀。”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novel/vinxbkqf.html

各自为战原创长篇连载:上海屋檐下·第45章的评论 (共 4 条)

  • 轻风伴月
  • 浪子狐
  • 王东强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一门心思选好文,百花丛中觅新人!让文学来温暖整个世界,你的关爱和支持就是我们中国散文网发展壮大和愈加旺盛的坚硬基石和有力支撑!!!在鲜花铺就红毯的圆梦路上,有你有我的不离不弃和温馨相伴,人生注定更精彩,再次谢谢你我最亲爱的朋友!!!顺祝工作心情都愉快!!!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