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危局重现.原创长篇连载:上海屋檐下·第35章

2020-09-20 10:34 作者:奇书  | 3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第35章危局重现

话说那晚,香连遇二次难堪和尴尬。

如果不是自己反映敏捷,深更半的,大家都下不了台。

第二天一早醒来,还没下床开门,香爸就对香妈讲了:“这退休教师,我看是晚上起夜从不开灯,节约的呀。”香妈没好气的睃睃老头子。

“以后晚上起夜,你快摸进厨房时,就把脚步踏重,进了厨房就开灯,亲家母再是迷迷糊糊,也总会醒的。所以,我看呀,原因还不全在你自己身上?”

老头子嘎的声。(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怎么全在我身上?我不知道的呀。”

香妈也打不出更多的喷嚏,只好一扭头,不理他。“那网络写手呢,哼,还写手?我看是抄手的呀。”香爸辛辣的嘲讽到:“洒尿抄手不揭盖?天下少有,可以申遗啦。害得我冲呀洗的,”

香妈起来了。

一面穿衣服,蹬鞋子,一面讥讽到。

“你不一样?经常闭着眼睛不揭盖就洒,我不一样冲呀洗呀的,收拾好半天的呀?”老头子也起来了,送可的小外孙女儿呢:“那是个别,有时忘记啦。”

香妈抓住门把手,停停。

“所以,大哥莫说二哥,二个都差不多,二个都老年痴呆初期的呀。”扑!拉开了小屋门。送了彤彤出来,看看二亲家到欧尚去的背影,香爸对香妈说:“这接送呢,也没必要天天都四五个人一起来。是不是,像去年一样分分工?妙香,”

他看着女儿,一脸的心疼。

“二宝最要注意卧床休息,以后接送你不参加了。”

妙香摇头:“爸,你不懂。这不是单纯的接送问题,你们四个怎么分工,我不管的呀。”说着,自己先走了。因为香爸拿出了五万块,所以,香妈愉快的问到:“我去买点菜就回去,老头子,你想吃点什么呀?”

香爸就自豪的回答。

“随便,开源节流呀!我和蒋科到处转转,看看瞅瞅,有事儿打电话。”转身离去。

可没几天,香爸和蒋科,就因为香爸进“文山会海”大整天不出来,差点闹崩。好在最后,二老头儿各自退让了一步。二老朋友老同事,才有惊无险地继续的携手

这天,香爸欣慰的想着。

“幸亏现在在和蒋科一起联手转悠,不然,二亲家天天面对面的看着,那才叫个难受的。”抄一条小路,朝欧尚后面的巷子踱去。

昨晚上,香爸接到韩伢子的手机。

说是又新收到了一大堆旧书报,如果香爸感兴趣的话,今天等他来淘。

如果不来,自己就和大伯出去了云云。香爸马上告诉她自己今天要来,而且一定来,务必请她等着。其实呢,本来倒不必非要韩伢子在家等着,因为那个大婶娘一直在家。

可是,香爸嫌大婶娘唠唠叨叨,罗罗嗦嗦。

而且,带着个孩子毫不避嫌。

当着老头子的面,就敞开怀奶孩,这让香爸即觉得她邋邋遢遢,不讲卫生,又不文明,家里就这么一老一少一男一女,如果让好事者撞到了,还以为自己如何如何的呀。

香爸可是个正经人。

再说了,大婶娘这样没文化,又难看的农村妇女,谁看得起呀?

给韩伢子回话后,香爸又拨通了前鱼老板和前香总的手机,要他今早上九点钟在欧尚等着,一起淘宝去。小香一口答应,还殷勤的问到:“香爸呀,人手够不够?如果差人,我带上我徒弟一起帮忙的呀。”

“什么,你还有徒弟?”

“就是那天你看到起的,翻过墙头回去的那个人呀。”

老头子有些啼笑皆非,沦落到了如此形同乞丐地步,居然还带着徒弟?不过,想起上次那一大堆旧书报,香爸就有点寒气,老蹲在地上不歇气的扒拉着,真是让人受不了。

虽然意外发了笔横财,可这样的好事儿毕竟极少碰见。

绝大多数时间,是累得腰酸背疼痛,一无所获。

蒋科说得对,干淘宝这行全凭运气,捡漏全靠福气。有运气没福气,一辈子发不了大财。有福气没运气,只能望着金山银山干瞪眼。只有运气和福气都来了,你可能一鸣惊人,成为成功人士,钱势双收。

小香,就不说啦。

目前正是当倒霉之际。

且不说运气福气,现在香爸想的是,带上他,自己会不会有晦气和霉气?可自己一人,面对那小山一样的旧书报,实在有点力不从心。

那么,还是带上他。

自己也好趁机歇歇,在一边当师傅指导,省点精气神儿。

“行啦,还是你一个人吧。”香爸简短的回答,关了手机。现在,嗯,快了,前面就是欧尚了,不过还是走慢点,免得和前面的老俩口撞车。

香爸当然知道二亲家到欧尚做什么?

居家过日子呀,能省一文是一文的。

老俩口这方面倒和自己相似,也挺自觉知趣儿,还行。其实,也不用香爸担心,昨晚临睡时,香妈就似睡非睡,哼哼叽叽的:“明早呢,我也不买菜啦,亲家一准会到欧尚买的,要是能给我们妙香买条桂鱼就好的呀,二宝要吃鱼的呀。我一直舍不得买的呀。”

香爸懒洋洋的啐到。

就如在呻吟。

“如果亲家不去呢?如果去了不买鱼呢?如果买鱼不买桂鱼买草鱼呢?就你在这儿尽想好事儿的呀。”现在,嗯,但原意亲家能买条桂鱼……

小香弃鱼从房后,红红火火的鱼档,以低价打给了一个小老乡。

小老乡发财心切,接手后不到三个月,整个鱼档的价格,就悄悄上涨了三分之一。

下只角的居民们,都是数着自个儿兜里的钢蹦儿过日子。没用多久,鱼档的生意一天不如一天,终于快三个月后的一个晚上,关门了事。

从此,下只角的老少爷儿们。

要吃鱼只有二个选择,一是幼苗园前面的菜市,二到欧尚。

可与过去的小香鱼档相比,那鱼价,贵了不少,而且一分一厘都得当场付清……“香爸”小香从欧尚后门电梯的角落站起,怯怯而小声的叫着:“我在这儿”

香爸知道他怕是被人认出,不屑的笑笑。

“到啦?走吧。”自顾自的走在前面。

出了欧尚,快走进巷道时,香爸才停停步。小香紧走几步赶上来:“香爸,我们这是到哪儿去呀?”“不是说了,淘宝的呀?”“这巷子里,全是外地人的呀。”小香嚅嚅到:“我进去过的,全是外地人。”

香爸突然火了。

“外地人?你不是外地人?妈的,哪来的这么多屁话呀?你去不去,不去算啦。”

小香急忙连声答到:“去去去,我没说不去的呀。”二人一前一后进了巷子。没走多久,就看到了站在门口,朝这边打望的韩伢子。

韩伢子挥起右手,脆声脆气的叫道。

“香爸,这边这边,快一点的哦。”

小香的眼睛亮了:“香爸,那小妞儿是谁?认识你的呀?”香爸却看得不太清楚,一面对韩伢子点头,一面点头:“嗯,一个老朋友。”

“香爸,你怎么会有这么个年轻漂亮的女老朋友?从没听你说过呀?”

“女老朋友”香爸扭扭头:“什么词儿?听起就不通气。”

二人走扰了,韩伢子穿着一件大约是她大婶娘穿过的,旧却洗得干干净净的碎花衬衫,一条浅色长裤,浓密的黑发高高地挽起,用一条粗粗的鲜红带子扎着,整个人儿特显高挑年轻,凹凸有致,丝毫看不出己是三个孩子的母亲

“香爸,来啦,哎,他是?”

小香上前一步,伸出右手。

“你好,我叫小香,是香爸的徒弟朋友。”韩伢子退退,愉快的笑到:“哎呀,香爸都带徒弟了呀,不得了呀,大婶娘,大婶娘呀。”

抱着孩子的大婶娘,从厨房出来。

眯缝着眼睛,身后跟着飘出炕辣椒的辣味儿。

“香爸带徒弟了?好的呀!这徒弟看起就精神,小伙子,满20没呀?”小香大喜,急忙谦恭的回答:“大婶娘,25,吃26的饭了。”

香爸咳嗽一声,小香立即闭嘴。

香爸问:“韩伢子,这次收得多呀?”

韩伢子就往屋里引:“香爸,比上次还多,进屋的呀。”香爸跨了进去,小香紧跟在后面,举起双手,似想护着香爸怕他摔倒,这让韩伢子看了看他。

“来啦,你就是香爸?”

里屋的铺沿上,站起来个中年男。

白白净净,温文尔雅,向前一步,伸出右手:“你好!我是王国。”香爸楞楞,回头问:“韩伢子,家里有客人呀?”韩伢子一反刚才的热情大方,有点怯生生的先看那中年男一眼,才点头,嚅嚅到:“香爸,他们,是专门等你的。”

“他们?等我?”

香爸一头雾水,四下看看。

这才看到,墙角的旧书报堆前,站起来二个人年轻人,一男一女,看样子,是因为等他无聊,蹲在旧书报前翻腾着玩儿。

大婶娘也进来了。

也是十分不自在,躲着香爸的目光。

“香爸,对不起,他们来了好几次,所以,我让韩伢子给你打手机的,”香爸突然有种不详的预感,他看看小香,小香也正莫明其妙的瞅着他呢。

他朝小香盯一眼。

到底是在上海滩混过来的。

小香眨眨眼,马上明白了,点点头:“师傅,您先坐下,我去给你泡茶。”走出去。中年男又伸过了右手:“香爸你好,第一次见面。”

出于礼貌,香爸也伸出右手。

“你好,第一次见面。”

然后,中年男指着一对年轻人,介绍到:“我儿子王维,女儿王凤。”二人都礼貌的对香爸点点头。中年男掏出了工作证,递过来:“香爸,这是我的工作证,请你先看看。”

香爸没接,只是淡淡瞟了一眼。

中年男真叫王国,是江办省考古研究所研究员。

相片三分之一下方,盖着“中华人民共和国江苏省考古研究所”的鲜红公章。收好工作证后,中年男四下瞧瞧,看样子,对这儿的环境很不满意。

“我们,还是坐下谈吧,”

“没事儿”香爸回答:“站着一样,请说。”

中年人缓缓且清楚的讲完,香爸怔住了。原来,天下之大,无奇不有。中年男是中国国学大师王国维嫡外孙,这对年轻人是他儿女,算起来,就是王国维的曾孙曾女儿了。

王国维虽然学术泰斗,独步中国近代史,可生前却清寒不己。

仿佛中国知识份子的所有宿命,都体现在了他于1927年6月2日,在颐和园投湖自尽的暂短一生。

王国维一生共有两次婚姻。第一任莫夫人(1907年病逝于海宁),育有三子。第二任潘丽正,1908年与王国维成婚,1965年病逝于台湾,育有三子二女。眼前这个王国,即是王国维第二任夫人所生第三子王登贤的儿子。

上个月吧,中年男出差在外。

保姆大扫除,把主人同意了的一大堆旧书报,卖给了街头的回收车。

出差回来的中年男工作查寻时,突然发现夹有先祖手稿的一本旧书,不小翼而飞,急切追问之下,其女儿回忆是自己随手取出查资料后,忘记了放回,大约是给保姆当做不要的旧书,和着那一大堆旧书报卖掉了?

叫来保姆一问,果然如此。

于是,一家人便走上了寻书之路。

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居然还真给他们在街头,找到了那一个骑着平板车收破烂的汉子。顺藤摸瓜下来,就找到韩伢子大伯家……

事后,据韩伢子说。

她和大伯大婶娘,本是不想给中年男,透露那堆旧书报的去向。

可中年男威胁到要报警,又许承诺如找回那本书,给予重奖。于是,大婶婶和大伯商量后,就告诉了他们……小香端着碗进来:“师傅,喝茶。”

递到香爸手上,趁机捏捏香爸的右手。

香爸摇摇头,唉,这没用,我又不是叫你打架的呀!

中年人显然很警惕:“香爸,这是?”“我徒弟”香爸简短的回答,心里瞬时有了主意:“小王,称你为小王,没什么呀?”中年人晒笑笑:“称呼嘛,不打紧的,重要是解决事情。香爸,我们全家为这事儿忙了大半月,儿子女儿都各自有工作,今天是专门请了,”

“我呢,还是不明白你们的意思。”

香爸不耐烦的打断他。

“我可以告诉你,我只是一个没文化的退休工人,上次我只是好奇,在这儿拨拉拨拉就离开了呀,这与你们有什么关系?”

中年人很耐心的听完。

看看一对儿女,缓缓儿的说。

“是这样的,我爷爷的一页手稿,被我夹在一本书里。我出差后,不慎被保姆和着旧书报一起卖掉了。我好容易顺着线索,查到了这儿。据这家女主人回忆,这大半个月就只有你香爸来过,并蹲在那一堆旧书报前,翻腾了好几个钟头,所以,”

停停,看看对方的脸孔,笑到。

“21世纪,高科技年头,好!我们生活在这时代,真是幸遇啊!”

香爸当然也听出了对方话中的潜台词,心里不禁一凛。

没说的,这一家老小就是冲着那页手稿来的。按理儿呢,对方话说到这份儿上,还主动出示了工作证,还他就是了。可现在,手稿己卖掉了,变成了5万块人民币,揣进了香妈的腰包,这?

香爸也知道,对方在仔细观察着自己的脸色。

稍有一丝不安流露,被他抓住就麻烦了。

可我,不能不想这事儿的呀。原以为飞来横财,稳稳当当,不料节外生枝,要我归还,哪怎么可能?不行!五万块啊!二宝,女儿和大宝,都要用钱!

二亲家又住在一起。

我的面子,我的名声。

再说,对方只拿了工作证,这能证明什么?如果对方也是来淘宝的,我岂不?香爸预料得不错,他的心思就写在自己脸孔上,对方看得一清二楚。

毕竟,省级考古研究员不是白当的。

等同于国家正规大学教授的中年人,胸有成竹的等待着。

他一再告戒自己要有耐心,耐心。果然,对方又说话了:“我己经说了,我只是拨拉拨拉,什么也没拿就离开了的呀。”

香爸重复着,然后,突然反问。

“你说那些,我不信。虽然我没多大文化,也不知道王国维是谁?可你现在介绍自己是王什么的嫡孙,有什么证据?”“刚才,不是给你看了工作证吗?”

中年人不动声色,设下圈套。

“江苏省考古研究所”

香爸得意的竖起了一根指头,在对方眼前晃悠:“莫哄我啦,工作证只能证明你是干什么的?”“对!我师傅说得对!”大约,一直眼巴巴候着的小香,觉得自己该为香爸做点什么啦,自己现在沦落如丐,众叛亲离,信得过和抓得住的,就只有香爸了。

其实,若要认真的讲。

除了是老乡,又都姓香之外。

前鱼老板和香总,平时里和退休老头儿香爸,实在并没什么交情,非便没有真正的交情,而且一直讨厌记恨着香爸。主要就是去年,香爸在自己鱼档面前的摔跟头。

唉唉,我说你要摔在哪儿摔不行,非要在我的店前摔?

即或这样,你摔一个得啦,居然还跟着摔了二个跟斗。

光天化日之下,众目睽睽之中,活活儿把自己的左脚踝摔碎,弄得自己整天陪着笑脸,搭上了时间和钞票,就是这晦气,霉得我后来捣弄房地产,被合伙人卷款潜逃,我沦落于此,想起就气得慌的呀!妈的,现在想通了,你那就是假摔!

可是,现在我需要香爸。

我有我的大计划,韩伢子呀!

“那么个破证,只能证明你在工作,不能证明你是那个王,王,”一直在旁不吭声的小伙子,实在忍不住了,上前轻蔑的拍拍小香肩膀:“别怕,慢慢说。王国维,我的曾祖祖,是中国近代”扑!小香突然向下一蹲,右手扼住对方的手腕。

左手顺势托住对方腿脚部。

腰部一使力,一个鸽子大翻背,将小伙子摔了出去。

最初进屋,香爸对他盯一眼,小香就误会了香爸的意思,以为是让自己做好打架的准备。话说,大凡外出谋生的农村小伙,出于防身和健身,基本上都会几招花拳绣腿。

小香本就是个练家子。

捣弄房地产破产后,真正的沦落江湖。

酸辣苦甜,恃强凌弱,越发被薰染得凶悍好斗。刚才借出去给香爸泡茶时机,掏出手机给自己徒弟吩咐,找好平时的兄弟,最好不要家伙,做好打架的准备,听到自己的手机声响,立即驶援云云。

然后进屋,就一直防着那中年人和年轻小伙。

小香知道,香爸不会功夫。

更乃一花甲老头儿,看似膀大腰圆,实际却不堪一击,自己只要注意盯着这父子就行,至于那姑娘,我呸!那也算个人的呀?

然而,小香失算了。

他惊愕的看到。

被自己一个鸽子大翻背扔出去的小伙,在半空中硬生生的停住,双足在姑娘肩膀一踩,轻轻落地,然后,微笑着继续到:“治学大儒,学贯中西,名震中外,想必小徒弟从没听说过?”外行看热闹,内行瞧门道!

香爸自然不明究里。

还眨巴着眼睛,仿佛还没回过神。

小香的脸,却唰的白了。这一交手,他明白了对方的武功,远在自己之上,这,如何是好?确切的说,前鱼老板和香总,属于不好不坏,不硬不烂,即追腥逐臭,爱慕虚荣,又同情弱小,有侧隐之心,介于市民与痦子之间的那种农村青年

本想在香爸面前好好露一手。

却不慎撞到了刀尖上,左右为难了。

倒是香爸,为小香的侠义感动,一挺身,护在了小香身前,呵斥到:“你们是来打架的,还是来解决问题的?要打架,奉陪!阿拉从没怕过谁的呀。”

中年人对儿子使使眼色。

满面陪笑的走上来。

“香爸,我们自然是来解决问题的。别的什么都不说了,听我说句大实话,行吗?”香爸气昂昂的一抬头:“请”“家祖的手稿,对你或许只价值五万块人民币,对我们王家,却是曾祖留下的传家宝,有市无价。”

香爸的耳畔,炸开了个响雷。

怎么,连5万块都知道了?他是怎么知道的呀?

当然,香爸的惶惑,同样没逃过中年人眼睛:“如果你能从那个儒生手中要回来,我给你10万块人民币,决不食言,可以立据为证。”

至此,香爸完全清醒了。

对方不仅知道是自己取了手稿,而且还知道自己把它卖给了那个儒生。

一个事前根本不知其事的人,却把这事儿做到了如此极致,可见这份手稿,对他们全家是多么的重要?他们全家为找回家传瑰宝的决心,又是多么的坚决。

哀兵必胜!穷寇勿追!

自己所有的狡辩和侥幸,在此面前,落花流水,粉身碎骨,烟消云散。

骤然想通了的香爸,也不再抱有幻想,就把那天的情况,缓缓讲了一遍,然后说:“对不起,你们也知道,淘宝,就是捡漏。我也没想到,会捡出这么一个大麻烦。我现在也实在想不出,有什么可以追回手稿的好办法?我只有把那五万块钱,还给你们的呀。”

香爸的可贵,就在于敢作敢当!

一旦明白自己错了,就会毫不犹豫的承认,并想着补救。

这与时下社会上那种,真真假假拖沓着,支吾支吾就开溜和死皮赖脸硬到底的痦风,形成了鲜明对比。父子三人看在眼里,中年人放软了嗓音。

“谢谢!香爸呀,那钱,你就留着吧。为了带大宝,你媳妇早辞职在家,女婿也辞职下了海,整日在外奔波,二宝怀上近三月,双方老人都靠着国家退休金生活,为了节省还住在一起,处处都要钱呀。”

香爸惊得目瞪口呆。

天!连这些家庭琐碎都了如指掌,我要不追回手稿,那还得了呀?

“这样吧,我们一起想想办法,一定要追回传家宝。我想,香爸你会同意的!”香爸点头:“我一定配合,配合,”中年人笑着强调。

“不是配合,香爸,你是主角。主意,我们可以一起想,但一定要你老人家出面才行。我可以保证,追回手稿,我就另付你五万块人民币,连同现在的五万,兑现我说的10万块人民币的承诺,你看,行吗?”

香爸连连点头,涨红了脸。

对方的大量,让他感到了自己的自私。

我呸,老混蛋你呀,开始还一门心思的想着,如何推脱赖账的呀!对方的理解,让他看到了人与人之间的信任而倍感愉快。

这多年来,香爸看够了人与人之间的冷漠与猜忌。

对方的出现,让己呈偏执状态的老头儿,有一种醍醐灌顶,大初醒之感!

事情能得到如此轻松愉快的解决,双方都很高兴。一直躲藏在门外,忐忑不安内疚的韩伢子和大婶娘,这才松了老大一口气。

韩伢子激动的进来了。

“香爸,谢谢您,您您,您真是一个敢作敢为,有担当的大男人。”

竟然一把抓住了香爸双手:“俺,俺和俺大婶娘大伯,还有我的小侄女,一起谢谢您的呀。”香爸不好意思的甩开她的双手,往一边躲躲。

心想,这韩伢子才怪了呀。

我答应对方找回手稿,她感谢我什么?

哦明白了,如果我赖账,是不是她和她的大婶娘大伯,也脱不了手的呀?香爸当然不知道,鉴于传家宝的极其重要,省级考古研究员事前己和韩伢子约法三章,通知到香爸,香爸如约到来,奖励她1000块。

如果香爸能承认其责,并同意追回手稿,奖励她3000块。

如果香爸真追回了手稿,完璧归赵,奖励她6000块,一共一万块人民币现金,现场付清。

反之,三项如果都不行,立即报警,并以“非法盗卖国家重要文物罪”,向法院提起公诉,一定要把当事人送进大牢云云。

可怜的没见过世面的村姑。

可怜的靠收破烂赚点利差为生的大伯大婶娘,哪见过如此阵式?

慌乱之下,同声督促韩伢子立即给香爸打电话。韩伢子给香爸打电话时,心里真是七零八落,不知所措……可现在,事情进展得如此顺利,当然让她和大婶娘,高兴得孩子一样。

见香爸躲开,居然又撵上前。

想再次抓老头子的双手摇晃致谢。

吓得老头子直往中年人身后躲藏,嚷嚷到:“哎哎,韩伢子,行行好,你怎么了,怎么了的呀?”大家乐得哈哈大笑。

眼见得激动的韩伢子,粉腮带红,杏眼泛波,花容月貌。

一直躲在一边的小香,怦然心动,按捺不住。

竟然一下拦在了香爸前面,嘻嘻的笑到:“不准欺负我师傅,韩,韩伢子,要抓,抓我的呀。”而激动忘情中的村姑,居然就真的抓住他双手,激情摇晃着:“谢谢,谢谢你们,谢谢香爸师傅!”

直把个沦落中的小香。

美得晕头转向,词不达意。

“没,没什么呀,谢谢,我谢谢韩,韩,”回过神的香爸,将他轻轻一掀:“睡着了呀?人家谢你,你谢人家,打什么哑谜的呀?”大家又高兴得大笑。

笑毕,当着香爸面,研究员手一伸。

女儿递过了一直拎在手里的黑皮包。

嗤!清亮的轻响,研究员拉开了皮包链,抓出一迭百元大钞,数了4000块,交给了韩伢子,嘴上说到:“这是上几次欠你们的货款,点点。”

韩伢子顺手又递给后面的大婶娘。

大婶娘何曾见过这么多现金?

高兴得往自己裤兜里一揣,连连说:“点什么?不用点了,哎,12点都过了,你们就在这里吃饭,我去弄,大家等等呵。”香爸闻言,和小香对看看,在这儿吃饭?这哪行的呀?

没想到,研究员笑嘻嘻的回答。

“韩伢子,去给你大婶娘说,我们就在这儿吃饭,可不麻烦她弄了,奶孩子呢。”

掏出了手机:“‘皇帝’吗?请找谢老板。”半点钟不到,这巷子中,大约还从没有过的风景,出现了。

二个身着旗袍,斜挎着大红绶带的迎宾小姐,率先款款而行进来了。

后面跟着二个制服保安,保安后面是六个制服小伙。

小伙子们抬着一张红木大圆桌,挑着10把红木凳子,再后面,则是二个制服女服务生,最后面,是推着二辆蒙着白莎巾的大餐车,身着白衣,头戴高高厨帽的二个厨师……

所有的来人身上,都跨着大红绶带。

绶带上的绣黄大字“皇帝欢迎您”,闪闪发光,离得多远也看得清清楚楚。

皇帝大酒店,在上海滩赫赫有名,这家由清未海关的第二任海关总税务司,英国人赫德亲手创办的大酒店,作为上海滩上最早的外商餐饮企业之一,历经百年风云,每道菜都是传奇,是至今中外成功人士和财阀政界商界名流,必去之店。

老上海人只要一提起“皇帝大酒店”

莫不竖起大姆指,赞不绝口。

更难得的是,皇帝大酒店的本址和加盟店,都不在浦西,却能在半钟内,浓缩出现在人称“下只角”的浦西某条陋巷,其软硬件和管理,匪夷所思。

更印证了省级考古研究员的能力和实力。

当然也更佐证了其先祖的手稿有多重要!尤其是研究员的良苦用心,自不待言。

整条巷子都轰动了,居民们携老扶幼,纷至沓来,都来看这千古奇观。在研究员的提议下,酒店的行家里手们,各行其责,昂贵的红木大圆桌放在了门外,10张红木高凳放好,白的台布蒙上,镀金边中心烫着“皇帝”小金字的瓷碗碟盘等配套一放。

那些令人眼热和耳熟能详的本帮菜。

便带着热气一道道的摆上了桌。

在研究员的邀请下,香爸小香和韩伢子大婶娘坐下,父子三人也落座,看看围着看热闹的左邻右舍,研究员又请了其中三个老人也坐下。

这样,一桌10人,高高兴兴,快快乐乐的开了宴。

但见,阳光灿烂,天高云淡,琳琅满目,金光闪闪。

扑鼻的菜香中,二高挑迎宾美女分离二边,彬彬有礼,微笑养眼;二女服务生穿梭其间,上菜下菜,腾碟归盘;二厨师神气十足,在窄小的厨房钻进钻出,忙得不亦乐乎;二保安则和蔼可亲,游弋巡走,轻声提示……

一时,杯碟脆响,笑语唼喋,蔚为大观。

只听得那手机嚓嚓嚓不断,白光闪光不停……半点钟后,小巷恢复了平静。

因为研究员的有意提升,韩伢子和其大婶娘大伯,这平平常常的一家,在小巷中人气猛涨,名声在外,回收旧书报的生意好得出奇;还有许多淘宝者,闻风而至,络绎不绝,看得见的好处和实惠,让这一家子脸孔上都荡着笑纹,清贫的日子也过得更加有滋有味。

不久,韩伢子干脆利用研究员给的一万块现金,在这儿扩大办起了真正的回收点。

并把乡下的三个孩子和公婆也接了来,一大家子过得和和和睦睦,欢欢喜喜,按下不提。

再说饭后,大家出了巷子,按照研究员的提议,到欧尚三楼的茶餐厅坐坐,商量具体行动办法。坐下不久,小香借口上厕所就开溜,香爸也没太在意。

研究员提出了几套方案

香爸都摇头不同意。

“重新购回,会让那儒生得寸进尺,更加贪婪,在商言商的呀。借口强索,也不好!毕竟是我自己送上门去的。至于讲道理,我看没用。你不是说,那儒生,也挺识货的呀?”

研究员略带遗憾地点头。

“对!自学成才,有一定专业知识和鉴定水平,曾经多次来考我所的研究生,如果不是考虑到其人的品质问题,领导当时也就签字了。”

中年人看看香爸,解释到。

“国家的考古专业机构,本是品质和专业并举原则,缺一面或一面过重都不行。因为,它涉及到国家的尊严和名声,这是开不得玩笑的。前段时间,电视和市面上的各种鉴宝活动,专题,香爸你知道吧?”

“知道一点点”

想起蒋科煞费苦心的那部42大开本。

以及在上海荣宝斋与那个宁总的鉴宝,800万—1千万人民币之间,香爸就想笑:“哄人没商量,基本上都是假冒伪劣的呀!”研究员点点头。

“所以,假货横行,赝品充真,实乃焦虑浮燥和急功近利,下出的恶果。许多人,正在为这种恶果,用自己的人生买单。因此,那个识货的儒生,一旦得到了家祖的手稿,稍一打量就明白了。香爸呆,他用五万块人民币从你手中买下,可你知道他准备转让给海外买家,是多少钱吗?”

香爸摇头。

研究员举起二张手掌。

“10万”香爸猜测到:“这个黑良心,足足赚了一倍的呀?”研究员摇摇头:“不,不是10万,而是100万人民币。”

香爸咣的地声,拍在玻璃桌面上。

“100万呀?这狗日的,心太黑了点呀!”

研究员又摇摇头“不,不能怪人家心黑。古玩书藉字画这一行,靠的就是捡漏。这是行规,当然,也算是这一行的潜规则吧。所以,这手稿,一定得拿回来。”

研究员看看自己的一对儿女,决然到。

“必要时,不惜铤而走险。”

香爸说:“王先生,我己想好一个办法,我看还是我直接出面找他试试,不行,再换种方法的呀。”“当然,可以的。这就拜托你香爸,重新出山了。”

二人交换了手机号码,各种联系方式,就准备告辞。

那小伙子突然问到。

“香爸,那小伙子真是你的徒弟?”香爸老老实实的摇摇头:“什么徒弟呀?以前是街坊上的一个鱼老板,大家都认得到。后来和别人”“合资成立公司房炒房,合资人卷款潜逃,人财二空?”小伙子接着香爸的话茬儿,边笑边说:“他是不是姓香”

“对呀”“大家称他小香,或者鱼老板和香总?”

“对的呀”香爸惊奇到:“怎么,原来你们认识的呀?”

一直沉默寡言的妹妹,插了嘴:“不是认识这个小香,而是我哥哥认识那个,和他合资后卷款跑掉了的所谓合资人。”

香爸惊奇的瞪大了眼睛。

“啊哈,还有这样的事儿呀?真是无巧不成书,越说越近了呀?”

复而摇头叹息:“合资人这么一卷款,可把这一条街上的老少爷们儿害苦了。”父子三人都不解,香爸就把大家集资的事儿,细细说了,当然也就引起了三人的愤慨,咬牙切齿的诅咒一歇。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novel/vimdbkqf.html

危局重现.原创长篇连载:上海屋檐下·第35章的评论 (共 3 条)

  • 浪子狐
  • 倚石老人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一门心思选好文,百花丛中觅新人!让文学来温暖整个世界,你的关爱和支持就是我们中国散文网发展壮大和愈加旺盛的坚硬基石和有力支撑!!!在鲜花铺就红毯的圆梦路上,有你有我的不离不弃和温馨相伴,人生注定更精彩,再次谢谢你我最亲爱的朋友!!!顺祝工作心情都愉快!!!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