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喜子的刑警生涯

2020-01-09 19:48 作者:剑雨飘香  | 7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覃队长,我现在就去,你还有什么要安排的吗?”喜子起身问覃队长。

“噢!你千万要记住,要不动声色,避免牛天顺那家伙看出了破绽,暴露了你的‘卧底’身份,你这五年来的侦查工作,就会前功尽弃,竹篮打水一场空。”

“遵命!一切听从队长的吩咐。”喜子“刷”地敬个标准礼,转身就要离去。

刑警队的侦查员严梅突然撞了进来,与喜子撞了个满怀。喜子猝不及防打了个趔趄,险些摔倒在地,只见严雪梅眼疾手快顺势抓住了喜子的胳膊,才使喜子稳稳当当地站在了原地。

覃队长走过来,表情严肃地对严雪梅说:“你看你真想像个毛头小伙子似地,风风火火、慌里慌张地,什么时候才能变得稳重成熟点儿?”

“对不起,覃队长——”严雪梅瞄了一眼眼前站着的喜子,感觉有点陌生,她施了一礼,向喜子道歉地说“对不起,多有冒犯,敬请原谅。”(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喜子,稳了稳神,看着眼前这位高挑个子的姑娘,有点羞怯腼腆地说:“没关系,不客气——”

喜子说完,告别了覃队长,迅速离去……

“喂!覃队长,这小伙子长的可真俊条,他是干什么的?”严雪梅禁不住心动地问道。

覃队长没直接回答严雪梅的问话,只是瓮声瓮气地反问了一句说:“你找我有什么事情?”

严雪梅走到覃队长的办公桌前,把手中的文件夹放到办公桌上,说:“你让我查的‘编外民警’喜子的个人全部资料都在这里,只是这个人,五年时间,一直没来到咱刑警队报到,大家对他都不熟悉。他是不是……”

覃队长没等严雪梅把话说完,就打断了她的话说:“你去告诉大家,对这个人没必要知道的太多,我心中有数。”

“好的,一切听从队长的安排。”严雪梅恭恭敬敬地敬了一礼。转身离开了覃队长的办公室。

……

刑警大队会议室。

所有办案侦查民警参加了刑侦会议。

覃队长没有向刑警侦办案件人员,过多地透露此次侦办案件的具体细节,只是向侦办人员说明了这次侦办的重要性质和意义。他一再要求大家说:“既要做到不动声色,又不要打草惊蛇,既能是案件在侦办中不露任何细节,又能引蛇出洞,趁其不备,揪出暗藏在公安队伍中的‘内鬼’。彻底打掉带有黑社会性质的‘保护伞’。”

覃队长向在座的办案人员特别强调说:“这是一件十分敏感的社会问题,要保持清醒的头脑和冷静的态度,做到内松外紧,摸清情况,查明盘根错节的各种社会关系,对已经查到证据的怀疑对象,要进行异地突审,执行中任何办案人员不得向其他办案人员透露办案细节,各小组长按照办案程序,向指挥部递交案件笔录,由指挥部统一汇总分析,向办案小组做出下步办案措施,待案件终结,全体办案人员坐下来,共同研究抓捕行动。”

覃队长分配好任务,办人员迅速离开了会议室,各自分头行动,执行办案任务。

……

某日。在县城郊区开发区。

浓重的色下,有一双疑惑的眼神,机警地、不停地扫视着漆黑的夜的四周,他感觉没有任何的异常动静,但他还是目不转睛地、紧紧地盯着不远处的一栋欧式别墅,只见欧式别墅的二层中的第二个窗口,亮着一束灯光,在漆黑的夜空下,显得如此的刺目扎眼。

此时,夜幕下的身影,在浓重的夜色掩护下,悄悄地、慢慢地、毫无声响地向前移动,移动中遇到了一处花坛,挡住黑影的视线;只见他使了个 “鹞子翻身”的动作,轻盈地跃过花坛,他依旧猫着腰,向别墅前靠近,直逼别墅的最佳观察方位,他似乎听到了什么动静,立即停止移动,旋即蹲在别墅另一侧的花坛旁,他拨开茂密的青枝蔓,隔着空隙观察着别墅整栋大楼的周围情况,不多时,他清晰地看到别墅的走廊也亮起了灯光,他的心里“咯噔”一下,心里说:“不好!坏了!莫非让他们发现了……”

就在这时,又一个身影“速”地窜了出来,靠近刚才那个着一身黑色衣装的“黑衣人”的身边,轻轻地“啪”打了一下他的肩旁,问“啥情况,发现了什么没有?”

只见那个“黑衣人”被眼前这位“神兵天降”的“蒙面人”吓了一跳,厉声低音地吼道:“你是谁?”他用力地在“蒙面人”的胸前猛击一拳,说:“你从哪儿飞过来的?竟敢如此无礼,差点坏了我的大事?”

谁知,“蒙面人”不仅没有生气,反而回击了一拳说:“怎么?你以为你是单枪匹马在执行任务?”

“黑衣人”楞了一下问:“你到底是谁?你咋知道俺在执行任务?”

“你先别管我是谁,我先问你发现了什么没有?”“蒙面人”说。

“你咋这么冒冒失失地,就算是发现点什么,也让你给冲淡啦。”“黑衣人”说。

“好啦,咱俩就不要争论这些啦?我问你,你从什么时候发现这里的?到底有没有可疑的情况?”

“黑衣人”说:“我暂时还不能告诉你,但是,我想知道是谁派你来的?”

“蒙面人”回答说:“这个重要吗?”

“黑衣人”言辞犀利地说:“我执行任务是上面特派的,我搞不清你的身份,我是不会告诉你一切的。”

“蒙面人”不急不怒地说:“我知道,我只是协助,我只是协助……”

二人正在争执不下,黑色的夜幕下,别墅的大院子里瞬间亮起了灯光,灯光下集聚了近百人,手持刀棍火枪,整齐的位列两旁。

此时,“黑衣人”和“蒙面人”齐声惊呼道:“哎哟,我的妈呀,看来真的是要上演一场好戏啦。”

“黑衣人”急忙告诉“蒙面人”说,“你赶快去通知刑警大队,今天无论如何也不能恶贯满盈的毒枭‘毒蝎子’牛天顺跑掉……”

“蒙面人”不慌不忙地说:“师兄,我真的很佩服你的机智和聪明,今天,说什么我是不会离开你的……”

“黑衣人”脱下衣装,郑重其事地说:“怎么?你到底是何人?居然……”

没等“黑衣人”把话说完,“蒙面人”也脱下了衣装,而且很恭敬地敬了一礼说:“你还认识我不?”

二人都很吃惊地各自扔掉手中的黑色衣物,“黑衣人”说:“你就是刑警大队有名的‘霸王花’严雪梅!”

“蒙面人”既惊喜又嗔怪地说:“原来你就是那个没有挂着‘警衔的卧底’英雄喜子。”

……

喜子,趁着别墅院内射过来的灯光,看着眼前这位亭亭玉立的“警花”,不仅十分的貌美,而且,很果敢精练,他不由自主地拉着严雪梅的手,说:“你看清楚,人群中那个个子高高的,就是已经退休了十年的原公安局负责刑警大队的副局长牛天顺,他就是公安局的一直查找的那个‘内鬼’,‘黑社会’组织的‘保护伞’,他就是‘天狼黑帮’组织的‘老大’, 一直在干着‘贩毒’、‘拐卖妇女儿童’的肮脏生意。今天,我已掌握到他就要去和一个境外的‘黑毒枭’接洽,这次的‘毒品’交易不仅数量巨大,而且,他还要拿自己手中将近二百多名的儿童做交易。”

严雪梅愤怒地吼了一句,说:“这个千刀万剐的‘地头蛇’,实在太可恶,简直就是一个禽兽不如的东西。”

喜子急忙用手捂住严雪梅的嘴,说:“你就不怕打草惊蛇?你还不赶快去通知覃大队长?”

严雪梅掰开了喜子的手,说:“你以为覃队长是吃素、吃干饭长大的,在他看到你传给他的信息后,早就做好了应急准备,大队人马早就在别墅周围布下了天罗地网,你尽管放心,只要他一出动,这次,绝不会让他再在我们的眼皮底下溜掉。”

“有没有十足的把握?”喜子问。

“只要你提供的信息准确,这个‘孽鬼’、‘内鬼’、‘毒枭’肯定没有脱逃的机会。”

喜子向严雪梅这般那般的交代了一番,说:“我一旦暴露了身份,你一定要第一个向我开枪,我相信你的枪法,不会击中我的要害……”喜子紧紧地握着严雪梅的手说:“我得赶快去执行另一项任务,就是牛天顺派我拉着那二百多名儿童,去跟境外的‘毒枭’交易,不能引起牛天顺的怀疑,失去人赃俱获的抓捕的证据。”

“好的,师兄你要保重。”严雪梅有些恋恋不舍,眼圈红润地说。

……

且说,喜子告别了严雪梅,只身向别墅走去。

牛天顺看到喜子,露出一脸不悦的表情,说:“大家都在这里等候你多时了,你怎么现在才来?”

喜子急忙陪着笑脸说:“昨天,不知吃多了,还是吃了不好的东西,拉肚子……所以……”

“好了,我一向看好你,我想你这次也不会让我失望的,赶快做好交易的准备,这回的交易可以说胜过往日的交易,翻了两三倍,你可知道,这一笔交易可是咱们有生以来,是谁都可望而不可及的资本。三个亿的数字,你听没听到过这样的‘天文数字’?” 牛天顺洋洋得意地对喜子说。

喜子赶忙“点头哈腰”地回答说:“我感觉是在做一样,这真是从‘天上掉下馅饼’的好事。”

“好了,你赶快把那二百多名的儿童弄上车,随时出发,交易地点在秃崖岭,我们分两路行动。一路有喜子你带路走天府路,迷惑公安,另一路就由我亲自带路走地府路,在秃崖岭会合,如果遇到不测,喜子你要不惜一切代价阻击公安,谁阻挡我的财路,就要毫不心慈手软地杀无赦,直到我的交易成功……”

“我保证完成任务。”喜子挺直了腰杆说。

凌晨时分,还没有离开别墅的严雪梅看到院内人来人往一片繁忙,且不时地传来一阵阵的糟杂声。已经感觉到牛天顺的这次行动不同凡响。一定隐藏着更大的阴谋。

就在严雪梅没有理清头绪时,一支飞镖从别墅的院中飞了过来,恰恰落在了她面前的花坛旁边,严雪梅心里“激灵”一下,心想:“一定是喜子送来的消息。”她急忙俯身爬过去捡起地上的飞镖,取下飞镖上的纸条,趁着院内射过来的朦胧的微弱的光线,按照以往的目视“激光”,看到上面写着牛天顺这次交易的行动路线,果不其然。心想:“不好,这家伙果然是一只狡猾的老狐狸,居然改变了交易的行动计划,让人防不胜防。”

严雪梅不敢再考虑下去,她立即飞身翻越别墅的丈高的院墙,飞速地跑向蹲守在别墅三百米之外的覃队长面前,气喘吁吁地、向覃队长报告说:“喜子传来了牛天顺改变了行动计划。”覃队长听完了报告后,满脸愤怒地骂了一句说:“真是一只老奸巨猾的‘狐狸’,他这个副局长真的没有白干,只可惜,他的智慧用错了地方。”

覃队长,在现场重新部署了抓捕计划,他对严雪梅说:“请求局长调动机动大队和武警前来支援,配合刑警大队作战。”

……

覃队长按照喜子提供的牛天顺行动计划,立即改变了抓捕计划,于是兵分两路,一路向天府路进发,一路向地府路开拔,展开抓捕行动。

紧接着,机动大队和武警人员也全部到位。

经过激烈的决战,黎明前夕,结束了战斗。

一向号称“天狼”的牛天顺,就在秃崖岭用二百多条鲜活的、幼小的生命交易“毒品”时,束手就擒。

喜子,带着二百多名儿童,来到牛天顺的面前,抱拳拱手地对牛天顺说:“ ‘天狼’大哥,多有得罪了,这笔生意恐怕就是你的末日啦。”

牛天顺沮丧地拿眼睛瞄了一下喜子,说:“我真没想到,你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在我的身边藏的这么深,我牛天顺在仕途上,也算得上是一个‘火眼金睛’的鹰,没想到竟然会被你这个一文不名的雏鹰啄瞎了眼睛。”

覃队长和“霸王花”严雪梅也走了过来,看着昔日趾高气昂的顶头上司,落到了今天的下场,两人有点扼腕叹息,严雪梅半是讽刺半是调侃地说:“牛局——哦——不对,是‘天狼老大’,你咋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呢?”

覃队长接口说到:“咱们的‘牛局’,不论是在公安局、还是社会上,一直是一个呼风唤的‘风云人物’,落到今天这样的地步和下场,相比是‘理所当然’的、见怪不怪啦。”覃队长正要转身离开,突然又想起了什么,又一个转身,对牛天顺说:“噢,我忘了告诉你,侯局长让我转告你一声,你在局里配置的几个‘铁哥们’,已经比你提前了半个月去了他们该去的地方了……”

覃队长一声令下,挥手说道:“把所有嫌疑人,统统带走!”

覃队长走到喜子面前,在他的胸前擂了一拳,说:“你小子,还算是给咱公安争了口气,往后你就是堂堂正正的刑警侦查员啦。”

喜子腼腆地说:“谢谢队长的提携……”

“说什么呢?……这是你用宝贵的生命换来的。五年来,你在‘卧底’生涯中,不知你受到了多少不公平的‘待遇’,不知遭受了社会上多少人的白眼和不理解的羞辱,这回总算还给你个清白啦……”覃队长笑着说:“去吧,你看那边,还有一朵‘警花’在等着你呢!”

喜子激动而又兴奋地撒开长长的两腿,甩着衣衫、奔跑着来到秃崖岭那条奔流着的清澈的山涧旁,悄无声息地站在了严雪梅的背后,只见严雪梅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凝望着奔腾不息的溪流出神……

喜子突然大声地“啊——”张开了双臂,仿佛要展翅高飞的样子,仰面朝着蓝天,说:“这里的风景简直是太美了,仿佛是人间天堂啊——”

严雪梅被这突其如来的一声喊叫,吓得差一点掉进山涧去,喜子一看,吓到了严雪梅,悬些栽下山涧,喜子反应迅速,顺势拉着严雪梅的手,连忙赔礼道歉地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吓你的——”

严雪梅不但没有责怪,反而安慰他说:“不要紧,我没事,使我吓着你啦!”

喜子更加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都怪我……”

严雪梅看着眼前这位“帅哥”,心想:“看他软绵绵的样子跟当‘警察’咋也扯不上关系,他……”

喜子,好像看出了严雪梅的心思,说:“你是不是看我不像当警察的那块料?”

“什么?”严雪梅忽闪着一双大眼睛,眉宇间凝满了团团疑问,说:“你会心理学?”

“不——”喜子一边穿着衣衫一边说:“其实,在你们女性中,大多都喜欢有阳刚之气的男子汉,不太喜欢性子绵绵的小伙子,你也不例外,再说,当警察也是有感情的人,不需要天天板着个生冷的面孔,那样总是让人感到不太舒服。”

严雪梅似乎遇到了梦中的“白马王子”,心中不禁泛起一层狂澜的热流,一抹红晕飞上了脸颊,脸庞热辣辣地、情不自禁地上前拥抱着喜子,喃喃絮语地说:“喜子,我你……”

喜子既紧张而又激动地紧紧搂着严雪梅,他过于羞口,没敢把“我也爱你”的话说出口,在嗓子眼里打了个 “咕噜”又咽回了肚子里,只是忘情地紧紧地搂着严雪梅,两人同时屏住了呼吸……

此时,山涧的泉水也静止了,只能听到两个人“热恋”的心跳声……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novel/vidlbkqf.html

喜子的刑警生涯的评论 (共 7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