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大娘病了(小小说)

2019-01-29 19:31 作者:辽宁—林雨荷  | 9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文\林

某医院的203病床上,躺着一位病危的李大娘。只见她使劲睁着无光泽眼睛。一会儿睢瞧窗外,一会儿看看病房的墙壁。

已是秋天,稍带着凉意。窗外的树叶不停地落下。她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怎么会得了绝症。

老伴过世的早,李大娘含辛如苦,把三个儿子养大,各自成了家,立了业。什么养儿防老,养了三个白眼狼。她在心里骂着,她想一下子撞在病房的墙壁上一死了之。她不敢再想去,泪从眼角流了出来。

这时,门开了。进来了一个小伙儿叫柳风。

柳风中等个,健康的他透着烔烔有神的眼睛。只见他手里拎着保温盒走近李大娘的病房。(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柳风是她的邻居。自打她有病后,柳风就天天来照顾她。

“大娘,该吃饭了!"

李大娘看看不是儿子的柳风,心里特别感动,嘴角微微抖动着。

“柳风啊,你带电话没?"

“带了!”

“那好,借大娘一下,我要给三儿子打电话。”

柳风看看李大娘,表情很无奈。因为他不是没打过,一个都不想来。

“大娘,还是别打了,不是有我吗!"

大娘执意要打。

她接过电话,手抖着拨着大儿子的电话。

“儿啊!妈妈病了,能否来医院看看妈妈?!"

大儿子没好气的说。

“不是给您打过钱了吗,我家有事儿,别再打了!"

柳风还是劝大娘不要打了,生气对养病不利。

“大娘,您别打了!"

她执意给二儿子打电话,还是重复给大儿子说的话。只听二儿子说。

“妈,给我打啥电话啊,不是有大哥吗!我忙,挂了!"

大娘气的脸发青。心想着,大二儿,二儿子都不管,或许三儿子能发慈悲。

“三儿啊,是妈呀?妈现在病了,在医院呢!”

还没等李大娘把话说完,三儿子没好气地说。

“妈,你可真逗。你不是有大儿子和二儿子吗,我最小,不是有他们管吗?”“啪"电话关了!

大娘心凉透了,三个儿子不如邻家一个儿子。

柳风看见大娘痛苦的样子,心里特别疼。他双腿跪在大娘床边,拉着大娘骨瘦如柴的手说。

“大娘,您放心,我会一直照顾您,因为您曾帮助过我。你家有啥好吃都给我,我没有娘,您就是我的亲娘。”

大娘抚摸着柳风的头,泣不成声。

那天,柳风又去医院照顾李大娘。大娘已病危,面色腊黄。她忍着病痛最后嘱咐柳风,她死后,一定要把她的裤子烧了。

李大娘寒心地过世了,也没等来三个儿子的守灵。柳风在处理李大娘后事儿的时候,突然想起李大娘的临终遗言,把她常穿的一条灰色裤子找来。

柳风手里抚摸着那条裤子,就想李大娘为什么要烧这条裤子呢,边想边摸,摸出一张银行卡。他明自李大娘的心思。他没有多想,也不知道卡里究竟有多少钱。他唯一想的是,不管卡里有多少钱,他都要如数交给老人福利院,让更多的老人享有晚年的幸福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novel/vhxgpkqf.html

大娘病了(小小说)的评论 (共 9 条)

  • 雪儿
  • 淡了红颜
  • 从余东风
  • 从余东风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李大娘寒心地过世了,也没等来三个儿子的守灵。柳风在处理李大娘后事儿的时候,突然想起李大娘的临终遗言,把她常穿的一条灰色裤子找来。 柳风手里抚摸着那条裤子,就想李大娘为什么要烧这条裤子呢,边想边摸,摸出一张银行卡。他明自李大娘的心思。他没有多想,也不知道卡里究竟有多少钱。他唯一想的是,不管卡里有多少钱,他都要如数交给老人福利院,让更多的老人享有晚年的幸福。
  • 浪子狐
    浪子狐 推荐阅读并说 欣赏佳作,新春愉怡,祝福您!
  • 星光灿烂

    星光灿烂好!

    赞(0)回复
  • 辽宁—林雨荷

    辽宁—林雨荷回复@星光灿烂:谢谢!问好!

    赞(0)回复
  • 太阳花

    太阳花欣赏佳作,推荐阅读

    赞(0)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