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嫉妒》第四十七章------第四十八章

2018-12-06 10:56 作者:峻泓  | 4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第四十七章 回归

李英侠感觉自己生活好像多了点什么,具体多了点什么,一时也说不清楚,只是觉得叶子变得跟以前有所不同了。

叶子不睡懒觉了,还能经常早起陪他去跑步,给全家人准备早餐。有时李英侠回家稍微迟了点,见到叶子竟然在厨房炒菜,而这一切原本都是属于他自己的专利。

叶子出去打麻将也少了,温红她们约她打牌时,她总是找各种理由来推辞,实在推辞不了的话,才偶尔出去一两次。其余的时间她就陪李英侠一起看看书,聊聊电影,周末的时候一起带着儿子到外面去转转,就连儿子也觉得很奇怪,还忍不住问她:“妈妈,你最近怎么不太打麻将了?不喜欢了吗?”

叶子偷偷地瞟了一眼李英侠说:“妈妈决定以后少打麻将,多陪陪你跟爸,因为妈妈更喜欢你们。”

“难道你从前不喜欢我们吗?”(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哪能呀,妈妈一直都喜欢你们,只是不知道你爸爸会不会一直喜欢咱们。”叶子隐晦地说。

李英侠听出叶子话里有话,他白了叶子一眼说:“跟孩子说这些做什么。”

孩子并不明白什么,又回头去问爸爸:“爸爸,你会一直喜欢我跟妈妈吗?”

李英侠拍着儿子的头说:“当然了,爸爸会永远喜欢你们。”

同时,李英侠又感觉自己生活好像少了点什么。好像是回芷文最近联系得少了,甚至三两天也不打电话也不发信息,有时自己给她发个微信,她竟然一整天都不回复。

发生什么事了呢?

这天上午,李英侠到了培训中心,把一些紧要的工作安排了一番之后,开着车到了出版社的门外,他稍微迟疑了一下,然后拨通了回芷文的电话。

电话通了,但是只到振铃快结束的时候,回芷文才接起了电话。

“什么事?”她的语气听起来有气无力,根本没有以前的那种热情与兴奋。

“你是怎么了?”

“没怎么,很好呀!”她淡淡地说。

“真的没事吗?”他听起来觉得不对劲。

“真的没事。”

“那为什么也不打电话?也不发信息?给你发个信息一天也不回复。”

“这段时间比较忙,不常看手机,有时直到晚上回家才看到你发的信息,感觉太晚了,忙了一天我也太累了,所以就没有回复。”

“真的?”他并不相信她的解释。

“真的。”

“那好,你到楼下来,我在你们的大门口。”

“你怎么在这?”她很意外。

“我有话跟你说。”

“有什么话不能在电话里说,我现在正上着班呢。”

“不行,你现在马上下来,否则我就地一直等你到下班。”不等她说话,他就挂上了电话。

大约十分钟后,回芷文走出了大门口。李英侠看见她出来,于是摁下车窗,摁了两下车喇叭。她循着声音张望了一下,看见了他的车停在路边,就径直走了过去

“我正忙着你,你过来干什么?”她坐在副驾驶座上问。

“好久没见到你了,过来看看你。”

“我有什么好看的。”她很不自然地笑了笑,几缕头发零乱地贴在她的额头上。

“你怎么变得这么憔悴?”他细细地打量着问。

“可能是最近累的吧!”

“那你多注意身体,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你尽管说。”他右手伸到她的额头上,想要把她额头上的头发捋到后面,她不像往常一样等待指尖的轻拂,却急忙躲开了,他的心里不由得一沉。

“我也不能凡事总依靠你吧,总得学会自食其力。”她伸手捋了一下头发。

“你跟我还客气什么。”他勉强地笑笑说。

“打扰多了总是不好,要是让咱们的同事们看见了,就该说闲话了,若是再让叶子知道了我总有事没事的打扰你,就该起疑心了。”她靠在座位上,一手贴在车门上,一手顶着下巴看着窗外说。

一提到叶子,李英侠的心里猛然一惊,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你怎么了?”她扭头问。

“没事。”

“是不是叶子真的知道了什么?”

“这我不清楚,只是我感觉她最近变化挺大的。”

“有什么变化?”

他想了想说:“最近打麻将少了,在家呆的时间多了,陪我跟孩子的时间也多了。”

“你想过她为什么会有这些变化吗?”

“想过,那就是她或许知晓些什么,但是却没有明说。”

“我想也是,也许是她觉得以前陪你的时间少了,忽略了你的生活,所以现在想通过这种方式来重新挽回你的心。”

李英侠没有说话,他细细分析了一下这段时间发生的事,看来叶子应该是知晓了些什么,只是没有明确的提出来而已。

“温春红找过我了。”回芷文低着头说。

“温春红找过你了?她找你干什么?”李英侠很吃惊,难道说温春红已经知道了他们之间的事。

“劝我离开你。”她抬起头没有看他,但是眼圈已经红了。

“她怎么会知道的?”

“她手机里还有那天我跟你在书店的照片。”

“我明白了,肯定是周莉。”李英侠想起那天晚上看到叶子手机上的通话记录里有书店的电话。

“这我不是太清楚,她只是说如果我再不离开你,就跟我反脸。”

“你呢?”他转头看着她问。

“我也想过了,”她左手半捂着脸,上齿紧咬着嘴唇下角,看着窗外说,“她说的是对的,咱们不适合在一起,还是分开吧。”

“你终于还是说出来了,我就知道你这些天的变化是有原因的,所谓的忙没时间只不过是个借口。”李英侠苦笑着说。

“是的,我想通过这种方法来慢慢淡化你在我心目中的印象,时间一长就可以磨灭你在我心中留下的痕迹,我就可以再回到以前的生活中去。”

“你真的是这样想的?”

“我还能怎么样?咱们从一开始就是一个错误,到头来只会给周围的人造成伤害,所以我想咱们分开是对的。”她开始抽泣着。

他抽了几张纸巾递给她问:“你什么时候有这样的想法?”

她接住纸巾擦拭了一下眼角,扬了扬头说:“从认识你开始,我就准备好了这一天的到来,咱们从一开始注定就是为了分开,你注定不属于我,不管我有多不舍。”

“没想到这一天会来得这么快。”

感谢你这段时间来的陪伴,让我的人生多了许多精彩,我跟你说过,如果需要我离开的话,你不用挽留,否则我担心我会没有决心离开。”她又开始抽泣着。

李英侠惘然地看着前方,过了很长时间,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才说:“如果你真的决定了的话,我接受,我也会努力去忘记你,努力去适应没有你的生活,直到把你从我的记忆中抹去为止。”

“还记得你跟我说过你以前的故事,你问过那个女友的那句话,‘没有我,你的生活会因此而改变吗?’我想过了,没有你,我的生活只是回到了原点,并不会因此而改变什么,而你同样也是,并不会因为没有我而改变什么,或许没有我,你的生活反而会更平静许多,更悠闲许多。”她伸手抹了抹脸上的泪水。

“你说得对,这个世界上没有谁离不开谁,没有了彼此,咱们只是回到了原点,再过自己原来的生活。”他看了她一眼,把头扭向另一侧。

“那好吧,我回去了。”

他没有说话,也没有回头。

她静静地坐着,并没有下车,似乎在等待他的回音。

他依然没有吭声,侧着身体背对着她。

她胡乱地擦了一下脸,绾了一下头发,然后开门下了车,头也不回地往大门里走去。

李英侠回过头看着她的背影,只到她走进了楼里,才发动车子离开。他的大脑一片空白,把车子开得很慢很慢,走了大概不到一千米,他的手机响了。

他掏出手机,看也不看,只是下意识地随手一滑接起了电话。

电话那头传来回芷文的痛哭声,她一边哭一边说:“我想你,我舍不得你,你为什么不挽留我?”

李英侠心里一惊,他没有挂电话,马上把车掉了个头又疾速回到了出版社的门前,停下来四处张望,却没有看到她的影子。

第四十八章 送别

今年的天来得特别的早,刚刚送上暖气不久,就迎来了第一场

李英侠坐在书店里,桌子上摊着一本书,但他却侧着身子呆望着窗外的雪花一片一片从高处落下来。

周莉悄悄地走过来,坐在他的对面提醒他:“又走神了,想什么呢?”

他扭过头来不好意思地笑笑说:“今年的雪来得够早的。”

“是呀,从春到冬,等了大半年。”

“还记得咱们是怎么认识的吗?”

她递上一杯热茶说:“当然。”

“我当初认识你是因为你的网名,雪韵潇然,但是没想到你过得一点都不潇洒。”

“你也是,独钓寒江雪,还以为你有多孤傲高冷,没想到也是俗人一个,”她呵呵一笑,故意取笑着说,“咱们因雪而结缘。”

“我只是很想望那种遗世独立、峻洁孤高的人生意境,但是我知道我做不到,我后来查了一下才知道,那是柳宗元在被贬谪之后写下的诗句,其实当时他的内心是很痛苦很抑郁悲愤的。”

“对,文学家总有这种能力,能把极致的痛化成极致的美。”

“还是你理解的深刻。”他称赞着。

她笑了笑看着窗外说:“我准备复婚了。”

“是吗,看来我没有机会了。”他幽默地说。

“行了,你别开玩笑了,给你的机会有的是,只是你却一直不愿意抓。”

李英侠很认真地看着她,确定她并不是在开玩笑。他很是愕然,不知道应不应该祝福她,没想到离婚这么久了,转了个圈的她又回到了原点。她的表情近乎异常地平静,没有丝毫的兴奋与期待,倒更像是在征求他的意见。

“你没有为难自己吧,这是你的意见还是孩子的意见,你真的准备好了吗?”

“孩子也希望我们复婚,而我真的是太累了,只想找一个依靠。”她看着他无奈地笑笑。

李英侠静静地看着她,他完全能理解周莉的心情。这么多年来,一个女人带着孩子,撑起了太多,别说是一个女人,就是一个大男人,做到这一切也实属不易。在工作中,生活中,在面对别人的时候,可以貌似强大,在面对自己的时候,却只能独自承担,一个女人,在本来应该享受生活的最美好年华,却让生活的负荷把自己压迫得心力交瘁。而她一直是那种宁缺毋滥的人,不会为了所谓的婚姻去降低自己选择的标准,所以这些年里,一直苦苦的支撑与等待,期望碰到一个可以把自己的情感去真心交付倚靠的人,但是这样的人总是可遇不可求的,上帝不会因为你的坚持与真心就格外的垂青与怜悯,从而让你如愿以偿。有时候真心去爱一个人,是一个错,而苦等一个人,也是一个错,到了最后,却依然是你在天涯,我守孤独

爱一个人好难,等一个人好苦,无奈的心,藏着孤独,无奈的人,藏着凄凉,还有一份挣扎,和一份不甘心,灵魂的流浪,徒增了自己悲伤

“你想什么呢?”她问。

“生活真的会转弯。”他轻叹了一口气。

“是啊,但是人生却没有回头。”

“我在想,生活和你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你多年的坚守与付出是否因此而变得毫无意义,早知现在,还不如当初就忍了受了认了。”

“可是在命运的面前,我们终究是那么弱小无力。”她苦笑了一下。

“我不知道这样的选择是否会让你自己的情感变的卑微起来,年华似锦,流芳不在,你的婚姻虽然重新回头,却不再是当初。”

她轻轻摇着头说:“我还有选择吗?有人为了爱情结婚,有人为了利益而结婚,有人为了责任而结婚,有人为了道德而结婚,而我却是因为心累而重新选择了过去,我也不知道这样的选择是不是违背了自己内心的情感,当然这一切都不重要了,当你的情感独自飘泊了太久,饱尝了孤苦无依的酸甜苦辣,就像是在海上独自漂泊的一叶扁舟,没有希望,没有未来,唯一支撑你活下去的理由就是尽快为自己找一处可以停靠的陆地,让自己停下来休息,这时的你还会抱怨这块陆地的贫瘠,还会抱怨上天的不公与吝啬吗?我们可以承受生活的磨难,可以忍受物质上的匮乏,却无力支撑内心的孤单,它就像是茫茫戈壁上卷起的漫天黄沙,让你的内心寸草不生,寂寥的没有一丝苟延残喘的气息,就像是一个死亡的禁区,听不到任何声音,看不到任何生命,甚至听不到自己的心跳,让你以为你早已经死去了,所以与不堪的婚姻相比,我更害怕孤独。”

“人生来就是孤独的。”他轻轻地说。

“是的,每个人的内心都有一种孤独,也是一种无奈,这也是自己内心世界的彷徨,所以每一个人都需要情感上的倚靠,如果你的心里有这样可倚靠的人,即使他不在你的身边,你也不会觉得孤独,不会觉得心累,而如果没有这种情感上的倚靠,即使你拥有万家灯火,心却依然是在漂泊。”

“太伤感了,放个音乐听吧!”李英侠故作轻松地说。

“好吧,想听什么?”

“还是《爱的代价》吧!”

“就知道你会听这个。”

周莉朝着吧台后面的小姑娘招了招手,小姑娘赶紧走了过来。她叮嘱了小姑娘几句,小姑娘又快步回到了吧台后面,不一会儿,张艾嘉的歌声从音响里传了出来。

“还记得年少时的吗?像朵永不凋零的花……..”

李英侠静静地听着歌,他不知道该怎样来劝慰朋友。想当初她义无反顾地选择了离婚,而现在她却又无奈地选择回到过去。人总是对立的,内心分明已经碎裂,眼前却依然充满期盼,只有经历过才知道孤苦无依的世界,那么多的无奈,那么多的凋零。错过的,失去的,一切都是不甘心,一切都是不愿意。但那又能怎样呢?

人生无法抵挡沧海,季节无法掩饰自己的心酸。总是把梦藏得很深,总是把缘搁的很浅,总是把故事填满了世界,到头来却依然像这满天的雪花一样,虽然“冷处偏佳,”但是依然“飘泊天涯”,心中虽然一直有梦,但是却躲不开路上的苦。

“你不会笑话我吧?”周莉看着他问。

“怎么会呢!”

“可是连我自己都觉得我很好笑。”

“女儿都这么大了,她会爱你,照顾你,不会让你受到委屈的,所以你会幸福的。”

“我想也是。”她稍微开心了一点儿。

“祝你幸福!”他举起水杯示意。

“谢谢!”她也举起水杯示意。

她喝了一口水,稍微犹豫了一下说:“有一件事,我觉得我应该跟你道歉。”

“跟我道歉,你做错什么事了?”他调皮地问。

“我也不知道算不算是错,不过我觉得我做得可能不太合适。”

“什么事?”

她略带歉意地笑笑说:“就是你上次与那位女朋友来书店的事,是我告诉了叶子与她的朋友。”

“我知道。”

“你知道?”她意外地问。

“对,除了你不会有别人。”

她不好意思地笑着摇了摇头说:“你不会记恨我吧?”

“我要是记恨你,还会坐在这吗?”

“那倒是,”她点了点头问,“你爱她吗?”

“这个问题可以不回答吗?”

“我明白了。”

“你明白什么?”

“你自己也说不清楚,你自己也无法界定与她之间的关系,因为你突破不了自己情感的界限。”她像个姐姐看着弟弟一样。

他看了看窗外轻叹一口气说:“你说得没错,我现在也搞不清楚对她的情感是不是爱,那段时间挺喜欢跟她在一起聊天的,我一直以为我是一个理智的男人,但是没想到都这么大了,陷进情感的漩涡里还是分不清东南西北。”

“那么现在呢?你还爱着她吗?”

他轻轻摇了摇头说:“知道为什么我要听《爱的代价》吗?让往事都随风去吧,就当他是个老朋友吧。”

“说真的,我当时挺羡慕她的,甚至是嫉妒她。”

“你会嫉妒她?”

“真的,因为你对她那么温柔,她令你左右为难,让你烦恼纠结,我看得出来,你当时是挺喜欢她的,而我却从来没有让你为难,让你纠结过。”她有点失落地说。

“咱们是朋友,一辈子的朋友,这样坦坦荡荡不是更好吗?”

周莉看了看外面,路灯都已经亮了起来,雪下得比刚才小了许多,但是地上已经铺满了雪。

“出去走走吧!”她提议说。

“行。”他站了起来。

两个人走出书店,迎面一阵风卷着雪花吹过来,冰凉的雪花碰到脸上,让人感觉到一阵寒意。

街上的行人并不多,有几个孩子在路边的雪地里打闹着,冬天的第一场雪让孩子们格外地兴奋,这是他们的乐园。

两个人肩并肩慢慢地往前走。

“你说,别人会认为咱们是什么关系?”她问。

他一愣说:“没想过。”

她指着不远处说:“你看啊,情侣会相互抱着,夫妻也会拉着手,就没有人像咱俩这样并肩走着的。”

“会认为是朋友吧!”他想了想说。

“有大晚上冒着雪一起压马路的男女朋友吗?”

“有呀,比如说刚刚相互介绍认识,准备谈恋爱的男女朋友。”

“你以为现在的年轻人还是十几年前咱们生活的年代,那时谈恋爱都比较拘束,现在时代不同了,他们可比咱们进步得快。”

他裹了一下衣服说:“不过我还是比较喜欢咱们那个年代的爱情,悠长,含蓄、让人回味无穷。”

“是呀,时代不同了,生活节奏变快了,就连谈恋爱的节奏也变快了,就像一道美味佳肴一样,没来得及细细品尝,就着急一口吃进了肚子里。”

两个人走到了十字路口,走上了马路上的天桥。从天桥上往下望,来来往往的车辆穿行在大街小巷,凌乱的雪花在明亮的车灯前尽情地飞舞着。

周莉指着远处问:“你说,这些人这些车都要去哪?”

“去他们心中想要去的地方。”

“你知道我想去哪儿吗?”她大声问。

“去哪?”

“我一直想有个人能陪我去西藏。”

“我也想过要去。”他靠在栏杆上说。

“不过,你不会陪我去的。”她摇着头说。

“那你们现在可以一家人一起去了。”

“以后再说吧,不过我们现在一家人要去一个地方。”

“去旅游吗?”

“不是,我们要搬走了。”她扶着栏杆说。

他心里一惊,怀疑地看着她问:“搬哪去?”

她看着他很不自然地笑了笑,转头望着远处说:“四川,快到康定了,总公司在那里新开了个分公司,让她爸爸到那里去,女儿也劝我去,为了我的婚姻我的幸福,我就决定了也到那里去,当然了,女儿也跟我们一起,我们这一周办一下复婚的手续,准备好东西,下周就出发了。”

他没有说话,只是不舍地看着她。

她扭过头来看着他,眼里也满是不舍地说:“那里距离西藏近,我一定会去的,祝福我吧!”

他很艰难地笑了笑点头说:“嗯!”

她使劲笑着说:“别那么伤感好吗?我走了之后,想拜托你一件事。”

“什么事?”

“想请你帮忙照看书店,这个书店倾注了我的心血,交给别人我不放心,我已经付了三年的房租,三年之后,等女儿上了大学,我就会回来,希望看到它还在。”

他认真地看着她说:“我会的。”

“我还有个问题想问你?”

“你说。”

“这个问题我早就问过你,只是你没有回答。”她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说。

“什么问题?”

“你爱过我吗?”

他呵呵一笑看了她一眼说:“这个问题就像是当年张艾嘉在演唱会上当众问李宗盛一样。”

“你能告诉我吗?”她满目希望地看着他。

“你记得我跟你说过咱们之间缺少点什么吗?”

“嗯,缺少什么?”

“距离。”

“距离?”她有点不明白。

“对,咱们走得太近了,相互太了解对方了,彼此的优缺点都一览无遗,所以不敢选择去爱对方,而只敢选择成为最好的朋友,朋友可以做一辈子,而如果真的去爱的话,也许只是一阵子,你明白吗?你是我最珍惜的朋友,所以我一直对你持之以礼,因为我不想失去你。”他倚着栏杆真诚地看着她。

“我明白了。”她高举双手在原地转了几个圈,高兴地仰起脸笑着,任由雪花落在自己的脸上。

李英侠温情地看着她,像个孩子一样肆意挥洒着自己的快乐

看着她安静下来,李英侠才说:“天冷了,咱们回去吧。”

“行。”

两个人一起回到了书店门口。

李英侠站住对周莉说:“我要回去了,就不进去了。”

“嗯。”她低着头不说话。

“什么时候走,打个电话,我来送你。”他的内心也一阵酸楚。

她依然不说话,低着头点了一下。

“好了,别那么伤感,又不是见不着了。”他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

周莉抬手擦了一下眼角,抬起头强迫自己露出一丝笑容问:“你会想我吗?”

“当然。”

“我------还有一个请求。”她迟疑了一下说。

“你说。”

“我要走了,你能抱抱我吗?”她的眼神满是渴求。

李英侠的心里一动,但还是伸出双臂,轻轻地抱住了她。

周莉闭上双眼,轻靠在他的肩头,在他的耳边轻轻地说:“我会想你的。”

他没有说话,只是抱着她的手轻轻地拍了拍她的后背。

(全书完)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novel/vhsxskqf.html

《嫉妒》第四十七章------第四十八章的评论 (共 4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